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外番 第032章门世界

专属妖精 外番 第032章门世界

作者 : 琴鸿
    香港,九龙城,暴雨刚刚停歇,已是黄昏傍晚。

    “歇业一季,闲人勿进”,这竟然是一家酒楼门口贴的告示,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巷里十分醒目。

    这家挂着“春秋”两个大字的老式酒楼,木制的牌匾经不起岁月的消磨,风干了,掉漆褪色,成了暗红,皱巴巴的,表皮成片成块地脱落,“春秋”两个大字也不容易分辨出来。

    七月至九月,是香港的台风较多的季节,一阵强风吹来,掀起老得掉渣的牌匾,拍打着门楣,有两颗用来钉住牌匾的钉子已经折断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这块牌匾就会被风吹飞。

    酒楼内里弥漫着腐败酸朽的气息,借由洞开的门窗飘散外面半条街,刺鼻难闻,让人联想起瘟神的晦气。从酒楼门口路过的街坊邻居们都是捂着鼻子飞快走开,一个个眉头低沉,皱得紧紧的,在心里咒骂着。

    掌柜就坐在柜台边上,右手支着右脸颊哼哼叽叽唱小曲,左手的中间三个指头有节奏地敲打桌面,所应和的正是风吹牌匾、拍打门楣的声音。

    这个人年近花甲,蓄发留须,头发散乱,胡子打结,不修边幅,邋里邋遢。从门口的老街上走过,远远都能闻到他身上的一股奇特的酸臭味,脏兮兮得讨人嫌。不得不让人怀疑,兴许他就是所有腐败气息的源头。

    对面墙上,挂上一台14寸黑白电视机,大陆八十年代的井岗山牌,这件老古董在现今的香港,乃是整个中国,都是罕见的极品。

    广告之后,电视里面播演京剧,老掌柜的注意力从外头转移到国粹,左手中间三个指头敲击台面的节奏也随了刀马旦的唱腔,哼哼叽叽……

    牌匾终于掉了下来,老掌柜却无动于衷。

    已经没有人记得这家酒楼有多少年的历史,附近年龄最大的街坊都说他从记事起,这家酒楼就已经在这里,他的祖辈在世时也常常叨唠这间酒楼,“春秋”二字甚至还出现在他祖辈的祖辈所写的祖谱之中。

    总之,“春秋”一直都在这里,也许可以上溯到两千多年前,甚至更远。

    附近的老街坊都还记得,“春秋”在七十年代末装修过一次,自那以后,它就没有任何改变。周围的楼房随着时代的发展,换了多次面貌,只有这家酒楼以其食古不化的倔强,保留着那个年代的风格,一成不变,形为一种鲜明的特色,供人缅怀往昔。

    虽然街坊们都讨厌这个不着调的掌柜,也没有人愿意进去喝茶吃饭,但是他们每次路过这里,都忍不住踮起脚朝里面望上一眼,看看老掌柜是否健在,看看里面的桌椅摆设有什么变化。

    倘若一切如常,他们也就心安了,怀着矛盾的情绪轻快地离开。

    店里除了老掌柜,还有两个二十来岁的伙计,和三个厨师。三个厨师极少露面,十天半个月出来一次,看会儿电视又不见了。两个伙计也只有在店里有客人的时候,偶尔会现身,神神秘秘的,从不出门,不知道他们整天都待在内里干些什么。

    老掌柜大部分时间是在店里度过,很少出来和街坊邻居聊天。如果有人找他攀谈,不超三句话,那人肯定被气得吐血,所以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和来历。尽避老掌柜已经在这里待了至少三十年,可他的样貌始终没有多大的变化,街坊们给了他一个外号:老不死的妖怪。

    历史上,乃至今天,春秋酒楼向来不沾染外事,却有人不知好歹。

    看似普普通通的春秋酒楼,从古到今都蒙着一层神秘面纱,气氛诡异。过去有人举报酒楼闹鬼,老掌柜拿扫把将上门搜查的阿Sir打跑,理由只有一个:不要没事找事。

    更早前,社会混乱,有黑帮要抢占酒楼地盘,拿着刀枪聚众来闹事,还未进门,就被一个伙计收拾了。平时很少露面的伙计看起来斯斯文文,下手却狠辣,一口气,用拳头打死了十多人,当时震惊整个香港。

