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披荆斩棘 > 第一卷 121

披荆斩棘 第一卷 121

作者 : 简少郡
    凌迪卿来到刘府,并未直接就进了门,先是让人往里头带了话语,后有人来让他先从一边的旁门进入。

    这个带着凌迪卿往里头走的奴仆,低头顺眼只顾往前走,凌迪卿也没有多余的话语和他说。

    凌迪卿此时略感烦闷,也有一丝急迫之心。

    奴仆把凌迪卿带到一处刘府的园子,这个园子里此刻并没有人,而凉亭里却是坐着一个女子。这周围一切都是显得异常的安静,似乎是不会有人来此打扰他们一般。

    凌迪卿看到了凉亭里的女子,两步走上前,进了凉亭。后面送凌迪卿来的奴仆此时却是反身往了园子的门口处走了去。

    凉亭四周用了纱帘遮挡,时有微风吹拂到这上面的薄翼纱帘。凉亭里还燃着一个铜质香炉,从里头冉冉飘出丝丝缕缕的白烟。

    “你今天怎么来了?”刘倩霓端坐**无**错**小说WwW.WCXIAOSHUO.com在放着软垫的椅子上,仰起头来往凌迪卿这里看,眼底带着丝丝笑意。显然是这两人在此幽会并非只有一次而已。

    凌迪卿又走上前了两步,到了石桌旁,并没有落座。凌迪卿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的迷茫,但是很快就再也没有一丝一毫显出。

    “我问你,那笔钱你可是已经交给了你的父亲。”凌迪卿直接说明来意。

    刘倩霓原本含着浅浅笑意的脸上,突然就是一顿,收了脸上的笑意,抬头望凌迪卿这里凝视而来。

    刘倩霓问:“你什么意思?你说这话不会是想要把钱收回去?”刘倩霓脸上有丝惊讶。也有丝不敢相信,刘倩霓站起了身来。往凌迪卿这个脸上仔细的端详了片刻。

    “可是你的那个府里夫人,又与你说了些什么?”刘倩霓板起脸来脸上还是带着丝丝的不甘。

    “你别乱猜疑,她都已经是借出来了,何况借给你,对她也是有利的,她这笔钱上的利可是不小。”凌迪卿否认。

    “那是为什么?不是她中途返回,又能有谁能让了你这般的着急过来询问说这个事情?”刘倩霓并不相信。那天在凌府,以及在茶楼的第二次她与佟罗月这个佟爱的嫡长女相见,她就已经是略感到。凌迪卿有点的不一样了。

    凌迪卿看了她一张不甘的脸。这张脸上的任何表情又怎会让他看不明,因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反倒是自己府里,那张原本是可以一眼看透的女人,是这几日下来纷争不断后看不透了她。

    凌迪卿把这回去了襄城。去与那里的山上见到的情景全都是说了一遍。

    “现在你可是明白?如果那里还有金子。又怎么可能等着我们去挖。又怎么会有如此好的机会,别人不想要自己买?而你的那个好亲家,怎么会没有把这件如此重要的事与你的父亲说清楚?他们这是想打的什么算盘?”凌迪卿眼里冰冷之极。

    刘倩霓徒然听到这个消息。简直不敢相信,“这,这怎么可能,那山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人在那里?”

    “怎么没有可能,凡是有人在那山上挖出金子后,又怎么可能别人不想去也试一试手气,何况这接二连三的传来有人挖到金子的事,这岂不是更加的吸引了人前去?”凌迪卿口气有些的严重。

    “那我现在就去与我父亲说。”刘倩霓煞白了脸色,她不是没有意识到,如果这事真的是如了凌迪卿这个眼前的男人所说,那么等到了那时,谁都是知道,这座山即使是买下来,那也是已经没有任何的作用了。哪还有有金子等着他们去挖采。

    “那你的意思是钱已经给了你的父亲?”凌迪卿问。

    “自然是早给了,那天一回来就给了他去,当然是我也和父亲说过,要加上你的那一份额。”刘倩霓如此的说,刘倩霓着急的往前面走去。

    穿过了园子里一处的两股溪水,直接就前往刘府老爷的书房而去。凌迪卿紧跟在他的身后。

    刘府的老爷刘定东正在书房内,端着一副山水画细细品着。

    外面传来下人的传报说是这两个人的一起过来。刘府老爷脸上顿时有丝的难看。这两个人的事,自己的这个庶女与凌迪卿他一直都是反对到底,可是,这个庶女却是一直与这个凌迪卿有些不清不楚。

    刘府的老爷刘定东,是绝对不想这两个人的事往了外面传,自然是也不愿意让了身在襄城的,自己这个庶女的未来亲家知道此事。

    所以,刘府老爷当见到这俩个人的同时进来的时候,又是居然敢在自己的府里如此大张旗鼓,可以想象,刘府的老爷的脸色上面有多难看。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刘府的庶女又怎么是这个小小的芝麻小辟可以觊觎的。他的这个女儿可不是那个傻里吧唧的佟爱嫡长女,愿意下嫁给这样的一个没有任何建树的男子。

