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六十三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六十三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第二日一大早,贾瑾就起身去给老太太邓氏请安陪老太太用饭,然后依次去各房请安,收获礼物数件。未时四刻,韩尚书就从宫里回来了,特地将贾瑾叫到内书房问话,这让正在与贾瑾说笑的那些个年轻姑娘们又是吃惊又是好奇。虽然韩尚书也曾经叫孙子孙女们到内书房去,但那也只限于几个嫡出的孙子和长房嫡长女一人而已,如今在家的这几个女孩子可没有进过韩尚书的内书房。

    韩尚书很好奇,这次皇上召集重臣问话,其中一个议题就是钱法。韩尚书如今虽然是领着闲职,可也是宦海沉浮几十年的人物了,自然有门路知道了这事儿又与贾瑾有关。韩尚书知道自己的几个儿子读书尚可,做官却不够圆滑,要让自己的家族能继续繁盛下去却是不足,更不要说再上一层了。当年自己又借了两笔亏空,若是自己不乘着自己还在的这些日子将这亏空还上,将来那几个小的说不定会刁难老大,如此一来,就怕终究会惹上大事。这个青和郡君是个极有本事的,若是能和她联手却是极好的,不过,这孩子从来只跟着皇上走,就是太子也吃过几次闭门羹,也不知自己这次舍了老脸请了她来,能不能让她念着她去了的母亲的面子上给自己指一条路。

    这里韩尚书心里千回百转,面上却不显,见贾瑾依礼向自己请安,也端着外祖父的架子受了礼,让贾瑾坐了边上的交椅,也让金嬷嬷和崔嬷嬷在边上坐了。然后,韩尚书就问起贾瑾的饮食起居来,问贾瑾可都习惯,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就尽避开口就是。贾瑾浅笑着躬身谢过韩尚书的关心,又表示了外祖母邓氏夫人对自己都很好,自己的份例已经是姑娘们里头一份了,若是外祖父再客气厚待自己,怕是自己也心里不安,云云。

    韩尚书端着茗碗,笑笑,借着用茶时眼角的余光观察贾瑾和她的随从的脸色,见那金嬷嬷身后的一个小丫鬟脸上闪过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心里也有数了。韩尚书放下茗碗笑道:“听说你这孩子这次运气极好,从买卖街淘到了几幅好画?”

    “外祖父也听说了?这次我确实从楚郡王手里得了一幅《潇湘图》,的的确确是一幅传世好画。至于另外两幅,一幅被林家表妹拿下了,另一幅已经成了家父的收藏了。”

    “是嘛。说起来我也有两幅画,不如一起去看看?”

    贾瑾见状,笑着点头应了,起身跟在韩尚书的身后向里面走去,金嬷嬷和崔嬷嬷对视一眼,金嬷嬷起身跟在贾瑾身后,而崔嬷嬷和其余几个丫鬟就留在的屋子里面。

    韩尚书领着贾瑾,到了东间,移开书架,里面却是由三间耳房打通的静室,当众挂着的正是《柳溪闲憩图》,韩尚书笑道:“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据说是王诜旧作,不知为何流落民间。我每次看到这幅画就觉得人生若能如此老翁一样,亦不负此生已。”

    “外祖父大人口中的王诜可是当初宋英宗爱女蜀国公主的驸马?”

    “正是,怎么,丫头,你也对他的话有研究?”

    “不敢,瑾儿不通文墨,又怎么敢说得上研究二字。只是瑾儿曾经听说过这位蜀国公主的故事,蜀国公主应为贤惠之名而被人称颂,而她的驸马,老实说,为人不怎么样,年近三十方才迎娶蜀国公主为妻,却将自己仕途不顺的责任完全推给了年近十余岁的公主殿下,冷淡公主不说,还与那些出身卑贱的舞姬侍妾们一起变着法子伤害公主,导致公主年纪轻轻就撒手人寰。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品,可画不出如此豁达的图画呢。”

    “你认为王诜此人人品不好?”

    “是的。外孙女以为此人不但为人不好,就是才学也有限,除了家世,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为什么这么说呢?”

    “王诜此人出身功勋世家,身份不弱,若是他真的才学出众,那么皇家又怎么能会将他束之高阁而不是将他提到重臣的位置上呢?试想对于一个君王来说,又有什么能比得上江山社稷来得更重要?就拿我哥哥来说吧,才十五岁,家里就给捐了官,这还是因为我哥哥除了世路机变并无长才的情况下。前宋重文,王诜一向又以书画出名,若是他是个有才又有心的,等他到了三十岁,又如何不能身居要职,又何必一定要迎娶公主?既然迎娶了公主,就应该担负起身为丈夫的责任、担负起身为驸马的责任。可是这个王诜哪一个做到了呢?这样的人,又如何画地出图中如此洒脱的老者呢?”

