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九十章 大雪封山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九十章 大雪封山

作者 : 琴鸿
    食过午膳,盘山路上的积雪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小诗突然意识到积雪太厚恐怕对下山不利。

    然而琴寒与清虚道长难得一见,兄弟二人久别重逢话语特多,没有一两天时间是不会结束他们的长谈。小诗不忍心打搅,走到后堂门口又退了回去。

    小诗难得上山一趟,尘亮、大师兄等一干师兄都不舍得她离开,都希望她在山上多住些时日,故意夸大积雪的危险,以致小诗错过下山的时机。

    这天下午,小诗在厨房里度过,围着炉灶,烤了不少地瓜。有尘亮、大师兄这些可爱的道士师兄作倍,倒是不觉得无聊。

    大雪下个不停,已经没过足腕,小诗电讯钟芹说明情况。钟芹叫他注意安全,不必急着下山。

    而琴寒和清虚似乎在谈论机秘的事情,合上后堂的门窗,足不出户,还能听见二人的大声争执,很激烈。

    傍晚,有道门子弟送去斋饭,被清虚喝退,只隐隐听到“大罗天”、“秘能”、“兰岛”之类的词语,不知何意。

    夜里,小诗睡在西厢房,与钟芹手机视频对话,彼此相视而眠。

    第二天,大雪没膝,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本是一场好景,小诗却不能下山见钟芹,越发急躁,坐立难安。琴寒已经结束与义兄的长谈,走来劝慰小诗。

    清虚也道:“积雪太厚,路面湿滑,坐车下山是万万不可。盘山路弯多,很多路段的坡度过大,步行下山恐怕也不方便。”

    小诗使手语,催问:“大雪何时会停?”

    “明晚。”

    清虚精善卜算,小诗深信不疑。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山?”

    “后天,或许要等到大后天。”

    小诗无法接受,挥泪跑了出去。

    清虚目视小诗伤心离开,道:“你应该把我那钟芹徒儿带上山来。”

    琴寒应道:“看来是我做错了。”

    清虚看出琴寒很担心,“义弟放心,我那大徒弟会有办法的。”

    “这场雪真够猛的啊!”

    “是啊,已经有些年头没遇见过这么大的雪。”

    苏氏餐馆。

    这次小诗没有穿上道袍在囚牛仙走动,一身时尚女装,更衬得自己清丽脱俗,看起来依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风情,加上此时脸上垂着泪滴自雪中走来,楚楚可怜。

    小诗还未进门,苏妈妈一见了她,就走到街上,把小诗牵回餐厅,问:“孩子,这是怎么啦?”

    此时阿木不在餐馆。

    小诗泪红了眼睛,抽泣无声,令人心疼。小诗从挎包里取出纸笔,写道:“阿木哥哥在哪里?”

    三儿知道阿木的去处,很小心地回答:“木哥去了天音寺听方丈大师讲禅,燕儿也在那里,我待不住,所以回来看电视。”

    小诗一听,掉头就跑,雪地里留下他深深的脚印。

    苏父喃喃自语:“这哭哭啼啼的,一来就找阿木,不像是丫头的个性。”

    小诗赶到大雄宝殿,没见着阿木,于是又去了方丈大师的禅房,依然不见人影,只得抓住路过的和尚问话。

    “方丈和阿木在后院藏经阁。”

    藏经阁,因为放着佛门经书典藏,是为天音寺的禁地,禁止游客进出,只对内开放。类似于一家小型图书馆,不同的是,里面的书籍都与佛门有关,而且有着很高的历史收藏价值。

    小诗推开两扇高大笨重的木门,跨过齐膝的门槛,步入藏经阁。藏经阁没有铺设地砖,露出平整结实的泥土地面;高三丈有余,只设一层;藏经阁十分宽阔,却只有九排书架和长案,腾出的空间足以添上六七排书架。藏经阁的边角架设烛台,燃着香炉,书架和长案上居然还堆着不少竹简。

    里侧边角处,方丈大师和燕儿各自裹着一张棉被,坐在草席上。而阿木盘膝坐在草团,三人围着一个燃烧黑木炭的火盆烤火取暖,说着趣事,笑语频频。

    小诗推门而入,动静不小。三人视线被书架挡住,只当是有佛门弟子进来翻找经书,不以为意。

    进入藏经阁,小诗的心境莫名地安祥,一派明静,脚步为之一滞。然,转念想起钟芹,她又加快了步子,四步并为一步,飞也似的越过几重书架和长案,翻身落地,令阿木三人大吃一惊。

    小诗也不解释,见了阿木,抓住他的胳膊就往外拖,情急万分,让人迷惑不解。

    燕儿裹着棉被站起,问:“小诗,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出来。”

    小诗写道:“我不想呆在山上,阿木哥哥,你带我下山。”

    方丈大师接话:“大雪天下山,容易发生意外,不如在山上多住几天,等雪化了再走不迟。”

    “是啊,急不得!”燕儿应和方丈的话,道:“如果是因为山上无聊,就和我一起听方丈讲故事吧,很有趣的,别急着走啦!”

    阿木看见小诗脸上的泪痕,轻声问道:“能不能先告诉我,是什么事情?”

    在这个气氛诡异的藏经阁里,被三人一打岔,小诗一时答不上话来,难道就对他们说自己是因为思念钟芹,想和她在一起,就催赶着阿木冒险带自己下山?

    小诗仰首凝视阿木良久,再三思忖,默然垂首,松开了抓住阿木的双手。

    小诗这般模样却让阿木心里吃痛,反而拉起小诗的手,一声不吭,朝门口走去。

    “阿木,你不要命啦!”燕儿大声喊道:“现在下山,你们有九条命也不够啊!”

    阿木置若惘闻,依然往前走。小诗听了燕儿的话,却站定不动。

    “我不下山了。”

    小诗平伏心境。阿木确认了小诗的意思,不作勉强。

    燕儿走来,把小诗领到草席上,用棉被裹住她,一起坐下烤火取暖,听方丈大师讲佛门众多关于禅的故事。小诗心不在焉,而老方丈年岁大了,讲着讲着就打瞌睡……

    囚牛山下,钟芹坐在屋檐下背风而干燥的台阶上,看雪花扬扬洒洒把庭院池塘染成白色天堂,落寞万分。几个月前的盛夏季节,她和小诗就在期待天降大雪,甚至早早地构思好了如何在雪中游戏,堆雪人、打雪仗、滑雪等等。回忆当时纯真无瑕的幻想,钟芹情不自禁地苦笑。

    大雪纷飞,正是两人的期望,本应该是一场快乐的事情,如今却隔着一座大山的距离。

    明晚就是学校的元旦晚会,小诗一定迫不及待想要下山吧。

    一念及此,钟芹掏出手机编写短信。恰在此时,钟芹收到小诗发来的信息。钟芹长眉一舒,没有立即察看,而是把信息写完发送出去。

    “诗,我好想你。”

    山上天音寺藏经阁,老方丈睡得深沉,阿木把方丈背回他的禅房。

    小诗背靠书架,把手机紧贴在心上,嫣然一笑。

    “芹,我好想你。”

    [bookid=2226116,bookname=《禁忌守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