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三卷 禁忌守护 第017章 我叫长空

专属妖精 第三卷 禁忌守护 第017章 我叫长空

作者 : 琴鸿
    山西人语焉不详,简要解释了一番,勾勒出一个幻想世界的轮廓,模模糊糊,说了也等于没说。

    美树不敢插话,半信半疑,尽避自己的家里就有两个超出人类范畴的异人。

    山西人的声音越来越远,美树听出他进了书房。

    果然,书房里的一张单人沙发椅离开原来的位置,悬空移到矮几旁边,在美树的左手位置落下。

    “呃,客厅的沙发太矮,我自小就不喜欢跪坐在地板上的姿式。我破例开口跟人类说话,是希望你放松,不要紧张害怕,我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用你们的话说,对,我不是恐怖份子。我想,我不请自来,应该给个说法。”

    此人以秘能师自居,有点傲慢轻视人类的味道。

    美树看着沙发椅的布垫凹陷下去。

    听声音,这个北方人的年纪应该不大。美树做为一个有着高学历的现代人,在经历过最初的恐惧后,开始理性思考问题。

    毕竟,类似的影视剧和文学作品不计其数,现代人自小就受到这种文化氛围的熏陶,对超自然现象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古人要强。只要不危及到生命,很多人都渴望去探究、接触超自然的存在。

    美树怯生生地问:“真得存在着那种世界吗?如果存在,会在哪里?”

    北方人淡淡地说:“我没有必要欺骗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都不会再说什么。知道的太多,对你非常不利,若是泄露出去,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请你务必慎重。”

    听得出来,北方人属于少言寡语的人,这句话是在警告美树。

    美树心里发怵,不由得把身体离声源位置挪远了几步。

    两人都沉默无话,屋里除了电视里的声音,别无其他的声响。

    “我……”美树打破僵局。

    美树勉强镇定心神,端正身体,垂首躬腰,向北方人所在的单人沙发椅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可不可以让我,看到阁下的样子?”

    和一个隐形人共处一室,就算对方没有恶意,美树的心里也很不踏实。也许,见过他的样子后,会减少心里的恐惧感,只要不是凶神恶煞的魔鬼面孔就好。

    对方没有回应,所坐的沙发椅发出吱吱的摩擦声音。

    美树壮起胆子,紧张兮兮地缩着脖子,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把手慢慢移向左边。

    “糟糕,米粉应该糊了吧。”

    柔软的沙发椅软垫回弹,美树知道北方人在回避自己,不无失望地干笑了一声。

    厨房一阵窸窸窣窣。

    “你这里就没有一张高一点的桌子吗?”。声音从美树右侧的餐厅传来。

    美树离开沙发,环顾四周,好像直到此刻才发现室内的家具柜台都很矮,不由得讪然笑起。

    “算了,我就蹲着吃吧。”

    说话间,一只装着米线的大碗漂浮到客厅,落在玻璃茶几上。美树赶忙把茶几上多出来的几样东西收拾起来放在身边的沙发上,腾出空间。

    “多谢!”

    望着几乎成浆糊状的米粉,美树莞尔一笑,问:“还能吃么?”

    “《法典》有一条戒律是不许我们糟蹋水源、森林、大地、矿山、草原各种资源,也包括不许浪费粮食。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把炉火关小了,否则真得要成浆糊,那就不好看了。”

    美树猜想《法典》应当是秘能师遵行的法律戒规,对这个北方的隐形人更加感到好奇。

    茶几上方露出一双筷子,插进大碗,挑起米线,米线却断成一节一节。

    “我去拿个调羹给你。”美树掩唇笑了起来,起身跑进厨房,拿来一个调羹。

    “谢谢。”汤勺离开美树的手,落入大碗,舀起断成节的米粉。汤勺悬空,一端翘起,汤粉消失不见。

    “味道还不错,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吃。”

    食物的香气扑鼻而入,空腹的美树直盯着茶几上的大碗,不由自主地吞咽着口水,肚子不争气,咕咕叫着。

    隐形中的北方人笑出声,美树知道对方应该是看到了自己的窘态,顿时羞红了双颊,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长空擅闯小姐家里,怎么好意思让小姐饿肚子?你先坐会儿,我去帮你乘一碗。”北方人说漏嘴,道破了自己的姓氏。

    “你姓长空,那你叫什么名字?”

    长空没有接话,美树听到几下轻微的脚步声经过身后,随后厨房传来汤勺舀汤的声音。当美树转过身去,看到一副碗勺飘浮到自己身前。

    “吃吧,虽然煮过头了,不过味道真得很不错,我这个不喜欢吃米粉的北方人也能咽得下去。”

    美树站起身来,畏畏缩缩。

    “这是你家,跟我客气做啥?莫非,你是怕我害你不成?”

