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权谋倾天下 > 正文 即同病同命,未必相怜(二)

权谋倾天下 正文 即同病同命,未必相怜(二)

作者 : 傅璟雯
    第一百五十七章

    端午国宴,冀东侯成俍莽撞,误饮毒酒,猝死身亡。咸乐帝对他的行为很失望,下旨废去了冀东侯的封号。于是成俍的葬礼很仓促,虽然也是礼部准备的,但是就是按照庶民的规格办的。成俍没有子嗣,连砸盆执帆的人都没有,守灵的还是几个临时征调的粗使太监,连灵堂都省了,次日便于城郊则地掩埋。就这样,璀璨一时的二皇子成俍成了谋反的皇八子之后,又一个没有葬入皇陵的皇子。

    虽说咸乐帝对成俍不怎么厚道,但是事关国体尊严的时候还是毫不含糊的。事实上,在初六宣政殿就下旨,加封汝王成偲为兵马大元帅,谕令玄甲军五万精兵和治州防务三万兵马,出征西疆。

    不过这一次,排山的政务倒是都归了兵部,文书院很是清闲。这样,宁王府也就清闲了下来,宁王好几天不上朝不理事,专门在家陪伴受惊的妻子也就顺理成章。

    但是话说回来,我还是非常敬佩闵湘湘装病的能力,别的不说,就是那一日三大碗黑乎乎的药汁和苦涩难咽的各种药膳,闻着就让我倒尽胃口。但是英勇的宝媛郡主居然就这样吃喝了整整三天,直到整个甫京都知道了尊贵的郡主这次是真的病倒了。

    其实宁王府还真的有一个病人,而且病得还不轻,也是病了整整三天。

    这就让作为正常人的我比较惨了,被迫接下了闻人成倓撂下的所有烂摊子,包括明面上的和暗地里的,再加上极不放心我的云香寸步不离,弄得我都快精神崩溃了。

    偏偏平日还算省心的吕大管家也来凑热闹,从午后汇报完了我国宴之后安排下去的事情就一直赖在和园,惠英暗示了好几次硬是不走。我没有办法,只好喝退了下人包括惠英,领着老吕来到了书房。

    “吕管家,此地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事情尽可明说。”我头疼的厉害,从桌子上端了杯水斜倚在书桌旁,强装着温和的语气。

    老吕没有说话,而是后退了三步,撩起衣袍郑重的跪在我面前。

    我呼吸一滞,干笑两声,“管家这是何意?”

    老吕的回答是重重的给我磕了三个响头,恭敬而虔诚的说,“属下吕回,参见少主。”

    纵然我这些年历练了很多,来北朔又见识过不少新鲜事,控制力已经很不错了,但听到他这个称呼,还是较大的震惊了,差点连杯子都掉了。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我的声音还是略带一些涩意,“吕回……想当年,灵教的吕出、吕回,并称‘吕氏双刃’,一个左手快刀,杀气凛然,一个右手慢刀,无懈可击,也是名动江湖的人物,灵教也借了不少此二人的名声。后来灵教大劫,吕氏兄弟失踪,这些年来,东方护卫一直带人搜寻灵教幸存,好些人的尸身墓穴也陆续找到,可是吕氏兄弟一点消息都没有。谁成想……”我轻轻转动手中的杯子,“吕二侠居然潜伏在宁王府做管家真可谓用心良苦”

    “少主……属下……”吕回吭吭巴巴的,“属下忠于灵教,从未……”

    “你急什么呢本座没有怪你呀”我笑了,“你深入敌穴,潜伏多年,用心可谓良苦,本座谢你还来不及呢”

    “属下……属下并非有意隐瞒……”

    “灵教教义如此,你何错之有?”我看着杯子,漫不经心,“只是不知今日自揭身份,所为者何?”

    “属下……属下恳请少主……主上他……”老吕被我的直接弄得有点结巴。

    “主上……少主……”我打断了他,轻轻的重复着,好像很不解,“你说这两个称呼,是不是应该有个大小之分?”

    “属下……属下知错”吕回头上渗出了汗珠。

    “错?错哪儿了?”

    “属下不该隐瞒……”

    “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吕回的回答,我甩手狠狠的将白瓷杯子掷在地上,瓷片碎裂,四溅开来,就连大理石的地面都被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隐瞒?背叛灵教是什么责罚,看来吕二侠还是不清楚”我一贯温和,所以这突发的怒火让吕回全身都震颤了起来。

    “属下……属下,从未背叛灵教属下……属下一切听从大公子之言行事……”

    “大公子?”我笑道,“既然是大公子之言,那也不怪你,快起来吧”

    “属下……属下斗胆……”吕回并不起身,颤抖着还要说。

    “用不着斗胆,想说便说,你既是灵教旧部,那不成我会为难与你?”我恢复了温和的态度。

    “属下……主上,不,殿下他……属下……还请少主过去看看”但是吕回似乎更怕了,磕了一个头才说话。

    “宁王殿下自己把后堂设为禁地,我怎么敢擅自入内?”我慢慢坐下,“你倒是说说,这后堂是干什么的?”

