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老婆手到擒来 > 第十七章

老婆手到擒来 第十七章

作者 : 季荭
    下一秒,她心一惊,认出那人是卢南浚。

    他怎么会在这时间来台南?他站在那里多久了?一直站在外头张望没有按电铃,是怕这时间吵到大家睡眠吗?

    一股心疼油然而生,即使心里对他有气有怨,但这段时日的冷静思考已经让她悄悄改变了态度。

    他是她爱的男人,是跟她最亲密的男人,也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她就算对他有怨也早淡了,无法硬下心肠看他在外头淋雨等待而不闻不问。

    转身步出厨房,温小霞轻声地打开客厅的门,在门口拿起一把伞,穿越过小院落走到门口把门打开来。

    有点老旧的红色木门一开启,她看见卢南浚浑身湿透地站在外头,发梢滴着水。

    他身上穿着上班的西装,领带松松地挂在颈子上,一双眼睛布满疲惫的红丝,脸庞也是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手上没带任何行李,只有一只公事包,显然是匆忙赶下来的。

    站在门口,两人视线相对许久,眼里情绪复杂难解,他的眼神透露着歉意和炙热的思念,她眼里则有着丝幽怨和更多的想念。

    他们对彼此都有着无法隐藏的眷恋和渴望,却因为想法不同和分开前的争执而压抑心中的思念,不敢踏出一步。

    现在,他来了,他先踏出了和好的一步。

    “进来吧,别一直站在外头淋雨。”她替他撑着伞,要他进屋子里。

    至于他来的理由,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心情沉淀,温小霞改变了固执的想法.她该相信他的,而不是执意追根究底,逼问他对林品桀和赵馨馨做了什么,导致赵馨馨做出伤害她的事,她该信他,他的所作所为是为了维护两人的婚姻,他的一切行为都是因为太深爱她。

    “原来在厨房的是你,你怎么这么早起床?不舒服吗?”他接过伞苞着她进屋里。

    他站在外头个一小时了,一小时前范祖扬让他下车后就又回台北去了,没有继续发挥义气陪他等待,只有他自己留下来。

    以为自己得等到早上六、七点才会有人起床,没想到她却这么早起。

    “我很好,我只是起来喝杯牛奶。”她轻轻把大门关上,尽量不发出声响吵醒家人。“你得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先进我房间冼个澡,我帮你把西装拿去烘。”

    虽然是住在南部乡下,但家里的设备齐全,厨房配有进口冼碗机,阳台则有进口顶级洗衣机,这些新颖的设备是孝顺的大哥替老妈准备的,不但减轻不少老妈的负担,这时候也正好能派上用场。

    “好。”他很高兴她没摆脸色给他看,对他还颇关心,看来她回家住这一阵子心情好像好多了。

    而且他发现她不只心情变好,连气色也红润不少。

    卢南浚跟着她进屋上楼,目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贪恋地凝望看她。

    温小霞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她没有回避但也没有回应。

    两人分开半个月了,这段时间连一通电话联系也没有……不是他没打,而是她将手机关机,不过每次开机都有收到他传来的关心简讯。

    她有接收到他的关心,但仅是关心却不能安抚她内心的不安,她要的不只是他的关心而已,还有尊重和了解。

    因为心情还没完全冷静沉淀下来,温小霞暂时没给他任何回应,然而没给回应不代表不想他,刚刚在门口见到他时,她其实激动得想偎入他的怀里寻求温暖,但她忍住了,理智战胜了激动。

    “你脱下衣裤先拿出来给我,浴室里有浴巾,你冼好就先围着,会冷的话就上床盖棉被好了,我把衣服拿下去烘干。”带他进自己房间的浴室里,她站在浴室门口低着头说道。

    “小霞,我没关系,你不用忙。”卢南浚盯着她低垂的头,伸出手捧起她红润的小脸。“我很想你,所以才会三更半夜跑下来,我很高兴这么块就见到你,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他不畏冷,他的心是热烫的,急着想跟她道歉。

    “都来了还怕没时间说吗?你先进去洗澡啦!”都浑身湿透了,不怕感冒吗?

    还说没关系!

