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 正文 第二十八节 惩刁奴言惊老封君 (二)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 正文 第二十八节 惩刁奴言惊老封君 (二)

作者 : 忘却的影子
    “老太太若是执意回南扣孙女一顶不孝的大帽子,那么,就请恕孙女放肆。来人,将我的郡君朝服拿来,我要上金殿面圣!这会子进宫正好是午朝,我倒要当着当今圣上和满朝文武的面,弄清楚,是不一味顺从老太太的不孝的罪名重,还是让父亲背负大不敬而犯下的大不敬、恶逆、大不孝三项十恶不赦的罪名重!”

    “你!……”贾母猛地站起身子,见贾瑾一脸坚决,跌坐在榻上,哀声道:“老大,这就是你养的女儿?你居然看着她这么顶撞我却一声都不吭,你就这么讨厌我这个娘吗?”不跳字。

    贾赦在地上磕了个头,道:“老太太才是,儿子也是您十月怀胎生下的亲生骨肉,您就这么容不得儿子?石老太师,三朝元老,还是当今圣上启蒙老师,就因为大不敬,至今还被关在天牢里,他的子孙都被流放岭南,阖府女眷全被贬为贱籍。老太太,您就这么巴望着儿子去死吗?!”

    贾母瘫在榻上,直直地看着贾赦,良久才道:“罢了,老大,依着你们的意思做吧。”

    贾赦又在地上磕了个头,起身准备下去了,贾瑾依旧跪在地上,此时方转过脸来,道:“父亲,这起子小人做这样的事情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现在过去不少时间了,说不定东西已经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还请父亲和哥哥多累些个,多带些人手去,将她们的父母兄弟儿女家里都细查一遍免得疏漏了。”

    贾赦点点头,拄着拐杖出去了,那边贾琏得了消息,立刻领人将王嬷嬷的所有亲眷都抓了起来,宋焱大人的长子正好是大理寺丞,今天也来了,还指点贾琏挖开了王家的墙角,找到了一大盒首饰及许多账册子,小宋大人还指着账册子告诉贾琏:“这账册子一看就有问题。谁家的米粮是用两计算的,大户人家用的是石,平民百姓用的是斤。这里面记着白米一千七百两,可能就是说,白银有一千七百两;小米二百一十两说的怕是黄金有二百一十两;至于那些个假石,可能指的是玉石,黄木可能是是指黄花梨,那么这账册子上的红木就有可能是紫檀。”贾琏听了,立即告诉了父亲,贾赦想了想,就叫贾琏将相应的当票子收拾好了,来见贾母。

    初时贾母还不以为意,但是贾瑾十分坚持,让贾琏将当票子登记了,计算出赎买所需要的银两,当即就叫了步嬷嬷回去取了一叠子的银票来。贾琏领了银子,当真去把所有的东西赎回来了,因为东西太多,贾琏还带了几辆车子去,拉回来的东西大大小小摆满了贾母的院子。原来贾赦的原配和邱姨娘都是官宦人家的女儿,先大太太进门的时候,就有满满的一百二十抬嫁妆,而邱姨娘明面上也有三十六台的嫁妆,还有许多记在册子上却没有放在明面上的嫁妆。邱姨娘的生母与其生父是指腹为婚的娃娃亲,后来她的祖父中了举,她的父亲又是少年中了二甲进士,就迎娶了一位官宦人家的女儿做了正室,而邱姨娘的舅舅家一直都是商人,只好将妹妹嫁过去做贵妾,又觉得委屈了妹妹,所以给了好多私房。当年邱姨娘的父亲做了知府同知,十几年没有动过,才到京里走门路,将这个庶出的女儿给了贾赦做妾,因为觉得对不起邱姨娘母女,所以也给了许多体己,邱姨娘虽然是二房奶、奶,可在贾家的排场一点都不小,她的嫁妆也多,就是后来邢夫人进门时候的嫁妆册子还没有邱姨娘的厚。要不是后来邱姨娘的父亲犯了错丢了官还连累了家里,那么当时先大太太没了以后,邱姨娘就极有可能被扶正,而不是在她再次怀胎的时候贾赦又迎娶了邢夫人进门。

