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罪妃 > 第六章

罪妃 第六章

作者 : 巫灵
    既然逃不掉,她也只能直视他的眼,决定豁出去了。“臣妾在家乡并无喜欢的人。”

    “既然没有,又为何不愿意把心交给本王?”

    “王想拿什么收服臣妾的心?”冯慕妍淡淡一笑,“这种事情强求不来,除非臣妾心甘情愿,王不会不明白吧。”

    她是来杀他的,又怎么可能会爱上他?无论他再如何威胁她,她的心也不可能会有任何改变。

    尉鞅的眉一蹙,表情更是冷厉,“你不怕因为你这番话,而被本王彻底冷落,甚至连命都没了?”

    “那也是臣妾的命。”

    “很好,那本王此刻就要了你的命!”

    尉鞅瞬间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她心惊的闭眼承受接下来会出现的痛苦,不敢奢望他会手下留情。

    反正不是他死,就是她亡,被他选入后宫成为他的女人后,她早已经有觉悟,恐怕自己无法活着回去了。

    冯慕妍害怕的等了好一会,却没等到尉鞅使力掐得她无法呼吸,他的手虽然一直放在她的脖子上,却只是轻轻握着,就像是在……吓唬她?

    她困惑的睁开眼,果然见他原本冷厉的眼神已经改变,倒是用一种兴味十足的表情瞧着她,让她摸不着头绪。

    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真的在吓唬她?为什么不干脆的取下她的命,就像他当初对付刺客一样?

    “倔丫头,看来你的个性一点也没有改变。”表面顺服,但是骨子里还是一样倔,就像她当年硬是不肯和他说话,硬是不看他一样。

    “呃?”她不懂,他又怎知她的个性?

    尉鞅收回手,嘴角勾起笑,刚才的气恼已不复存在,对她的兴趣倒是更加浓厚了。“你说得没错,想要一个人的心,的确强求不来,非得你自己心甘情愿的给本王才行。”

    她困惑的瞧着眼前的男人,他前后态度的转变之大,让她完全反应不过来。

    “是本王太过急躁了,你才刚入宫没多久,一切都还在适应当中,的确不该强逼你马上就得爱上本王。”

    她不像他其他的妃子,一开始就以他为天,竭尽所能的讨好他,心也就主动给了他,完全不必他耗费吹灰之力。

    她不甘愿主动将心给他,不要紧,那就换他反过来想办法得到她的心吧,他乐于接受她的挑战。

    如果是其他的妃子,只会得到他的冷落,但她不一样,他愿意花些心思得到她的心,一定要让她爱上他!

    冯慕妍依旧惊魂未定,就怕他下一刻又突然变了态度,“王……不杀臣妾了?”

    “你的确让本王气恼,但本王还舍不得杀你。”尉鞅俯下身,在她唇上落下淡淡一吻,坚定的道,“你等着瞧吧,本王绝对要让你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心献出来,不管身或心,都只属于本王一个人的。”

    他没有留下来,转身下榻,离开寝房,独留冯慕妍一个人傻愣愣的坐在原地,迟迟无法回过神来。

    她摸着自己的唇瓣,那一吻虽然淡,却让她感受到他对她坚定的情意,她既震撼又不解,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值得他另眼相看,非得到不可。

    她的心,就被他这一吻给轻易打乱了,前一刻她还信誓旦旦的相信自己的心不会有任何改变,但此时此刻,她却……

    她不敢肯定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论如何,恐怕都不是她所乐意见到的……

    冯慕妍还是怎么想都想不透,尉鞅对她的执着到底是从何而来?

    难道就因为她不像其他的妃子一样,一开始就顺从他,反倒意外引起他的征服欲望,非要得到她不可?

    她不懂他的心思,所以该如何应对进退,她也无法拿捏,只感到非常苦恼。

    “芝心,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在收东西?”

