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八十八章 功夫篮球(2)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八十八章 功夫篮球(2)

作者 : 琴鸿
    比赛继续。

    钟芹围着小诗转悠,使出浑身解数牵制小诗,不离不弃。小诗进,钟芹也进;小诗退,钟芹也跟着退。而且她胡搅蛮缠,无视比赛规则,拉拉扯扯。小诗夺到篮球后,钟芹三番五次从背后袭击,死死抱住小诗不松手,叫来李爽和阿蛮,不择手段把篮球抢走,开怀大笑。

    “这,怎么打?”薛蒙站在篮板下不动,十分迷惘,难道这个捉摸不透的琴小诗把他叫来是一起玩游戏?薛蒙已经满了十八岁,年龄不小,性情使然,这种游戏他玩不了。

    钟芹喊话:“都不许停,随便打,用功夫也好,用下三滥的手段也行,不要管他什么破规矩,看哪个队进球多,输了的要受惩罚!”

    李爽和阿蛮挤眉弄眼,坏笑着,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飞天猫他们四人。瞥见这一幕的孟化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替自家兄弟捏了一把冷汗,幸好自己跟这两人是队友。

    随后,众人各展神通,即兴发挥,乱了章法,有打有闹。孟化、飞天猫和阿吉三人拿出绝活,杂耍式地运球,出人意料地切入,在场上表演花式篮球,似舞非舞,激情无限。

    相较之下,李爽四女除了捣乱取巧,和正统的篮球打法,没有什么拿手的表演天赋。不过仗着近半年时间时常在城里街头与校外人士斗艺,学得一些街头篮球的技巧,也在场上卖弄,花样百出,与孟化三人对抗,彼此娱乐。

    场上最让人大饱眼福的当属小诗、钟芹与薛蒙的功夫篮球,与其说是在打篮球,不如说是在较量武艺。三人不分敌我,突上突下,拳脚相加,拼得火热,难舍难分。

    小诗和钟芹两人熟比亲人,小诗的习惯小动作,钟芹一清二楚。只要小诗不施展功夫身法迷惑逃避,钟芹完全可以应付。不过较量起拳脚,钟芹却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与当初对决清虚道长的状况极像。

    小诗身怀绝技,身手灵活,技高一筹。她在篮球场上游走,招数千奇百怪,令人防不胜防。

    薛蒙刚猛,善强攻,功夫不及钟芹,却遭遇善长整蛊、又会轻功飞行以及对力之一物有超强控制手法的小诗,下场比钟芹更为惨烈……

    一个小时以后,窗外天幕已经墨黑,场上十人或躺或坐,汗流狭背,气喘吁吁。

    小诗盘膝打坐,调息吐纳,很快便恢复常态。暑假太病一场,小诗因祸得福,体质相比过去,好像有所改善,居然能禁受住这么长时间的比斗玩闹,令钟芹刮目相看。

    钟芹躺在小诗膝下,说:“小诗,想不到你这么能打。”

    小诗笑笑,说起唇语:“想不想再来比划比划?”

    “正合我意!”钟芹站起,喊话:“都起来,接着打!”

    薛蒙含笑不语。

    孟化三人扒在木制地板上不肯动,抱怨不止。

    阿蛮苦着脸答话:“学姐,我肚子已经饿扁了,是时候往里面塞些饭菜了吧!”

    李爽接话:“是啊,反正明天不用上课,我们又不回乡下,明天再继续好不好?”

    “小诗,你的意思呢?”钟芹把小诗从地上拉起。

    “吃饭!”

    “那好,晚上回家,我们两个单独比个高低。”

    这时,孟化问:“猫,比分是多少?谁赢谁输?”

    阿吉走去看地上的计分,道:“48比0。”

    下半场,大家玩得尽兴,却把计分这事抛之脑后。

    飞天猫大笑道:“走吧,我请客!蒙哥也要一起来啊!”

    薛蒙不置可否。

    钟芹含笑道:“突然发现你这人还不错,一起去吧!呃,我代表小诗说的。”

    小诗应和着点头。

    薛蒙伸出手掌一扫自己的光头,笑了起来。

    “大家觉得六合居怎么样?”

    “好!”

    ……

    是夜,小诗和钟芹沐浴之后,回到卧房。钟芹坐在梳妆台前,小诗站在钟芹身后为她梳理长发。

    “我还是想剪掉长发。”

    小诗摇头。

    突然想起了什么,小诗跑开,从床头柜里拿来方枕形的翡翠玉佩,要挂在钟芹的脖子上。

    钟芹一惊,握住小诗的双手,出言制止:“不行,太贵重了。”

    小诗嫣然一笑,走前一步,俯身靠在钟芹背上,双唇开合:“爸爸把玉佩送给妈妈,妈妈把玉佩送给我,之后爸爸替我保管了十年。现在,我决定把它送给你,不可以拒绝。”

    钟芹在镜子里读懂小诗的唇语,无言以对,只低头亲吻小诗的手背。

    小诗将红绳穿过钟芹的发丝,在她颈后系结连理。

    “今天打球有点累,等头发干了,我们就睡觉吧。”

    “嗯。”

    第二天,无雨,天穹阴云密布。

    “小诗,陪爸爸去趟囚牛仙,可以吗?”。

    早餐之后,小诗与钟芹正要携手出门,被琴寒叫住。安德森领会琴老板的意思,先行一步,去了车库。琴寒是位慈父,视小诗为唯一,惜之如命。小诗可以拒绝,却又不忍心。

    小诗与钟芹面面相觑。

    “芹,你陪我一起上山,好吗?”。

    琴寒笑了笑,不怒自威。

    钟芹见了,摇头对小诗说:“我在家里等你。”

    小诗舍不得与她分开,面色苦闷。

    钟芹拥抱小诗,在她耳边轻语:“小诗,早点下山。”

    小诗点点头,随后与父亲一道,坐上蓝色跑车,沿着池塘边沿的车行宽道离去。

    钟芹站在屋檐下,目送小诗离开,心头生起离愁别绪,这时天空洒下一瓣雪花落在她的额间。当钟芹举首仰望迷蒙的天空,却看不见下一瓣雪花飘落。

    山中大雾,因为天色阴沉,盘山路上露水重重,却不曾结冰凝霜。

    小诗倚靠在车窗看囚牛大山的冬日风景,很安静。琴寒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向,车内有些尴尬。

    未几,小诗转过身来,手舞:“我想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放火烧毁楼学楼。”

    似乎预料到小诗迟早会提到这个话题,琴寒泰然自若,淡然一笑,道:“其实,是你妈妈放的火。”

    小诗为之一惊。

    [bookid=2226116,bookname=《禁忌守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