    “可是我——哈啾!”他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不洗澡那就别说。”她双手插腰,微恼的瞪他,语气是指责但眼里难掩关心。“你如果感冒了我一定马上把你赶回台北,我跟肚子里的孩子可不想被你传染。”

    他干笑两声,投降了,很乖的马上脱下西装和身上的衣物,露出精壮的身躯。

    “进浴室再脱……”她尴尬地转身。

    “又不是没看过。”他看见她转过身去时脸红红的,这让他内心的不安更少了些,自信心大增。

    她没法反驳,只得背对他。

    身后的窸窣声不久后没了,然后是关门声。她以为他进浴室洗澡去了,这才转身要拿衣物,谁知他却赤身**地站在原地。

    她瞪着他高大性感的luo躯,悄颜飞上红霞,呼吸有瞬间的停滞,整个人呆了。

    “麻烦你了。”他微微笑,弯身拾起地板上的衣裤塞给她。

    她回过魂来,尴尬的抱着衣裤转身走往门口。

    卢南浚笑着走进小小的浴室里,对两人之间气氛的微妙改变非常满意。

    他站在只有淋浴设备的小浴室内冼着热水澡,心里有点后悔自己太慢来找她了,明明想念她想得要命却迟迟不敢来台南见她,而她显然也想着他,心里对他的气应该已消了不少吧!

    这样很好,他要好好把握机会跟她道歉、跟她坦白。

    经过跟范祖扬的谈话之后,他真正想通了,决定将一切都对她坦白,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愿意接受小霞的惩罚和责骂,总好过她躲在娘家,对他这个老公不理不睬。

    他还要她相信,以后他会改变自己霸道强硬的作为,会尊重她的想法和看法,一切以妻为重。

    十分钟后,卢南浚冲好了澡也冼了头,他拿吹风机把头发吹干后,围着浴巾走出浴室。

    温小霞还没回房,他在这小巧温馨的房间里参观起来。

    他曾来过温家两次,第一次是在婚前匆忙来拜访,那次没多作停留,第二次则是蜜月旅行回国后,他又陪着小霞回来送礼物给丈母娘和岳父,当然大舅子也有一份厚礼。

    因为他工作忙碌的关系,那次回来并没有过夜,所以也没机会好好看看温小霞小时候住饼的房间。

    她的房间陈设简单干净,一张双人床靠窗摆放,床边是一个白色衣柜和书柜,靠门的右边则有一组书桌椅。

    书桌上没有杂物,书柜上倒是摆了一些参考书和杂志,比较多的是漫画和小说以及几本剪贴本。

    他站在书柜前抽出一本剪贴本看,上头都是一些男明星的剪贴,他有点吃味,原来她喜欢那种瘦巴巴还留长发,自认穿得时髦但在他看来很吊儿郎当的男歌手。

    难怪她会崇拜林品桀,这剪贴本里的过气歌手跟林品桀还直有几分神似。

    心里有点小小妒意,他把剪贴本放回去,走到窗前打开窗户,透过玻璃倒影看着自己精壮的身材。

    斑大的他比着OK的姿势,每周上两次健身房锻链身体的结果就是结实但不过分的完美身躯,说胸肌是胸肌、腹肌是腹肌,他知道有个男明星叫何润东,他的身材绝对不输给他,这才叫男人,那种瘦巴巴弱不禁风只有歌声能听的歌手哪能跟他比。

    突然.房门打开来,温小霞站在房门口瞪着正做着姿势的卢南浚,两人都僵了一下,然后下一秒她忍不住捂唇笑了起来。

    卢南浚尴尬的离开窗前坐到床边,但尴尬只停留两秒,他看她笑得开心,忍不住也弯唇笑了。

    “衣服烘好了,你快穿上。”他笑起来很帅、身材很养眼,她看着他,不再回避他的注视,着魔似的走上前把衣裤递给他。

    他伸手接过衣裤但却没打算穿,而是把衣裤摆到一旁,然后伸手拉了她一把,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小霞,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搂着她依旧纤细的腰肢,大掌轻轻放在她的腹部,感受着这里正孕育着一个属于他们之间爱的结晶。

    因为相爱才有了这个孩子,他绝对不能轻易让这份爱变质,他要扞卫这份爱。

    但这回他要学着尊重她,跟她一起守护这份爱和婚姻以及这个孩子。

    “先别急着道歉,你说说看,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微红的小脸收起了笑意,刻意避开他性感的胸肌不看,与他真诚的目光相凝望,她倒要听听看他怎么说。

    “我错在不懂得尊重你、不去了解你的想法,自以为可以替你挡掉一切麻烦,所以私下用强硬霸道的手段达成目的,一次又次,事后都对你造成伤害,逼得赵馨馨找上你攻击你泄恨。”他承认了,一点也没犹豫。

    “还有呢?”他切中要点了,看来这段时间他真的有在反省。

    看在他承认错误的分上,小霞给了他一点小埃利,纤葱玉指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画着小圈圈。“为什么赵馨馨会找上我复仇?这点我一直想不透。”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她已经猜测出大概原因了,一切应该就在于他强硬对付林品桀才会惹火赵馨馨。

