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医门小懒虫 > 第二章 收了银子就得干活

医门小懒虫 第二章 收了银子就得干活

作者 : 艾佟
    事情还未发生之前,傅明烟绝对不会浪费心思操心,这是庸人自扰,再说了,她一个小女子有什么值得人家贪图,人家有必要算计她吗?

    所以啊,她还是继续原来悠闲的日子……不,最近她一点也不悠闲,因为有把柄落在某人手上,只能乖乖带人家进药王谷。

    “你进药王谷究竟为了什么?”傅明烟仔细观察莫靖言的一举一动,每见一种草药,必先问清楚草药的功效,然后就是作画,看似想搞清楚药王谷的一草一木,可是,搞清楚了又如何?药王谷确实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山地,种什么活什么,不过也只是如此,只要你有银子,药王庄很乐意将各种药材卖给你。

    莫靖言看了她一眼,并未闪避她的问题,“妳知道红艳果吗?”

    “没听过,这是什么玩意儿?”

    “红艳果可以解百毒。”

    傅明烟半信半疑的挑了挑眉,“有这种东西?”

    “北方数百年前有个古老的小柄—— 殷国的文献上有此记载,而唯一可能生长此物的就是药王谷。”

    “药王谷确实有许多稀有少见的草药,不过,这不表示可以在这儿找到所有的草药,你确定这儿有红艳果?我在这儿转了那么多年,可从来没见过。”傅明烟突然伸手拉住莫靖言,他先是一怔,回头看她,她用下巴指着他前方,“你往前走五步有个陷阱,摔下去,你很快就会被虫虫大军包围,牠们不会咬死你,但会教你终生难忘,保证你从此远离药王谷。”

    闻言,莫靖言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脚步不自觉往后退一步,“妳如何看出那儿有个陷阱?”

    “我亲眼见过,可热闹了,不过,最重要的是这儿的气味不对。”

    “气味不对?”

    傅明烟左右看了一眼,“你瞧瞧两边,一边乌头,一边紫草,此地就不该出现这两种以外的气味。”

    虽然这几日相处下来,莫靖言已经看出她的本事了,可是没想到她还能教他瞠目结舌,这丫头是属狗的吗?

    傅明烟从乌头药田的边缘绕过陷阱,回头看着莫靖言紧跟在后走过来,继续回到先前的话题,“你想在这儿找到红艳果,很可能是白费功夫。”

    “根据殷国文献上的描述,红艳果生长之地应该就是如今的药王谷。”

    “原来如此。”顿了一下,傅明烟歪着头瞅了他一眼,“你中毒?”

    莫靖言怔愣了下,“妳怎么会认为我中毒?”

    “要不,你要红艳果做什么?”傅明烟用目视法仔细查看过他,他没有出现中毒的症状,但世上无奇不有,出现她不识的毒是很正常的事。

    “红艳果不是只能够解百毒,还能拿来送礼,这个道理妳不会不懂吧。”

    这个礼会不会太大了?莫靖言愿意拿命送礼,傅明烟当然没有意见,人家高兴就好,只能笑着点头道:“对哦,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不过,寻常人应该不会喜欢这样的礼物吧。”

    “……这个妳就不必管了。”他的舌头差一点就打结了。

    “我也懒得管你,只盼你别害我命丧在此。”

    莫靖言哼了一声,这丫头真爱装模作样,“这儿若有本事夺妳性命,妳早就死了。”

    “……”傅明烟恨恨的咬牙切齿,这种莫可奈何的感觉真是令人郁闷。

    他们继续往前走,过了乌头和紫草,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左边是苍耳,右边是白朮。”傅明烟看也没看一眼,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为了在师傅眼皮子底下溜出门,她只能利用晚上干活,一个晚上睡不到三个小时,当然撑不到午时。

    莫靖言可以听见她声音里面的睡意,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上下眼皮在打架,整个人已经进入半睡梦状态。

    “苍耳全株有毒,幼芽和果实的毒性最大,生吃苍耳子—— 就是果实,两到四个时辰就会发病,不过,这玩意儿可以通鼻窍,散风湿,止痛。白朮就乖多了,味甘,性温,无毒,可以健脾益气,燥湿利水,止汗,安胎。”

    莫靖言先是一傻,接着唇角禁不住的上扬,这丫头可真是厉害,半梦半醒还可以说得如此流畅。

    傅明烟突然惊醒过来,下意识的赶紧举起脚步跟上去,然后就撞上去了,还好莫靖言及时伸手勾住她的腰。

    眨了眨眼睛,傅明烟傻不隆咚的问:“你干啥站在这儿不动?”

