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位列妖班 > 第一卷 妖班乍现 69 大结局(二)

位列妖班 第一卷 妖班乍现 69 大结局(二)

作者 : 贰伍零
    69大结局(二)

    在带陆灏去莲儿的店之前,裴北辰一直寄希望于各位花仙的珍重。他想依照莲儿对陆灏的态度来看,那些花仙多半都得受到她或多或少的影响,对陆灏应该是敬谢不敏的。

    但是,他却失算于了各位花仙子的爱美之心,陆灏才一走进店里面,那些仙女们的眼睛就看直了。

    陆灏本来就是妖怪之中的异数,变幻出来的模样,就算是在美人扎堆的神仙里面,也是极为耀眼的存在,就是“见多识广”的月兔在天上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也是看得傻眼了,更别说这些“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仙女们。

    在莲儿的店里面打工的仙女,基本上都是在天上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单纯天真,偶尔中了莲儿的圈套,被她骗下来当免费的劳力而已。这样的人,对游戏人间数百上千年的陆灏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

    以前,裴北辰知道莲儿基本上都会对新来的仙女进行洗脑教育,尤其是会灌输给她们陆灏如何可怕的念头,所以即使是陆灏瞒着他跟莲儿来过这里数次,却没有一次成功进店,更别说跟里面的人说上半句话。

    这一点,裴北辰倒是挺佩服陆灏的,这家伙虽然卑鄙无耻,但是对待女性却是极为真诚的,至少他从未变幻出其他的模样进店。如果他真的那么做的话,他们要防止他还真是有点防不胜防。

    不过,裴北辰不知道的是,并不是陆灏想要真诚地对待谁,只是他对自己现在的这幅皮囊很是满意,暂时不考虑换样子。

    只是,这一次,裴北辰失算了。

    可能是陆灏很早之前就表示了对进入这家店不抱希望的想法,而且实际上他也的确很久没有打过这家店面的主意了,久到裴北辰都快忘记这么一家店的存在了,故而,警惕感松懈之后,莲儿貌似也没有对某些新来的仙女进行洗脑教育——这个裴北辰基本上是完全肯定的。

    因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会出现他跟陆灏一进来店里,就有好几个他都没有见过的花仙子,主动地跟陆灏搭讪,不主动的,也有不少在偷偷瞄陆灏,又羞又喜的神情,让裴北辰很是头疼。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情况发生,实在是让他感觉非常的挫败。

    算来算去,他最终还是不是陆灏的对手啊。

    另外一边,顾蓝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在自己面前越堆越高的零食小山,算算,这已经是他们来的第四家超市了,但眼前的几个非人,却是一点要停下来的趋势都没有。而每每遇到他的劝阻,小凤凰总是以多放些在家里,总是有吃光的时候的借口来应付他。

    可是,现在他的身上已经再也没有一分钱来支付购买的零食了。

    走的时候,陆灏曾经告诉过他,一定要用人间的通用货币来购买零食,如果采取偷的办法,人类一定会发现的,哪怕只是一包小小的饼干都不行。而现在,却是满满的购物车摆在他的面前。

    说实话,面对木兰绝色跟小凤凰希翼的脸,不买的话,他真的说不出口啊。

    可是,惊动人类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这个是他的底线。

    “我有一个办法。”就在大家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边的小兔忽然开了口。

    “什么办法?快说快说,”小凤凰现在最想赶快回到家里享受这些美食,迫不及待地追问,临了,想起其中的厉害关系,赶紧地补充了一句,“先说好,我一定要带这些零食回去的。”

    “当然能带回去。”小兔胸有成竹。

    顾蓝烟觉得不对劲,也跟着补充说明:“绝对不能惊动人类。”

    小兔沉吟了片刻,才说道:“惊动人类肯定是要惊动的,”见着顾蓝烟马上就想否定的态度,小兔舌尖一转,续道,“但是,绝对会满足陆灏的要求的。”

