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春江水暖 > 正文 程怡篇 来生我还要遇到你

春江水暖 正文 程怡篇 来生我还要遇到你

作者 : 雨泪凌
    收费章节(20点)

    站在空荡荡的大殿,我的心中满是寂寥,殿外夜色正浓,殿内亮如白昼,可是我却一点感觉不到光明。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圆圆的肚子,那里有个小生命在生长着,我不知道今夕何夕,但是我只知道活着,一定要活着。

    “娘娘,该沐浴包衣了。”

    碧儿在我身后提醒着,我却恍若未闻。碧儿见我没有答话,轻声叹了口气,推着我来到铜镜旁,让我坐下。轻轻将我头上的发钗、珠花一件件拿下来,放在梳妆台上。

    透过铜镜,我看到一瘦弱的美人坐在里面,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美人额头有一大大的伤疤。心骤然一痛,我抬手摸向自己的额头,心却飘得更远了。

    第一次见到子炎是在一个夏日,那时,小小的我跟着母亲去沈府做客。沈府里面的人见我乖巧,十分喜欢我,然而我却不以为意。听母亲说,我身份高贵,长大可是要母仪天下的,他们讨好于我,那是理所当然的。

    我虽内心不愿,可是表面上却要装出一副贤淑懂事的样子,那时候,我毕竟是小孩子,时间久了,也便厌烦了。

    母亲见我如此,让我出去玩,并派丫头跟着我。我心中十分不满,丫头跟着,我玩的不会尽性。

    眼珠转了下,我指着她们,一个个吩咐道:“你,去给本小姐拿些水果来。你,去给本小姐拿些茶水。你,给本小姐拿些遮阴的东西。”

    吩咐完毕,三个丫头看着我,左右为难,我晓得她们的忧虑,所以一本正经道:“快去,本小姐在这里等着你们。”

    三个丫头见状,快速离开了。我嘴角上扬,不屑的看了她们背影一眼,笑话,如若让给他们跟着,还不如在府中待着,来这沈府做什么。如此想着,我快速离开。

    只是沈府比我想象中的要大,我居然迷路了。正在此时,我看到一身着白衣的小男孩蹲在一池塘边,手中拿着鱼食,向里面撒去。

    “喂,你在做什么?”我跳了出来,站在他身后询问道。

    男孩没有看我,一门心思在池塘的鱼上。

    我有些不满,再次询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男孩终于听到我的话,抬起头,轻轻道:“小声些,鱼儿被你吓跑了。”

    我看清了男孩的面容,面如冠玉,貌比潘安,好看的眉毛皱起,薄唇不满着撅起。温和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金光闪闪的。

    我鬼使神差的牵住他的手,询问道:“小扮哥,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脸一红,试图收回手,哪只我攥的实在是紧些,一来二去,我们掉下了池塘。

    幸好被经过的丫头看到,我和他被救起。回府的路上,母亲紧紧拥着我,害怕的发抖,不过,我心中却是十分高兴的,因为我认识了比我哥哥们还要俊俏的男孩,他说他叫沈默。

    后来,我经常去沈府,慢慢的我们熟识起来,关系一天比一天好。后来,他被送往京都,陪太子读书。再后来……我的心骤然一痛,我失去了他。

    知道皇上赐婚的那天晚上,我的心如被锋利的冰刃刺穿一般,血肉模糊。心很痛,痛到麻木,可是理智告诉我,为了程府的荣耀,为了我的父亲母亲,我必须嫁给太子。

    子炎来了,眼圈红红,一脸的憔悴,见到我的刹那,紧紧将我抱在了他的怀中,“怡儿,我们走,离开这里。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多么想点头,然后说,“好,我们这就走。”

    可是我却听到自己冷冷道:“嫁给太子有什么不好,以后我便是母仪天下。跟你离开,我会吃苦,我怕吃苦。子炎,我只是当你为哥哥,从没有爱过你,死了这条心吧。”