    从此,黑白两道都不敢来此地找麻烦,整条街道因为这家酒楼长享太平。

    传言春秋酒楼与军政高层关系暧昧,记者过来暗访,想从老掌柜这儿套点新闻资料,都被老掌柜两三句冷言冷语给打发回去。

    说来也奇怪,“春秋酒楼”从来都不招待街坊邻居,有钱也不让进。老掌柜脾性刁钻古怪,喜欢捉弄客人,让人难堪,经常把客人堵在门外,会有各种荒诞的借口谢绝顾客入内。春秋酒楼历史悠久,有不少中外游客慕名而来,老掌柜却把他们轰赶出去,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可是,仍然有形形色色的人进进出出,貌似在这里吃饭喝茶住宿。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有中外名人,也有无名小卒,有人开着香车宝马光顾破烂的老店,有的则是衣衫褴褛的乞丐……

    傍晚,九龙城华灯初上,一个三十多岁的法国人,西装革领,右手提着手提箱,左手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走近春秋酒楼。法国人看到牌匾掉在地上没人理睬,摇了摇头,弯腰提起,带进酒楼。

    门口的风铃无风自动,响起清脆的音符,在此之前风吹不动,端得奇怪。

    听到风铃的响音,老掌柜像见到贵客一般,来了一股干劲,匆匆忙忙梳理一下蓬乱的头发和胡子。

    法国人进门后,把牌匾平放在一张餐桌上,把手提箱换到右手,和小女孩一起向老掌柜行礼——右手搭在左肩,身子略向前倾,颔首微笑——这是秘能师的常见礼仪。

    老掌柜一反常态,非常有礼貌地回礼,笑着说:“两位下午好,欢迎来到春秋酒楼。本店一应俱全,朋友远道而来,是要吃饭,喝茶,还是住宿?”

    法国人知道这是老掌柜的玩笑,笑而不语。

    小女孩长相喜人,一对大眼晴水亮汪汪。她听得懂汉语,用法语很认真地回答:“老伯伯,我和爸爸不是来吃饭喝茶的,也不是住宿。”

    一位伙计拉开柜台左边的布帘走了过来,不苟言笑,白褂黑裤,袖口和裤管都很宽大,一副功夫武师打扮。

    老掌柜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法国父女二人跟着这个伙计走。

    “两位请”伙计微微躬腰,掀起布帘。

    法国人转过身来对老掌柜说:“洪掌柜,记得把牌匾挂起来。没有牌匾,我们的很多朋友可能会找不到住宿的地方。”

    “哈哈,不挂匾,让他们找不到地,老夫正好歇业一季,有空去外头走走,环游世界。”

    小女孩竖起一根食指,指着自己的头发。

    洪掌柜伸双手摸自己的脑袋,发现蓬发里长出一朵雏菊,顿时大笑不止。

    父女二人在伙计的引领下,走到阴暗潮湿的内堂,来到破旧的升降电梯前,电梯的门不是自动的,而是一道铁栅,还要用手拉开。

    伙计拉开铁栅后,三人先后进入电梯间。

    伙计合上栅门,一层绿色平面光网从脚下升起,覆盖整个电梯间,从下到上,穿透三人的身体。

    正对着栅门的墙壁原来是一整块显示屏,先前的老旧残破模样其实是一幅画面,此刻显示出了法国父女二人的身份。法国人的人类身份是一名在香港工作的外科医生,Dr.菲利浦,他女儿叫做克莱尔。

    随后是一个终端柜员机的三维窗口,菲利浦从怀里拿出一张磁卡,插进虚拟柜员机相应的读卡位置,输入密码。

    电梯间响起悦耳的电子音,用法语简报菲利浦的消费信息。

    柜员机扣除500秘币后吐出磁卡,电梯自动下行,指示灯亮起,屏幕亮光消退,恢复老旧残破的墙面-

    1,-2,-3,……

    电梯在负18层停下。

    “爸爸,门世界为什么要建在这么深的地下呢?”