    “阿灏的要求就是不惊动人类啊。”顾蓝烟以为小兔没有听清楚陆灏的要求,重复道。

    小兔神秘地摇摇头,解释道:“陆灏所谓的不惊动人类,指的是不能让人类知道我们这些非人的存在。也就是说,只要保证我们的身份不被发现,随便我们怎样惊动人类都是无碍的。”

    顾蓝烟点点头:似乎这么解释,也对。

    “快说你的办法,我还要赶回去跟娘亲爹爹吃火锅呢。”小凤凰再一次迫不及待地大叫。

    小兔眼珠子转了转,伸出一根手指头,在众非人耳边这么耳语一阵,所有的人皆是瞪大了眼睛,齐齐地吸了一口气。

    这哪是神仙会想出来的办法呀?分明就是个妖怪、魔鬼。

    事情的最后,其实陆灏也失算了,这些家伙完全把雄台市的人类给惊动了个彻底。

    顾蓝烟回到家里的时候,江子轩等人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而且裴北辰先他们一步已经回来了。

    老实说,顾蓝烟是有点不好意思见陆灏的,虽然他也觉得小兔的解释很合情合理,但还是有种辜负了陆灏期望的感觉,尤其是想到最后出现的那么多人类,就更加觉得羞愤。

    所以从一进房间开始,他就有意无意地探寻着陆灏的气息,想要避开一点点。

    但,探寻一阵之后,他却是愣住了:陆灏根本就不在这里。

    可是,跟他一起的裴北辰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怎么会他却不见了?

    于是,本来是想躲避的顾蓝烟找到了裴北辰,主动地站了出来,问道:“阿辰,阿灏呢?”

    裴北辰无奈地叹口气:“约会去了。”

    “咦?”顾蓝烟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跟一群仙女玩去了。”裴北辰解释得更加清楚了一些,只是在说到“仙女”两个字的时候,很是咬牙切齿的感觉。

    哼,那群仙女竟然一点都不自尊,他本想拿到想要的东西之后,就随便找个理由将陆灏给拖回家来,但是他的理由却远远比不过她们的理由,于是乎,陆灏就在一片艳羡的眼光之中得意洋洋地去“约会”去了。

    裴北辰想陆灏这次大概是该高兴到不行了吧,毕竟那可是一群货真价实的仙女,而且数量颇多,还个个自愿倒贴。

    不过,裴北辰这次也算是大开眼界了,陆灏一个人应付那么多的人,还能将每个人的情绪都照顾到,丝毫不让那群仙女感受到一点点的厚此薄彼。人类古时候的三妻四妾该不会就是他发明的吧。

    这下,顾蓝烟算是明白了裴北辰的意思,沉默了片刻,又开口问道:“那,他今晚上还回来吗?”。

    江子轩说春节是团圆的日子,家里的亲人不管距离多远,都会尽量赶回家一起过节的,是个比中秋节的节日气氛还要浓郁的节日。而对顾蓝烟而言,陆灏无异于就是他的“家人”,团圆的日子里面,他不希望缺席了他。

    顾蓝烟的话一问出口,配合上他那张充满了希翼的眼,裴北辰转眼就明白了他的心思,不着痕迹地叹口气,他努力地摆出不甚在意的样子,笑道:“大概不……不会逗留太久的时间。”

    裴北辰要说的话,原本是“大概不会回来了”,但是那个“不”字刚说出口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顾蓝烟脸上的光辉像是被风吹灭的蜡烛一样地黯淡了下去,心中不忍,顿时就转变了想要说出口的话。

    裴北辰的话,让顾蓝烟的脸色霎时亮了起来,笑着说道:“那我们赶快帮着大伙儿一起收拾吧,等阿灏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现成的了,算是给他一个惊喜。”