    子炎推开我,满眼都是震惊的神色。而我,嘴角上扬着,表情无比的真诚。只是心底的痛,没人可以晓得。

    子炎神伤的离开,看着他寂寥的背影,眼泪瞬间从眼眶中流出,我踉跄一步,坐在了地上。心好痛,如被人狠心的挖去一般。我多想大喊,“子炎,我后悔了——”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我的心死了。

    听着丫头们说着沈家三公子沉迷青楼,听着下人们说,他为一青楼女子一掷千金。我心底除了苦笑,还是苦笑,我多想对他说,我不能幸福,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后来,我嫁给了太子,后来太子成为皇上。再后来,子炎也娶了妻子。

    皇上对我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他是个好皇帝,懂得雨露均沾的道理,后宫之中,斗争的很厉害。我虽为皇后,可是为了程氏,我不得不去跟那些女人争权夺利。虽然,我不爱皇帝,但是我既然入了宫,便要保住自己的地位。

    我时刻谨慎着,不能让自己有一点的松懈。直到听进宫看我的母亲告诉我,子炎死了,回门的那天跟新娘子一起死了。

    当时,我的心,如坠谷底。原本干涸的已久的眼眶,再次涌出泪水。我的子炎,我深爱的子炎,居然就这样消失了。

    当天晚上,皇帝翻了我的牌子,我却没有如往常一样,沐浴包衣后等着他,而是命碧儿弄来一坛酒,自己默默的喝着。皇帝见我如此,不知为何,心情异常的糟糕,在殿内大发脾气,而后气冲冲的离开。我懒得理他,我的子炎,不在了,皇帝发脾气又能如何,把我砍掉更好,那样,我可以尽快见到他。

    从那以后,我不在跟宫里的女人争相斗艳,亦懒得理会宫中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是躲在宫中,看着院中翠绿的竹子,想着心底的事情。皇帝自那以后,很少来我宫里。外面盛传我失宠了,可是我却十分不在意,失宠了,又能如何,我的子炎,再也不能活过来。

    想到子炎,我的泪水,总是流出来。后来,我听到,宫里哪个妃子怀孕又流产了,宫里哪个婕妤掉水里了。我只是毫不在意的笑笑。那些都跟我无关,如果我嫁给子炎,我们的孩子应该能够打酱油了吧?

    晚上,我如往常般在院中饮酒。许久不见的皇帝居然来了。我很诧异,却毫不在意。他屏退下人,默默坐在我身旁,陪着我喝酒。

    那晚,他睡在了我的寝殿,跟他颠龙倒凤之时,我的泪水流出,喊出的却是子炎的名字。

    之后,他又不再理我,而那晚,我却怀上了他的孩子。这本是我嫁给他后,期盼已久的孩子,但是此刻,我心中却没有一点兴奋。我嘱咐心腹太医,不要声张。太医晓得宫中斗争厉害,以为我担心孩子保不住,便没有疑虑。

    再后来,碧儿告诉我,子炎回来了……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那一刻,重新跳动起来,回来了,他居然没有死,真是太好了。于是我不顾一切,来到御书房,告知皇帝,我要出宫,我要去慈安寺礼佛。

    许久没见皇帝,他有瘦了,眼睛没有看向紧张的我,点了点头,吩咐身边的太监陪同我一起去。我带着满脸的兴奋,不知疲倦的从洛阳往慈安寺的方向赶,一再催促车夫快点。只是我的身体因为平日饮食不规律,病倒在路上,因此在路上耽搁了些日子。等病情稍微好些,我继续催促他们继续赶路。

    就这样,我在慈安寺的山脚下,碰到了去还愿的沈府众人,亦看到了我心心念念的子炎。在山腰客栈中,我等候在酒肆中时,心底是从没有过的激动与兴奋。手中的绢帕被我绞的出了些褶子,碧儿异样的看着我,我努力保持着冷静,可是心早就不在这里。

    果然,他们到了,我看见了他。他跟几年前一样的俊美,眉毛、眼睛、鼻子……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熟悉的样子,可是再也看不到他看我时宠溺的眼神。

