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外番 第042章初露锋芒

专属妖精 外番 第042章初露锋芒

作者 : 琴鸿
    楚歌挂着莱卡翁的面孔,却让凯迪的消极心理漫上他的内心世界,疯狂肆略,在这时刻占据绝对上风。与庄黎的第一次对视,楚歌目中尽是恐惧之色,没有一点自信,心中大骇,就像耗子见了猫,丧失了斗志。

    庄黎皱了一下眉头,想不通这个让整个世界都感到不安的死神为什么会如此惧怕自己。

    想归想,庄黎恪守职责,效命兰岛,压根就没有放走楚歌的打算。庄黎身负重大使命,别看她表面从容淡定,其实从来就没有掉以轻心。楚歌在春秋古城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监控之中,刚一见面就有动作,应变之快,非莱卡翁和康米娜能及。

    庄黎微抬手,掌心凭空生出一小鄙龙卷风,立马脱手而去。眨眼之间,壮大成高三五丈的龙卷风,挟起街道上的灰尘、碎石砾和细件杂物,紧追楚歌。

    左右土木建筑经这一道龙卷风撕扯,摇摇晃晃,就要倒塌。屋顶上没有黏着固定的砖瓦被狂风席卷,组成龙卷风的爪牙,扑天盖地,向楚歌压了下来。

    龙卷风声势浩荡,其破坏力超乎想象,正面硬抗是找死,谁敢以身相试?楚歌及时奋力跳闪,窜进左侧楼房里间,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龙卷风,穿堂而过,破窗而出,到了另一巷子里。他片刻不停,朝驿站狂奔。

    庄黎五指一张,瞬息化开龙卷风,保住了左侧的楼房。她背生一对风翼,紧跟楚歌之后,飞上左侧楼房的屋顶,穿过从天而降的砖瓦杂碎,轻飘落身,一袭白衣纤尘不染。

    此时她喜怒不形于色,庄重,柔美,圣洁,高高在上,好一副天外飞仙的俏丽之姿,偏偏紧追楚歌不放,面善心冷,举手投足间尽是一派杀伐之意。

    庄黎居高临下,右手一挥,数道白芒风刃朝巷子里的楚歌的脑门射去。

    楚歌左闪右躲,险险避开两道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的风刃,临时抓起一块废弃的青石板格挡庄黎的后续杀招,趁机紧贴靠里的墙壁急行。

    这块青石板也忒为结实,居然中了八九风刃都不破裂。

    庄黎一出现,楚歌在心理上觉得驿站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管怎么挣扎,都感到遥不可及。如今逃出古城反而是其次,保住小命更加紧要,庄黎的杀人之心,他是能够感应得到。

    楚歌贴墙逃窜,庄黎站在屋顶看不到他,便飞离屋顶,飘身半空。

    怎料,庄黎刚一露脸,楚歌粗壮的腿脚一弯,蓄势蹬地,自下而上,拔地而起,竟是举着石板,咆哮着掩杀而来

    生命受到威胁,兔子急了也会跳墙,逼急了凯迪,也会激怒他的狂暴残杀。凯迪的消极心理退散一空,楚歌携带莱卡翁的能力,露出本相,这一跳,令庄黎脸上飞起一抹讶色。

    他,回归本尊,妖精灵魅一般的精致面庞在临近中天的阳光下闪烁着只能仰视的骄傲森森邪眼中怒火中烧,焚尽屈服和软弱,目射凶光,犹如实体,逼人退怯

    空气中,弥漫死神的恐怖杀伐之息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侵袭,毫无花哨,扑向庄黎,压倒一切。

    楚歌瞬间的爆发,与刚才的表现不可同日而语,其气势之强,庄黎自忖可轻易拿下楚歌,却在某一个瞬间,脸上掠过无边的惧意,花容失色。

    那是真正的高手、峰巅级别的强者才应具备的眼神,这种气势需要直面死亡、无视生死的勇气。精神之强大,非一般人的大脑能够承受。

    楚歌又是如何得到这么强大的精神力?

    要知道,精神力地锤炼,比肉身横练更加坚难。绝大部分人的精神力的强度从出生伊始就已定型,后天的打熬,只是通过各种修炼方式,来维持其稳定,让精神境界持久保持在固有的最佳状态,而无法突破局限、提升到全新的境界。

    至少,秘能世界有史以来,官方史料典籍中都没有出现彻底改变精神境界的情况,法殿隐士和雷姆利亚人也办不到。

    庄黎对楚歌的一切资料了若指掌,可以赌上身家性命肯定,楚歌在封印之前,以他当时的精神境界,绝不可能出现这一瞬间的爆发,再给他三百年时间来锤炼,也做不到。

    大罗尊者的封印,难道只是强迫他沉睡了十二年而已么?

