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六十八章 推开那扇门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六十八章 推开那扇门

作者 : 琴鸿
    二楼,小诗把钟芹带到一间挂着仿古明锁的房门之前。

    刚搬到这里没多久,钟芹就知道这间房子藏着故事,一直想进去探个究竟,苦于找不到钥匙。直到与筱冬谈过话后,钟芹猜测这间房子跟小诗的母亲有关,便不再有动它的意思,也从不在小诗面前提起。

    “你已经决定了。”

    小诗努着小嘴,微笑着书道:“再不打开,恐怕以后没有机会了。今天,我还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关于我家,与琴门无关。”小诗还不知道钟芹已经知道了很多。

    小诗拿起钥匙,却又紧张起来,双手颤颤巍巍没能插进锁孔。

    “小诗,我来吧。”钟芹握住小诗的手,从他手里接过钥匙,打开了门。

    这是一间书房,搁着一张木榻,墙上挂着一张字迹模糊的手绘地图。

    过去十年,这座宅院一直交由舅舅一家打理,他们一家三口时常过来打扫。尤其是罗杰,隔三差五到宅院回忆往昔。这间房原封不动,内里摆设都保留在十年前模样,做了防腐干燥处理,十年不动的家具用器看似老旧却不残破。虽然无人入住,室内却十分干净,就连灰尘,也是小诗回家后积起来的。郊外空气清新干净,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屋里的灰尘很浅。

    家具多是木制,木门、木窗、木床、木桌、木地板……一推开门,古旧的木屑气息夹着书卷之气扑面面来,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小诗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思绪万千。钟芹没有他那么多的感触,见屋里没有什么稀奇的物什,颇为失望。钟芹一低头,正好看见脚下实木地板上放着一只精美包装、宽大而扁平的盒子,

    钟芹弯腰拾起盒子,抖去灰尘,捧在手里问:“小诗,这个盒子应该是有人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是什么东西?”

    小诗陷入深沉的回忆中,没去留意地上的物件,也没有听清楚钟芹在说什么,迎着那一束一束的阳光,径直走向通往阳台的那扇雕花镂空的滑门。

    阳光落在清丽脱俗的脸庞,小诗站在门前犹豫不决。另一边,钟芹擅自解开外层包装,露出木制盒子的边角。

    最终,小诗伸出双手拉住门栓朝两边一推,面前那扇门朝两边滑开,一室阳光,满屋生辉……

    钟芹揭开盒子,见到两张相片和一根红绳系着的略呈方枕形的翡翠玉佩。

    翡翠玉佩具有玻璃光泽,质地细腻润滑、纯净无瑕疵,通透清澈,晶莹凝重,碧亮喜人。这块两指节宽的翡翠玉佩入手生凉,只在边角做了抛光打磨处理,表面有廖廖几笔浮雕纹理,亦云亦水,其中一面还刻有两行肉眼难辨的小字。虽然谈不上精美,却简洁雅致,此物出自琴父之手,想必是蕴含着故事。

    钟芹取出相片一看,为之一惊。其中一张是单人照,相片里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岁,穿着学生制服,半跪于河岸石头上戏水。若不是看到相片上印着的日期,钟芹还以为相片里的女子就是小诗。

    另一张有三人,一个约莫三四岁的孩童,平眉大眼,长得清秀可爱讨人喜欢,扒在一名儒雅男子的背上。树荫下,泥土地上阳光斑斑,此男子右手搂着像极小诗的女子,仿佛是在郊外散步。

    钟芹望着这张其乐融融的照片,喃喃自语:“原来这就是小诗的爸爸妈妈。”

    阳台上放着一具摇椅,小诗站在阳台中纹丝不动,与阳台、摇椅组成一道不可分割的风景……

    这一天,小诗没有离开过这间书房。

    夜里,月光洒了一地,小诗与钟芹相依相偎坐在床头,捧着两张相片。

    “你跟阿姨长得一模一样,起初我还以为照片上的人就是你。”

    小诗微笑着,将目光移到手心的玉佩。

    钟芹问:“这块石头上面刻的是什么字啊?”

    小诗取来放大镜,迎着灯光,以辨认翡翠石上的字迹。

    “琴语衷肠雪棠白,罗袖飞梦寒烟青。”

    “这不就是学校后山那块石头上刻着的字吗?”。钟芹非常震惊。

    小诗点点头。

    “是什么意思?”