    但为什么要对付林品桀?这真的很令她疑惑。

    “因为赵馨馨在被记者发现她未婚生子时,竟然跟记者胡谣我是孩子的父亲。你想想,我是已婚身份,这样被乱爆料不仅毁了我的名誉,更会毁了我最在乎的婚姻,尤其我最怕的是让你伤心,所以我只好对付林品桀,当时我以为只要逼林品桀出来开记者会,一切就能落幕,谁知……”赵馨馨却被刺激到,做出了可怕的事来。她终于懂了,原来情况这么复杂!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至于他用了什么手段她不想再去探究,事情已经落幕,她想通了,实在不该庸人自扰。

    气都已经气过,冷战也持续一段时日了,结果苦了他也苦了自己,破坏了夫妻和谐的关系和感情。

    温小霞领悟到自己不可能不爱他,不可能放弃这段婚姻,不可能让还没出世的孩子没有父亲,所以她早想通了,就算他没勇气承认自己的过错,她也会很快回到他的身边去。

    没想到,他还是比她早一步行动,来到她面前认错,来挽回他们的婚姻了。

    他来了,她很感动。

    “还有就是我发誓以后我不会再这么做了,还有还有,我很想念你,每天晚上一个人睡觉很寂寞、很可怜……”他咬牙忍着渴望,继续说下去。

    “我也是一个人睡觉,一点也不觉得可怜。”她轻笑的反驳他。

    “你是两个人,我一个人。”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腹部。“所以我很可怜,老婆把我丢在台北不回来,我天天都孤枕难眠。”

    “一个人很好啊,没老婆在身边管你,多自自啊!”听他鬼扯淡,他看起来是疲倦了点没错,但眼下可没有黑眼圈,显示他根本没有难眠到什么程度。

    “我不要自自,我要老婆回来我身边。”见她笑了,态度也软化了,他大着胆子撒起娇来,单手捧起她的下颚,望着她粉润的唇瓣,情难自禁地低头索吻。“宝贝,我想你。”

    他的吻温柔且克制,不敢太过躁进,以免吓到她。

    她没有拒绝地承接了他的吻,呼吸微促,脸蛋浮上娇羞。

    他看了心猿意马,胆子更大了,大掌慢慢往上**,罩住她因怀孕而变得丰满的胸部轻轻揉捏。

    “快把衣服换上乖乖睡觉,怀孕满三个月前你都得忍着。”她娇嗔地瞪他一眼,隔着浴巾感觉到**下的坚硬,让她赶紧起身离开。

    “那陪我一起睡。”他拉住她,像小孩子一样轻轻摇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开。

    “好不好嘛,一个人睡很可怜啊……

    朝天花板翻了翻白眼,没想到这男人也有这么孩子气耍赖的一面,拗不过他,她杷放在床上的衣裤拿到柜子上放着,陪他躺在床上,外头天色已渐渐亮起,雨好像已经停了,跟她的心情一样好转起来。

    “老婆,你愿意让我吻你还愿意跟我睡,就是原谅我了对不对?”卢南浚壁垒分明的胸膛贴着她的背,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腰肢和**,聊慰无法爱她的渴望。

    “对啦,我已经原谅你了,开那么久的车下来你还不够累吗?可不可以别吵快点睡觉!”他连夜赶来台南想必都没睡吧,她心疼得很啦。

    炳,卢南浚可不敢承认其实是范祖扬开车载他南下的,在车上他有小小眯下补个眠,比较累的其实是范祖扬,因为他送他抵达台南后就又连夜赶回台北。

    在这清晨时分,夫妻俩相拥而眠。

    原本总是早起的温小霞再次跣入梦乡,睡得很沉很沉,卢南浚也是,相较先前几个晚上的辗转难眠,这会儿很快就睡着了。

    两人睡到早上快八点还没起床,大哥温大庆过来敲门没人应,于是他担心地打开房门进入里头看看状况,结果却看见两人亲密相拥的画面。

    温大庆悄悄退出妹妹的房间,还贴心地替两人落了锁。

    回头,他跟爸妈提到妹夫在妹妹房间里,温父温母宽心的笑了,很识相的没去打扰他们睡觉。

    随着时间慢慢走向中午,灰蒙蒙的天空转亮,太阳在云层后露了脸。

    灿烂的阳光从窗户闯进卧房里,洒落在相拥而眠的两人身上,他们依旧沉睡着,不被阳光和外头的声音所干扰,沉浸在共同的美梦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婆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 老婆手到擒来全文阅读 | 老婆手到擒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