    “回禀少主,后堂乃是王府安放灵牌所在,殿下常去祭拜。”

    “既然是常去,那你有什么着急的?兴许过几天自己就出来了,他那么大人了,总不能窝在里面一辈子”我毫不在意。

    “少主”吕回却急了,“殿下入堂三日,水米未进……属下……还请少主过去看看”

    “他自己做了亏心事,自然要好好反省。”我越发的无所谓,“你若是忠心,不妨在外面陪着他一起跪?”

    吕回愣住了,抬头看我。但是我笑的越发开心,冲他招手,“你站那么远干什么,来,跪的近一点更显忠诚。”

    吕回犹豫了半响,起身来到桌案前,重重的重新跪下。刚刚碎裂的瓷片还在地上,薄薄的瓷片刺破了初夏单薄的衣衫,吕回的双腿下很快红成一片。但是他不为所动,依然稳稳的跪着。我看着他这幅样子,笑容越来越冷,索性不去看他,任由他跪着,随手抽出一本书开始看。

    吕回是快要晚饭时候和我进的书房,后来惠英进来送过晚饭,但是被我轰出去了。吕回虽然当年也是名噪一时的人物,毕竟年老体衰,晚饭刚过,就明显的体力不支,满脸的冷汗,脸色也开始发白,可就是不开口。我心中冷笑,也不说话,就这么等着。

    后来是亘语敲门进来找我,我才挥手让吕回站起来,可是这时候他已经快要虚脱,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我无奈,便让他坐在一旁,将亘语招了进来。

    闻人成倓定期会检查亘语的功课,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就只能代劳。我着意观察亘语的情绪,但是这孩子隐藏的太深,表面上还是平平静静的,反倒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今日,亘语明显情绪不对,我给他批改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的转头去看吕回。

    “语儿,”我搁下笔,“语儿今晚似有不快?”

    “我……”亘语到底是小孩子,被我说中了便不知如何掩饰,怯怯的抬头,眼睛湿漉漉的,“父王素日检查严格,此番……语儿心有不安。”

    “放心吧,我批了就作数,你父王不会找后账的。”我怕了拍他的头发,“语儿,听闻你今日未用晚膳,可有不适?”

    “没……没有,”亘语咬着嘴唇,仿佛承受极大的痛苦,“语儿……不饿……”

    “小孩子,怎么能不吃饭呢”我觉得心里有一处柔软的地方被重重的一击,很疼很疼,“吕管家,去让厨房为小世子备晚膳。”

    吕回和亘语都一愣,同时转头看我,我只是轻拍亘语的额头,“一会好好吃饭,今晚的功课就不用做了。”

    “母亲……”

    “没事,”我笑着安慰,“好好休息一晚,这几**父王忙绿,但明日闲暇一定会来检查你的功课,你可要做好准备才是。”

    亘语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良久才小声说,“父王……明日……”

    “会的,我保证。”我笑着拉他起身,又嘱咐了几句才让惠英将他领走。亘语有些不舍,一直回头看着我,眼睛睁的大大的,透着孩童才有的……可怜。

    “吕回,吩咐厨房准备粥和清汤。”我余怒未消,没有看吕回,直接吩咐,“备白水……

    “回禀少主,都已经准备好了,”谁知吕回却打断了我的话,见我回头目光依然带着狠戾,他连忙低头,“属下知殿下不易暴食,清淡的吃食一早就备着了。”

    我冷哼一声,看也没看他便直接向后堂走,吕回虽然伤了腿但依然紧紧跟着我,一瘸一拐的。

    福头正守在后堂门口,见我来了,焦急的脸上显露出一抹喜色,也不管我的不悦,硬生生的将一套轻薄的被褥塞到我怀里,“殿下您终于来了主子一直跪着,后堂阴冷,奴才备好了东西也不敢送可好您来了”

    我不禁皱眉,但还是接了下来。吕回趁机将一个食盒塞到我手里,带着哀求的语气,“殿下从不让旁人进去,少主您……”

    我皱了皱眉,还是把东西都接下了,在他们的注视下慢慢走进去。随即,大门慢慢的掩上了,我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前方一支蜡烛,燃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权谋倾天下最新章节 | 权谋倾天下全文阅读 | 权谋倾天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