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重生红楼种种田 >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重生红楼种种田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作者 : 孔词
    一时崔攀等人备了马来,鸿纣夺过马鞭,翻身打马便走,慌得崔攀傅安忙都急急去牵过一匹马,纵身一跨都跟着他后面跑过去。

    马蹄飞溅,街头巷尾的人纷纷避之不迭,鸿纣也不怕明日里会被人参劾一场,只管放马狂奔,赶到小猴子说的后巷才嘘声拉住了马头。

    马蹄儿踢踏踢踏的响着,在那后巷里来回的打着圈圈,鸿纣举目一望,便指着尽里头一盏黑漆漆的小门道:“去那里。”

    这后巷原是破落户群居的地方,平日里鲜少有外人的足迹,他们衣着光鲜高头大马的过来,早已惹得四邻探头探脑出来巡看一回。

    崔攀便利落的跳下马,从门里抓住一个人问道:“最近可曾见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哥儿或姑娘来过?”

    巧儿走的时候虽是女儿装扮,但她平日里常扮作男儿,难免这一回依旧如此。

    那人让他吓住,愣愣半晌才摆手摇头道:“没见过,没见过什么哥儿和姑娘。”

    “当真没见过?”

    “当真没有。”那人吓得几乎哆嗦起来。

    崔攀松了手走回鸿纣身边道:“问了人,说不曾见过巧儿姑娘。”

    鸿纣且不理他,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那扇黑漆大门道:“再去看看那家。”

    这一回是傅安下马去了,上前敲一敲古铜色的门环,许久才听到里头有人说话声,道是:“谁来了?”

    傅安回头一望鸿纣,鸿纣立刻下马来,赶上前去道:“官府办案,衙门公差按例巡查。”

    门里的人闻声忙季要给他们开了门,见外头站着几个极为富贵的公子哥,便讪讪搓着手道:“官老爷办什么案子哪?小的可是个老实人啊,什么坏事都没做过。”

    “没做过你怕什么?待我们进去查看一番再说。”

    傅安推开他,伺候着鸿纣进了门,又命身后的侍卫各处都去仔细搜一搜。

    鸿纣停在那院子里,瞧着院里空荡荡的,唯有一株老梅树,枝桠遒劲,挺立其中。他信步走到梅树底下,抬头细细看了一回,转头问那人道:“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那人弓腰回道:“禀官老爷,小人在这里住了七八年了。”

    “七八年?”鸿纣冷冷的一哼,当即后退一步,命令傅安道,“着人把他拿下,好好地审一审他!”

    傅安即刻指挥人去将那人绑缚起来,慌得那人不住喊冤道:“老爷,老爷,小人没做坏事啊!好好地,怎么就把小人抓起来了?”

    “你还说没有做坏事?”鸿纣低头一指那满地的落叶,“你仔细瞧瞧,这叶子都落了多久了,若是你长居于此,如何不扫自家庭院,反是将门前的一段路打扫的干干净净?必是你做坏事,担心露出马脚,所以才要毁尸灭迹。”

    “这……这……这小人冤枉啊,小人只是闲来无事扫了一下门前的路罢了,院子里尚未来得及清理,如何就能以此断定小人有罪?”那人还欲狡辩,鸿纣便又命人去灶房里查看了一遍,待得来人回报,才又道,“灶台下的菜都不知烂了多少,你既是住在这里,必也是个穷苦人,如何会如此糟践粮食?想是你不知怎地得了这个房子,才在这里做了坏事。”

    他狠瞪那人一眼,便命傅安崔攀等人将他带上马回去,大刑伺候了再说。

    那人哪里禁得住这般恐吓,闻言忙不迭就跪在地上,连连磕起头来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小人全招,小人全招。”说着,就把自己是如何同王仁拐卖了一个姑娘的话,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全都说了。

    鸿纣起先还在为找着了板儿的下落而松了一口气,待到听得他说将板儿卖给了人家做小,登时怒从心起,一抽马鞭,几乎将那人抽翻个个儿来,恨声道:“我打死你这个黑心的东西,什么人你敢拐卖了去!”便又一叠声的叫傅安道,“将他投进大牢,待我回来定饶不了他。”

    说罢,一收鞭子,带上崔攀又往那收买了巧儿的人家去。

    崔攀这一路原就提心吊着胆,这会子眼瞅鸿纣大发雷霆,少不得要在心里念佛,只盼着巧儿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千万过了这一关劫难才好,若不然,依他们王爷的脾气,不灭了人家满门才怪。

    他们一路风驰电掣到了钱家,也是他们来得及时,因为巧儿的性情刚强,钱家那位老爷不敢霸王硬上弓,只得好声好气将她将养着,盼她一日回心转意从了自己才好。这会子才刚叫人给巧儿送过饭,前头便来人说,衙门有官差来了。

    钱老爷暗自心惊,想着贾府的人都被贬为官奴,寻常人家不可随意买卖。他这会子现藏着一个大活人在,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了,便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人去将巧儿藏起来。

    只是他人还没走门口,鸿纣已经耐不住就进门来了,两下里碰见,钱老爷看穿着气度很是不凡,心中不敢怠慢,忙就施礼道:“不知官老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鸿纣冷冷一出声:“你前番买回来那个姑娘呢?”

    “姑娘?什么姑娘?”钱老爷硬着头皮装糊涂,讪讪笑道,“小人不知道老爷说的是谁。”

    好一句不知道!鸿纣憋着一肚子火尚未发出,这会儿也不再忍着,就抬脚将他心窝子一踹,吩咐傅安等人:“去给我搜,搜出人来,我非要他好看!”

    傅安哪里还敢耽搁,忙忙就带人去找,柜子里床底下几乎翻个完全,就在以为要扑空的时候,倒是又有了发现,原来仆从们将巧儿藏在了柴垛里。他救她出来的时候,巧儿嘴里尚还被塞了一嘴的布。

    傅安忙将她松绑,带着她到鸿纣那里。鸿纣找她多日,这会子瞧她一身女儿装扮,那钱家老爷又舍得给她身上花钱,珠宝首饰亦是带了不少,头上金钗玉钿,倒有几分贾府小姐的样子。

    他看着巧儿还愣愣站在那里,不由气道:“还不过来。”

    巧儿这才似回过神一般,忙就疾走两步到了他跟前,鸿纣一抬手,将她头上的珠钗全丢了去道:“这等破烂玩意也值得稀罕,都扔了罢。”又同人吩咐,“回去给姑娘做几身衣服来。”钱家的东西,他是一眼都不想看到。

    巧儿被关押了这几日,还以为自己此生定会如同前世一般潦倒凄惨,万万想不到鸿纣回来救她。她望一望鸿纣,再忍不住这几日的惊吓,扑进他得怀里不由低泣起来。

    鸿纣大惊之后却又是一阵手足无措,他不知要怎么安慰着娇弱的花儿一般的巧儿好,只得去看傅安,傅安等人见此情形,哪里还有呆得住的道理,俱都压着钱老爷走了,院子里一时只剩了他两个。

    落花环绕,流水有情,总不负他这一番苦心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重生红楼种种田最新章节 | 重生红楼种种田全文阅读 | 重生红楼种种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