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夫自有恶妻磨 > 第四章

恶夫自有恶妻磨 第四章

作者 : 香弥
    杜轩怀从那天晚上之后,已经有好几天没回杜家了,许初霞乐得清闲,但是有人可不这么认为。

    按捺了几天,杜泽松终于忍不住在早餐时问她。

    “初霞,那天半夜,你跟轩怀在房里吵什么?”杜家的房间隔音很好,但他们那晚吵得连住在对面房间的他,都隐隐能听见争吵声。

    喝了口豆浆,再吃掉一个小笼包,许初霞这才抬起头回答。

    “那天他一回来,看见我睡在床上,就不爽的把我从床上拉下去,所以我们就吵起来了。”说到这里,她瞟了坐在对面的杜泽松一眼,“是外公你说我们必须要同床共枕,做一对正常夫妻的,他却赶我下床,不让我睡床上,要我去睡地板或是沙发,所以……”说到这里她停下了话。

    “所以怎样?”杜泽松接腔问。

    “不能怪我动手揍他。”她摸摸鼻子,坦白的说出自己那晚把他打跑的事。

    闻言,杜泽松有一丝错愕,“你动手揍了轩怀?”

    “是他一直把我拖下床不让我睡觉,我忍无可忍才会动手,如果外公觉得我做错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离开杜家。”叫了他几天外公,她叫得很顺口了,且相处几天下来,她也不像当初那样对杜泽松心存敬畏,而是把他当成了自家的长辈在对待。

    她自认这几天自己都很认真在履行同居义务,每天从合悦下班后,都回到杜家来,是杜轩怀自己夜不归营,天天不见人影,不能怪她没有遵守他当初的要求。

    下意识的揉了揉额角,杜泽松脸上没有一丝苛责,温言开口。“我知道你不是蛮不讲理的女孩,动手一定有你的道理。”说着,他长叹了声,“是我宠坏了轩怀,让他为所欲为惯了。”

    听他话里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许初霞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下才道:“那晚虽然他错的比较多,不过我也有一些些不对啦,我应该更有耐心、更温柔一点跟他好好说。”新婚第一晚,她就把他给打跑了,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这事不怪你,他不该要你一个女孩子去睡地板。”杜泽松神情落寞的接腔,“再过两天就是我七十五岁的生日,我有好几天没见到轩怀这孩子了,真希望那天他能回来陪我过生日,我都一把年纪了,过了今年的生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年,也许这就是我今生最后一个生日……”

    许初霞出声打断他自怜自艾的话。“呸呸呸,外公你还会有好多个生日,不要胡说八道。”

    杜泽松颇为宽慰的看了她一眼,徐声开口。“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我的体力一年比一年差,这也是我前几年从公司退下来的原因,我这把老骨头就算再活也没多少日子了,只是希望生日时,能有亲人陪在身边。”

    他语气里的寂寞让她听了很不忍,“既然外公这么想杜轩怀,干么不打电话叫他回来?”杜轩怀总该不会连他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都拒绝吧。

    “李叔打过电话给他了,说那天他有事走不开。”喟叹一声,杜泽松自我安慰的道:“也罢,至少今年还有你陪着我这个老头子过生日。”末了,想到什么,他问:“对了,初霞,你那天没事吧?”

    “没事。”不忍心见老人家一脸失望,许初霞脱口说:“那天我会想办法把杜轩怀找回来陪外公过生日。”

    “真的吗?你有办法叫轩怀回来?”

    见杜泽松听见她的话后,神色瞬间一亮,许初霞毫不迟疑的拍着胸脯保证。“我亲自出马还能有什么问题,外公放心,我一定会带他回来。”

    电话再次被挂断,许初霞愤怒的抓起外套,走出自己的小办公室,向好友丢下一句话,“静芸,我有事,先走了。”

    “没问题。”见她满脸怒容,乔静芸连忙追问:“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她气冲冲道回答,“还不是那个混蛋,居然又挂我电话,这已经是这两天来的第十二次了。”

    乔静芸想起她上次说过杜泽松生日的事,连忙问:“那你打算怎么做?”

    “去他公司直接逮人,就算用拖的,我也要把他拖回家。”穿上外套,拿起包包,留下这句话后,许初霞迈步走了出去。

    她已经答应外公今天会把那家伙带回去,就一定会做到。

    他连自己的外公过生日都冷漠的完全不理会,简直太过份了,让她气得想狠狠揍他一顿!突地想到什么,她再踅回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样东西塞进外套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初霞,有话好好说,尽量不要跟他起冲突,知道吗?”乔静芸有些担心的叮咛。

    “我知道,我会有分寸的。”离开合悦后,她跳上一辆计程车,直奔明威集团大楼。

    来到明威集团,她走向柜台询问,“我要见杜轩怀,他的办公室在几楼?”