    “走路还能走到睡着了,妳可真是了不起。”

    顿了一下,傅明烟嘿嘿一笑,“这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想睡觉眼睛就会闭上。”

    “妳也不怕跌落陷阱。”

    “药王谷的陷阱也不是很多,要不,他们自个儿采草药也很麻烦。”

    “这倒是。”

    “不过,我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傅明烟一见到可以坐下的石头,立马扑过去。

    “妳是不是忘了?妳可是收了我的银子。”

    “我精神不佳,可能一不小心就将你带进陷阱,当然,你若是不介意,我们可以继续。”傅明烟无所谓的双手一摊。

    莫靖言很想磨牙,这个丫头就是落在人家手上,也不容许自个儿吃亏。

    “我看你还是放弃好了,礼物又不是不可以替代,根本不必浪费心力寻觅不见踪迹的红艳果。”

    “对某些人来说,红艳果比任何礼物还有价值,还有,如今我们连药王谷的一半都还没看过,如何知道这儿没有红艳果?”

    傅明烟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按你说,红艳果不过是能解百毒,又不是什么毒都可以解,为它赌上自个儿的性命真的有必要吗?”

    “能解百毒只是一种说法,我相信它的效用不只是如此。”

    “总之,你没踏遍整个药王谷就是不死心,是吗?”傅明烟很想翻白眼,这个人简直冥顽不灵,既然认定她熟悉药王谷,而她没听过红艳果,这不就表示药王谷没有这种草药吗?

    “这是当然,我花了那么多银子,总要将这儿看仔细。”

    浪费了那么多口水,结果还是一样,傅明烟也不再纠缠,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干活了。”

    不是说精神不佳,怎么一转眼就健步如飞?莫靖言先是一怔,赶紧跟上去。

    虽然生长在乡下地方,往往天还没亮就醒了,可是傅明烟一直改不掉刻在骨子里的坏习惯—— 赖床,醒来之后,先在被窝钻来钻去,直到师傅的声音传过来,不想被扭着耳朵挨骂,她自然会爬起来。

    艳阳穿过窗棂,洒落一室温暖,傅明烟深吸口气,阳光的味道真软真香……等一下,她倏然睁眼一看,并非错觉,太阳出来了,可是,为何没听见熟悉的训斥声?师傅不在吗?

    傅明烟连忙坐起身,敲了敲脑袋瓜,仔细回忆,师傅好像提及这几日要去桐城给知府家的老夫人看病,这一趟至少要一、二十日,这是说—— 她自由了吗?

    欢呼一声,傅明烟连滚带爬的下了炕床,套上鞋子,换上衣服,便往外冲……咦?怎么打不开呢?

    左看看,右看看,傅明烟手脚并用使劲开门,可房门不开就是不开,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赶紧转身跑到窗边,窗子一开,往外一看,果然在下方看见虫虫大军,牠们正在垂死挣扎,可惜四肢被黏住了,想逃也逃不了。

    “恶!”傅明烟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赶紧退回来,转回房门前,用力敲打,“章清媛,给我开门,妳活得不耐烦是不是?”

    回答她的是一片静默。

    傅明烟继续敲门,“章清媛,我知道妳在外面,妳别给我装死。”

    半晌,章清媛的声音传了进来,“我也不想跟师姊过不去,可是师傅说,妳太不听话了,不关着妳,待她回来,妳已经远在京城了。”

    “妳师姊我有这么笨吗?”傅明烟愤愤不平的踢了房门一脚,很不服气,“我不去算计人家,反过来被人家算计,妳说有可能吗?”

    “师姊太小看文成侯府了,人家可是有三两下能打死我们的侍卫。”

    “他们有武力,姑娘我会下毒。”不是她自夸,她可以随心所欲游走在云州,正是因为一身下毒的本领。

    章清媛嗤之以鼻的一哼,“人家从后面一掌劈下去,妳连下毒的机会都没有。”

    “妳也太小瞧我了,还没有人可以不动声色靠近我。”为了能闻到气味就知道何种药材,她从小在师傅严厉督促下蒙着眼睛训练,久了,她就有了狗鼻子。

    “妳老爱一心多用,眼睛太忙了,鼻子跟摆设没两样。”

    傅明烟气呼呼的跳脚,“什么眼睛太忙了,鼻子跟摆设没两样?”

