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汉世梦 > 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大结局)

汉世梦 第二卷 第一百七十五章(大结局)

作者 : oo雪
    乔梦希掉进水里,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浑身发疼,好像骨头都要散架了一般,水一下子就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肺里的空气一点点被榨干,乔梦希连着呛了好几口水,眼前渐渐变黑,体会着死亡渐渐来临的感觉,只有心中还想着那个自己甘愿为之放弃自己的时代的男子,掉下的瞬间乔梦希无法看到韩信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依旧云淡风轻,还是焦急万分。

    心有不甘,但渐渐的,乔梦希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浑身被冰凉的水包裹着,水真是最温柔却也最无情的东西,她的生命也正在被一点点剥夺。

    意识涣散,乔梦希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再后来就陷入了沉沉的黑暗之中。

    “咳……”肺部突然注入了空气,乔梦希难受弓起身大声咳嗽起来,接着吐出了几口水。无力地睁开眼睛,虽然全身湿透,却能感觉到另一股温暖的气息不断传来,眼前一个模糊的影像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乔梦希知道自己被抱着,却也无力做出反应,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大口呼吸着。

    抱着她的男子察觉到怀里的人微微一动,果然见到乔梦希睁开了眼睛,唇色惨白,虚弱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乔梦希看着他,勉强露出个笑容,男子全身也是湿透,却也来不及烘干,就抱着乔梦希,用体温温暖着她,看这样子,韩信应该是也跳下了悬崖救了自己,原本淡定从容的男子脸上也显出焦急与担忧,抱着乔梦希的手微微收紧,宣布着自己的所有权。

    “好些了?”韩信问着,因为浑身湿透,束起的发也散开搭在肩上,却显出一丝与往日不同的妖媚。目光灼灼,比星光还要耀眼几分。

    乔梦希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以作回应。这才开始环顾四周,旁边就是她落下的江水,依旧澎湃地流着,急湍的水流让乔梦希惊讶于韩信竟然能将她带到岸上来。

    “我们走。”韩信的手臂收紧,将乔梦希抱了起来慢慢走出树林,树林外,一辆马车正等在那里,白马见到主人便慢慢走过来,韩信将乔梦希抱到车上,车里放着暖炉,韩信又用披风将乔梦希包裹起来,瞬间就暖和了起来,又休息了一会儿,等到有了些力气,韩信便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给乔梦希,让她换上,自己则拿了衣服走出马车。

    等乔梦希换好,韩信也已经换了干净的白衣,如雪的衣服与如墨的发丝,更像是一名不染世俗的翩翩公子。乔梦希有些理解为什么卓姬会坚持叫韩信公子了,因为只有他才称得上公子二字。

    韩信开始缓缓驾着马车向前走。

    两日后,乔梦希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韩信一直体贴照顾着,让她恢复的很快,这日韩信依旧驾着马车在路上跑着。

    乔梦希坐到马车门边,背靠着门问道:“刘邦真的不会来找我们了?”

    “不会,江水太猛,不论是谁都不可能活下来的。”

    你和我还不是活下来了?乔梦希白了一眼。

    “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

    韩信微微侧脸,露出一抹微笑,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你知道妘姬会把我带到山崖边,也知道她会通知刘邦过来,所以你故意让她这么做,好让刘邦亲眼看到我们一起落崖,就会死了心吧。”

    “妘姬知我,我同样也知她。”

    乔梦希撇嘴,这句话怎么听怎么不爽。她也知道,当初韩信会让陌子溪在那个客栈住下,就是因为客栈附近唯一能够困住他们的只有那座山,至于之后的事,也没有在韩信的预料之外。

    “你是什么时候怀疑妘姬姐姐的?”

    “最开始。”韩信转过头专心看着前路,“从她诈死的时候起。”

    “你早知道是假的?”乔梦希惊讶地问,亏她还这么伤心呢,“那为什么不在妘殇……你师父死的时候就连妘姬一起抓起来?”

    “我早已知道师父会……但是当时却有人送来消息告知我这件事,而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只怕只有师父最亲近的人,所以我并不想把她也牵扯进来,况且韩成爱她,所以我只当再给他们一个机会。”韩信苦笑,只是没想到妘姬当真如此执着。

    “所以从一开始妘姬姐姐就在设计我们?”

