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九十四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九十四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PS:今天第二更。感谢狐狐0601的打赏,影子会加油的。

    姜嬷嬷道:“太子妃又何必如此担忧,就是拿贾氏原本是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可是容贵妃娘娘才您的正经婆婆,皇后娘娘就是再不满,也不至于当众给您脸色看,而容贵妃娘娘也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原本是皇后娘娘的女史的东西给您没脸。而太后娘娘那里,将她给了太子殿下,不过是因为太子殿下子嗣单薄而已,可是子嗣这东西,又有谁能说得准呢。太子妃,您还是放一百个心罢。”

    刘氏摇摇头,道:“你忘了前几天父亲派人送来的东西了吗?那贾元春家里可不简单。以前,她们家就只有她父亲领着工部员外郎的虚衔,伯父空有爵位却在家里混日子,我自然不用怕她。可如今呢?她的父亲虽然还是工部员外郎,可是她的伯父身上却有两个爵位,一个是组上传下来的一等将军,另一个却是二等子爵,此外她的伯父还是户部的郎中。而她的堂兄弟也做了户部的主事,还背着一个云骑尉,就是她的堂妹,也是郡君,还格外地受宠,三天两头地进宫伴驾,这要我怎么和她比较啊。”

    姜嬷嬷道:“太子妃,您何必这么怕她,她也不过是小选进宫的宫女而已,而且她们贾家大房和二房不合,尤其是二房,更是压迫着哥哥嫂子,就是那大房的人不计较,这刺,可不容易拔掉。”

    刘氏道:“可是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那荣国府依旧没有分家,那青和郡君和这贾氏依旧是姐妹相称,如今又添了林乡君和林家。这叫我如何是好。更不要说,那贾氏的亲娘舅王子腾由京营节度使升了九省统制,这王子腾一向很得圣心,又是个老狐狸,油滑的很,若是他再往上走,就是要夺了我父亲的位子,甚至于要越过我父亲了。”

    刘氏咬着手指甲道:“而我家里呢,两个舅舅都不过是一介举子而已,就是祖上也没几个做官的。而我父亲又只是个侯爷,身上不过背了一个侯爵,又怎么压得住场子呢?父亲的原配夫人没得早,又没有留下子嗣,母亲进了门以后,更是与那边没了联系。我哥哥又是一介武夫,长年镇守边关。家里族中,人丁单薄,出息的人更是少。”

    太子妃越想越是忧心,:“这贾家是真宗时期就起家的百年大族,不说人丁单薄却简在帝心的林家,就是与他们家世代交好、互有联姻的史家,也是一门两侯爵,王家也是简在帝心,还有那薛家,也是不好惹的。”

    姜嬷嬷本来若有所思地听着太子妃分析,听到薛家,姜嬷嬷就道:“对了,太子妃,薛家”姜嬷嬷见刘氏没有反应过来,赶紧凑过来,低声道:“太子妃,我记得这薛家是皇商,在户部挂名,每年支银,为宫里采买杂料。若是有人在里面动了手脚,那我们……”

    太子妃刘氏吃了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既然这薛家是为宫里采买杂料的皇商,那么他们送东西进宫是极其简单是事情,若是那贾元春与宫外联了手,在采买的物件里动了手脚,怕是自己怎么中了招都不知道。刘氏赶紧和姜嬷嬷低下头去,细细地讨论起来。刘氏自己就精于此道,还多次对太子的女人们动过手脚,不然东宫不会只有她和张美人生养过。刘氏也知道厉害,当即就吩咐姜嬷嬷细细查访。

    姜嬷嬷道:“太子妃请放心,老奴一定寻出个由子,从里面挑出不是来,夺了那薛家的皇商的差事,断了那贾氏的一条胳膊”

    刘氏低头想了想,道:“不行。嬷嬷,那薛家做皇商已经很多年了,跟京里很多人家尤其是勋爵人家都有联系。就是拔出萝卜还带着泥呢若是我们突然找他们的茬儿,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若是能一口气将他们打落到泥地里去,倒还罢了。若是不能,怕是会惹来一群人的攻歼,平白地竖了敌人,让我们自己难过,也让父亲为难,反而遂了下面的人的意。”

    姜嬷嬷低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太子妃,您的日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刘氏默默地流泪,半晌才道:“还有什么法子。谁叫我没福气,站不住孩子呢。”

    刘氏抽抽噎噎地为自己的苦命哭了好一会,就听见姜嬷嬷道:“大小姐,我想起来了。那荣国府不是两房不合,已经闹了很久的笑话了吗?”不跳字。

    刘氏道:“我还当嬷嬷说什么呢,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敝的。”