    “我只是重述师傅所言。”

    “……”傅明烟没胆子骂师傅。

    叹了声气,章清媛好声好气的道:“师姊,妳就不能安分一点吗?”

    “我哪有不安分?最近我可乖了。”出个门要遮遮掩掩,她还不乖吗?

    章清媛索性直接挑明,“妳以为我们都傻了吗?妳怎么可能待在药园子大半日没有声响?因为妳每次偷溜出去两三个时辰就回来了,干活也不马虎,师傅不想太为难妳了,便假装不知道。”

    张着嘴巴,可是许久说不出话来,傅明烟转身顺着房门坐下来。

    迟迟不见傅明烟出声,章清媛有些担心了,赶紧敲了敲门,“师姊……师姊……”

    “别叫了,我还活着。”

    “若是师姊能答应不出庄子,我可以放妳出来。”

    “文成侯府有心算计我,我就是乖乖待在庄子也不会太平。”

    “师傅在庄子里设了许多机关,足以保护妳。”

    傅明烟忍不住磨牙,师傅设下天罗地网真的是为了防止外人闯进来,不是为了阻止她溜出去?师傅又不是不了解她,一、二十日不能出门,这不是要她的命吗?

    “师姊……师姊……怎么又没声音了?”虽然师傅一再告诫,最好别理师姊,她绝对玩不过师姊,可是师姊如此轻易妥协,她又很担心,师姊的花样很多,若是不吵不闹,不表示变安分了,而是另有图谋。

    “我拿了人家的银子,今日非得出门给人家干活。”

    “干什么活?”

    “上药王谷采药。”

    呆怔片刻,章清媛激动的叫道:“妳疯了吗!”

    她不是疯了,而是莫可奈何。傅明烟咬着下唇,进了荷包的银子再吐出去,简直是割她的肉,可是有舍才有得,况且这些日子赚得也不少。

    “妳不是想给章二哥买二十亩良田说亲吗?银子我给妳。”

    章清媛不同于傅明烟,并非一开始就是蓝采华的徒弟,而是因为家里孩子太多,父母养不起,不得不卖女儿为奴,此事传到蓝采华耳中,看在同村的分上便出手相帮,章清媛因此来庄子干活,没想到从此点燃她对医术的热情,蓝采华见她是个好苗子,于是收她为徒。

    显然不敢相信,章清媛半晌才讷讷的道:“二十亩良田至少要一百四十两。”

    “是啊,一百四十两,我有。”不过,她的心在滴血。

    开个门就可以拿到一百四十两,章清媛当然很心动,可是师姊若出了意外,师傅会剥了她的皮。

    傅明烟显然知道她心里的挣扎,继续游说,“文成侯府想逮住我没那么容易,再说了,我是文成侯府的姑娘,又不是逃奴,真的落在文成侯府的手上又如何?文成侯府不将我拱起来养,也不至于虐待我。”

    略微一顿,章清媛终于松口了,“我放妳出来,但妳出门不能超过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能干啥?四个时辰。”

    “四个……不行……最多三个时辰,如何?”

    傅明烟嘿嘿一笑,一副很挣扎的道:“三个时辰……好吧,我跟对方商量一下,他应该会通融。”

    过了会儿,章清媛终于打开房门,傅明烟立马跳起来往外跑。

    “等等,妳不能就这样子跑出去,纪伯应该得了师傅吩咐,不会放妳出去……”

    “急什么急,没瞧我还披头散发吗?”傅明烟回头瞪了一眼,直奔茅房解放。

    傅明烟一路狂奔,待她上气不接下气赶到药王谷山脚下,已经逼近午时了,还好莫靖言依然悠闲的斜躺在树上,不过一张脸臭得令人胆颤心惊……虽然他的脸藏在枝叶的阴影中,但她就是知道,这是当然,等了一个多时辰,再好的耐性也磨光了,何况他这个人脾气很大。

    “莫公子,真是对不住,我来晚了。”傅明烟半瞇着眼,努力看清楚上头的人。

    “这会儿上药王谷,不到一个时辰天就暗了。”

