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二十章 天堂神化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二十章 天堂神化

作者 : 琴鸿
    浮云道观后山,小诗大汗淋漓,坐在石阶上喘气,歇息休整。向下望去,这条仅容两人并肩上下的石阶如峭壁峰面,小小石阶的每一级又狭又窄又高,拾阶而上的感觉就如同是在攀山爬岩,一步一阶,辛苦万分。

    小诗体质纤弱,加上气道不畅,吃不起这类耗损体力的运动。才上得百五十步,小诗双腿就已发软,好似灌铅,提不上力气,前上方依然望不到尽头,还不知道有多少级台阶。阶下寺观墙角在目,游客喧哗声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半途而废,非他所能为。

    休整停当,小诗一咬牙,一鼓作气,连登五十阶。小诗与这陡峭的石阶较上劲,一路走走停停,连登带爬。

    一个时辰之后,独身一人坐在了石阶尽头的盘山大道上,虚脱无力,站都站不稳,心里却无比自豪,痛快不已。

    附近车辆来去,也有游客上下,望见这个小美人如此狼狈不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也有人热心关切走过来询问。

    此时太阳西斜,天色将晚,回头俯瞰来时的路,草木茂密无穷尽,烟雾升起,将石阶小路淹没,也看不清十米之外的景物,十分阴森恐怖。小诗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若让他此时沿路下去,自然百般不愿,情愿绕道走远路。

    渐渐的双脚恢复了知觉,吃完一个雪梨后,小诗起身在附近闲逛观景,积聚体力,快乐似神仙。不多时,夜色近临,夕阳西下,霞照万里红遍半边天,云雾飘渺,眼中群峰沐浴霞光之中,美不方言。

    此地海拔不下千二百米,山下城镇乡村微不可见。但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因为不是最高处,视界虽辽阔,却也被群山所阻挡,不能尽性。

    琴小诗情不自禁地眺望远处高耸入云、接天连地的天堂峰。

    天色已晚,去,不是不去?

    已经来到囚牛仙的后山,去,或是不去,没有太大的区别,登上囚牛山最高处天堂峰,也不过是个象征,意义不大。但是不去天堂,执着的人会因此产生心结困扰自己,心愿不了,心结不解,得不了解脱。

    琴小诗左右为难,心里吃急不轻。如果有人陪行,他根本就不用动脑筋思考这种难题,跟着别人走就是了,乐得逍遥自在。

    此处是盘山路最高点,有林间小路直达天堂,望见别人结伴钻出小路、下得山去,小诗在路口急得跳脚,在这个时候,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孤独无援。遗憾的是,在攀登囚牛仙后山时,与表哥罗杰通过一次视频电话后,手机电量消耗一空。

    太阳沉入西山,月出东山,星辰闪烁遥远的光,暮色沉沉,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琴小诗奇迹般冲进了通往天堂的路……

    还有光,所以看得见脚下的路,依然看得清二十步之内的阴森恐怖。这条路在黑色的森林里穿行,路旁雾霭飘荡不定,失去了美感,变得狰狞恐怖,让人毛骨悚然。山风呼号而过,一阵连着一阵,枝摇叶摆,竹不再是竹,松不再是松,如鬼怪、如恶魔、如凶兽,虎视眈眈,欲扑人而噬。没有人声,虫鸣鸟啼兽吼此起彼伏,永不消停。

    全身寒毛根根竖起,总感觉背后有邪物紧随,可谁敢掉头往后看?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小诗走出了炼狱一般的黑色之森,仰望星月悬空,压力大减,恍如隔世,飘飘然欲飞升成仙。

    通往天堂的路,在光秃秃的山脊上继续向前向上延伸,月光下,尽头的最高处隐没在夜色里看得见轮廓。星辰月光照亮脚下的路,小诗心无杂念,再无所惧。

    山脊上的路随地势,坡度时大时小,路面时宽时窄。两侧倾斜,深不见底。路上不设栏杆,稍有不慎跌落下去,自然是一命呜呼。夜风一阵强过一阵,小诗人小、身子单薄,弱不禁风的样子,眼看是要被风刮走,却依然坚定不移地一步一步往前走。途经险要处,不能用走,只能匍匐前进……

    步步惊心!