    “好。”裴北辰欣然同意。

    裴北辰原本是想先拿话稳住彼蓝烟,找机会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再联系一下陆灏,让他老人家“百忙”之中还是尽量赶在十二点钟声响起之前,回来一趟。他想凭着他跟顾蓝烟之间的交情,只要自己说出顾蓝烟希望他回来的事实,陆灏一定会回来的。

    但是,他却失算了顾蓝烟。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裴北辰根本就找不到哪怕三秒钟的时间去联系陆灏,顾蓝烟一直都在他的面前晃悠,不时地都在跟他搭话,让他连见缝插针的时间都找不到。

    这个情况持续了一阵之后,裴北辰有些怀疑顾蓝烟是故意的——他是故意不让他有时间去联系陆灏的

    明明期盼着陆灏出现的人却做出这样的举动,裴北辰想不明白原因,但如此折腾到火锅宴即将开始的时候,他干脆放弃了联系陆灏。

    反正,如果陆灏还算有良心的话,就算是他不联系他,也该回来看看的。这个火锅宴说到底还是他提出来的

    电视里面,据说叫做“春晚”的节目开始的时候,一群非人们,也围坐在了一楼的大厅里面。

    吃饭之前,蜀虫它居然说要先许愿望——真不知道他这是在哪里学来的习俗。

    不过,这个奇特的“习俗”倒是立马就得到了小凤凰木兰等人的拥护,于是大家围坐在火锅面前,按照心急的程度开始许愿。

    第一个,当然就是心急如焚的小凤凰。

    “我希望保姆妈妈以后一定要听我的话,我让她做满汉全席她就做满汉全席”——小凤凰的愿望永远都是跟吃的有关。

    “该我了,”绝色先木兰一步,抢到了话语权,“我希望……嗯,那个愿望能成真。”

    本来大家说的愿望要大声说出来,但是绝色却在关键的时候,望了江子轩一眼,难得地露出了小女儿家的羞涩,嚅嚅嗫嗫地将关键的部分用了“嗯”之类的词汇来代替。

    不过,就算是她没有说出来,就光是她在许愿时候看江子轩的那一眼,大家伙基本上都能明白她的愿望的内容。

    木兰在绝色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抢着说道:“我的愿望很简单啦,就是阿烟答应我的求婚。”

    比起绝色的嚅嗫羞涩,木兰的态度就大方得很了,刚说完了话,就引起了在场之人的一阵起哄喧哗,却是把顾蓝烟给弄得红了脸颊。

    “我的愿望倒是比较简单,”小兔在这个时候开了口,眼睛遥望着虚空,手指在脸颊上拍打,“我一直都希望能知道陆灏的原形到底是什么。新年能知道的话,就太好了。”

    江子轩听小兔这么一说,顿时诧异地问道:“你不知道陆灏的原形吗?”。

    因为顾蓝烟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了他关于班上每一位妖怪的原形,所以陆灏的原形是什么,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一直都以为大家都该知道陆灏的原形是什么,毕竟同为非人嘛。

    但听小兔的意思,再看旁边人的模样,怎么感觉现场除开他跟顾蓝烟,大家好像都不知道啊。

    “你知道陆灏的原形是什么?”

    “不要说”

    在江子轩的话音刚落的时候,裴北辰跟顾蓝烟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前者是疑惑的发问,后者则是惊慌的大叫。

    一边叫,顾蓝烟还冲到了江子轩的身边,拿手捂住了江子轩的嘴巴。

    关于陆灏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原形是什么的事情,顾蓝烟也是在给江子轩都说了之后才知道的,后来也想过要告诉江子轩千万不要去给别人说,但一直都忘记了。现在见江子轩就要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慌张地赶紧采取行动。

    原本大家对江子轩会知道陆灏的原形是什么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非人们这么多,都看不穿陆灏的原形是什么,江子轩一个小小的人类,怎么可能知道。但是顾蓝烟这样的举动无异于是打草惊蛇,当即让所有的人知道,江子轩百分之百都是知道真相的。

    自从蜀虫它出现之后,大家对顾蓝烟法力的高深跟辈分的高度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加上他这段时间的表现看来,他能看穿陆灏的原形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好像就连陆灏本人都说过,顾蓝烟的法术修为,高深莫测。

    于是,一道道探索真相的眼光全部集中在了江子轩的身上。

    顾蓝烟却尤不自觉地谨慎看着江子轩说道:“师父,你千万不要说出来,我答应阿灏不说的,你说了,我就成小人了。你一定不要说,不要说,好不好?”