    “嗯,程姑娘,好久不见。”他云淡风轻的说着。

    我的心却如坠冰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接他的话,看到他的默然,我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我偏头看向她旁边的女子,面容娇俏,柳叶弯眉、樱桃小口,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满是好奇的看着我。

    这就是他的妻子吧?听说是乡野之地的女子,不过仔细打量气质却跟大家闺秀一般,甚至比世家闺秀还要强些。

    心好痛,如果我不拒绝子炎,现如今,站在他身旁的女子便是我吧?实在不忍心继续看,我转头看向老祖宗,故作轻松的跟她打趣,只是老祖宗的拘谨,让我意识到,回不去了,什么都回不去了。

    因为我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本来应该休整一日,第二日继续上山的,可是看到子炎跟她相携而去,紧紧交握的食指,我再也不能忍住。留下一部分人,带着几个丫鬟侍卫,匆忙赶往慈安寺。

    当晚,我再次见到了子炎,只是见不如不见,他跟江暖恩爱的神色,让我坐立不安。我如中蛊了般,居然使计策将子炎骗出,而后跟他谈话,趁他放松紧惕时,趴在他身上,让江暖误会。没人知道,我做这些的时候,我是多么的痛恨自己,可是我却阻止不了自己。

    他的心“砰砰——”跳着,可是我却不知道里面是否还有我。

    子炎看到了江暖,推开我,追了出去。那时候,我的心沉入谷底。我知道,他不爱我了。可是我却不能死心,难道我们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感情,还不如他们不到一年的感情?我爱他呀,就算卑微到尘土,我亦愿意。

    于是,我如被人控制般,再次用了恶毒的法子,将江暖劫出,然后送往丽春院。我如恶毒的妇人般,一步步计算着,如何才能让子炎看到江暖跟别的男人媾和的场景。

    只是天算地算,我还是失败了。当我看到皇帝跟陌生女子欢爱时,我便晓得,我失败了。我之所以,心底气愤地质问皇帝,不是因为他跟别的女子媾和,他的女人太多,我不在乎,而是因为他居然破坏了我的计划,让我一败涂地。

    于是,我如疯了般,派出父亲培养的黑衣卫,将他围住,杀掉他的青衣卫,然后杀掉他。杀掉他,就没有人能阻挡我追逐子炎的脚步,杀掉他,如果不是因为他求的先皇的赐婚,我跟子炎不会如此。

    只是,我没想到,子炎却跟他勾结在一起。当子炎的“忠”将我们团团围住的时候,我震惊的看向我心目中的男子,模样仍是我心中的样子,只是疏离冷漠却是从没有过的。

    直到此刻,我才知道他真的将我忘掉了,他爱上了别人。感情不能以时间计算的,我跟他的十年,的确比不上他跟别人的一年。

    于是,我撞向了柱子,我想解脱。

    只是……我做的坏事太多了,连老天也不肯收我。

    “皇后心内郁结太久,等到郁结解开,痴傻之症方能解开。”青云道人跟皇帝的话,我现在仍然记得。痴傻有什么不好,总好过日夜想着不可能得到的人好。

    宫人们暗自喊我傻子,碧儿总是想我抱怨别人的眼神。但是我不在乎,我心中跟明镜一般。其实我并不傻,只是不愿说话,不愿吃饭,盯着某处能看一天,看起来像傻子罢了。

    自打我醒来,皇帝倒是对我挺好,晚上无论多晚,他都会来我殿中就寝。他什么也不做,躺在床上,只是在身后静静的抱着我。

    有时,他会看着我不断隆起的肚子,笑着对我道:“怡儿,我终于要当爹了。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心中却十分的不以为然,他早就有孩子了,他的妃子们早就给他生过孩子,男孩女孩都有。他却跟从未有过孩子般,表演给谁看呢。