    兰岛接引司的代理祭司不得不怀疑,这个封印,更像是塑造了一个意志坚定不可催的超级怪物。

    要想练就登峰造极的武功,必须要有超越极限的意志

    封印十二年,让楚歌得到了这种接近无敌的意志,加上他的资质和能力,练就登峰造极的武功,指日可待

    到底是鬼师真得预见了未来?还是因为他的阴谋预言,和这个世界对楚氏一家的所做所为,催生了未来的死神灾星?

    或者,另有其他令人心惊的原因。

    这一切,因为楚歌的觉醒,因为他此刻的表现,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观照前后十八年,围绕死神灾星的所有事迹,庄黎灵光闪念不断,冥冥之中察觉出有一只可怕的黑手操纵着这一切,精心策划出一个完美无暇的棋局。

    黑暗中的弈者统观全局,运筹帷幄,精确到每一个棋子、每一个步骤。他用楚歌做为诱饵,诱使整个世界陪他下棋,令整个世界陷进了这个圈套,不可自拔。

    弈者用八大家族做磨刀石,磨出一个天下无敌的魔尊。如果没有魔尊琴小师的强硬,这场棋局是不是应该在十二年前落下帷幕?

    如果弈者棋术参天,魔尊岂不是也是他的一枚棋子?

    就算没有魔尊横空出世,棋局依然会如期上演,只是过程稍微有点不同。

    这场世界级的博弈,到底从何时开始?

    十八年前?二十七年前?四十三年前?

    还是,三千年前?

    谁是黑子?谁是白子?

    做为弈者关键的一个棋子,身在局中,茫然无知的楚歌是黑是白?

    仔细想来,大罗天从来就没有跳脱出这个圈子。但大罗天是个棋术高手,先一步嗅出了危险的风声,及时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一步,定下协约,延缓了一场背腹受敌的打击,歪打正着救下了昔日的弃子——八大家族,赢得了思考对策的时间,也间接为各路棋手赢得了斟酌下一步行动的时间。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目的尚不知晓,但可想见未来的灾难。

    在这场博弈中,败北的棋手的下场必然是毁灭性的,实力强悍或许可以保得一时无虞,但是关键还是谋略,滴水不漏的谋略才能让棋手有机会活到最后。谁会是这只黑手下一个打击的对象,已经不重要,因为与这只黑手对弈的是所有参与死神灾星事件的势力集团,即整个秘能世界。

    当前秘能世界暗流涌动,焦点依然是楚歌,他的一举一动,都将引导棋局的变化,左右各路兵马。黑暗中的弈者执黑先行一步,过去的十八年,不过是弈者诱使各路棋手在棋盘上落下了自己的棋子,相互试探深浅。

    如今,这场博弈才刚刚开始,庄黎觉得已经到了落下第二枚棋子的时候。

    楚歌重要么?

    他是诱饵,只是一枚棋子,一枚黑白不明的棋子。弈者握有什么样的棋子,有多少,都无从知晓,可能是黑子,可能是楚歌这种黑白不明的棋子,也有可能是白子。

    因为,这场博弈,他说了算,他可以不按常理,无视规则,棋局只是这场博弈的形象词。

    如果楚歌被任一方吃掉,弈者可以塑造另一个死神代替。

    幻境小宇宙的时间是人类世界的几何倍数,不同幻境里的秘能师可以生活三五百年,长则上万年,这场博弈可以对决几千几万年,乃至天荒地老,而且棋手可以传承,弈者也可以继承。

    楚歌不重要么?

    他是千载难逢的第五系,直到如今,已经过了十八年,都没有任何关于他本尊的消息。预言不虚,死神灾星怎么会如此轻易死去?一缕残魂尚且如此难以对付,其本尊怎会落入下乘?

    任何一处黑暗,都有无数双冰冷的眼睛。强者,何止魔尊一个?

