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八十七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八十七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王熙凤呆住了,自己辛辛苦苦打理家业,为这个荣国府做牛做马,甚至拿自己的嫁妆贴补进去,却没有想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这荣国府的财产却不知不觉地缩了水,而且没的都是最有价值最重要的那部分。

    王熙凤拉住了贾琏的手,道:“二爷说的可是真的?当真有人将府里的产业变卖了?我们这样的人家从来没有变卖产业的事情,就是宁可向国库举债应付开支,也没有将祖宗留下的田地庄子铺子变卖的理呀。”

    贾琏以手遮面,叹气道:“可不是真的这是我和老爷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查出来的,经手的牙行和官牙子都已经认了,哪里还有假?”

    贾琏伸过手去,拍了拍王熙凤的手背,道:“以后你也不要对这个荣国府里的事情太上心了,好好养好身体,明年抱个孩子。至于这荣国府里是事情,能应付过去就成。反正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将来就是老爷太太搬进了荣禧堂,我们能得手的也就是一个空壳子,说的难听一点,怕是除了这个宅子和一笔巨额的亏空,怕是什么都没有。有那么多的心思为那边擦**,还不如我们自己好好过日子呢。”

    王熙凤道:“那、那、那老太太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贾琏道:“如果没有知会过老太太,哪个敢卖产业呀。也难怪妹妹那么拼命的搂银子买地、亲自经营庄子作坊,以妹妹的聪慧,又在老太太跟前养过,哪里会不知道里面的猫腻可笑我以前不知道,还当妹妹是个财迷,还……”

    王熙凤想了想,道:“没错。以前的妹妹在大家的眼里,几乎是个木头人,想来那些下人们不会忌讳她,说话也不会避着她,妹妹能知道这样的消息,也不奇怪。只是这府里的事情又该怎么办呢?”

    王熙凤忧愁不已,自己已经贴补了不少嫁妆进去了,要是叫自己就这么放弃这个荣国府里的管家大权,自己还真是不甘心的。想当初,自己答应了贾琏这门婚事,而没有选择贾珠这个看着就上进的表哥,就是因为贾琏是长房嫡子,将来能继承这荣国府里的爵位,自己愿意在姑妈和下人们的游说下,拿自己的嫁妆贴补,就是想着将来自己的丈夫孩子能成为这个荣国府的正经主子,这荣国府的一切,将来都是属于自己的孩子的。可是如今,自己的丈夫却告诉自己,这个荣国府已经快成了空壳子了,自己的丈夫公婆想放弃这祖宗基业,这、这怎么可以

    王熙凤想来想去都觉得不能放弃这荣国府的管家大权,心里正琢磨着要怎么说服贾琏,就听见平儿站在屋外:道“启禀二爷、二奶奶,老爷太太刚才打发人来说,明儿个一早请二爷二奶奶过去一趟,老爷太太有要紧事儿请两位过去商议。”

    王熙凤赶紧应了,自己过来伺候贾琏休息。这一晚上,熙凤是一宿未能合眼,一到丑时,小夫妻两个就简单收拾了,就往大房这边来。贾赦和邢夫人早就收拾好了,正在用早饭。贾琏和王熙凤连忙请罪,贾赦挥手道免,又让他们两个坐下一起用饭,饭毕,漱口、盥手、用茶。

    贾赦看了贾琏一眼,见贾琏对自己点点头,知道贾琏已经和熙凤交过底了,贾赦就道:“琏儿媳妇,我知道你一向跟你姑妈亲近,这也不怪你。只是你是怎么打算的呢?老太太就不说了,不会帮着我们,你就愿意那二房拿着公中的田地产业一直这么糟蹋下去吗?”不跳字。

    王熙凤道:“老爷,媳妇当然是不愿意看着祖宗基业就这么被糟蹋了。只是老爷,这样的事情不禀告老太太,可不行呢。”

    贾赦道:“就是禀告老太太又如何呢,没了的产业就能够变回来?就是禀告了老太太,老太太最多也就骂你姑妈几句,只要你二老爷陪个不是,再让宝玉在老太太跟前撒个娇,哭几声,没两天,老太太就会饶了她。然后,那二太太就会故态重萌,而且她的胆子只怕会越来越大。”

    王熙凤道:“老爷,媳妇只是不明白。按理说,太太出嫁的时候,我们王家比现在还兴旺,就是嫁妆也比媳妇要多上许多。二太太又有另外的进账,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邢夫人一听,觉得很奇怪,就问了:“琏儿媳妇,你说她有另外的进账是怎么回事?”

