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玉堂春 > 卷一 流年 第五十一章 春来秋去 各自情定

玉堂春 卷一 流年 第五十一章 春来秋去 各自情定

作者 : 织锦
    )

    馨予自是有几分感慨,只是她性子冷静,竟也不觉得如何,只是瞧了瞧,就吩咐青莺等人继续做针线儿。却不想之后数月,虽说在嫁妆上面那贾氏多有啰嗦,但在李元茂的看顾下,却也顺顺利利。眼瞅着春来春去,秋风渐起,不知不觉间,竟就是到了大婚的时候。

    十里红妆,凤冠霞帔,一路行来,馨予虽说素来有几分稳重,此时也不免心中潮起潮涌,思量感慨万千:去年此时,她还在为从江家脱身而煎熬,不过一年,却又是另外一个局面了。不过感慨一番后,她思及冯芸等人,倒也觉得正常,毕竟,去年这时候,她们都是云英未嫁,此时却凑了个齐全,或是订了亲,或是在她之前便嫁了人家。细细说来,却有几分缘分,且不说石秋芳订了的长宁侯次子朱琰,沈绮择了的权贵人家杜茂卿,冯芸订了同为翰林之家的洛晟,这三人与沈维颇有交情,就是那袁锦琴,竟也是配了卢廷玉。更不必说,待自己婚后三月,那幼兰便是要下嫁江文翰了。

    她正是思量着,却有青莺凑过来低声道:“小娘子,前头便是姑爷家了。”

    听得这话,馨予立时收敛起心神,忙是应了一声,侧耳倾听。不多时,便是听到媒婆的声响,待着射雁礼毕,她便是被搀扶出来,拜了天地,入了洞房。而后,夫妻对视,被翻红浪之处,却是不提。只待翌日清晨,馨予与沈维收拾妥当,便前去拜了沈蕴白氏。白氏虽说于馨予多有警惕,此时倒也是和颜悦色,吃了茶后,便搁下一对羊脂白玉镯,又是和颜悦色,轻声细语,倒真真有几分慈母的做派。

    而沈蕴打量着馨予言谈举动俱是得体大方,又想着继室白氏这一两年的种种,思量半晌,竟开口道:“你得了新妇,也算得成家立业了。固然,这家中还得你继母照看,但既是成家立业,你那里便由得你们夫妇自己做主,须晓得,经历风雨方才能成材。”

    说完这话,他又是吩咐白氏,将沈维之母冯氏的嫁妆一半,并每年家中进益的十分之一,交与馨予打理,白氏听得这话,脸色陡然一青,知道自己前番的那些举动显露了出来,当下又是气恼,又是畏惧,强自挤出几分笑意,应了下来。馨予与沈维倒是不曾想到会是如此,双双一怔后,也是垂头应下。

    而后与沈绮沈静等小泵子小叔子厮见时,双方都有几分沉默。然而如此一来,虽说未曾分家,倒也有几分分家的味道,兼着自个屋子里的事都统统归拢与馨予处置,一时间,白氏一方也好,馨予一方也罢,竟也是相处和平,不能如何了。

    后归宁,李元茂等瞧着馨予与沈维郎才女貌,又斯抬斯敬的,端得一对佳人,自然也有欣慰的,也有嫉恨的。馨予既是出了闺阁成了他人妇,此时对娘家人等,也越发地舒展自若,竟也十分融洽。只李幼兰暗中憋了一口气,等着三个月后大婚出嫁,方才带着一股欢欣雀跃出了闺门。

    这等事情,馨予自然也瞧了一回,心里却颇有几分不以为然:那江文翰岂是好货色,这李幼兰只怕好日子没过几天,就会明白。然而,她虽是这般想来,却不曾料到来得如此之快。不过三四个月,那江文翰便是纳了两个小妾,另有通房且不提,竟还有与那绮玉有些牵丝挂线的地方。

    幼兰如何受得住这些,先前也是听着哄骗,又是暗想自个已是委身江家,且又有那私奔之事,只一味对那小妾通房等发泄,后见着那张琦玉之事,再也耐不住那等怨愤,竟归了娘家一通大闹,馨予听了七七八八,也唯有感慨而已——先前如此折腾,哪里又能轻易和离了去?便是自己现在的父亲李元茂瞧不上那江文翰,又岂会将儿女婚事做儿戏!

    然而,幼兰若是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先前也不会闹到那地步。哪怕馨予心中对此颇有几分准数,倒也没想到,后头竟是闹得沸沸扬扬,颇有满城风雨的意思。连带着,她这个做姐姐的也在白氏等面前失了些脸面。就是那公公沈蕴,也略有微词。好在过不得三个月,她便是有了身孕。便是担心年岁太小,孩子不甚康健,但在沈家也算稳住了场面,待得后头周罗沈绮的婚事,又好生养着自己,一眨眼又是半年。

    而这时候,贾氏竟亲自过来,拉下了脸面与馨予说话,虽仍旧有几分僵硬强势,但多少也有几分软语,意思也是明白,求着馨予代幼兰与元茂求情,将这婚事作罢。馨予见着,也只得应下,回去与幼蓉等一道儿过去求了元茂。也是元茂心中有数,瞧出幼兰灰心丧气,再无先前的刁钻霸道,竟换了个人似的,方才应下。

    只是到底闹腾了一回,据说江家还要告到官府,有心拿着李家的名声做威胁,竟是不依不挠之极。馨予思量一番,又见了张琦玉一回,与她分说一番,元茂又使了一番手段,这事儿才算了结。

    后面也再无旁的紧要事,馨予一心过日子,沈维也是极好的,夫妻端得和睦。沈绮、冯芸并石秋芳也是婚后和睦,,过不得两年便是有儿有女,只袁锦琴略有几分不悦,也是因着先前那个青杏,好在卢廷玉却也不是那等宠妾灭妻的,啃嗑后也就过去了。

    这般顺顺利利过了两年,幼兰又是被择了一个清白人家下嫁,虽说也有微词,到底也过下去了。只后面有个文柯兰并秦玉惜,前个嫁了一品大员做了继室,后头一个嫁了显贵人家,竟总瞧着馨予并幼兰不顺眼,使了几次绊子。馨予并沈维俱是有心的,不过吃点小亏,幼兰并她夫婿却着实摔了个跟斗,还是后面元茂看顾着,方才不曾将家业倒了。

    这等事情,竟也无可奈何。但馨予并不担心,不是说什么善恶有报,只那文柯兰并秦玉惜的性情,如今势大,后头未必能过得好,只瞧着日后罢了。果然,没两年,这两人便没了什么能干,不过做个内宅妇人罢了,连着出门走动也是难见的。又一年,文柯兰竟就没了。

    各位,抱歉,在断更许久后,还烂尾了。只是真心无力写这一本小说了。起先,是因为和相处一年多的男朋友(订婚,虽然没结婚,但在我们的风俗里是算丈夫的)彻底分开,没有心情写小说,后面断更太久,也下不下去了,只能在这一章将主要人物的各自归属说明白,匆匆了结。谢谢你们订阅我的书,也十分抱歉不能将这本小说写完。再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玉堂春最新章节 | 玉堂春全文阅读 | 玉堂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