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农门财女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方姚氏的安排(下)

农门财女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方姚氏的安排(下)

作者 : 齐家菲儿
    )

    “嗯,你的事我知道了,人既然来了就先留下吧,其它的事以后再说。”金珠长嘘了口气,对姚媚儿的到来没刚才那么抵触,想了想吩咐冬梅道:“冬梅,你帮姚媚儿把眼睛弄一弄,只要不招人注意就行,顺便帮她找身衣服换上,老这么勾腰驼背的也不是回事。”金珠不知道冬梅是不是会传说中的易容术,但一般的乔装打扮应该没问题,完全能帮姚媚儿弄普通点。

    “是,二小姐。”冬梅一直站在旁边,早把姚媚儿浑身上下打量个遍,心中的滋味比房里的任何人都复杂。出身【沁心苑】,她为姚媚儿这天生的媚骨感到惋惜,如果姚媚儿愿意进入【沁心苑】,那绝对是重点培养的重点,可对于她的内心,她又为姚媚儿的遭遇感到痛惜,好好的一个姑娘被天生的媚骨拖累,如果没有解决的法子,往后的日子可就更艰难,想着扫了金珠一眼,招呼还在流泪发呆的姚媚儿跟她去房间的另一边。

    “留下我了?!谢二小姐,谢二小姐。”姚媚儿猛的抬起泪眼迷蒙的眼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边磕头边惊喜交加的看着金珠,那神情却好似妻子见到三年未归家的丈夫,把金珠电了个浑身哆嗦。

    “没……没事,好好干活就行,快,找冬梅去,哎呦,别磕了。冬梅,把她拉起来,快,赶紧的把她眼睛弄好。”金珠慌忙转过脸,挥手让冬梅赶紧把姚媚儿拉走。

    妈呀,幸好自己没有特殊嗜好,要不准被姚媚儿迷得神魂颠倒,金珠这时很能理解村里那些人为什么不敢娶姚媚儿了,有这样一个媳妇在家,任她是什么贞洁烈妇都拦不住外面的苍蝇和色中饿狼。

    顾顺一直等着金珠问话,瞧见她手慌脚乱的模样,不由暗暗的吐了吐舌头,抹了把脑门上的虚汗,乖乖不得了,这姚媚儿怎么男女通杀啊!摸着有些加速的心跳,顾顺悄悄朝姚媚儿的背影瞄了一眼,却没想到正巧看见姚媚儿回头冲着金珠感激的一笑,顿时如五雷轰顶,整个脸色就像被雷劈中,微黑的皮肤下翻腾的血液狂涌上脸,然后快速蔓延到全身各处。

    “顾顺,你……哎呦,你这是……至于吗,怎么成这模样了,喂,你流鼻血了。”金珠眼角扫见姚媚儿离开,松了口气后调整了下自己的神态,转过头来准备问顾顺话,却没料到看见顾顺满脸通红流鼻血的样子。

    “奴才……,啊,真流血了!”顾顺闻言慌忙朝鼻子下一抹,满手的鲜血吓了他一大跳,也顾不上向金珠告罪,转身就往外跑,半路拦住一个店小二问明了水井的位置,逃命般的冲了过去,手脚麻利的打上一桶水,也不用面盆直接把头插了进去。

    “哇,没那么夸张吧!”瞧见顾顺逃命般的速度,金珠张目结舌的看向秋河,“咦,你怎么没反应,难道是个玻璃?”

    秋河的神态很平静,好似见惯又像是没看见姚媚儿一样,没有半点激动的神色,闻言一愣:“玻璃?那是什么,能赚钱吗?”。

    “赚钱?呃……不是,玻璃不是什么东西是种关系,哦不对,它也不是什么关系,它的意思是透明,对,透明,也就是看不见,对,看不见,我是想说你难道真的没看见姚媚儿吗,怎么没半点反应?”金珠不知道她在秋河心目中就是一只会拉金子的金猪,不论她说什么他都往赚钱方面靠,听说赚钱,她心里邪恶的想法立时就冒了出来,幸好秋河的眼神是那么纯正,硬是熄灭了她的邪恶想法把她拉回了现实,不过她一脸的红晕和半脑门子的虚汗让她低头在地上找地缝。

    “反应?对姚媚儿吗?”。秋河正色道:“姚媚儿是个好姑娘,她心里很干净就像暗夜他们一样。”

    “心里……我知道她内在很好,可她的外表,外表……”金珠不知道该怎么说,当着别人的面议论别人她还没那么厚脸皮,只瞧着秋河摊了摊手,道:“你明白了?”