    偶尔,我也会听碧儿说起宫外的事情,比如,原本青楼的玲珑居然是匈奴的小鲍主,现在回到了匈奴,所以匈奴正内乱,皇帝英明,果断出兵,将匈奴赶到塞外。又比如,秦王趁皇上出兵,叛乱。皇上英明,调来神秘力量,一举歼灭秦王军队,将秦王斩杀于马前。

    我不在意,只是会心一笑。这就是睡在我身边的男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早就晓得他的厉害。

    “娘娘——该就寝了。”碧儿将我身上的水擦干,轻声提醒我道。

    我骤然从回忆中醒来,看着不远处摇曳的灯烛,往床榻走去。

    “啊——”突然,我的肚子便的十分痛,手指紧紧攥住衣角,我大声的喊了起来。

    碧儿见状一惊,先是将我扶到床榻上躺下,然后朝着殿外大喊,“娘娘快生了,赶快请接生的嬷嬷来——”

    皇帝早就将接生的嬷嬷接到我殿内居住,所以很快,她赶来了。只是……我疼痛了快一天,用劲了力气,孩子却未能生不来。

    “娘娘,使劲,再使劲……”嬷嬷在我身旁不停的说着,我却感觉自己的力气在流失。

    “皇上,皇上,这里您不能进……”正当我快要陷入昏迷的时候,听到碧儿在外面大喊。

    我睁开朦胧的眼睛,只见我的夫君穿着普通的袍子,往我这边赶,脸上满是焦急跟不安的神色。

    “怡儿,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等着我们的孩子出生。”皇帝紧紧攥住我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想扬起嘴,告诉他,不用担心。可是试了许多次,我却未能说出一句话。

    皇帝见我如此,朝着嬷嬷们狠戾道,“如果朕的皇后有丝毫损失,朕诛你们九族”

    嬷嬷们闻言胆颤心惊,汗水流下却不自知,“娘娘,再使点劲,头快出来了……”

    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所以我用尽了平生最大的力气。

    “哇——”一阵响亮的哭声响起,我却昏迷过去。

    “皇上,臣已经尽力了,娘娘血崩,恐怕……”迷糊中听到一中年男子的声音,而后,是一堆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外加咆哮声,“废物,一群废物”

    我从未见他如此过,慢慢睁开眼,看到皇帝坐在我身边,一群太医胆战心惊的跪在地上,他们的身边满是瓷器的碎片。

    “皇上——”我张口,只是嗓子干的很,有些沙哑。

    皇帝听到立刻转身,见我醒来,满脸的兴奋,“怡儿,你可好受些?”

    我微微一笑,询问道:“男孩女孩?”

    “男孩。”皇帝笑着,“朕已经下令封他为太子。”

    我垂下眼睑,心中不愿自己的孩子生来便在漩涡中,可是程家的荣耀却让我理智些。

    “怡儿,你想看看咱们的孩子吗?眼睛长的像你,鼻子像我。”皇帝面带期盼的询问我,只是眼底却是一片的哀伤。

    我点点头,算是应了。

    他吩咐嬷嬷将太子抱来,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中一阵恍惚。突然,很久远的事情在我脑中再次想起来。初见,子炎向我介绍他。大婚,他满脸红晕的脸庞。撞柱子后,他抱着我发抖的身子……

    慢慢的,我的眼睛,逐渐迷糊,意识慢慢飘散。

    我这一世,最对不住的不是子炎,不是程怡,而是爱我至深的楚云(皇帝的名字)。

    “怡儿——”楚云转头见我意识丧失,大惊失色,声音凄厉的喊了一声。

    我再次睁开眼睛,虽然没有任何焦距,可是仍然费尽力气看着面前的人儿,断断续续说道:“如果……有来生,我还要……遇到你。不过,我……不要生在……世家贵族。我们……做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可……好?”

    没有听到他的答案,我便没了知觉。

    “皇后薨——”

    一太监大喊了一声,钟鼓的鼓楼敲起凄厉的钟声,只是一切的一切,我都听不到了……

    如果有来生,我还要遇到你……(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qidian.cn)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春江水暖最新章节 | 春江水暖全文阅读 | 春江水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