    贾赦震惊地发现,找回来的物件里面,除了邱姨娘的嫁妆以外,还有不少是属于他的原配妻子的,其中还有一样,是当初先大太太刚进门时,贾赦的祖母、当时的太夫人赏给先大太太的新婚贺礼,那是一座紫绿二色玛瑙的葡萄盆景,这可是当年从第一代荣国公手里传下来的宝贝,代代都是传给嫡长房嫡长孙的。贾赦大怒,指着那座盆景,狠狠地打了王嬷嬷一顿拐杖,若不是当初自己没能及时拿出这座盆景,自己也不会被赶到后院呆着了。贾赦坚持要开库房,照着单子检查自己原配和邱姨娘的嫁妆。贾母见了那座失而复得的盆景,也只能同意了。果然,库房里,先大太太的陪嫁物件就只剩下不足六成,而边上的仓库里,邱姨娘的嫁妆就只剩下几件粗苯家具了。贾赦取来自己收着的两人的账册子,将寻回的物品一一对照,结果先大太太的物件还有两成不见踪影,邱姨娘的陪嫁只找回了一半。邢夫人想着,这王嬷嬷的儿媳妇原本是王夫人的丫头,该不会是王夫人指使的吧,有心提出搜王夫人的私库,可到底胆小,不敢当着这么多的长辈女眷将王夫人往死里得罪,毕竟贾赦和贾瑾是贾母的亲生儿子亲孙女,自己不过是个没有生养过的继室,若是自己开了口,包管贾母把今天受的气都发泄到自己的头上,就是王熙凤在贾母跟前这么得意的孙媳妇不也在贾瑾顶撞贾母的时候悄悄地躲在了李纨身后吗。

    贾母看着账册子,又看看院子里的物件,叹了口气道:“老二家的,你也累了这么些年了,也该享享儿媳妇的福了。明儿个你就把账册子、库房钥匙都给了琏儿媳妇吧。”

    王夫人无法,当着阖族女眷的面,只得应了下来。贾母让贾赦把东西搬回去,又让邢夫人带贾瑾回去。贾瑾这才在嬷嬷的搀扶下,起了身,回到大房,贾赦免了贾瑾贾琮黛玉三人的礼,打发黛玉贾琮先下去休息,又让人搬了几只箱子来。邢夫人将贾瑾的裙子掀起一看,贾瑾的膝盖又红又肿,都渗出了血珠子了,王熙凤亲自要了水来,为贾瑾清洗伤口、上药。贾赦见女儿的伤口都处理好了,五人各自归了座,才道:“今天二丫头受委屈了,若不是二丫头坚持,我们大房可不会这么容易就过了关。找回来的这些个物件,琏儿他娘的就由琏儿带回去,邱姨娘的就让二丫头自己保管。我这里还有琏儿他娘当初留下的四座庄子,我做主,将这座一百六十顷的给了二丫头,还有剩下的三座大的,都归琏儿。另外琏儿他娘还留下了几间铺子,这是那些铺子的账本和房契,也都交给琏儿了。琏儿媳妇,你既然管了家,就要多加小心,那边什么事情都敢算计,不要让那边拿着姑侄亲情给蒙了过去,到时候被人下了套都不知道。”

    “是啊,嫂子,我也隐隐听说,那边二叔做了员外郎几十年没有动过似乎跟二太太包揽诉讼、放高利贷草菅人命有关,若是那边要拉着嫂子做什么事情或者下面有人端着笑脸对嫂子说什么奇怪的话,请嫂子千万小心,莫要中了陷阱,替他们背了罪过。只是那边当家这么多年却年年哭穷,下面的奴才却个个风光体面的很,一直让我觉得很奇怪。如今看来,他们既然胆敢偷盗先大太太的嫁妆,可见做了不止一回两回了,妹妹担心,他们是不是把手伸到公中去了。万一果真如此,那么公中的帐上怕是没有多少银子可以使唤了。我们家排场又大,素来讲究吃穿,若是嫂子遇到银钱不够的事情,记得跟妹妹说。妹妹别的本事没有,为嫂子参详参详还是可以的。”

    “是啊,我也觉得这账本不大对劲。那会你父亲不在家,我想要吃个鸡蛋,结果下面的人来说鸡蛋贵,要三四百文钱一个。当初我在娘家当家的时候,我记得一个鸡蛋才三文钱而已。”