    冯慕妍看着芝心和其他宫女在她寝房内进进出出,收拾东西,非常困惑,完全处于状况外。

    “娘娘,王即将微服出巡,派人过来吩咐,要娘娘准备跟着一道去。”芝心难掩欣喜,“奴婢已经打听过,王不曾带后宫妃子出去过,娘娘可得好好把握这难得的机会。”

    “呃?”冯慕妍不觉欣悦,反倒感到错愕。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她没得拒绝,只能任由宫女们帮她收拾行李,改穿较朴实的衣裳,等到出发时刻到来,便由太监领着来到宫门前,和尉鞅会合。

    尉鞅一身简便的轻装,依旧难掩他浑然天成的王者贵气。他见到冯慕妍出现,嘴角勾起淡笑,“妍妃,你可终于来了。”

    “臣妾来迟,请王见谅。”她谨慎小心的躬身行礼。

    “本王没有怪罪你的意思,你可以不必如此小心翼翼。”他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交扣,“出发吧。”

    “呃?”冯慕妍没想到他会当着大家的面握住她,呆了呆,反应不过来,依旧停在原地。

    尉鞅感觉到她的停顿,转过身来瞧着她,“妍妃,怎么了?”

    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臣妾……有些受宠若惊。”

    十指交扣,这是何等亲密的举动,她不习惯,甚至想要松开手,但他却牢牢的握着不放。

    “总会习惯的。”他轻笑,不在意其他随从惊讶的眼光,执意握着她,“上马车。”

    他就是要用朝夕相处的方式,慢慢软化她的心防,这趟出巡,他有的是时间和她耗,而且绝不容她闪避。

    冯慕妍跟着他坐进铺满舒适软垫的马车内,感到有些不自在,马车内只有他们俩,一想到必须长时间和他待在一起,她心中的压力可不小。

    “怎么,怕本王会吃了你吗?”他微蹙起眉,不喜欢她刻意和他拉开一小段距离,“过来,妍儿。”

    妍儿?这下子换她蹙起眉来,她不爱他如此亲密的唤她。

    “还愣着做什么?过来。”

    冯慕妍只能来到他身边,被他占有欲十足的搂在怀中,无处可逃。

    属于他的气息萦绕着她,属于他的体温也温暖着她,那隐隐约约的暧昧氛围,像在熏醉她的神智,甚至是迷惑她的心魂。

    他正在用这亲密的举动软化她的心,要她习惯他的存在,进而臣服于他。她非常努力的要自己不受影响,但他的气势强烈,态度坚定,她想挡……又能挡得了多久?

    冯慕妍没想到他会是个如此难缠的男人,她宁愿被他一刀杀死,也不希望像现在这样,被他逼到进退无路的窘境。

    只能不断告诉自己,她得死守着自己的心,不管他用尽任何手段,她都不能动摇,甚至爱上他,绝对不能……

    “妍儿,本王带你出宫,就是要你放轻松些,别把身子绷得这么紧。”尉鞅轻笑出声,当然知道她对他的顾忌,但他就是故意要这么做,要不然两人永远不会有进展。

    “伴君如伴虎,臣妾不敢放松。”她就是不愿意顺从他。

    “你还真把本王当成会吃人的老虎?放心吧,就算本王真是老虎,也不会把你给吞了。”

    冯慕妍可不敢轻易相信,如果他知道她是刺客,她就不信他还会留她活命,或许会先将她大卸八块才吞下吧。

    不想再谈论这个,她只好改变话题,“王不该带臣妾出门的。”

    “为什么?”

    “这会让臣妾不知该如何面对宫中其他姊姊。”

    他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要专宠她,后宫原本无人专宠的平和一旦被打破,她真不敢想象其他妃子会有什么酸涩怨妒的滋味。

    “本王想宠谁,难道还得顾虑后宫其他妃子?你也不必在意她们,本王比较希望你在意的人……是我。”

    他勾起她的下巴,就是要她直视着他,眼里只能有他。“妍儿,试着接纳我,真有这么难?”

    他对她的容忍、包容、退让,他不相信她感觉不出来,如果她的心里本就没有其他男人,为什么就不能试着让他进驻?

    只要她愿意接受他,她会知道,他可以竭尽所能的宠她,连天上的星子也可以想尽办法替她摘下,只要她想要的话。

    冯慕妍瞧着他认真的眼神,心头蓦地慌乱跳动,她逃无可逃,只能转而使出缓兵之计,“可以请王……别太过逼迫臣妾吗?”