    这下,所有的人再也没有了疑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知道江子轩是真的知道陆灏的原形,而且还是正确地知道的。

    江子轩看顾蓝烟慌张又紧张的神情,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看见江子轩点头,绝色眼中八卦的光芒当即就黯淡了下去,现场的人再也没有任何人比她更加了解江子轩的话了,这家伙只要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定然是会说到做到的。

    所以想要从他的嘴巴里面套出陆灏的原形,那比问陆灏本人的难度都大。

    除非用法术

    但是,谁敢在江子轩的身上用法术的话,她就跟谁急。

    顾蓝烟无疑也是了解江子轩个性的,见他答应下来,顿时就拍拍胸脯,松了一大口气。

    接下来众人的愿望倒是都比较符合各自的状况,大家也都是给予了祝福,只是轮到裴北辰说愿望的时候,又掀起了一阵喧哗的声音,因为裴北辰的愿望太伟大了。

    “希望世界和平”——他的愿望是这样的。

    虽然自己的愿望遭到了大家善意的嘲笑,但是裴北辰突然之间怀念起了陆灏,老实说,斗嘴斗惯了,这个时候没人斗一斗,感觉颇为有点落寞啊。

    裴北辰的愿望说话,现场还没有说愿望的,也就只剩下顾蓝烟跟楚智宸了。

    当注意到大家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时候,楚智宸只淡淡地扫视了一圈所有看着自己的人,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希望有人能跟我解释一下关于‘五百年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喔,对了,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再解释一下钟表妖怪的事情。”

    楚智宸的话,让裴北辰差一点就将嘴巴里面的饮料给喷出来了,早就听陆灏说楚智宸一直都偶没有放弃调查“穿越”的事情,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楚智宸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事情来。

    最关键的是,听楚智宸这个口气,分明是已经知道了什么的样子。

    顾蓝烟也是一脸怔忪地望着楚智宸,现在的他倒是没有了刚来人间时候那种“非常单纯”的状态,尽力地将已经到了嘴边的“你都知道了”的话吞进肚子里面,一边他也尽可能地去望天。

    其实,陆灏曾经对这种情况对他做过专门的训练,陆灏说,如果裴北辰在场的话,就全部推给裴北辰,让他来对付老奸巨猾的楚智宸;如果裴北辰不在场的话,他就望天,作莫名状。

    不过,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地骗人,而且骗的对象还是这位不好对付的妖班班长,不管顾蓝烟的面上是多么的镇静,多么的无辜,他的心中却是跟海啸一样地翻天覆地,紧张之下,即使是面对陆灏让他练得滚瓜烂熟的方法,也在慌乱之间用错了。

    照理说,裴北辰在场的话,他是应该将全部的话题推给对方,然后也跟着身边的人一起无辜地望着对方才对,但是他却给出了裴北辰不在场时候的反应——望天。

    就在大家都好奇望着楚智宸的时候,顾蓝烟一个人却跑去望天,这意味着什么,楚智宸裴北辰都心知肚明了。

    “好了好了,该爹爹娘亲许愿了“小凤凰自从知道钟表妖怪的原形就是一只钟表,而不是什么血肉之躯之后,就立马对其失去了兴趣,便怂恿着顾蓝烟说出自己的愿望。

    它这么一打岔,但是缓解了顾蓝烟越来越尴尬的环境,裴北辰也跟着帮忙转移话题:“对啊,还不知道阿烟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是不是跟我一样啊?”