    菲利浦摇头不知。

    克莱尔转头问伙计:“叔叔,你知道吗?”。

    伙计低头向着小女孩笑了一下,说:“这些数字没有任何含义。”

    克莱尔瞪着大眼睛,表示自己不明白。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是在负108层,你相信吗?”。

    克莱尔摇摇头,不知道她表达的是不相信,还是听不懂。

    先前是一幅老破墙面的屏幕,现在变为一扇门。菲利浦和伙计握手道谢,说再见。克莱尔知道自己要离开电梯间了,也伸出小手。

    “下次,你离开春秋古城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答案。”

    当菲利浦伸手去开门,伙计的形象就有些不真实,克莱尔握着他的手,眼睁睁地看着他像雾一样消散,手上仍残留他的体温。

    克莱尔并不惊讶,问:“爸爸,这位叔叔是什么能力?”

    “幻影分身术,其实他和洪掌柜是同一个人,听说洪掌柜有六个分身,加上本尊,总共是七副面孔。”

    “哪一个才是本尊呢?”

    “洪掌柜可以在本尊和幻影之间穿梭,每一个都是幻影,每个都可以是本尊,真假难分。带我们进来的是他本尊,而刚刚消失的是他的分身。”

    克莱尔十分迷茫。

    说话间,菲利浦已经打开门,牵着女儿的手,进入一个纯白得扎眼的长廊里。白色长廊前后无限长,左右无限宽广,上不见顶,只有脚下传来踏实的感觉。

    整个空间的光影情况超乎自然规则,是单一的素白,没有丝毫的杂色,白到了极致,没有任何阴影,包括父女两人的影子也看不见,一点也不真实。

    之所以称为长廊,是因为那一扇扇等距离排列的门,门板接地,成整齐的两列,无限延伸,凭空树立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左右没有依靠。门的颜色和式样完全一致,红木纹理,长方形,在这个白色世界非常醒目。

    门上刻着不同的符文,大致分为秦篆和汉隶两种,将不同的门区分开来。

    这里是香港门世界,每扇门对应着一个介质,即秘能师在香港的一个类似春秋酒楼的据点,而其中只有一扇门是通往香港的唯一一处幻境小宇宙——正三品的古城春秋。

    门世界里面并不是只有这一对法国父女,还有很多秘能师在两排门形成的长廊里行走,克莱尔看到有个调皮的小男生跑去门后捡球,但他的球先他一步,从另一侧滚了出来,出现在他身后的长廊里。

    这里类似于封闭的镜子空间(左右前后上下都用镜子堵住的空间),头尾用一种奇异的方式对接,头即尾,没有明确的前后左右之分,视觉上是无限宽广的,不过没有镜子空间无穷重复的层次感。从任何一个点出发,随便往哪个方向一直向前走(要绕过门),不用半个小时,都会回到起点。

    在这里,有的人刚打开门进入门世界,有的人推开门离开,有的门前排起长龙,有的无人问津,这条长廊川流不息,很像拥挤的地下铁。秘能师着装打扮各不相同,汇聚古今中外,各个朝代的人都有,电影里面没有出现过的这里也有。

    菲利浦边走边解释洪掌柜的能力,带着克莱尔走到一扇非常受欢迎的门前排队,路上遇到不少熟人,一一行礼打招呼。

    这扇门效率很高,秘能师进进出出,二十人一批,倒也挺快,菲利浦等了不到三分钟,就牵着克莱尔随人群鱼串而入。

    法国人带着女儿穿过门,离开门世界,出现在一个古代驿站的厅堂内。

    回头一看,身后的门还在,居然是嵌在一堵厅堂正中的影墙内。影墙散发薄薄的光晕,表面有轻微的律动,可以在墙上看到门世界的局部影像,是个高科技产品。

    驿站内排着老长的队伍,延伸到外面的街道上,形形色色的秘能师通过影墙的门,一进一出。

    驿站有一队二十人的兵卒,佩甲挎刀持矛,分站两列,仪态肃穆庄严,活像秦王陵的兵马俑,目视前方,纹丝不动。事实上,他们都是仿生机器人,输入的任务代码单一,使命感强烈,为秘能师服务,一方面维持驿站的秩序,另一方面是为了营造一种氛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