    “呵呵呵呵,说的好。有机会一定要让老梁他们听听,我们几个人争论许久,却不如你今日的一席话。丫头,你可不愧是京中闺秀中的第一智者。”

    贾瑾立马欠身道:“外祖父谬赞了。瑾儿自认当不得这第一智者二字,瑾儿等走到今天,不过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为国尽忠而已。”

    “可是,你可知道,能时常出入勤政殿里的不少大人们都认为你当之无愧是第一智者哦。”

    “外祖父,瑾儿还是认为自己不是第一智者,若是真要是第一,瑾儿可以自认为京中第一的疯子。瑾儿明白,瑾儿自身的心性有着一个极大的缺陷,瑾儿所会的东西,是闺中教养中都会学到的东西。不同的是瑾儿喜欢寻根究底而已,哪怕就是会落人口舌,瑾儿也会说服父母,也亏了父亲的开明、母亲的宠爱和哥哥的袒护,不然,若是别人家里,瑾儿早就被罚了一遍又一遍了。”

    “你这孩子,哪有人说自己是疯子的?既然你说自己所学的是闺中教养中都会学到的东西,那我来考考你,你对刑部的事情知道多少呢?”

    “这个外孙女的确知道一点。一般来说,若是自己的家人犯了事,若是能用银钱疏通,自然是用银钱疏通,若是不能,那么至少有两种办法为自己的家人脱罪。一种,就是将自己的过错推到下面的奴才的身上,让下人顶罪,自己在厚赏他的家人就是;另一种,就是俗称‘斩白鸭’的顶替之法。前一种,不过是推卸责任,别人若真的计较,也不过是说人品有瑕疵或者是管教不严纵奴行凶;后一种,却是藐视国家律法、无视圣上的大罪。不过对于一个闺阁弱女来说,哪怕是一个病歪歪的夫君,也比做寡妇来的好,若不是如此,就不会有‘破门帘也能挡三阵风’的俗语了。不过要我来选择,我会事先先教导家族子弟,以免出现那等徇私枉法之徒。须知,世家底蕴、子孙出息,才是一个家族能够繁荣昌盛的根本。”

    “可是教养子孙却是需要大笔的银钱的。本朝官员的俸禄却不比前朝,不少官员都是向国库举债亏空,才能应付日常的开销,这是本朝一大弊端了。”

    贾瑾摇了摇手里的扇子,笑笑,却道:“那就是这后宅当家夫人们的不是了。本朝亦有一习俗,就是嫁女必会陪送田地。而且如今的田地,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家来说,却算不得很贵。若是主家有人能多关心一些田产的经营,也不致于被那些管事庄头们给糊弄了去。就以我们贾家为例,我们荣国府有九出御赐的庄子,一年多的时候才两三万两的银子,而少的时候才三五千的银子,实际上,瑾儿那个从前年开始经营的庄子,最初到我的手里的时候不过二十顷,如今却是千余顷。除了那些作坊,每年至少给我近五万两的银子,这还是因为这庄子上为我提供了不少的各色菜蔬,就是去年,我还让庄子上采买了大批的桃子。那些桃子总共不过花费了我四十两银子,做了一整屋子的糖水桃子,人工加罐子的制作,不过十余两银子。同样,若是拿到家里的买办采买,同样多的糖水桃子,没有二三百两的银子可不会来呢,若是那个买办贪心或者是无能,报上五六百银子的账也是可能的。”

    “若是内宅夫人没什么本事,又急需一笔银钱,又该如何?”韩尚书转过身,看着贾瑾道。

    贾瑾挑了挑眉,住了手里的扇子,道:“外祖父这么问,可是家里有什么困难了吗?”不跳字。

    “你说呢?”韩尚书也放下了摸着胡子的手,盯着贾瑾的眼睛

    贾瑾勾起了嘴角,笑得温婉又体贴:“不管如何,瑾儿都是外姓人,又是女儿家,自然是不敢妄自非议的。不过若是外祖父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瑾儿可以说,如今瑾儿手里的几个挣银子的法子,可能都不适合外祖父家里的情况。不如外祖父和舅舅们先花些心思看看家里面前的采买和厨房浪费贪墨的情况,将家里上上下下都收拾好了,自然,那个时候填补亏空的机会也就到了眼前,不然,就是又了极好的法子,也是便宜的那些胆大包天的奴才,却对外祖父和舅舅们没有任何裨益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