    莫靖言的声音很冷,简直可以冻死人,可是对某人来说,嘴皮子上的威风一点杀伤力也没有,她完全无感。

    “我也没法子,差一点连门都出不来。”若非收了他的银子,她还懒得赴约。

    “妳这丫头鬼得很,谁有本事绑住妳的双脚。”莫靖言没好气的踢脚,嫩叶瞬间如骤雨落下,傅明烟惊叫的往后跳,可还是吃了一身的落叶。

    “你不就绑住我的双脚吗?”傅明烟气恼的飞舞双手,恨不得揍扁他。

    “我比妳聪明啊。”

    若非他握有她的把柄,她又不清楚他的底细,他肯定会尝到她的手段……傅明烟懒得再跟他多费唇舌,还是干活比较重要,“你今日到底要不要上山?”

    莫靖言从树上翻身跃下,不发一语的率先往前走,傅明烟赶紧追上去。

    “最慢申正之前我必须回到庄子。”师妹不会真的跟她计较一点点时间,但庄子上可不是只有她们师姊妹两人,虽然都是奴仆,但是师妹也不能太过明目张胆掩护她,万一哪个在师傅面前露了一两句,师妹背着师傅放水的事情就藏不住了。

    “妳认为这合理吗?”

    “我这个人不会白白占人便宜,你配合我,我免费奉送你一次。”

    “妳倒是识相,成,不过,别再让我傻等,我这个人可没什么耐性。”

    傅明烟翻了一个白眼,谁都看得出来他没耐性,“你以为拿银子不干活很轻松吗?我是喜欢银子,可是白白得来的银子会害我作噩梦。”

    莫靖言不再言语,两人算是达成协议。

    “……喂,你是不是得罪人了?”傅明烟靠上去拉扯莫靖言的袖子。

    其实她早就发现后面跟着尾巴,一开始想到的当然是文成侯府,师傅不可能因为担心就禁她的足,文成侯府肯定不好应付,可是对方没亮相之前,她不会对号入座,况且与她相比,莫靖言问题更多,连真面目也不敢示人,难保后面的两条尾巴不是他招来的。

    莫靖言是习武之人,对于多余的小喽啰当然早有察觉,不过,他习惯以静制动,人家不急,他何必按捺不住扑上去?再说了,必要时候,他的暗卫会出手,他假装不知道就好了。

    “为何不说妳得罪人?”他极其不屑甩开她的手,明明是跟她来的,怎么能厚着脸皮反问是不是他得罪人?

    “……我一个乡下丫头,如何会得罪人?”她突然觉得很心虚,难道是文成侯府?

    “既然与妳、与我无关,那就不必在意。”

    “这怎么成呢?我们可是要去药王谷当窃贼。”

    莫靖言斜睨了她一眼,“注意妳的用词,红艳果未找到之前,我们不是窃贼。”

    傅明烟不以为然的撇嘴,“你知道吗,狼披着羊皮还是狼,不会因此变成羊。”

    “我自认为不是狼。”

    坏人从来不认为自个儿是坏人,他们为非作歹实是有情非得已的原因。傅明烟摆了摆手道:“随你,潜入药王谷偷东西的是你,又不是我。”可是一会儿之后,傅明烟又忍不住拉他的衣袖,“你真的准备放着他们不管吗?”

    莫靖言不冷不热的瞥了她一眼,“我没意见,妳有何想法?”

    “没什么想法,只是后头跟着尾巴很讨厌。”

    “妳求我,我就帮妳摆脱他们。”莫靖言微微抬起下巴,一副傲娇的模样。

    求他?这不等于承认后面两条尾巴与她有关吗?傅明烟恨恨的咬着下唇,不行,比起文成侯府,他的威胁性不见得更低,她可不想出了虎口,又入狼口……虽然狼口跟虎口一样危险,可是狼口有得商量,虎口肯定没得讨价还价。

    莫靖言微微挑起眉,“妳求我,我就帮妳,用不着付任何代价。”

    “……我只听过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付代价就可以得到好处,这有可能吗?而且当贼的不急,我一个小苞班有必要如此着急吗?”她不怕文成侯府的人,但讨厌这种被缠上的感觉,落在姓莫的手上,已经够教她郁闷,如今再来一个,这是嫌她日子不够热闹,唱戏给她看吗?