    “阿烟才不会跟你一样呢,”木兰不屑说了一句,继而亮了眼睛,带着骄傲的语气,“至少都会比你伟大很多倍。”

    “我,我没有那么伟大的愿望啊”顾蓝烟一听大家问自己的愿望,尤其是裴北辰的愿望还比较了起来,顿时有些踌躇。

    他没有太大的愿望,世界和平之类的,好像也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妖怪能够干涉的。而且,在他看来,所谓的愿望,应该是自己最期盼着能实现的希望才对。

    虽然他也期望着世界和平,但是目前,他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期望想要实现。

    “那,白前辈的愿望到底是什么?”蜀虫它好奇地问了出来。

    顾蓝烟的眼光飘向了庭院的外围,落在莫名的虚空之中,踌躇的神情不知道因为想到了什么而渐渐地被淡淡的温暖代替,抿成一线的唇角也微微地向上翘起,勾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整个人仿佛发出了一层浅浅的光芒,在这寒冷的冬日,暖暖的,直入人心。

    在场的人,忽然之间,全部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怔住了一般地望着顾蓝烟。

    这般温和的气息,既融合了妖怪的妖气,也有神仙的仙气,让在场的妖怪神仙在感受到的时候,都没有感觉到哪怕一丝的不适应,仿佛天生就是融合在一起的一般融洽。

    从来没有人考虑过,或许所谓妖所谓仙,在宇宙这个未知神秘的世界本源面前,都是一样地位的“孩子”,压根就不应该存在什么“高高在上”的说法。

    一刹那之间,裴北辰很是后悔,他应该让莲儿留下来的,他应该早点让莲儿去掉那份对妖怪近乎执着的偏见。

    或许上天觉得对他的惩罚还不够,所以这么好的机会,还是让莲儿错过了。

    想到这里,裴北辰的胸口不禁传过来一阵阵的痛楚,他的手悄悄地摸上胸口那刻着“莲”字的地方,十世为人,每一世的记忆在当上了神仙之后,都全部回归到了脑海,所以他清楚地知道这个“莲”字是怎么来的。

    这并不是所谓的“刻”上去的,而是一朵莲花留在他身体里面的唯一证明。

    只可惜当日那莲妖太过执着,不愿意用别的方式来换取他的性命而选择了这么浓烈的办法,拼尽力气杀了取了他性命的妖怪之后,一命换一命救回他的时候,将自己修炼多年的功力全部挥霍一空。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她一死,他也放弃了自己那一世的生命。只是,再次轮回的时候,那个“莲”字就再也不曾消去过。即便是当了神仙,去了肉身,那“莲”字就像是刻入了骨髓一般地形影不离。

    裴北辰平生第一次滥用职权就是为了这只“莲花”。

    他找到了她的点点残骸,将其种在了天池里面,让其前世未能达成的修仙愿望,在一出世就已经实现。

    只是,当初临死的执念仿佛渗入骨髓了,莲儿这一世基本上都所有的妖怪都抱着先天的偏见,只恨不得杀尽天下的所有妖怪。

    为了化解她的这份戾气,裴北辰苦心将她调到了仙班,慢慢地纠正她对妖怪的那份偏见。

    虽然很遗憾莲儿没有看到现在的一幕,没有感受到那种“同根生”的融洽,但是裴北辰对顾蓝烟有信心,现在的莲儿貌似跟他的关系也是不错的,只要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裴北辰相信总有一天,莲儿会完全放下她对妖怪的偏见。

    那么,那个时候,他或许会很愿意将他跟她的故事告诉她。

    裴北辰的遗憾希望想法,百转千回,其实也不过是在短短的一瞬间的时间里面,他又听到了小凤凰着急的问话:“爹爹娘亲,你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呀?”

