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九章

离爱出走 第九章

作者 : A.Z.
    09

    “咳……我是西华大即将升三年级应外系的袁文莙,目前正在离家出走一个人旅行中。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史上第一悲惨的难题,就是……我今晚完全没有地方可以睡啊!”

    原本在她面前乖乖吃着榖的鸽子,被她突然放大的音量给吓得都飞走了。

    “可恶,连鸽子也欺负我。”她垂头丧气的看着手上还剩下一半的谷子。

    刚刚天空还有微光,此刻也已经完全日落的天黑了。

    三个小时前她还跟老爷爷他们一起开心得喝酒吃饭,谁知道分手后,她居然四处都找不到可以住宿的地方。

    最后她只能坐在这公园休息,最坏的打算就是在这长椅上睡一晚。

    “背包客真不好当啊……”

    一点点冷风吹来,她瑟缩着身子,有点难过的吸吸鼻子,“琦,好想你噢。”她才想到可以把手机拿出来连看看网路,都已经来到日本这么多天了,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瞎忙什么,一直忘了要跟人联络。

    她搜寻了一会,果然搜到附近有个讯号微弱的WIFI,然而手指却有点犹豫了起来。

    因为,她有点害怕看到陶秉书传了什么讯息给她,但更怕的是——陶秉书什么也没传。

    这种矛盾感,也只有关于陶秉书的时候才会出现。

    她还是放弃连接网路,放弃了想跟好朋友联络的冲动。

    “对不起噢琦,回去别杀了我喔。”但她想应该不可能,周馥琦应该会连续一个月天天惩罚她也说不定。

    抱着背包,她随手拿起了树枝,就在地上画起了回忆的点滴。

    *

    排球女子组第二场预赛,如火如荼的展开了。

    虽然赛程是下午,可是袁文莙根本整晚睡不好不说,早上还顶着黑眼圈走出房间,就这么撞上了同样也是一脸黑眼圈的陶秉书。

    “学长,你没睡好喔。”

    陶秉书边喝了口刚泡好的咖啡,边认真的盯着手上的设计图,完全没看她一眼。

    “嗯。”

    “那是什么?新设计?我要看、我要看。”

    熬夜整晚的陶秉书已经没有力气应付她,将设计图递给她后也替她倒了一杯咖啡。

    她自然的捧着咖啡喝了一口,才忽然发现这咖啡的糖量居然跟她平常喝的一样!

    她忍不住偷瞄那个看起来很累的他,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这种完全无意识的贴心,有多狡猾。

    低头她继续看着这张,明显东改西改过的图稿,那是一条设计感相当特别的颈链,上头镶着不规则摆放的小钻,围绕着中间的蓝钻,若是戴在脖子上,那俨然就像星河一样美。

    “真的好像星河喔……”

    “什么星河,别乱取名字。它叫做Only。”

    “很不搭耶,明明就跟星河一样闪闪发亮的,干嘛叫那个名字啊。”

    “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他把设计图拿回来,不想再跟笨蛋解释。

    “那,既然叫Only,你是想着谁做的吗?”她脱口而出,并发现他在这一瞬间,背对她的身影轻轻抖了一下。

    “不关你的事。”

    她泄气的趴在桌上,突然有满腹的委屈无处发泄。

    她可是为了想争取苞他一天的约会,拼了命的练习,现在还失眠了耶。而他却为了不知道谁,设计了整晚的珠宝,这种酸酸的感觉,搅得她胸口很难受。

    一气之下,她在便利贴上写着:“学长是笨蛋!”就出门了。

    “笨蛋笨蛋笨蛋,所以学长有喜欢的人?不会吧,那个冷漠的恶魔会喜欢的人吗?我从来没看过他在意谁啊?难道是我?”

    周馥琦坐在她对面,默默的吃着手中的土司,然后看着完全不需要别人回答,也可以自言自语的很开心的家伙。

    “不管怎样绝对不可能是你。”

    “你这人,有没有同理心啊。”

    “同理心这三个字完全使用错误。”

    “吼!”

