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妖孽个个太嚣张 > 玉龙篇 第九十一章对不起,我爱你

妖孽个个太嚣张 玉龙篇 第九十一章对不起,我爱你

作者 : 木铃森森
    “此情可待?因为此情可待?”

    希诺口中不停地重复着这四个字,失神地后退,脑海中不断涌现着一幕幕穿插如梭的画面,混乱而迷蒙。而在心中更是涌起那熟悉的字句,希诺不禁怅然若失地喃喃自语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希诺不自禁地吐出那段诗句,只是每吐出一个字,心里就会微微的疼。特别是玉榕枫那双含情的睛眸,看着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可却又丝毫想不出来。

    想要去回忆,可脑袋却突然剧痛起来。眉心紧皱,额上也冒出一层薄汗。看出希诺的异样与痛苦,玉榕枫情不自禁地上前扶住希诺。

    “希诺,你没事吧?”

    见玉榕枫殷切的关心以及亲密的举动,希诺还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多谢王爷关心,希诺只是有点不舒服。有劳王爷挂心,希诺下去休息一会儿就应该没事了”

    希诺抬眼望了一眼易雪寒,眼中露出丝丝痛苦。易雪寒微微颔首,示意希诺下去。

    “希诺告退~”

    望着希诺缓缓离开,玉榕枫的一颗心也好像随之而去。而易雪寒的脸上更是布上一层寒霜,在希诺走后,幽幽开口:

    “王爷,希诺下去休息了,你就别担心了。不过,人虽然走了,她敬您的这杯酒可不能不喝啊”

    玉榕枫低眸扫了一眼酒杯,嘴角翘起。看玉榕枫并不举杯,易雪寒便笑着走了过去。

    将杯中的酒水倒了一半在自己杯中,一饮而尽。

    “王爷,你是担心酒太多易醉呢,还是担心这酒中有毒啊?我可是帮你喝了一半,这下总能放心了吧”

    玉榕枫眼眸轻转,淡然出语:

    “大皇子多虑了,怎么会介意这些呢”

    说着,举杯一饮而尽。只是举杯间,并未察觉易雪寒眼中一闪而过的阴戾。

    “哈哈哈~王爷好酒量~来,神医,也来一杯吧”

    药御儿只是冷眼相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不用了,我还想保持清醒,一会儿替希诺诊脉,好让她尽早回复记忆”

    “神医果然对希诺关心非常,雪寒甚为感动。这样吧,希诺今日身体有写困乏,要不然神医明日再替希诺诊治想想法子,如何?”

    “好~那多有打扰了~药某告辞”

    “药神医不多坐会儿,这筵席都还没上,药神医如此,让雪寒如何好交代呢”

    药御儿只是望了一眼易雪寒,便冷淡出言:

    “大皇子,药某先行告退~”

    “既然如此,本王也先行告退~”

    衣袂翩拂,玉榕枫便与药御儿一道转身离开。

    而希诺回到后堂时,只觉得一时间头痛难当,脑中的一幕幕全部闪现出来,所有的画面混杂在一起。易雪寒送走玉榕枫后,迅速赶到希诺身边,此时的希诺紧闭双眼,满脸的痛苦,似乎陷入梦魇。

    “希诺,你没事吧~你醒醒~”

    只可惜,无论易雪寒如何呼唤,都唤不醒希诺。最后,易雪寒只得将希诺紧紧抱在怀中。嗅着易雪寒身上特有的雪莲幽香,梦魇中的希诺不禁吐出两个字:

    “小寒~”

    易雪寒只是一愣,低眸望着怀中璧人:

    “希诺,原来你还记得我希诺,我好害怕有一天你会知道一切,我也害怕你会离开我~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其实,我就是小寒,一直以来为了刺探敌情而服药变小了,潜伏在你身边。最后,还利用了你的感情,让你为我伤心落泪。希诺,对不起~”

    易雪寒紧紧抱着希诺,喃喃自语,将所有的事情始终以及心中对希诺的爱与愧疚,一一抒发出来。只是他没有留意到,希诺眼角中流下的一抹银亮。

    突然之间,希诺胸口的玉坠一亮,希诺只觉得脑海中一片漆黑,紧接着玉榕枫的模样就瞬间出现,接着口吐鲜血,希诺心口一阵揪痛。

    “玉榕枫~”

    一声惊呼,希诺骤然睁开双眼。

    “希诺,你醒了”

    虽然易雪寒听到那三个字十分的刺耳,但是面对希诺如此,却又担忧不已。

    希诺看着眼前的易雪寒,心里满是矛盾。

    “希诺,你没事吧?”

