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十一章

离爱出走 第十一章

作者 : A.Z.
    11

    小瓦斯炉上的水滚了,加入了泡面稍微煮过后,香喷喷的一餐就完成,远藤盛好两碗,便对着袁文莙笑了笑,“快吃吧。”

    袁文莙看着自己正坐在这帐篷内,里头有简单的小瓦斯炉跟一个小小的被子,空间大约有三坪,旁边虽然还堆着一些纸箱跟宝特瓶,但如果要睡上两个人也不是问题。

    就在刚刚,她被这位游民老伯邀请到他“家”坐坐,她虽然犹豫,但由于有点想看看日本游民的家是不是跟电视剧里拍的一样,所以还是来了。

    她总算仔细的看完了一遍,吃了口泡面,暖暖的食物立刻让她的胃舒服了点。

    “那个公园这种时间女孩子都不敢经过,之前也发生过**事件,你真的要小心一点。”

    “谢谢你噢老伯。”

    “我女儿现在应该也跟你差不多大了,二十岁吧,所以才担心你会发生危险。”

    她忘了之前是看了哪部电影还是听了哪个人说过:游民通常不是自愿放逐自己的,而是他所在的现实中,发生了难以承受的事情,所以才用这种方式逃避,一逃,就逃了十多年,愈来愈回不了正常的生活。

    她想,这个老伯其实还是很想念自己的家人吧。

    “老伯,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原本平静的远藤一听,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你在说什么啊?应该是你要担心才对吧。”

    “对吼,我才要担心啦,我一个外国人又没地方住。”

    “如果你真的愿意相信我的话,今晚就留在这过夜也没关系。”

    “真的吗?”

    远藤将汤面一口气吞下,“当然是真的。”

    袁文莙忽然有点感动,她一点都不怀疑,因为他那覆盖在长发下的双眼很真诚、这碗泡面也很真诚。

    “老伯,你一个人在这里很久了吗?”

    “嗯,十三?还是十五年了吧。我曾经是一个糟糕的丈夫、糟糕的爸爸、糟糕的人类,现在这样躲在社会边缘生存,反而让我轻松很多。”

    “那会快乐吗?”

    他一听,笑了笑,露出那又黄又黑的牙齿,“在这里,没有人会问谁快不快乐,因为对我们来说,我们都只是在等待生命结束而已。”

    袁文莙觉得很震撼,陶秉书曾经说过,世界很大又很广,有很多人用着不同的方式生活——她想,就是这个意思吧。

    让人生变得有意义跟追梦那种事,其实一点都不重要吗?还是这些人连作梦的资格都放弃了。

    “好悲伤,老伯你说的话让我觉得很悲伤。”

    远藤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为自己的话哭了起来的外国人,有点欣慰,“是吗?我看你跟鸽子讲了那么久的话,也挺有趣的,虽然我听不懂中文,你现在也能用日文说说吗?”

    “蛤,要从很远的地方讲起耶。”

    “不要紧,我就想听人说说话而已,这个晚上还很漫长,讲累了你就睡吧。”他用剩下的水,替她泡了一包速溶咖啡。其实他准备咖啡好一段日子了,最近的他也许是因为附近熟悉的游民朋友离开了不少,寂寞了。

    *

    袁文莙可怜的吸着鼻子,星期假日,她一早起来到现在中午了,都没有饭可以吃。周馥琦今天早上被老妈叫回家吃饭,然后她这傻孩子在昨晚一口气把零用钱全部请客请光,连回家的车钱都没有了。

    所以,她只好露出像流浪狗的表情,不停的盯着在饭厅享用着便当的陶秉书。

    “活该。”陶秉书边说还边用着稍微夸张的表情吃了一口鸡腿,觉得她这模样很有趣,愈玩愈起劲。

    “你记得自己怎么回家的吗?”

    “嗯……应该是琦带我回来的吧。”

    “确定?”

    “当然啊。”

    “那好。”他点点头,“你真的忘了昨天对我做了什么事了吧?”

    “难难难道……我、我……”告白了?不会吧,不可能吧,她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瞬间,她的脸有点红起来。“那,我说了什么啊?”

    “你说……你ㄒ……想睡觉。”

    “学长!”

