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二十章

离爱出走 第二十章

作者 : A.Z.
    20

    终于喝到朝思暮想的牛肉汤,她相当满足,好像对她来说,人生只要有美食相伴,就不再有什么烦恼一样。

    “接下来吃什么!”她兴奋的说着。

    “吃冰?”

    “要要要!”

    “但我不想吃。”

    袁文莙看着他坏心的笑了笑的模样,又不小心花痴的恍了神。

    “要丢下你了喔。”已经走远的他,喊着。

    “等等我啦。”

    结果,他真的没带她去吃冰,开着这台声音相当吵杂的老车,广播电台播放着好几年前很红的歌,杨丞琳的“暧昧”,更让此刻的气氛发酵了起来。

    这首歌以前她听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很小的关系,她一点感觉也没有,单纯只觉得电视剧很好看,歌很好听而已。此刻再听,她忽然明白这首歌当年会红的原因了。

    因为简单白话的歌词,句句唱出了任何一个单恋的心情。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找不到相爱的证据

    何时该前进 何时该放弃

    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一向喜欢听快乐的歌的她,曾几何时也对这种抒情芭乐歌这么有共鸣了。喜欢上陶秉书,真的让她慢慢的在改变。

    “学长,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

    “什么怎样?”

    “你不觉得这首歌很悲伤吗?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连拥抱的勇气都没有呢?”

    “废话,你看过哪个人随便抱人不会被揍的。”

    她立刻瘪起嘴,“亏你每天还在那边当个愤青,居然连这点意境都没有。”

    一听到她那奇怪的形容词,他摇摇头,“我对小情小爱没兴趣。”

    “骗人,那天你明明还跟我一起看失恋33天耶。”

    “我没说我喜欢那部电影,喜欢的人不是我。”眼睛一沉的他,淡淡的说。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非常不经大脑,好不容易两个人单独出来玩了,她为什么哪壶不提开哪壶。

    “咳,所以我们现在去哪?”

    “去动物园把你卖掉。”

    “……”

    她偷觑着那个每次笑话她就会很开心的他,如果能让他开心,其实他要怎么说她是猴子,都没关系。

    车子开进了市区,最后他们来到某个展览馆,直到看见外头的立牌,她才知道这里正在展览着爱马仕银饰珠宝系列。

    她是第一次来这种看起来这种看起来很有文艺气息的展场,当她紧张得走进去后,就发现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彼此,里头的人全都专注的在欣赏每一个玻璃柜中的珠宝,而玻璃柜上还有设计师的手稿线绘以数位的方式呈现在上面,兼顾美感与设计感的展示方法,让她也看得目不转睛。

    陶秉书跟其他人一样,非常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作品。

    “学长,你这个作品看的特别久耶,怎么了吗?”

    “我在想,如果是我的话,是不是可以让它的线条更完美,更能凸显特色的光泽。”他一脸认真的说,完全不怕被旁边的人听到会笑他的自大。

    “学长……”她完全不感觉这句话的自大,因为她看到的是,此刻的他是多热爱珠宝,才会无意识的说出这种话。

    她没有再打扰他,而是静静的陪着他看过每一个作品,静静的欣赏着他此刻认真到很帅的表情。

    能有一个占满了全部心灵而喜爱的事物,是很美好的事——这句话,是白慧心告诉她的。

    她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会美好了。

    展览之后,陶秉书算算差不多该喂食猴子了,还是带她去吃了超大碗的芒果冰,看着她一脸容易满足的模样,有点哭笑不得。

    接近黄昏时分,他开到了新临安桥停好车,就准备慢慢散步的等待黄昏,这个点其实是他最近滑脸书的时候看到的,一看晚上点亮灯的桥,他忽然觉得如果到现场来看,也许可以激发他创作的灵感。

    “这是哪里呀,好美喔。”天空渐渐黄昏,他们一起沿着河边的步道慢慢走,河面出现了旁边已经点亮灯火的大楼倒影,形成一种另类的夜景。

    陶秉书看着此刻距离新临安桥的位置刚好,不远不近,等等点灯后应该可以把河面的倒影都能拍下来。

    “就在这坐着吧。”他说着,就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

    她紧张的清清喉咙,想着两个人不但一起出来玩了一天,现在还浪漫的坐在这看夜景,简直就像梦一样。

    他拿出了绘图本,已经开始在慢慢抓着灵感,完全没发现旁边的她已经又在幻想一堆。

    “学长,我已经跟家里说好了喔,过年不回去嘿嘿。”

    “嗯。”

    “真是好期待喔。”

    “我说奴隶,有什么好期待的,你应该要担心吧,到时候你打算煮什么给我吃?”

    “煮煮煮什么,我又还没上过新娘课程,哪会煮饭啦。”

    他停下笔的看着她,真不知道她的脑子里都装着什么,怎么有办法经常说出一些惊人之语,“煮饭跟新娘有个屁关系,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奴隶身分,又自告奋勇的留下来过年,你最好给我生出满汉全席来。”

    “是!”

    他完全不懂她到底在兴奋什么,低头继续专注在绘图上。

    “学长,为什么你会喜欢设计珠宝啊?”

    “跟你讲了也只是浪费口水。”

    “我的理解能力也是很强的好不好,我知道了,一定是看了哪部电影吧。”

    他转头看着前方那斜三角的桥,桥身已经开启了大的灯光,已经准备要点亮整座桥。

    “跟谁都没关系,我只是觉得,只有宝石,是可以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一刻她没有再聒噪的问问题,因为她忽然觉得此刻的他离她很远,她说不明白,但就是有一种完全进入不了他的世界的感觉。

    如果是另一个玟君,一定能懂他吧。

    她大叹一口气,“唉。”

    “原来猴子也会叹气。”

    “学长,你根本不懂少女心有多复杂。”

    “我确实无法明白猴子的思考动向。”

    “秉书?”旁边一对散步中的情侣忽然停下脚步,一个柔柔的女声,叫唤着他。

    陶秉书身体一僵,转头看着思念了很久很久的人,那个目前正在台南念书,而且还说着新临安桥很美的,叶玟君。

    “喔,好久不见。”他尽量让自己装的自然、装的巧遇。试图让自己的目光忽略着旁边高出叶玟君一颗头的男孩。

    叶玟君尴尬的点点头,她瞥了眼陶秉书旁边的袁文莙,表情总算放松了一点,“好久不见,看见你现在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她淡淡的说完,就点点头拉着男孩走了。

    连多寒暄一句都不愿,连一声再见都没说。

    袁文莙从刚刚看到那长发飘逸,很有气质的女孩第一时间就知道她是谁,也在第二时间以那笨笨的头脑明白了一件事——今天他会坚持一定要来台南,才不是想要整她还是想要看展,来到这个桥,试看看会不会跟她巧遇,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发现,也许是因为他一点也不自然的表情,以及此刻哀伤到不行的眼神。

    她很想说些话来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气氛,可是她却连拉他坐下的勇气都没有。

    ——学长,第十个理由,当我看着你悲伤伫立的模样,很想告诉你,我陪着你呢,一直,陪着你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