    “不,应该是从你进宫之后,她和师父一起设了这个局,只是师父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背叛自己。”

    “你是想说你很有魅力?”乔梦希白了韩信一眼,脑袋靠在韩信的背上,如今大部分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她也放松下来,只是觉得当日没有看到自己掉下山崖时韩信的表情,有些可惜。

    韩信笑笑,不说话。

    “你说,妘姬姐姐之后怎么样了?”是得到了报应还是离开了?乔梦希好奇地问,对妘姬的感情太过复杂,她也不知道妘姬的结局究竟该怎么样才算是好的。

    依旧不答。

    感情你也是不知道的吧?乔梦希如是的想,如今,还有一件事,做完之后她就能真的没有留恋地和韩信一起生活了,“我们现在要去哪啊?”乔梦希思考着有必要告诉韩信自己的想法。

    “你想回长安吧?”

    “你怎么知道?”乔梦希没想到韩信居然知道她想要回长安,握紧手里的吕雉给的令牌,毕竟那人是韩信的弟弟,而且也帮过他们,乔梦希认为总有必要将这个东西交给他。

    “你知道以后的事,必然想做点什么。”韩信笑笑。

    长安。

    淮阴侯府里一片冷清,韩成并不喜欢热闹,自从妘姬走后,他这里就更加安静,连下人走路也都隐去了声音,只怕落一根针都能听到声音。

    韩成走到了院子中,看着高高的院墙,最近,他总是喜欢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出神,被软禁于此,没有特别情况,他是不被允许离开的,就如折了翅膀的鸟儿只能看着笼子,清楚明白外面的世界不再属于他。

    韩成原本看着面前的墙壁,却突然说了句:“来了。”他早已经有感觉,他们没有死,接着就转过身,果然看见一对男女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一个是清冷的公子,白衣胜雪,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什么都入不了他的眼,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女子红衣似火,张扬着明媚的笑容,眼睛清澈,不染一丝尘埃,随意地挽了个髻,却又透出一丝俏皮可爱。

    女子走上前,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却发现是昨日觉得好玩才买下的肚兜,脸色一红,连忙又塞了回去,又在怀里摸了摸。

    白衣男子轻咳一声,一拍她的脑袋。

    “找到了找到了,”女子喊道,接着将一面令牌递给韩成,“这个给你,若是以后遇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也许可以帮得上忙。”

    韩成并没有拒绝女子的好意,接过看也不看就把令牌收好,他知道女子的来历,这些话自然对他未来有用处。

    女子见他接受了,转身朝男子露出一个微笑,接着就走到韩成的书房里。

    清冷的公子这才走上前,与韩成有着同样的面容,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

    韩成抱拳说:“她的事,陌子溪已经告诉了我,我代妘姬说句抱歉,如今也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只希望你们别恨她。”

    韩信摇头:“她的错与你无关,小希的个性是断然不会恨她的,若日后你不想再留在朝堂之上,可以来找我们。”声音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接着就走到红衣女子的身边。

    两人相视一笑,幸福溢于言表。接着两人一起对韩成点点头,韩信就带着女子跃上了屋顶。

    韩成在两人转身时说道:“大哥,成祝福你们。”

    韩信顿了顿,没有回头,依旧带着乔梦希离开了,韩成看着两人的背影,自己也转身去了后院,那里埋葬着他此生最爱的女子,虽然她当初自刎是因为另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子,但是韩成并不介意,甚至还请求皇上将那女子的尸首赐给他,埋葬在这里,就好像那女子从未离开一样。

    长安城外,已经到了傍晚,天空白茫茫的一片,不久便开始落下小雪花。

    只见一对男女从城里走了出来,女子红衣似火,男子白衣胜雪,女子望着天空眨巴眨巴眼睛,明亮的眸子里满是笑意:“下雪了。”

    “嗯。”男子嘴角挂着一抹浅笑,伸手接下了一片雪花。

    “还记得那天晚上你答应过我的吗?”。女子问道。

    “之子于归。”男子揉揉女子的青丝,低头宠溺地看着她。

    女子很满意这个答案,挽着男子的手,两人一起向前面走去,前方,一匹白马拉着马车正站在那里。

    “那你说,我们是回元雅楼还是去闯闯江湖呢?”女子扬起明媚的微笑,眼睛清澈,清丽出尘,“或者去找找天雪,好久没见她了。”

    “随你。”

    两人渐渐在雪中走远,话语也在风中飘散了。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汉世梦最新章节 | 汉世梦全文阅读 | 汉世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