    “哈哈。”

    喀啦。

    理工学长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他们俩同时都安静的探头偷看这神秘的学长。果不其然出现的是一个头发长到肩膀都没剪,胡子也留的长长的,藏在头发下的眼睛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就一句话也不说的出门了。

    “哇,果然有理工的感觉。”

    “是说,他叫什么名字啊?”陶秉书这才想到的问。

    “好像是……嗯……什么渊的,果然人也有深渊的感觉耶。”

    陶秉书继续悠哉的吃着便当,不再搭理她那乞求的眼神,结果十分钟后,刚刚出门的人又回来了,手上提着两个便当,默默的放了一个在可怜兮兮的袁文莙面前。

    “你太吵了,缺钱的话,帮我打工,我给你三餐。”出乎意外的,理工男讲话很正常,衣着也很干净。虽然袁文莙深深怀疑他到底都怎么洗的,因为他明明都没在使用公共空间的洗衣区。

    “真、真的假的?!可是,要打什么工啊……”

    “死猴子,要打工早说啊,我也有一堆杂事可以让你做,包括给你三餐。”陶秉书用着平静的语调说着,完全让人听不出这句话里其他的情绪。

    “咦咦咦!”她突然觉得自己好抢手,难道是她力气看起来很大的关系吗?

    “两位学长,你们的工作都给吧,学长你供我三餐,理、理工学长,你就请我喝饮料就好了,这样我这个月就可以活下去啦!万岁!”

    “谁准你这样擅自安排的,得寸进尺了你。”陶秉书脸上虽然不悦,却没有拒绝,“以后晚上你就来我社团帮忙整理书柜。”

    “是。”

    “那你,来我房间帮我整理资料吧。”

    正要走回房间的陶秉书一听,立刻转头看着他,停顿了几秒后,又沉默的回房。

    “理工学长,你叫什么名字啊?”

    “严渊。”

    她发现,严渊讲话也是毫无情感,而且感觉更像机器人一样,她觉得很有趣,而且也很期待要进入那间神秘的房间。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边吃边工作,环保爱地球!”

    进入那间她以为很神秘的房间后相当的失望,里头就是一台电脑跟一个占了房间一半的ㄇ字型电脑工作桌,桌子的资料都摆得很整齐,旁边就摆了一个简易衣柜跟一张超窄的单人床,而且一点异味都没有,相当干净。

    严渊让她在角落的地方使用笔电帮他整理游戏资料,才知道严渊收集了各种手游或线上游戏,据说他只要摸半个小时就能知道游戏的大概,然后再以超乎常人的爬文能力,将最有用的资料全都找出来,再依序慢慢整理出各种攻略。接着再拿去8591游戏交易网进行贩卖,手游攻略五百一本,线上游戏依照热门度大约是八百到一千五。

    袁文莙觉得很夸张,她本来还在想这种东西谁要买,没想到还不少人买。

    她瞥了眼旁边还有一台骑马钉,更是惊讶,想不到严渊连机器都买了。

    而严渊要她做的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她依照每个游戏不同的职业,将那些资料分类好就可以。

    “简单、简单。”

    “然后,请保持安静。”

    “噢。”她乖乖的闭上嘴巴,虽然要聒噪的她不说话很痛苦,可是谁叫她要吃土了呢。

    资料整理了两个小时后终于结束,严渊告诉她只要一、三、五这三天抓两个小时给他就好。

    走出客厅原本想喝个水,却发现陶秉书竟然坐在客厅看书,一般来说,他比较喜欢在自己房间看的。

    “学长,你……看书啊?”

    “你一天不讲几句废话,好像真的会死。”

    她其实也觉得一天没被他翻白眼一次,好像会不舒服一样。

    “跟你说,严渊学长超厉害的耶,他啊……”

    “好吵。”

    “怎么了啊……”她一脸无辜。

    他正要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她虽然没有看见来电者的名字,但是隐约从话筒流泄出来的声音,却是个柔柔的女声。

    简短的通话结束,他二话不说的就走回房间,不一会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显得有些匆忙,似乎急欲赶去赴约。

    “嗯?学长你……”去哪啊……

    她泄气的低着头,虽然肚子填饱了,可是心却仍然空虚,不,应该是凌乱才对。因为那个声音提醒了她不愿接受的一件事,就是那与陶秉书般配的前女友。

    那会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

    还没想个够,换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袁文莙!”

    “是!学姐!”

    “你都几天没来社团了?怎么想退社了是不是?”杨颖茵在电话那头假装严肃的说。

    “绝对没有那回事学姐,因为我跑去参加西华杯了,所以最近都在练习。”

    “那现在给我过来,大家都在,今天是社团的临时聚会。”

    “收到。”紧张的挂上电话后,她也踏上了匆匆的脚步,边跑下楼梯的同时,边又分心的想着,会不会陶秉书也去了学校呢?

    她还没纠结出一个答案,就因为下楼梯不专心而摔了个狗吃屎,一连滑下好几阶楼梯。

    “痛死了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