    “就是如今,一个鸡蛋最贵的时候也就两文钱,若是买的多的话,三文钱可以买两个。女儿的庄子上也出产鸡蛋,那些个酒楼到我那里收购鸡蛋,三百文钱可以收到两百一十个。嫂子,看来这采买上的人不能留了。横竖这次那王嬷嬷一家会被发卖,嫂子不妨乘此机会,将采买上的人放了出去,杀鸡儆猴,以后府里的鸡蛋之类能在妹妹的庄子上得的食材就从妹妹的庄子上收。像鸡蛋这样的东西,妹妹就以三文钱的价供给家里,还送货上门,不用家里承担损耗。”

    “看妹妹说的,鸡蛋易碎,妹妹也太吃亏了,这样,我在账本上就记六文钱,不能让妹妹亏了太多。至于其余的东西,嫂子回头列张单子出来给妹妹,妹妹看看能帮嫂子多少就帮嫂子多少,别的嫂子再想法子。”

    “唉,要说,也怪我没用。当时我就觉得那二太太有可能中饱私囊,若是我提出查那二太太的私库就好了,说不定还能找回更多的物件。”

    “母亲不必自责,依女儿说,正要这样才好呢。若是全部摊开了,那二太太有儿有孙,亲兄弟又是高官,昨儿又是她的生辰,最多也就是禁足而已。今天那奶、娘王家的和她亲家一起抓着她的衣摆求饶,绝对会让她落不着好。王家的亲家本来就是她的陪房,向她求饶不算奇怪,可是,那王家的是邱姨娘的陪房,不求我这个主子,却一味地抓着那二太太不放,只会让人怀疑那二太太和这王家的私下里有什么龌龊见不得人的事情。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那二太太。要知道,钝刀子杀人才是最痛的。”

    王熙凤闻言有些不忍,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姑妈,若是那二太太真的落到如此地步,怕是自己也没了脸面,但是,贾瑾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硬起心肠。

    “说起来,女儿真是不甘心。今天,父亲险些背负上大不敬的罪名,偏偏那位二太太还不问情由一味阻拦,甚至还拿话挑拨老太太。若是女儿不够硬气真让她成功了,那么父亲和哥哥丢官不说,还有可能被流放,而我们这些女眷,母亲、嫂子、我被贬为庶民,更有可能落入贱籍,那可是大不敬、不孝两顶十恶不赦的帽子,就是日后大赦天下,也轮不到我们。如今那奶、娘就只被发卖出去,真是太便宜她们了。”

    “那妹妹想怎么做?”贾琏问道。

    “妹妹想着就是发卖也要让她们不好过。那奶、娘和她亲家,男的远远地卖到矿上去做苦工,女的卖到最低贱的楼子里去,妹妹就是倒贴银子也要让他们两家人生不如死,男男女女活不过两年。这是她们应得的下场。”

    “可是妹妹,这样的话不该是由妹妹来说的,传扬出去对妹妹的名声也不好。”

    “这屋子里除了父亲、母亲、哥哥、嫂子和妹妹以外,就只有崔嬷嬷和金嬷嬷,外面有白嬷嬷守着,又有谁会把今天的话传出去?这件事情若是有哥哥嫂子搭把手,会容易得多。既然决定了要换一批采买,那么,就需要嫂子将账本子上不对劲的地方禀告老太太,嫂子只要当众将这些采买贪墨的事情说出来,那二太太自然就焦头烂额了。毕竟这些都是她使唤出来的不是吗?还有,既然那边能收买我的奶、娘,怕是他们安插在我们大房的钉子不少,干脆这次乘机也放出去,省的让她们做了耳报神,一个个往外面跑。”

    “也好,只是这样一来,二丫头,你就不能呆在家里了。正好林丫头要出去做法事,你也一道去散散心,让你母亲陪着你们一起去。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我和你哥哥嫂子就好。”

    “父亲,这场法事要做足七七四十九天呢,母亲怎么好离家这么久?父亲身边没人照应可不好呢。而且这回女儿将老太太得罪得狠了,您叫女儿怎么忍心让您一人面对老太太的怒火?”说着贾瑾的眼圈红了,忙侧过脸去擦拭眼角。

    “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何况,我是你父亲,怎么能老让你受委屈。我和你哥哥都在六部当差,家里又离不得你嫂子,也只能让你母亲陪你们去了。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不要让自己吃了亏,明白么?”

    贾瑾低声应了。贾赦又叫人摆饭,一家子五人用了饭,贾赦亲自叫人抬了贾瑾回房去,才回房休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最新章节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文阅读 | 现代娇娇女的红楼生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