    “我,”顾蓝烟透过房屋苍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美好的事物,唇边那暖暖的笑容渐渐地扩大,缓缓地说道,“我的愿望,好像已经实现了。”

    “咦?”小凤凰跟大家一起震惊了,“你还没有说出来就实现了?”

    大家诧异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从庭院外围的空中传了过来:“哈哈,本来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不过阿烟可真是厉害啊”

    所有的人一怔,那不是陆灏的声音吗?

    话音落下的时候,陆灏已经站在大家的旁边,伸出脖子到火锅边上,长长地吸口气,闻了闻空气里面满盈的火锅香味,感叹说道:“果然,这个味道才是最正宗的。”

    裴北辰疑惑地扫了众人一圈,难道有别人通知了陆灏回来吗?要不然,他怎么会舍得丢下那么多仙女,自己跑回来?

    “终于到齐了”顾蓝烟笑着大声说道。

    陆灏却是不满地蹙了眉心,质问道:“听你的意思,你刚刚的愿望不是希望我回来,而是希望大家都到齐?”

    顾蓝烟笑了笑,难得地露出了促狭的眼光,没有回答陆灏的问题。

    “呀,你这家伙,休想用笑容来逃避问题。”陆灏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说,刚刚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他可是放弃了跟那么多的仙女约会,跑回来跟他过约定的春节,所以顾蓝烟自然也得给他点弥补之类的吧。

    “啊——”顾蓝烟还没有说话,一边安静了许久的小凤凰却是猛地大叫了一声,浑身的神炎顿时呼啸涨满,它一个猛扑到了陆灏的怀里面,不依不饶地叫道:“娘亲爹爹,你之前竟然一直都不在吗?”。

    敢情,这贪吃的家伙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啊——”陆灏跟着也是一声尖叫,“好烫”

    一边叫,陆灏毫不犹豫地将着火了的小凤凰扔了出去。

    顿时,房间里面等待着吃饭看春晚的非人跟人们霎时就沸腾了起来,一个个都是连闪带躲避的,就怕碰到了那连陆灏都被烫惨了的小凤凰。

    顾蓝烟注视着这一切,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精心准备的火锅宴被完全破坏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比吃了火锅还幸福上百倍千倍,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好像是吃了蜂蜜一样,胸口是满溢的甜,脑海也是满溢的蜜。

    如果一辈子都这样过下去,他就真的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狐狸精了

    —————以下免费字数———————————

    偶的新小说,希望大家继续捧场,以下是简介:

    洛晚月跟亲亲相公们在一起之后,为公平决定谁当家作主,抽签每人尝试一个月:

    一月:当家的冷漠神医,直接不理我们;

    二月:继续选错了人,孤傲的杀手,甩都不甩人一下;

    三月:倒是有人开始管了,但一个月的房事却全部是他一个人的名字;

    四月:报应来了,作为其双胞胎哥哥,房事除他之外都有份;

    五月:又来了一个不管事的,温和和地笑着,随意就好;

    六月:终于迎来了春天,无论哪个方面都挑不出缺点来了;

    七月:这倒好,人太忙,直接消失了一个月;

    八月:终于到本人发挥了……只是,你们说什么,已经定下这个家由二公子当家作主了

    怒我才是老爷好吧,既然你们敢无视我的存在,我就做一件你们当中谁也做不到的事情,让你们知道谁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你们能生孩子吗?

    ——————————————————

    看过不少的NP文,却全是清一色的女主跟男主们在一起之后,就大结局了。其实偶一直都觉得“婚后”的生活也是很有看点的。像是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他们背后的家庭也是不一般的,那么女主除开得协调跟相公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一大堆公公婆婆的关系要处理,逢年过节的,到谁家去比较合适。另外,优秀的男人,总是不乏追求者的,即便是名草有主,身边的狂蜂浪蝶也是不会少的。还有那些,一直都没有放弃过的追求者,也在一边虎视眈眈。

    所以有了这篇小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位列妖班最新章节 | 位列妖班全文阅读 | 位列妖班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