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四十九节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四十九节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PS:这是打赏的加更,感谢花开无声_四叶的打赏。

    PPS:影子参加了十一月的PK,大家有票票的捧个票票,没票票的捧个人场吧。

    然后听见“咚”的一声,贾政手里的板子落了地,然后是贾赦吩咐人递帖子请太医和吩咐众人照顾宝玉的声音:“已经进了八月了,白天风大,早晚易凉,你们先将西间收拾起来,支好屏风和帐子,再将宝玉抬进去。一切等太医来了再说。”正好这日与贾家相熟的王太医没有当值,亲自过来看了看,开了方子,又拿了一盒内制的金疮药来:“按照上面的方子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早中晚各一帖。这是内造的金疮药,给他抹上,还有伤口不能见水也不能见风,人最好不要移动。”

    送走太医,王熙凤立即安排人去抓药,又将金疮药送进去,王夫人不放心,亲自陪在儿子身边。等一切停当,已经是日薄西山,贾琏也回来了,贾赦就领着大房的人回去了,而贾政自己在外书房生了一会气,就去找赵姨娘安置了,也不管王夫人守着宝玉又是伤心又是担忧的。

    且说贾琏回来后,回自己的屋子换了衣服,王熙凤一边伺候贾琏换衣服,一边将这日发生的事情细细地说了,贾琏笑了笑,搂了凤姐坐在床沿上,道:“好了,不管那边怎样,只要不拖累我们、闹腾到我们头上就好,横竖京里的有些头脸的人家都知道我们荣国府老太太厉害二房跋扈,大房只能委屈地窝在后头,只是这些日子你要小心,不要太累着自己,也不要太过亲近那边,让她们把火气撒到你的头上。看,我路上买的,喜欢吗?”不跳字。贾琏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只小小的镶螺紫檀钿盒,里面是一支紫金莲花绞丝绿琉璃珠簪,王熙凤将发簪拿起瞧了瞧,递给贾琏:“给我戴上。”贾琏被凤姐拿眼光一勾,只觉得身子酥了半边,将簪子插进凤姐的头发里,见凤姐转头去照镜子,凑过去抓住凤姐啃了一口,凤姐笑着将贾琏推开,小夫妻二人正在卧室里闹着,外面平儿隔着帘子道:“二爷二奶奶,时候不早了,该去老爷太太那里了,今儿个老爷说了要为二姑娘和林姑娘接风、摆酒庆祝的。”

    夫妻二人收拾整齐来到邢夫人正房,贾赦和邢夫人正在东间暖阁里说话呢,贾赦拉着贾瑾、夫人抱了黛玉坐在临窗大炕上,东侧一溜椅子上坐着贾琮贾环兄弟二人,见哥哥嫂子来了就往下面让,而徐静芝姐弟三人则坐在南窗下的榻上玩耍,这东暖阁不知何时多了许多贾赦的物件,大炕上的窗台上多了一个小小的书架,放着几本书籍和纸笔砚台,边上的梅花几上少了件瓷器,却多了笔架笔洗、小小的青铜长城镇纸等文玩,而贾赦和邢夫人中间的炕桌上放着两卷放在盒子里的画轴,当地的紫檀大圆桌上堆满了各色物件。

    贾琏夫妇二人给贾赦邢夫人行礼,然后是贾瑾领着兄弟姐妹们给哥哥嫂子见礼,礼毕,各人归座,邢夫人指着堆满了屋子的物件道:“你妹妹和林丫头这次进宫,带了好些东西回来呢,快去看看。”

    “妹妹怎么这么客气,进宫还带礼物回来。还是太太教养得好,妹妹们一个个都如此出众,将来也不知道哪个有福气得了去。”王熙凤笑道。

    “嫂子也莫要来取笑我们了,还是看看我们给嫂子带了什么来吧。”贾瑾站了起来,看着熙凤笑道,“我给嫂子专门准备了一套缠枝莲花花样的青花瓷器摆着,宫里的人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家,青花比那些粉彩五彩的彩瓷更有利于子嗣呢。嫂子快拿了去,来年我们家可又该办喜事了。”

    黛玉原本听见王熙凤来取笑,心中又羞又恼,听贾瑾一说,也道:“我也给嫂子准备了莲花花样的琉璃果盘。琉璃是佛前之宝,愿嫂子能早日报喜,也不枉我这个做妹妹的一番心意,更能让舅舅舅母也开心开心。”

    王熙凤本来是想要取笑两个妹妹的,不想自己反而弄了个大红脸,低下头去揉帕子,贾琏去抓王熙凤的衣袖,被王熙凤红着脸一把夺了回去。贾瑾见兄嫂敢情好,也悄悄一笑,双手捧来桌子上的托盘,托盘里是一色的银边烧蓝镶嵌珠玉螺钿紫檀盒,每只盒子里各有一只怀表。

    “这次女儿进宫的日子巧,有幸见识到了买卖街的万华馆,还淘了七块怀表来。女儿想着,父亲哥哥在衙门里事情多,有块怀表一定方便很多,而母亲和嫂子在家里也忙,带块怀表也好。还有徐姐姐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学着管家,有块怀表,方便母亲嫂子教导,至于我和林妹妹也拿一块回去显摆显摆。”