    姜嬷嬷一拍大腿,道:“我的大小姐,您可疏忽了。她们两房不合,可不是我们的机会吗?”不跳字。

    见刘氏还是不明白,姜嬷嬷就压低了声音道:“我的大小姐,您看,她们两家不合,自然那贾氏能从那大房和青和郡君那里得到的帮助也就有限了。”

    刘氏道:“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就是有限又如何呢?她们依旧是一家人,户部郎中贾赦贾大人和工部员外郎贾政贾大人依旧是亲兄弟,那贾氏和青和郡君依旧是堂姐妹,又怎么会舍了自己的骨肉同胞,而来帮我这个外人呢”

    姜嬷嬷道:“太子妃,您看拿荣国府本来就是糊里糊涂的,况且那贾政贾大人住了正房大院儿一住就是十年,她的妻子王氏纵容下人作践妯娌侄女近十年,夫妻两个更是多年来一直败坏贾赦贾大人一家的名声。这样的事儿,就是个泥菩萨,也看不过去了。您忘了今年三月里来的事儿了吗?能养出了那么个血性儿的青和郡君的姑娘,您想,这贾赦贾大人就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吗?”不跳字。

    姜嬷嬷见太子妃刘氏转过头来,两眼闪闪发亮,就知道有用了:“太子妃,您想,别人家里不一定有用,可是这贾家、这荣国府就不一定了啊。是贾氏他们这一房不讲规矩先,那被御史和世人挑理,也是自然的。我们只要在后面推一下就可以了。”

    刘氏道:“这有用吗?”不跳字。

    姜嬷嬷道:“就是没有用,也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好啊。”

    太子妃沉吟片刻,道:“话是这么说没有错。可是这样的事情一旦捅出去了,那贾赦贾大人家里迁怒我们,认为是我们让他们一家丢了脸,以青和郡君的脾气秉性儿,加上青和郡君又得宠,我怕会惹上麻烦。”

    姜嬷嬷道:“太子妃忘了,太子妃的弟弟跟那青和郡君一般大,又是嫡出,就是学里的先生们也没有说不好的。若是太子妃做主,将二少爷和青和郡君定了亲,那两家就是通好之家,您这个做大姑的,为自己的弟媳妇儿讨个公道,自然没人会说您的不是来。”

    刘氏听说,当真低下头去盘算这门亲事的好处来。第一,自然是自己家又多了一门好亲戚。贾家是百年大族,世交通好之家极多,可以通过这门婚事扩大自己娘家的人脉。第二,贾家之前又领着金陵那边的肥缺,家底自然殷实,这青和郡君是朝廷册封的郡君,又是她父亲跟前的唯一的女儿,自然陪嫁丰厚,有了这么个弟媳妇儿,弟弟将来也不用愁了。第三,青和郡君能干,进了门,就能管家,自己的父亲也不用老是让个姨娘出来应酬,没的得罪人。最重要的是,这个青和郡君在皇上面前得宠,是有名的闺阁第一智者,若是成了自己的弟媳妇儿,自己也多条臂膀。

    刘氏将一条条的好处都罗列出来,居然没有找到一条对自己不利的地方,心中更是欢喜,觉得若是将这门亲事定下来,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而姜嬷嬷就在边上道:“老奴也知道夫人一心要为二少爷说贵亲。可是太子妃,您想,就是二少爷娶了公主又如何呢?十公主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太子妃还不清楚吗?而且若是娶了公主,二少爷的前途就完了,毕竟驸马只能领着虚衔呢。宗室里面的郡主们也是不合适的,不说宗室贵女身份高贵,还娇气,说回娘家就回娘家了,难道还让夫人一把年纪了去伺候儿媳妇?”

    姜嬷嬷见太子妃刘氏听得认真,继续道:“这位青和郡君,年纪刚刚好,身份也刚刚好。若是太子妃活动一下,必然能成的。而且这青和郡君进了门,嫁妆丰厚不说,还能干,可不是一门真正实惠的好亲事”

    刘氏在大殿里慢慢地踱着步,她也知道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弟弟期望甚高,一心要给弟弟说门贵亲。可是姜嬷嬷说的也有道理,贵亲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结的,就是义忠亲王那样尊贵的人,还不是落进泥地里去了。二弟的亲事怎么说都不如这青和郡君来得对自己有利。太子妃想了想,还是写了封信,去了云南,向母亲说明情况,同时,也张罗着让自己的弟弟进宫一趟,在青和郡君面前露个脸,若是两人能看对眼了,那一切就容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