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校园言情 > 专属妖精 > 第一卷 千犀 第十七章 邂逅

专属妖精 第一卷 千犀 第十七章 邂逅

作者 : 琴鸿
    琴小诗上了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看见后座堆满了米粮食材,大致猜到这司机的职业。有琴小诗坐在车上,司机降下车速。

    琴小诗看见司机双眼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的样子,于是拿出对话用的笔记本,写道:“你下山的时候,不是好好的么?发生什么事了?”

    被“女生”看见自己的窘态,司机很难为情,扭转头去擦拭双眼,方才好过一点,呐呐地说道:“呵呵,没事。”

    他不提,琴小诗不便深究,从挎包拿出一枚雪梨递给司机,司机一激动,手足无措,险些酿出要人命的交通意外。

    镇定心神后,司机睁一睁眼睛,大呼一口气,问:“你怎么一个人上山?这路上时常一整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都没人发现,这样很不安全。”

    琴小诗写道:“我不怕,我会很小心。”

    “我叫苏林,你可以叫我阿木,别人都这么叫我。”阿木样貌清秀朴实,眼神清澈没有杂质,显然是受了囚牛灵气的浸染,却显得有些木纳。

    琴小诗写道:“我叫琴小诗,你可以叫我小诗。”他又在后面画了一个笑脸。

    “琴?这个姓氏很少见……”阿木神色微变,念着小诗的名字:“琴小诗……小诗,这个名字很好听,你人也长得好看。我在山上住了二十多年,从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阿木说出这番话,脸颊已经羞红一大片。

    琴小诗却很不高兴,立即写道:“你听好了!我不是姑娘!我是男生!”小诗在后面添了一个苦脸。因为学校的经历,小诗决定今后与人交往,一开始就讲明自己的性别,免生误会。

    阿木上下打量小诗,噗嗤一笑。

    “我真的不是姑娘!信不信由你!”琴小诗画了一个生气的图案,撅着嘴不理阿木。

    “好啦,我信,我信还不行么?”阿木只得迁就,再看一眼小诗,情不自禁又笑起,说:“我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弟弟。”

    琴小诗抱着笔记本,背过身去,阿木显然是把他的话当做了玩笑。

    “你怎么不说话?真的生气了?”阿木看着琴小诗抱着的笔记本,思索片刻,若有所悟,皱眉道:“我用口说话,你……你是用笔写字,难道你是哑——”

    阿木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这一点,反应这么慢,真不知道他出神入化的车技是如何练出来的。

    “对不起。”

    琴小诗天真烂漫,怎么会计较这些?见阿木有悔过之意,便不再做弄于他,摊开笔记本,平静地写道:“我先天失语,从出生到现在,没有说过一句话。”

    阿木为之一恸,神色难过,默不作声。

    “阿木,你不用这样,我早已经习惯了。”

    阿木含笑,道:“你读高中吧,在哪个学校读书?”

    “一中。”

    “一中是个名校,能去一中读书,那你一定很厉害。对了,你怎么一个人上山?”同样的一句话,他问了两遍。

    “我就住在山下,表哥要上课,不能陪我。而我在这里暂时还没有其他要好的朋友,只能一人上山。”罗杰本打算翘课陪小诗爬山,小诗不许,只得作罢。

    舅舅出差,舅妈放心不下他一人上山,最终被小诗以“锻炼”之名说服,千叮万嘱才放他出门。过去两个小时里,舅妈已多次与小诗视频通话,以确保他安然无恙。

    “我住在囚牛仙,每天早晨都会下山采购食材,怎么从没见过你?”

    “我刚从国外回来,有十年不在家,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上山。”琴小诗想了一想,加了一句:“山里的景象,我感觉很亲切。或许,我小时候到过山上。”

    阿木不无羡慕,道:“我长这么大,还从没走出过这座城市。除了这座山,其他的地方我都不知道怎么走。”

    之后,阿木问小诗去过哪些国家哪些城市,小诗用文字一一道来。言谈甚欢,阿木乐此不疲,行车甚是缓慢。他驾轻就熟,原本一刻钟就能赶到囚牛仙,今天却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有余,不知不觉到了午餐时分。

    囚牛仙位处山腰平地,十分开阔。此地三面环山,背面的山较高,左右两山较低,像是一张朝东摆放的“靠背椅”。囚牛仙历经千多年沧桑,时为佛寺、时为道观、时为书院,佛祖、道祖同受一香炉,与孔圣人同受人们朝拜,相安无事,和谐共处,形成一个奇特的文化现象。

    翻上最后一个斜坡,可见到一个正在施工的游乐休闲景区,延伸出几条支路。前行三百米左右,是三岔口,庙堂殿宇、墙垣城廓历历在目,香炉升烟,佛寺、道观各凭宝刹福地背山东望,若即若离。然而相比国内外的名寺名观,这囚牛仙的寺观显得单薄许多。

    地势低平处,有低矮的楼屋几座连成一排,门户大开,都对着佛道寺观的山门,形成一条弯曲的小小街市,超市、餐馆、宿店齐全。

    阿木在三岔口左转下行,去到囚牛山上这唯一的街市上,车子还未息火停下,一间古式餐馆里跑出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大伯,气急败坏,直奔阿木,让人心生寒意。

    阿木抬手看手表指针,惊愕难言,仿佛是犯了死罪,大难临头,一脸哀色,说道:“完蛋了,我迟到两个小时,死定了!”

    阿木不像罗杰表哥那么机灵,息了火,犹豫着打开车门,却不晓得跑开。那大伯还没到,他自己就已经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等着挨揍。

    大伯本想脱掉一只鞋子,怎料鞋带绑得紧,鞋没脱下,自己却摔倒了,嘴里不知骂着什么脏话。阿木见了,半蹲着,挪前几步,想去扶他起来,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大伯重新站起,什么话都不说,上前直接拍打阿木的头脑,不饶不休。阿木一声不吭,抱着脑袋让他揍。

    琴小诗推门下车,奋力把大伯推开,挡在两人之间。

    大伯奇了怪了,道:“哪里蹦出来的野丫头?我教训儿子,你瞎掺和啥玩意?走,别妨碍我!”

    琴小诗一对妙目瞪着他,就是不走。

    大伯正在气头上,唬道:“嘿,你这哪来的丫头?还不走开,我连你一起打!”

    周围的店家都出来看热闹,见小诗生得天姿国色,人小却仗义,心里多偏向于他,指责起大伯的不是。

    大伯死要面子,被人说得脸皮发烫,但他不会真得对小诗出手,拂开小诗,又拿阿木出气。

    “他爸,你这是发什么疯癫?教训几下就算了,还不停手!不晓得轻重,打伤了阿木,明天谁去山下买菜?”

    阿木的妈妈赶到,拉开大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属妖精最新章节 | 专属妖精全文阅读 | 专属妖精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