    贾赦听说,笑着与邢夫人对视一眼,方拿了一块纯金外壳的,邢夫人看了看拿了那个掐丝珐琅彩点蓝金外壳的怀表,贾琏看了看上面贾赦和邢夫人挑选的,就伸手去拿那纯银外壳的,贾瑾忙侧过身,道:“哥哥怎么拿这个?这三块纯银的是我和徐姐姐林妹妹的,哥哥可不许和我们几个挣。”贾琏一愣,道:“这个父亲已经是纯金的了,我若是拿纯金的,不太好吧?不少字”

    “我拿这纯金的刚刚好,那个珐琅彩的和嵌珠玉的也太花俏了些,你们女子用到是刚刚好。”

    “那妹妹拿纯金的。”

    “哥哥说什么话?这纯银的只有三个,正好是我们姐妹三人的,你拿了像什么样子?”

    王熙凤看了看,自己拿了那个喜鹊登梅嵌珠玉的金怀表,又将另一个纯金的怀表塞进了贾琏的手里:“妹妹的就是妹妹的,你还是拿了金的罢。”

    邢夫人也道:“我还有几条链子,正好拿来配这怀表。”说着,就让人拿首饰盒子来,果然,小丫头拿了一只红木匣子来,里面放着金银链子各二十来条,众人也依次挑了一条。贾瑾和黛玉还拿了不少小玩意给贾琮贾环和徐氏兄弟,贾瑾还拿了一只荷包,里面装了许多金银镙子,一面给交给贾环,一面道:“姐姐给环儿准备的这些风车玩具什么的你可以带回去玩,不过那些比较贵重的,像琉璃的、玻璃的,还有书籍金银玩器什么的,你拿回去了,若是让你姨娘拿去贴补她家里人倒也罢了,若是让二太太看见了,怕是会陷害你说你偷东西。她那屋子里的人,你也说过的,手脚不干净的多,到时候,万一我和你林姐姐不在家,或者是太太嫂子去得晚了,你怕是会吃大苦头。回头我在书房给你准备一个带锁的大箱子,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在那里。”贾环低声应了,邢夫人见屋子里有些沉闷,连忙招呼熙凤将新制的首饰衣裳拿出来,分给几个姐妹,就连贾环也得了一个纯金的腰带扣。熙凤见机,和黛玉道:“妹妹,今儿个来不及了,明儿个就将妹妹屋里丫头补上,两位嬷嬷一共四位贴身丫头,我一定亲自挑好的来。”

    随着贾赦一声“摆饭”,外面的丫鬟婆子们,就在暖阁外安设桌椅,熙凤亲自捧饭安箸,就连贾瑾也起身进羹,徐静芝见贾瑾起来也跟着起来。凤姐吃惊不已,连忙拦着,贾瑾笑道:“母亲和嫂子不要太宠我了,不管我如何得圣上宠爱、在外面又是如何的风光体面,我依旧是父亲母亲的女儿。以前我不懂事,仗着父亲母亲的爱护,不曾好好学过规矩,这次进了宫才知道人家说的孝顺父母不但包括在父母面前说笑让父亲母亲开心,也包括了给母亲梳头、给父亲母亲布菜等等,就是皇家也不例外。女儿也十岁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淘气,若不好好学学,将来怕是会给家里抹黑,出去了也会被人笑话。”

    贾赦欣慰地点点头,邢夫人也在边上拿帕子按了按眼角,道:“好孩子,你有这个心就好了。你年纪小,慢慢学不要紧的,这样的事情,每月一次就好,慢慢来,将来等你十三四岁的时候再学全套就行了。你如今最要紧的是养好身子,天下规矩最大的地方就是皇宫,这些日子你和林丫头在宫里一定累得很了,正该是好好保养才是。”贾赦和贾琏也劝贾瑾,贾瑾才在进羹之后坐下了,邢夫人又让徐静芝也坐了,贾赦夹了一筷子中间的牛乳蒸羊羔,众人才算开饭,邢夫人在熙凤布了几道菜后,也让熙凤坐了。

    到了外面天色渐黑,贾赦邢夫人撤了宴席,漱口、净手,贾琏夫妇又陪着用了茶果,说了好些话,才带着贾环告辞,贾环在荣禧堂后面下了车,跟贾琏夫妇道别,才悄悄地从后面溜进去,准备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不想听到贾政在后面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又跑到哪里疯去了?你手上拿着什么?”赵姨娘知道贾政心里不痛快,担心他拿贾环撒气,就道:“老爷息怒,环儿这些日子一直很乖的,……”

    “你闭嘴,有你这么宠孩子的吗?你看这小子,手里拿着这么名贵的西洋玻璃灯,可见不是什么好东西!”

    贾环吓了一跳,几乎不敢回话,他知道今天贾政没能教训成宝玉,却没想到自己也撞在父亲的枪口上,转念想起贾瑾教导他不必害怕只要对父亲坦诚,还有在贾政面前好好背书就可以,贾环大着胆子道:“这是林姐姐给我的,我去看林姐姐,林姐姐见外面天黑,担心我摔着了,特地给我的。”

    “胡说,林丫头哪里来的西洋玻璃灯?这可不是说能买到就能买到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