    美树一怔,双眼睁直,盯着自己的手,因为她的手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捏住。

    “我要放手,你端稳了。”

    美树受宠若惊,双手持碗勺,弯腰九十度行大礼。

    长空朗笑着说道:“我在你左边。”

    美树汗颜,转过身来又要行礼,却似乎被长空阻拦,拜不下去。

    “我小时候去过一次北海道的草山寺,参加——你们日本人的这一套,我受不起。所以自那以后,我再没有踏上日本岛。”

    草山寺,美树印象中没有这个地方。北方人中途转变话题,恐怕是隐瞒着什么。对方不愿透露,美树不敢追问。

    得知长空去过北海道,美树表现得十分欢喜,当下跪坐在茶几旁食用隐形人做的夜宵,举止优雅得体,恐惧心理在这一时全抛至脑后。

    美树一边吃着米粉,一边寻找轻松的话题,小心翼翼地与北方人闲聊,绝口不提与秘能有关的东西。

    谈话中,美树称自己目前在攻读世界史学与考古系的博士学位。

    窗外,曙光渐渐亮起。

    吃完糟糕的宵夜,美树清洗厨具后,回到客厅,困意袭来,双目开阖之间流露出疲惫之色,走到沙发处掩唇打了个哈欠。

    “天要亮了,你,还不休息?”

    美树望着电视屏幕,眉头微沉,有所顾忌,却不方便说出来,立在客厅左右为难。

    长空笑道:“你是不放心我吧。”

    美树心思敏感,很想说不是。

    “那好啊,你要是不放心,就坐在这里看电视吧。我先睡了,警告你啊,千万别动这个沙发椅。”

    美树腼腆笑了一笑,思虑再三,打消了去浴室沐浴的念头,果真抱着枕头坐在客厅里的低矮沙发上看电视,不时地向左侧手沙发椅看上一眼,欲言又止。

    最终,美树鼓起勇气,吞吞吐吐地说:“长空先生,那个……那个晕倒的孩子,就这样让他……这样没问题么?”

    “他随时会醒来,听说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最好祈祷他就这样沉睡不醒。”

    “他是什么人?”

    “在我们的世界,他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称作死神,不可触碰的死神,他已经消失了十二年。我一直希望这个神永远不要觉醒,可他,今天还是醒过来了……”

    美树后颈生寒,不由地扭头看了一眼没有合上房门的卧室。她缩起头,身子下滑卧藏在沙发里头。

    她能听出长空的语气很无奈。

    “长空先生,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句回答,斩钉截铁。仿佛有着深仇大恨,如此直接,能够感受到周围空气迸发出一团的火气,冲着躺在卧房的楚歌。

    美树向长空连声道歉。

    “不关你事,时候不早了,晚安!”

    美树为之愣了一阵,一脸委屈,道了声晚安:“哦呀苏米那塞(日语晚安)!”

    美树起初以为长空是个危险人物,听完他的一番话,才知道卧室里的少年似乎更加危险,让很多人束手无策的样子。

    事已至此,她决意听天由命,没有趁机溜走的想法,对方无影无形,怎么逃?逃到哪里去?

    半刻钟后,美树迷迷忽忽闭上眼睛睡去……

    ※※※※※※※※※

    这一夜,羊城有很多人无法入眠。

    楚芸的姑姑在得知宝贝侄女失踪,楞了半晌后,却没有表现出苏斐和许青山预想中的焦躁难过,反而流露出激动欣喜的神色,叫他们不用担心楚芸,委实怪异。

    苏斐和许青山一头雾水,以为小泵因为楚芸失踪而精神失常。

    辞别小泵后,苏斐和许青山召集所有认识的老乡和亲朋好友,帮忙寻找楚芸,全城搜索,忙累到天亮都没有结果。

    最后二人不得已,进了公安局报案。

    晨光中,沙贝海畔,潮起潮落,小泵左右双手各拿着一张相片坐在岸边,悲喜交加。

    一张是穿着千犀一中校服的楚芸,一张是五六岁的小楚歌。

    “姑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姑从小就希望能够同时抱着你们姐弟两个,带着你们两个一起玩,一起去上学,哥当年也是这么说的。都回来吧,咱一家三口团圆,生活再苦再坚难又怎样?”

    小泵热切期待的目光,融化满腔的慈爱,落在两张相片上面,轻声念叨,双唇颤动不止,眼角泪光晶莹闪烁。

    她,一个二十五岁的打工妹,身兼数职,既是姑姑,也是姐姐,还充当父母的角色,背负着不能说的秘密,真是苦了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