    “小姐,请问你跟执行长有事先预约吗?”柜台接待小姐问。

    “没有。”

    “请问你找执行长有什么事吗?我们可以帮你转达。”

    听她这么说,明白对方是不打算让她上去找人了,许初霞索性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外公,我现在在明威集团大楼,你能不能跟柜台这边说一声,让我进去找杜轩怀……好,我知道了。”说完电话,她迳自站在柜台前等待。

    不到五分钟,便有一名年约三十岁的女子匆匆从电梯里出来,快步来到柜台前。“请问您是许小姐吗?”

    “对。”许初霞点头。

    “您好,敝姓汪,是秘书处的秘书长,刚才总裁交代我领您到执行长的办公室,请随我来。”

    “好,谢谢。”道谢后,许初霞跟在汪秘书身后,搭乘电梯直接到二十楼。

    “这间就是执行长的办公室,他现在正在开会,还要二十分钟才会结束,请您在里面稍候片刻。”领她走进一间办公室,汪秘书十分有礼的说道。

    “嗯,谢谢你。”她出去后,许初霞抬头打量这间办公室,这里的装潢跟杜轩怀的房间一样简约,以黑白色为基调,没有多余的陈设,黑色的办公桌椅、黑色的会客沙发组,白色的墙面,白色的大理石地板。

    办公室左侧有一整面的黑色书架,右半边放满了文件档案,左半边则全部摆满有关商业、营建、电脑、光电、食品、百货、运输、生技等各类书籍。

    站在书架前,她有些讶异杜轩怀阅读的范围竟然这么广泛,须臾,她才想到,明威集团横跨食品、营建、百货、运输以及电子、生技等好几种产业类别,难怪他书架里会有那些相关书籍。

    杜轩怀一进来,便看见她站在他的书架前,冷峻的脸孔登时一沉,不悦的诘问:“你来干什么?”方才汪秘书已通知他,这女人在办公室里等他。

    他没好脸色给她,许初霞也板起脸孔面对,“今天是你外公七十五岁的生日,我是特地来请你这位大少爷回去陪他过生日。”

    “我已经跟外公说过了,我今天要开跨国的视讯会议,没办法回去。”

    “你外公七十五岁的生日,一生也才这么一次,你只要抽出两个小时,回去陪陪他老人家,让他开心一下就好,不会占据你太多时间的。”她按捺住情绪,试着好好跟他沟通。

    “我说过了我没空,出去,我还有事要忙。”他不耐烦的下逐客令。

    “我知道你很忙,但只要两个小时就好。”深吸口气,许初霞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好好跟他说。

    “你是聋了吗?我说了我没有空,不要再烦我,出去。”杜轩怀冷漠的瞥她一眼,迳自朝办公桌走去。

    他恶劣的态度让许初霞再也忍不下去了,很显然,跟这个不孝子说人话,他是听不进去的,既然这样,就不能怪她了。

    她从口袋里取出一样东西抵在他背后,语气森然的警告,“我不管你还有什么该死的视讯会议要开,我要你现在就跟我回去,你要是敢说不,后果自负。对了,提醒你一件事,我这个人一来没有耐性,二来脾气不好,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我不保证我不会手滑哦,到时候伤到了你,可是你自找的。”

    感觉到背后抵着一只硬物,杜轩怀回头瞥去一眼,隐约看见一管漆黑的东西抵在背上,他先是一愣,登时怒不可遏。

    “你简直无法无天!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他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胆大包天的拿枪对着他,若是报警的话,她就等着去吃牢饭吧。

    许初霞豁出去了,怒极反笑的说:“我只知道你若是不跟我回去,会有什么后果!对付不孝子,我一向不手软。对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我得过全亚洲高中武术比赛冠军,大学时,还拿过全国射箭冠军哦,所以你最好不要妄动,乖乖跟我回去。”

    她真的很想狠狠痛扁这家伙一顿,但是考虑到今天是他外公生日,她不想把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带回去,免得他外公看了心疼。

    尽避他不孝,但是她知道杜泽松还是很疼这个孙子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杜轩怀咬着牙怒道。

    “没错。”她坦承不讳,手上的东西顶了顶他的背,用不耐烦的语气催促,“走吧,再不走,我手一酸,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不知道哦。”

    被她这样胁迫,杜轩怀简直气炸了,两手紧紧握拳,手上青筋暴露,脸色铁青的转身朝门口走去。

    他不是受制于她的威胁才屈服,而是要回去让外公看看,他到底逼自己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夫自有恶妻磨最新章节 | 恶夫自有恶妻磨全文阅读 | 恶夫自有恶妻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