    “里面有爸爸妈妈的名字,青白两字好像是在解释什么,具体我不太清楚。总之,这是一句相互思恋、相互体谅的情诗,感觉很受伤、也很坚定,像是经历了一场痛彻心扉的风波。”

    钟芹喃喃有辞:“原来那石头是你爸妈的杰作。”

    “这块玉翡翠是爸爸当年读书的时候送给妈妈的定情信物,我记得妈妈还在的时候,天天戴着它。她走的那一天,却把它挂在我的脖子上。后来不见了,我以为是我不小心把它弄丢了,原来是爸爸一直保管着。”

    “小诗,我想听你的故事,关于你,关于你妈妈还有爸爸。”

    小诗笑了一笑,“会很长。”

    钟芹搂着小诗的肩膀:“没关系,我会一直竖起耳朵倾听,陪着你,哪怕你写光了所有的笔记本。”

    小诗用膝盖枕着笔记本,开始一页一页地写着……

    妈妈在我六岁那年离开了我和爸爸,独自一人去了天国。那时我不懂什么叫失去,更不懂什么是死亡,我坚持认为妈妈是在睡懒觉,做着很长的梦,不肯醒来。妈妈走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继续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会时不时地敲响书房的门,见里面没有动静,就当妈妈是在休息,于是自己在院子里逗小猫小狈,不去打扰妈妈。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妈妈很久没有叫唤我的名字,很久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才知道她弃我而去。妈妈走了,东西都还在,我无法哭喊,终日守着妈妈用过的东西伤心流泪,衣服、书本、碗筷、杯碟、凳子……后来,屋里的任何东西都能唤起我对妈妈的思念,我时常因为伤心过度而窒息,被送去医院抢救。

    那时候,闻讯归国的爸爸痛不欲生,甚至忘了还有我。最终,爸爸抱着我离家出国,把我从妈妈的世界隔离开来。他从我的世界拿走了所有能够引发我思念妈妈的东西,将它们藏在一个我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

    后来,从未谋面的爷爷出现在我的世界,我随他去了一座远离尘嚣的海岛,在岛上修行。是爷爷教会我遗忘,却让我记得更深。三年后我离开海岛回到爸爸身边,也是从那时开始,见过我的人,都说我越来越像妈妈。

    妈妈爱好文学,喜欢旅行,生前有个愿望,希望爸爸能够陪着她游历世界各地,然后写一本书,把他们走过的地方、经历的风景、见过的人全部用美丽的文字和诗词纪录下来。不过爸爸一直忙碌不停,他大部分的时间是在飞机上度过。妈妈的身体一直很虚弱,生下我之后,她大病了一场,几乎不能步行。生命最后的六个春秋,妈妈将她自己对爸爸的情意,倾注于我一身,最后含笑而去。

    一直以来,我都不明白妈妈在最后那几天为什么那么开心?好像是怕失去我一般,望着我在院子里玩耍,时不时地唤我一声,把我叫到身前,紧紧搂着我。而且还会和我一起玩闹,突然变了性子,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害得管家和保姆无法安歇,一个个发牢骚、生我们的气。我不能笑,妈妈就代替我大笑;我不能哭,她就代替我大声哭泣。妈妈走的那个下午,天气很好,她抱着我躺在书房里的摇椅里睡午觉。我醒来时,看见她还是很开心的样子。

    同样的我也弄不明白,妈妈走后,我和爸爸住在国外,他居然会放下工作,花大量的时间陪我度过。无论是去到哪里,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无论是坐车坐船还是坐飞机,他都会带上我。再忙再累,他都准时回家,亲自下厨,和我一起吃晚餐。每天,在我洗澡的时候,他都会帮我擦洗后背。每逢过节或是周末,爸爸就让管家和保姆回家休息,让他们和家人在一起。

    那些天,爸爸一人承担家里所有的家务,洗衣服、拖地、修草、刷墙漆、更换鱼缸里的水……因为家里只剩下我和爸爸两个人,他害怕我感到寂寞,会像妈妈那样,时不时地呼唤我的名字。一停下手里的活,他就牵着我到处转悠,不停地说话,那是永远也说不完的话……

    一人写,一人看,不说话,两个人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后来柳妈妈上楼进房,摆正他们的睡姿,轻轻盖上被子,熄灯退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