    刘府的老爷十分的瞧不起凌迪卿,并且是也把这份一丝表情十分明白的给这个男人看。

    凌迪卿一进来就已经是预料到会有这个刘定东是如此的看他。凌迪卿此时是也没有多意料之外。

    凌迪卿看了眼一旁急急要上前张口的刘倩霓。凌迪卿首先开口:“是这样的,刘老爷。我想要把我的那份拿出来的钱帛收回,我现有急用。”

    凌迪卿在刘倩霓徒然听到他如此的说出这话,一脸的吃惊的往了凌迪卿的脸上看来的时候,凌迪卿还是异常坚定,眼神往了刘府老爷这里看。

    凌迪卿不是个笨人,他相信以着刘定东刚才自己一进来时候,眼底对自己的鄙夷,他是完全的想要急急与自己撇清了关系,何况对与刘定东在短时间内要筹措一笔巨大的钱财,自己的那点小钱,甚至是可以说并不会让他看得上眼了去。

    刘府老爷突然听到是这个事,他脸上立马的就是露出鄙夷的神色来。他是真就从来没有看得起过这个男人。

    刘府老爷立刻就是满口答应,转身就是取来了一旁抽屉小瘪里头的一张银票,这张银票还是几天前,他的这个庶女好生的与自己说,要让凌迪卿也一定参与在其中后,他才十分不乐意的答应了下来。

    而在这刘府老爷取出的这个小瘪子里头的这张银票下面,却是一张数个巨大的银票,这张是刘府老爷的庶女向佟罗月所借的那笔钱,刘府老爷这张银票却是并没有拿出来。因为这笔的钱真的是数额不小。

    凌迪卿拿着到手的银票,笑了笑,他看了眼一直都在旁边像是不认识自己一般的刘府庶女,凌迪卿其实心里早已该是明白,自己与她并不可能再在一起。

    凌迪卿还是并没有直接的说出想要把佟罗月的那笔钱也帮了她要回去。凌迪卿几番张口却是也没有往这下面说。

    他此时是也知道这个女人此时是绝对不缺钱了。可是又在明知道这笔钱是即将要借出去后,即将要打水漂的时候,凌迪卿是也心痛的。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笔钱可真的是不小的数额,对与那个女人来说,她几乎是把所有的嫁妆估计包括了她的没有在明面上面的,佟老夫人在她出嫁时的私房体己都是拿了出来。

    凌迪卿几次张了口,却是在看到这个原本一直到现在在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着份量的女的刘府庶女如此看自己的时候,凌迪卿是再也说不出口来。

    所以当了凌迪卿拿到银票,又在刘府老爷极力的讽刺的话语中,凌迪卿还是保留了给这个刘府庶女刘倩霓的一丝在刘府的尊严,凌迪卿转身就走了。他并没有去与这个刘府的老爷多说什么废话。因为他知道,刘倩霓在醒悟过来后,是会立马与这个刘府老爷说那件事的。

    后面的事,就不是凌迪卿所要操心的了。

    凌迪卿回府,当他得知,这个女人已经是把去襄城时取回来的玉石与另外两块的石头让了隔壁的那个金匠加工的时候,凌迪卿过去隔壁看了几次,并没有说什么。

    这点出乎了佟罗月的意料之外,他晚上回到了屋子里头,也没有再提这个事。

    几日过后。佟罗月在屋子里头等来了消息。

    果不其然,刘府老爷在外面的事。听说这个刘府老爷是亲自去了襄城一次后,回来时是满脸的郁怒,甚至是有苦说不出来的那一种。

    这也没有谁可以去说,说这是刘府老爷自己亲家故意要害他呢?说了也是没有人会相信。

    在阳陵城里面,许多的贵人都是听了十分的高兴,原本就是听了刘府即将要有钱,还打着要向他们借钱的蒙头发出算盘,借钱后独自去闷声发财。

    这个事情听到后,所有那些原本就没有借钱给刘府的人,都是十分的兴奋。

    他们都是要看看这个刘府是如何的倒霉了去的。这当中首当其冲的就是佟壶恩了。因此,这几天他也没与佟罗月来凌府找她的麻烦。

    佟罗月听到下人的回报后,笑了笑。与了一旁的冥德就开始说起话来。

    【啊,这章只有用了一个小时就搞定了,修改又花了一点点时间。我发现我不拖字就是写的快,托字数就是写不快呢。曾经,这书一场佟壶恩给佟罗月准备的诗会那场戏,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去写,将近二十多章,我也真的是佩服我自己。大才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披荆斩棘最新章节 | 披荆斩棘全文阅读 | 披荆斩棘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