    “别碰我~”

    希诺反射性地推开易雪寒,眼中盈满了泪花。

    “希诺,你~”

    “我全部都想起来了,还有,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希诺,我~”

    “你什么也别说,我现在只想离开~麻烦你让开”

    希诺说着起身往外走,却被易雪寒一把拉住。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有我”

    “对不起,我心里的那个人是小寒,而我认识的小寒,他已经死了~”

    “希诺,我知道我骗了你,伤害了你你不奢求你能原谅我,但求你给我个赎罪的机会。”

    希诺回眸,冷冷地望着易雪寒,满眼的心痛。

    “好,那你马上带我去见玉榕枫”

    在另外一边,玉榕枫与药御儿此时已然回到营帐之中,只不过,此时的玉榕枫体内雪雾银沙的毒已然发作。原来,方才他饮下的酒正是雪雾银沙的催化剂,单独喝下是无毒的,但是本身体内有剧毒的,则会牵动毒性发作。玉榕枫此时已然口吐银血,虽然药御儿及时用银针封住了几处大穴,但依然无法抑制毒性,最多暂时保他一炷香的命。待毒性完全释放,血液会凝固成冰,中毒身亡。

    正当愁云惨淡之时,希诺掀帘而入,直冲到玉榕枫床榻边。

    “玉榕枫~”

    听到熟悉的声音,玉榕枫缓缓睁眼。

    “希诺~”

    玉榕枫嘴角带着银色的血迹,一脸苍白。

    “玉榕枫,你怎么了,你千万别有事~”

    看着希诺痛苦担忧的模样,一旁的药御儿声音显得有些哽咽:

    “希诺,你都记起来了吗?”。

    “嗯,药御儿,辛苦你们来找我了。对不起,我就会给你们添麻烦,现在还害了玉榕枫。你有没有办法救救他”

    正当药御儿要开口之时,却被人出语打断:

    “他中的是雪雾银沙,已经没得救了”

    药御儿抬眸一看,竟然是易雪寒站在面前。瞬时,药御儿跨步上前,将希诺护在身后。

    “易雪寒,你还敢来别以为我不知道,玉榕枫如此都是拜你所赐,我现在就要你血偿”

    药御儿刚要动作,便被希诺一把拉住。

    “是我求他带我来的,你放他走吧”

    “希诺~你就这么放他走,一切都是他所操控的”

    “药御儿,我求求你,你放了他~”

    希诺的眼神中带着不忍与纠结。

    而此时的床榻上的玉榕枫则是猛咳一阵。

    “你们别吵了,咳咳,药御儿,听希诺的,放他走~”

    希诺慌忙上前扶起他,双眼泛着泪花:

    “玉榕枫,你要撑住,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玉榕枫只是抬起眸子,认真地望着希诺,仿佛要把她的模样刻在脑海里。

    “希诺,我中的是雪雾银沙,没得救了~我能在走之前看到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傻瓜,不许说傻话,你不会有事的”

    “别哭,咳咳~看到你哭,我,我更,咳咳~”

    玉榕枫咳得愈发厉害,虚弱的身子更是瑟瑟发抖。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

    “已经来不及了,希诺,我的身体我很清楚,只有最后一炷香的时间了。我只想你最后抱抱你~”

    玉榕枫吃力地抬手,想将希诺揽入怀中,可是身体的虚弱已经使得血液滞缓,全身无力。抬手的气力已经花费了全部气力,最后玉榕枫只是靠在希诺肩头,吃力地呼吸。

    “希诺,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真的好怕说不完~”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

    希诺抱着玉榕枫,眼中的泪水不住地滑落。一旁的药御儿和易雪寒也停止了言语动作,静静地看着他俩,只是心中涌起无尽的感伤与心酸。

    “希诺,你别哭,你听我说完这些话,好吗?”。

    “嗯~”希诺重重地点头,双臂将玉榕枫环的更紧。

    “希诺,其实从第一次看到你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虽然我不愿承认,虽然我一直用冷漠去面对你。可是越是如此,我才发现我越是无法离开你。你知道吗?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爱上了你。你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动心的女人,你的特别,你的可爱,你的纯真,你的一切,都让我无从抗拒,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眼里心里只有你。咳咳~

    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也是我一生最对不起的人。是我伤害了你,用一颗冷漠的心去伤害你,我还为了政治利益与其他女子联姻,抛弃了你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情非得已~

    希诺,我欠了你的一片情,欠你一颗心,欠了你一生,咳咳~我只能下辈子偿还了”

    玉榕枫的语气越来越虚弱,那一窜窜心酸的话语也让希诺忍不住啜泣。玉榕枫嘴角微微勾起,用尽全身气力,紧了紧双臂,将希诺环在怀中。

    “希诺,对不起,我爱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妖孽个个太嚣张最新章节 | 妖孽个个太嚣张全文阅读 | 妖孽个个太嚣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