    莫靖言双手一摊,“难得我善心大发,妳不领情就算了。”

    眼珠子贼溜溜的一转,傅明烟挑衅的瞥了他一眼,“善心大发?我看你根本没本事断了那两条尾巴吧。”

    “我没本事?”

    “有本事的人三两下就解决了,从来不废话,我师傅就是这样子啊。”傅明烟带着骄傲的扬起下巴。

    虽然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看她得意的样子,他竟然觉得怪可爱的,转个念头一想,上当又何妨?他一个大男人跟这个小丫头计较,气量未免太小了。“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本事吗?今日就让妳见识一下。”

    傅明烟哼了一声,一副“我等着见识,你莫教我失望”的模样。

    莫靖言也不多说什么,继续前进的脚步,傅明烟不禁一怔,这是什么情况?

    傅明烟不想表现得太急了,可是见他迟迟没有行动,想开口询问,一阵杂沓的马蹄声传来,不久一队人马进入视线,她连忙举起右手遮住鼻子,免得吸入扬起的沙尘,可是下一刻,她整个人腾空而起,不由得大惊失色,下意识的伸手一抓,以免摔下,待她想看清楚眼前情况时,她已经跟着莫靖言落在一棵大树上。

    “妳可以放开我了,只要不乱动,保证妳不会摔下去。”莫靖言语带戏谑。

    傅明烟眨了眨眼睛,半晌,终于看清楚他们几乎贴在一起,连忙松开手,然后往后退……

    “我不是说别乱动吗?妳想摔下去吗?”

    傅明烟顿时一僵,可是,他们两个是不是靠得太近了?

    莫靖言指着他们先前所在的位置,“那两条尾巴断了。”

    傅明烟坐好身子,定睛一看,不由得傻了—— 先前跟踪他们的两条尾巴竟然趴在地上吃土。

    “我与妳师傅相比,谁比较厉害?”

    “……师傅又不曾遇过这种事,我怎么知道?”这家伙以为这是争风吃醋吗?竟然问谁比较厉害!

    莫靖言很快就意识到自个儿口气不对,当然没再纠缠此事,不过,空气中陡然生出一股暧昧的味道,明明风儿从耳边呼啸而过,却感觉越来越热。

    傅明烟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赶紧转移话题,“那两个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了一跤,又被疾驰而过的人马吓得两脚发软,连滚带爬,最后连一丁点力气也没有,只能瘫在地上吃土。”他不过是在最初的时候发出暗器,让他们不得不在人前现身,随后他们就自讨苦吃了。

    “你行!”傅明烟由衷的对他竖起大拇指。

    “两个小喽啰不算什么。”

    “不过,你还要上药王谷吗?这会儿上山,我最多只能陪你一个时辰。”

    莫靖言的脸瞬间拉下,为何有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我不介意,若是你坚持要上山,我当然奉陪,一个时辰是一次,两三个时辰也是一次,赚到的是我。”傅明烟根本不想上山,赶着出门,不但来不及用膳,还忘了备上干粮,这会儿她已经饿得全身没劲了。

    莫靖言对着她咧嘴一笑,冷飕飕的道:“一个时辰也无妨。”

    傅明烟无所谓的笑容转眼龟裂,紧接着她的肚子咕噜咕噜叫,可是某人好似看不见也听不见,一把拉起她往下跳。

    “啊……”

    莫靖言看着她紧闭双眼尖叫不停,觉得很好笑,“妳还要鬼吼鬼叫多久?”

    尖叫声止住,傅明烟睁开眼睛一看—— 她已经站在地上了……

    她尴尬的对着莫靖言嘿嘿一笑,连忙拱手作揖,“我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不去了,不过我警告妳,明日再担误我进药王谷,往后妳就没银子可拿了。”莫靖言甩身走人。

    傅明烟忍不住抡起拳头挥几下,虽然只是做个样子,但是什么都不做很不爽。

    “你以为我喜欢拿银子不干活吗?早知道什么都不说,直接上山……这都是文成侯府的错,有本事直接上来抓人,跟在屁|股后面算什么……看样子,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你们真以为乡下野丫头很好欺负……”傅明烟自言自语的一边踢着石子,一边踏上回家的路,同时琢磨着最近该带什么毒药防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小懒虫最新章节 | 医门小懒虫全文阅读 | 医门小懒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