    但是,一刻钟后,琴小诗孤身一人,出现在天堂峰上没有供奉任何神灵仙佛的无人殿宇前的石阶上!

    皓皓星月在上,夜空澄澈如洗,万里无云。群峰皆在下首,云雾缭绕,时隐时现,如一座座海上灵山、天外仙岛,如梦如幻,如诗如画。云雾托举,流霭在脚下游走,此峰宛如九宵之上天宫一座,四野云层翻滚,八荒六合茫茫无疆,万籁俱静,置身其上的琴小诗衣袂翩翩,也变得虚无缥缈,不可捉摸。

    琴小诗夺造化神奇,生就惊世之姿,风骨天成,脱俗绝尘,眉目神采奕奕。此时扫眼月下苍茫世界,似睥睨万类,又似悲悯众生,亦仙亦妖,超脱了躯壳肉身的局限,仿佛一挥臂,就要扶摇直上九重天,可望却不可攀……

    不知何时,通往天堂峰的山脊路上有灯光闪闪,虽然只有微弱一点,还及不上天上的星辰之光。但是,在这夜黑风高的云雾里,格外醒目。

    小诗静静地坐在台阶上,双手互抱以取暖,平静地望着夜空那一轮仿佛唾手可得的圆月,看得入迷,若有所思,并未察觉有人接近。直到那人行到台阶下,呼唤自己的名字,小诗依稀听见才低下头,见是阿木拿手电筒踏阶而来,并不惊讶,仿佛知道他会来,只莞尔一笑,指着身旁的台阶,示意阿木坐下陪他一起赏月看星星。

    纵有千言万语,对上小诗平静无邪的双眸,阿木什么话也说不上来,拾阶而上,在小诗左侧坐下。这个时候的小诗对他而言,有些陌生了,收敛了初见时的调皮,倒像是寺庙道观里供奉的神像。

    高处不胜寒,小诗不禁打了个寒颤。阿木脱下外套,给小诗披上。

    小诗做出谢谢的手势。

    阿木憋着很多话,不吐不快,可是不等他开口,小诗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指向近在咫尺的月夜。

    阿木顺其所指的方向仰头望去,恰见一颗流星拖着长长光尾划过天际,才一眨眼,就逝去不见。

    如此短暂的一瞬光华,又有什么意义呢?

    阿木在这囚牛山上见多了流星,不足为奇,不过跟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天的孩子坐在山巅一起看星星,感觉是那么的奇妙。这种情景,大概只应该出现在梦里,又何必劳心探索流星的意义?

    夜里独上天堂,胆大包天的人都没有这个能耐,这已经不是勇气的问题。小诗进山游玩,去处不定。阿木相信小诗还在山里,囚牛山方圆百二十里,他却没有去其他地方寻找,凭直觉径直来到天堂,已是奇迹。

    他的初衷是什么,已经无关紧要。

    有一段时间,小诗不看星星月亮,而是注视着阿木的脸,纯纯的,笑而不语,只有一对渐渐犯困的双眼偶尔眨巴一下。小诗是一个烂漫的少年或是少女,以自己独特的心灵和眼睛看世界,对他来说,有个人陪在身边,即使不说话,即使只相识一天,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就这样,阿木陪着小诗一言不发,傻傻地看月亮、看星星,在这一方万籁俱静的世界里,一颗心静了下来,追随小诗的足迹,参悟星辰的奥秘。

    无声胜有声,无人知晓他们二人想着什么,去到了什么样的世界。

    某一个瞬间,阿木进入了一个神奇的领域,听到了一个声音,有人拨动琴弦——仿佛是小诗张口说话,说他累了,要睡觉……

    月行中天。

    阿木发现,小诗靠在自己肩上睡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