    “明白,我已经是个大人了。”秋河点点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金珠,道:“你们看外我看里,她和暗夜她们没什么不同,我自然没什么反应了,你看暗夜会有反应吗?”。

    “呃……”金珠被秋河看得一个激灵,很久以前的一个疑问突然冒了出来,“秋河,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你和暗夜她们也一样,我不反对良子他们自然明白。”秋河打断了金珠的问话,道:“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方大娘让我们来是有事要做,闲暇的话有空又说。”

    金珠瞧见秋河朝冬梅看了一眼,她心里那怕如虫爬一般也只能忍着,用手揉了揉胸口长出一口气,才道:“好,闲话有空再说,咱们先说正经事。秋河,你去把顾顺找来,方大娘让你们来的事应该是交代给他了。”

    “不用找顾顺,事情方大娘都说给我听了,顾顺也不一定知道得比我清楚。”秋河摇头拒绝。

    “她说给你听……”金珠吃惊的看着秋河,仇良他们虽然是她的人,可一直都隐瞒着身份,对外只是和金珠有合作关系的商户,方大娘她们也不知道他们和她的关系,此次看见秋河金珠就感到很惊讶,却没料到秋河的话更让她吃惊,方大娘怎么会找个‘外人’交代事情,而不是交代知根知底的自己人?

    “嗯,方大娘和我一样眼力很准。”秋河只点了一句就转移了话题,接着道:“她说顾顺人老实忠厚但不通变化,交代给他的话十句有八句会听岔了,多说给我听能帮着补充上。”

    金珠看着秋河直冒汗,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这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方大娘那种老狐狸说的话顾顺十句听不懂八句,他倒是能全听懂,这岂不是说他也是个小狐狸?心里腹黑着,金珠却没插话,示意秋河接着往下说。

    “方大娘说了,姚媚儿是她娘家侄女,人是聪明能干只是憋屈的慌,留她在身边做个丫鬟比外人送的好千百倍,跟着你只管吃好穿好不用担心,没人会打她的主意。”秋河把方姚氏交代姚媚儿的事说了就停下来看着金珠。

    “吃好穿好?还不用担心?”金珠一愣转头看向冬梅那边,回头不解的问道:“秋河,什么意思?”

    “你有钱又有势,姚媚儿跟在你身边没人会惦记。”秋河用手隐晦的指了指冬梅和笑歌房间方向,接着道:“而且方大娘说了,姚媚儿比她年轻时都聪明,有她跟着你她也放心点。”

    哦,原来是这样!金珠点点头,看来是冬梅的事情刺激到了方姚氏,正好自己侄女合适就送了过来,不过姚媚儿要真有方姚氏说的那么好,那留在身边倒是个好帮手。嗯,找个机会私下和她谈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跟着冬梅,不学点本事就太浪费了。想好了姚媚儿的安排,金珠示意秋河接着说。

    “你差人送回去的信让方大娘发了一整天的火,她找我来就专门负责这事,以后的信件什么的就由我往家里送,不用请旁人代劳了。”秋河可是瞧见方姚氏红着眼睛上蹿下跳的模样,那送信的伙计被她问了八百遍,明知道伙计没敢偷看信的内容,可她还是不放心,只差没把伙计绑起来严刑拷问了。

    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下,金珠知道方姚氏暴跳的原因,那封请笑歌帮忙送回去的信,不仅随意拿个信封装着还没封口,这怎么能不让方姚氏抓狂呢!

    金珠早把信的内容告诉了笑歌,也相信笑歌不会和她抢生意,自然大咧咧的随手扔给笑歌让他找人送回去。笑歌虽然也眼热驱浊丹的生意,可和金珠商量好了后也没私下惦记着,安排个伙计就往回送信,反正暗地里有人看着不会出事,他也没特意叮嘱,他店里的伙计更把那封价值千金的信当成普通家书,随意装在布袋里给方姚氏送了过去,这怎么能不让看完信内容的方姚氏抓狂呢。

    要知道,陆飞好吃成性人人皆知,天底下又不止一个能做好吃食的秦王氏,这封信要是被有心看了,驱浊丹的生意那可就难做了。

    “咳咳,你来送信,那顾顺又来做什么?”金珠现在顾不上问秋河,方姚氏防着笑歌怎么就不防着他,知道自己这事做得欠考虑,忙转移话题问起顾顺来。

    “一样,他也是来送信,不过他是老顾那边的人,我是方大娘这边的人。”秋河没有废话,直接把事都说明了,“方大娘说了,要是再遇见三叠水那样的地就把顾顺扔下,后面要做的事老顾都和他细说了,不用你再操心。至于要是再遇见卖药那样的事就扔给我,也不需要你再费神了。”

    “呃!”冷汗接着又滑下一滴,金珠的心情却无比舒畅,她当初决定拉方大娘下水还真做对了,以她那种恨不得只进不出的性格,别人想占自家便宜还真不容易,不过她看看秋河镇静的脸,还是弱弱的问了一句:“你来这里送信,珠峰物流的生意怎么办,连东一个人怕是忙不过来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隆重推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农门财女最新章节 | 农门财女全文阅读 | 农门财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