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三十六章 小诗的预感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三十六章 小诗的预感

作者 : 琴鸿
    五一长假。

    某一天夜里,下着雨,为了让柳妈妈早点回家休息,小诗假装睡着。

    可不知为何,小诗心里有些闷堵,躁动难安,有着不祥的预感,却理不出所以然。

    柳妈妈走后,小诗久久无法入睡,索性钻出被窝,下到二楼玩街机,自娱自乐,却也痛快。

    小诗修身养心有道,生理时钟、作息规律向来严谨,井井有条,今晚却乱了,直到午夜依然毫无睡意。

    雨中,城央广场的仿古钟楼响起钟磬之音,硕大纤细的时针停顿于一点的刻度,小诗离开游戏室,爬上阁楼,靠在落地玻璃窗前看夜雨,倾听雨点滴落玻璃窗的声响。

    窗外庭院里,安置在地表的景灯五光十色,小径两旁的路灯散发着休统一的橘黄光芒,一起照亮这方夜黑,在暮春初夏的雨夜中营造出一幅诡丽奇异的画卷,仿佛有着不寻常的事情要在这里发生,深深吸引着小诗的双眸。

    渐渐地,小诗有了一丝睡意,窗外的雨声更加响亮,然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叫人好不失望。

    半梦半醒中,小诗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掠过墙外……

    小诗望见一个孤独的人影,冒雨行走,在这个不安宁的子夜,能够感觉到对方极度的失魂落魄,能够非常清晰地感觉到对方传过来的无尽悲伤!

    “芹!”

    尽避隔了百米左右的距离,尽避雨中的人影模糊不清,小诗却十分肯定,没有任何怀疑。

    不知从何时起,那个身影变得如此熟悉、如此深刻,已经超出自己的感官六意,或许前世是双生一对,轮回千百年依然无法忘却。

    如果能够发声,琴小诗肯定会大喊,让整个世界都听得见。可是,他拍打着玻璃,也只能做出呼喊的口型。

    当下,小诗穿着睡衣,匆匆下楼找来一把雨伞。

    小诗心急如焚,来不及去穿鞋,抱着雨伞冲出大屋,脚尖点踏池水、山石、草木,一路飞奔走直线,宛如鸿雁掠过庭院,一眨间就到了院墙附近。

    小诗纵身越过高墙,飘然落地,神乎其技。

    传承于春秋战国时代,百家争鸣时期的九族琴门后人,他——琴小诗还是一个凡人么?

    他和他的家族,以及整个消踪匿迹的九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在在?

    小诗从天而降,突然落在面前,钟芹为之一惊,下意识后退一步。

    待抬眼看清是小诗后,钟芹悲喜交加,啜泣不止,浑然忘却追究小诗是如何做到。

    钟芹不发一语,踏前三步紧紧抱住小诗,不顾一切,放声嚎啕大哭。

    是什么,让这个孤傲的少女如此悲伤?

    这一刻,琴小诗成了她唯一的寄托,希望之所在。

    雨中深夜,两人抱做一团,哭声凄楚可怜,闻之心痛欲泪……

    之后,小诗搂着钟芹回到屋里。

    屋里,灯火通明。钟芹淋雨着凉,加上伤心过度,几近虚脱。

    卸下一身衣服后,钟芹抱膝泡在温水浴白之中,恢复些许元气,双眼不再空洞,渐渐地有了神采。

    小诗退去湿透的睡袍,擦干身子后,裹着一张浴袍下楼置办宵点。此时小诗因为顾念钟芹情绪未定,他自己也无法镇定自若,楼上楼下飘来飘去,忙不停歇,乱了分寸。

    期间,小诗接到柳妈妈打来的一通电话。

    “小诗,我好困,我睡哪?”

    钟芹一对凤眼略显红肿,依然是无精打采的样子,穿着小诗的衣装。钟芹走出浴室,见到小诗满屋子奔忙,琼鼻一酸,双眼溢出热泪。

    小诗平眉舒展,端来姜汤和宵点,领着钟芹进入一间卧房,示意她吃点东西再睡。

    卧房里,小诗侍候钟芹吃完宵点,坐在地板上,扒在床头看她睡觉的样子。

    小诗同样也是困意来袭,睡眼惺忪,却强迫自己始终睁着眼睛,誓要守着钟芹熟睡。小诗善解人意,不曾向钟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钟芹睁开眼,两人相视,目光交融,静静地看着彼此,有许多事情不言自喻。

    小诗努着小嘴,会心一笑。钟芹眨一眨美目,伸出手轻摁他的巧鼻。小诗笑着,鼻痒难忍,低首避开她的手指,脸颊抹红,像那娇羞的少女。

    “睡啦!”

    小诗伸出手,慢慢滑过钟芹的长眉。

    她闭上眼后,他轻轻走回对面的房间。两间卧房的门相对开着,他睡床尾,依然可以看到灯下睡着的她……

    几个小时前,钟芹的继父老范在外面受了气,醉酒回家大吵大闹,与柳妈妈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而且出言污辱钟芹和她过世多年的爸爸。

    钟芹忍无可忍,狠狠地揍了老范一顿。

    老范哪有招架之力?被钟芹不小心打折了腿,之后又不慎跌倒,滚下楼梯,伤了筋骨,险些丧命。

    柳妈妈给了钟芹一巴掌后,把老范送进人民医院救治,保全了他的腿脚,而不至于终生残废。

    钟芹无依无靠,极度无助,之后离家出走,冒雨行走一个多小时,出现在小诗住处……

    天亮以后,钟芹主动告知小诗事情的经过。

    在小诗的要求下,钟芹很不情愿地跟着小诗来到医院看望柳妈妈和老范。

    透过医护室的玻璃窗,正看见老范挂着点滴,躺在医护室里。老范还没睡醒,右腿缠着厚实的纱带,悬挂在床尾。

    柳妈妈悲痛万分,提心吊胆整整一夜,休息不当,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十分憔悴。

    此刻她靠在医护室门外的长椅上,好像是睡着了。

    柳妈妈受了伤,右眼红肿,脸上贴了几片纱带,嘴角还破裂了一道口子。

    小诗在柳妈妈身侧坐下,轻轻推了一推。

    柳妈妈醒转,睁开眼看到是小诗,连忙伸手梳理了容装,挤出笑容,强笑道:“小诗来了,今天都没去你那里,你看我这……”

    小诗抬手轻轻捂着她的嘴唇,不让她往下说。

    柳妈妈回头见到钟芹提着水果和便当站在身后,看了半晌,感叹万千,欲言又止,神情复杂多变,是怒、是恨、是怨、是悲……不一而足。

    柳妈妈鼻端抽搐不止,嘴唇蠕动,掉下几滴泪滴,眼看就要哭出来。她伸出手,以自己未老先衰的毁巴巴的手掌掩住口鼻,背过身去,不再看自己的女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