    贾赦和贾琏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像贾家这样的大家族是不许家族成员私下敛财的,不然,自家的二丫头贾瑾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人私底下说她的不是了,哪怕二丫头圣眷在身又得过皇上的亲口赞誉,也照样被那些公卿世家们的姑娘们瞧不起。

    王熙凤见贾赦和贾琏的神色慎重,而且坐直了身子细听,当下心里也不确定了起来,自己姑妈做的事情真的那么严重?那自己还要不要跟着姑妈一起做?以前王熙凤只是应付贾瑾,说自己会安分守己,可是因为自己这个小泵子实在是厉害,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虽然没有将小泵子的话放在心上,可是今天……

    王熙凤想了想,还是将王夫人包揽诉讼和放印子钱的事情说了,贾赦当即就砸了茶盅子:“败家的女人看来她是要害死我们才甘心”

    王熙凤不明白,贾琏赶紧拉了王熙凤道:“你不知道里面的关节。就拿印子钱来说吧,你们内宅女人不可能亲自到外面去收银子、利钱,就算你在里面定了利息不满一成,到了下面的人的手里,他们照样收五成,高的甚至收七成。外面的人不知道,只会说我们荣国府的人盘剥小民。若是有人在我们门外一头撞死了,不要问是真的因为高利贷还是有人陷害,第一个问罪的就是我们,而追究的肯定是父亲,因为父亲才是这荣国府的正经爵爷。”

    贾赦叹道:“印子钱、高利贷,极容易弄出人命,这里又是京师,是天子脚下。御史台的御史们没事还要挑刺呢,若是真的出了人命,我和琏儿肯定是要先留职回家,等待御史台和大理寺、刑部的调查,时间若是久一点,我们就和那边的二老爷一样,就没了实权了,若是再加上你们这些内宅女人们只要有一人插手放贷一事,我们就很有可能丢官问罪。”

    贾赦顿了一顿,才道:“这还不是最利害的,最利害的是包揽诉讼。你想想,皇上的话我们常常称之为金口玉言或者金科玉律,律法就好比是皇上说的话。打个比方,就好比在我们家里,你说的话,居然没有一个二等的奴才有用,你心里会舒服吗?若是那个奴才还收了银钱,你又会怎么想?”

    王熙凤连手里的茗碗跌了都不知道。原本,王熙凤以前听王夫人说过什么没事情的、大家都这么过来的,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如今听自己的公爹这么一比方,自己就知道不行了。家里就是没有犯这样的事情,若是有人说自己的话还不如一个丫头有用,自己也会整死那个丫头;若是家里犯了这样的事情,让自己知道了,自己若是当场发作了,也就发作那么几个人,若是没有当场发作出来,那一定是要顺藤摸瓜,要将那一圈子的人都发作了才罢。

    王熙凤怎么想着,就觉得后背一股子的寒气。二太太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止一天两天了,知道的人想必不少,那宫里知不知道呢?若是宫里的贵人们都知道了,那为什么不马上发作出来?若是问罪,那么贾家是逃不过的,王家可逃得了?史家呢?薛家呢?皇上是不是等待机会,好将自己这些人家都连根拔起?

    王熙凤晃了晃头,想把这个想法甩开,贾琏抓了她的手。道:“凤儿,我们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的性子好强,是个不轻易认输的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你想过没有,若是你手下的让你被人收买了,背着你帮着那边做事,你又能知道得一清二楚吗?我是你的丈夫,为你遮风挡雨为你背不是,那是我应当的,可是我就该做冤大头,为那边赔上我的前程吗?”不跳字。

    王熙凤看着贾琏的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丈夫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又是个靠着妹妹往上走的,对自己却是极好的,就是自己的任性,他也会容忍退让,只求自己高兴。再想到王夫人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耳边鼓吹这样的法子有多少多少的好处,一次又一次的拉自己一起做这些事情,就连自己身边的丫鬟们也附和她们的比较多,难道,自己的陪嫁丫鬟和陪房里有人被那边收买了去?对了,若是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得益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奴才们,这些王八羔子,为了几两银子,就和那边沆瀣一气,把自己的正经主子给卖了王熙凤开始想是哪些人在自己的耳边游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