    她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要是他再继续强势下去,她真的很怕……怕自己很快就抵挡不了,兵败如山倒。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打算慢慢接纳本王了?”

    她轻咬下唇,犹豫了一会儿,微乎其微的点了一下头,只求他能暂时放她一马。

    尉鞅瞧出了她的口是心非,但还是松开手,如她所愿,不再继续逼迫她。“本王很期待,你可别让本王失望。”

    他紧紧搂住她,口头上说不逼迫,但他对待她的举动却透露出更浓厚的占有欲,要让她想忽略也忽略不了。

    此时此刻,冯慕妍只能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原本已经失序的心更是紊乱激荡,不受控制。

    为什么是她?她真的不懂,也不敢去懂……

    一路巡视下来,几天之后,他们来到尉国边陲的领土,这里原本是属于宣国的领地,三年前被尉鞅攻下,收入尉国版图里。

    冯慕妍本以为,曾经经过战火摧残的这里应该是一片贫困、民不聊生,但当她真正踏上这片土地后,她才明白,自己错得离谱。

    放眼望去,绿油油的稻田一望无际,农夫们辛勤的耕作,孩子们快乐的在田埂间奔跑嬉戏,一点都看不出来此处曾经荒凉过。

    “怎么,你的表情很讶异?”尉鞅牵着她走在田间小路上,改扮成平民的护卫始终离他们俩五步路的距离,“没看过稻田?”

    “不是,臣妾只是没想到……才短短三年,这里的人似乎早已忘记亡国之痛,乐于当王的百姓。”

    她瞧不见任何愤恨、哀痛的情绪,一路走来,所遇到的人们都非常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努力工作,朝气十足。

    “只要能给他们温饱的生活,不必再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苦日子,百姓们才不在乎是谁统治他们,本王给了他们比从前宣王统治时更好的生活,他们当然乐于成为本王的百姓,又何必想着要报仇?”

    他虽然一心想要统一天下,却不是盲目的不断兴起战争,他每吞并一处地方,都会暂时休养生息,等到被吞并之处情势从混乱转而稳定,新纳的百姓开始安居乐业,乐于顺服于尉国之下,他才会继续接下来的吞并计画。

    而他此次出巡,就是来确定此地的民心已经向着他尉国,只要局势稳定,他便可以着手继续接下来的统一大业。

    听了他的话,冯慕妍才恍然大悟。的确如他所说,平民老百姓只求生活温饱,只要能给他们一口饭吃以及安稳的日子,他们哪管得了远在王宫的王是什么人物,只要生活过得去就好。

    看着此处欣欣向荣的景象,她不得不承认,其他国虽视他为毒蛇猛兽,但在尉国,他却是个有所做为的明君,能让百姓们乖乖顺服,乐于成为尉国一份子。

    而她,却打算将他杀死?他一死,群龙无首,尉国势必会混乱,要是再加上其他国趁机来侵犯,眼前的平和景象便不见踪影,又会被战火烧得满目疮痍。

    想起小时候的苦日子,她羡慕此处无忧无虑的孩子,她开始犹豫、困惑了,刺杀他,真的是对的吗?

    她如果真的杀死了他,尉国百姓肯定会恨她吧?但如果不杀他,痛苦的人会是她,又有谁能谅解她?

    如果他不是明君,如果他坏得彻底,不知道该有多好,这样她就不会犹豫,可以理直气壮的和他拼命,没有任何顾忌……

    “妍儿,为什么愁眉不展?”尉鞅的指尖轻轻覆上她的眉心,想将那一抹愁绪给化开,不喜欢她满面愁容的模样,“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了?”

    “呃?”她努力漾起一抹淡笑,“没事,臣妾只是突然有些感慨,自己的家乡从不曾如此富庶过……”

    她心头的挣扎、拉扯越来越严重,杀与不杀,都让她好为难,好犹豫……

    不该跟他出这一趟门的,想后悔……却已来不及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罪妃最新章节 | 罪妃全文阅读 | 罪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