    而且,重不重要,已经不是弈者和各路棋手说了算,楚歌的意志,足以让他从棋子进阶为棋手。

    鹿死谁手,谁将直面操盘的弈者,谁是博弈的王者、胜者,只看各路棋手的造化了。

    值得庆幸的是,当前楚歌的精神境界极不稳定,还不懂得如何有效地使用精神力。

    总之,庄黎心念电转,在此刻看出了端倪,楚歌已经具备部分潜质成为棋手,而且他有理由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确保楚芸安然无恙,是魔尊和大罗尊者的旨意。而确保整个秘能世界的稳定,是兰岛直接下达给庄黎的命令。倘若牺牲一个人,能够拯救全世界,哪怕是搭上自己的命,也值得,这是庄黎身为兰岛代理祭司的觉悟。

    所以,庄黎动了杀机,防微杜渐,做出绝断,打算把楚歌扼杀在觉醒之初——留他在世上,迟早会酿成大患。如果那只黑手弈者真得存在,楚歌一死,这场棋局势必要重新规划,也许可以换来长久的太平。

    楚歌的爆发只是昙花一现,庄黎绝非等闲之辈,转瞬便恢复常态。面对楚歌的突袭,庄黎不慌不忙地向后上方飞退,避其锋芒。在她看来,楚歌终究是小娃娃,在世时间前后加起来,都不满三岁。他精神力再强悍,也不能仅凭一个眼神就把一个活人当场灭杀。纵然当初有八大家族传授他武艺,哪怕他是绝世天才,先天资质出类拔萃,短短两三年能有什么成就?

    武道不是秘能,重在肉身横练修行,以及修行中的感悟和机缘。修行武道功夫需一步一个脚印,武学根基和实战经验极其重要,不能一蹴而就,更不能被复制。

    功夫武道,千差万别。武道强者,都有自己独特的路数,弟子门人只能模仿,形似而非神似,最终是要踏上属于自己的武道。楚歌顶多只能读取传授他武艺的老师的习武心得,指引自己修行,少走一些弯路,不可以只通过触碰就得到老师修炼多年的功夫。

    经验还是需要自己日积月累,要想有所突破,都得靠自己的感悟。

    如果楚歌可以直接复制武学功夫,以八大家族登峰造极的武学成就,还有琴小师对楚歌的关怀,恐怕现在要逃的就不是楚歌。

    楚歌在世时间浅短,武道基础尚未形成气候就被封印,实战经验更是不足,如今刚刚觉醒,怎会是庄黎的对手?

    庄黎是元素风系秘能师,掌控制空权,是远程攻击的好手。楚歌不知死活,跳到半空来攻击庄黎,犯下大忌

    飞退中,庄黎直面楚歌朝她盖过来的青石板,竖起右手单掌,做佛门菩萨相。立时,她背后,顶上虚空的空气迅速凝聚成一柄丈许大小的手刀,碧色半透明,虚虚实实,杀气盖天。

    无形的凌利刀气,一阵一阵,像野外的劲风一样朝四周波散开来,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庄黎骤停,不再飞退,腾身半空,右掌下压,向着青石板做势一劈。庄黎顶上虚空的半透明风手刀受到这番牵引,向着楚歌和青石板猛烈斩去。

    巨大的风手刀裂空斩虚,风声贯耳,呼啦炸响,云天为之变色,景象壮观,气势极为浩大。刀锋未至,这柄由空气聚化而成的巨刀所形成的气劲,已逼得楚歌呼吸不畅,他双手撑着的青石板出现三道裂痕,发出脆响,裂痕向两端蔓延,即将断裂成三截,抓住青石板的双手血肉模糊。

    若不是有这块结实的青石板挡在身前,楚歌怕是已经体无完肤,很可能血肉尽削,全身的骨架能不能捱得住,也难以保证。

    庄黎轻轻一挥手,极其写意地使出一个风手刀,就把楚歌阻在半空,进退两难——楚歌从地上弹起的力道还未消散,和风手刀的劲道相抵消。

    一眨眼,风手刀正中青石板。青石板应声而断,被劈断成三截。

    就在风手刀斩击青石板的前一秒,楚歌见势不妙,立马撤手,四肢都异化成半兽狼人形态,施展千斤坠身法,迫使整个身体加速度下降,再次躲开了庄黎杀人灭口的好手段。

    不远处,长空无影和乔洗双双现身屋顶,一纵一跃,匆匆赶了过来。

    庄黎看了长空一眼,面色微变,右手翻转,催生一股旋风,向楚歌卷了过去。楚歌身在半空,旧力已逝,新力未生,无力施展身法避退,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那一股旋风裹住楚歌,左右无依无靠,下不接地,把楚歌生生定在半空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