    周馥琦噗哧一笑,“也许是前女友,前两天跟夏邵轩聊天的时候,好像有听他提过什么前女友的。”

    “前女友?等等!你跟教练聊天了?”好耶,她这撮合计划成功了。

    “所以你现在到底想听哪个答案?”

    “嘿嘿,前女友啦。”她虽然很想继续逼供周馥琦,想想她还是不要缩短自己的生命比较好。

    “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跟前女友高中交往了三年,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才分手的,至于是谁、哪个学校那些我都不知道。”

    “原来学长,真的有过女朋友啊,不知道他对女朋友会不会一样凶?还是,他这种个性是因为受了什么伤害才变成的?学长我好想拯救你喔。”

    周馥琦已经站起来丢了垃圾走出早餐店,她完全不想在一大早就听人幻想听到吐。

    “等等我啦,我不说就是了。”

    很快的来到下午比赛前半小时。

    队长已经开始在精神喊话,说实在的,她找的这些人明明一开始都不怎么想参加,想不到随着练习的次数增多,大家都忘我的认真起来。就连现在,她们每个人都跟她一样紧张。

    当然,目的是完全不同的。

    “喂,你还好吧,脸色很苍白耶。”夏邵轩走过来拍了一下袁文莙。

    “咦?我很好啊。放心、放心,今天绝对不会再昏倒了,我发誓!”

    “没人要你发那种奇怪的誓,你不要太紧张了,平常心就好。”

    “所以教练你如果遇到重要比赛的时候,也是平常心吗?”

    “当然啊,你看我现在脚受伤了也是啊。”

    袁文莙认真的盯着他看了很久,忽然在心里得到一个结论。

    “干嘛啊?你看得我有点毛骨悚然。”

    “教练,如果我赢了比赛,你就去告白吧。”

    他一听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你在说什么鬼话?”

    “如果连我这样的运动白痴都能打进决赛的话,那么这世界上一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所以,我希望能把勇气分给你,就这么决定了。”

    夏邵轩看着说完一堆莫名奇妙的话,就精神奕奕得跟着大家准备进场比赛的袁文莙,实在很诧异。

    “真是个奇怪到不行的学妹。”嘴上这样说,但他不得不承认,内心的确有小小的被感动到。

    比赛哨音响起,站在场上的袁文莙一咬牙,内心不断祈求,只要短短的这场比赛就好,拜托她的运动神经能再一次的发挥奇迹。

    可是好死不死,她们这队遇上的对手是排队社的,虽然不是社里的王牌队伍,但是在接连被一球球的得分之后,得分转眼就成了二十比零,相当凄惨。

    不甘心的怒火燃烧着每个人,可是实力上的差距,让她们连反击的力道都显得凄凉。

    “不要啊……不要啊!人家很想赢啦!”袁文莙说着,不顾众人反对,迳自发出一球,眼看着那球就要出界,却落在出界之前顺利得分。

    “好耶!文莙!”

    这一球破零之后,她们就带这着这股气势卯起来狂追,一开始被她们气势吓到的敌队一下子就被拿了很多分,然而在队长稳住之后,立刻冲到二十五分,结束第一局,比数是二十五比十五。

    明明第一局输了,但队上的气氛却一点也不丧气。

    “刚刚那一球实在太棒了,想不到我们居然也能从排球社那拿下这么多分耶。”

    “就是啊,我也吓到了,看到文莙丢出那球之后,就忽然觉得对方没那么强,可以努力发挥实力赌看看。”

    “嗯嗯,能让运动白痴拿分,他们也没甚么可怕的嘛。”

    “喂喂喂,你们这到底是在夸我还是损我啊。”袁文莙无奈的看着这群完全当她不在场,讨论的很开心的队友们。

    “当然是夸你啊。”全部的人外加夏邵轩都异口同声。

    夏邵轩清了清喉咙,装模作样的摆出了教练的姿态说,“气势很重要,今天你们一知道对手是排球社的,立刻气势就输了一半,就连对方拼命拿分,你们也觉得理所当然。如果不是袁文莙不服输的打出那一球,也许真的会变成二十五比零的惨输。看着,你们在最后的几分钟拿下那么多分,就代表你们的实力也不差。气势,一定要保持输人不输阵的气势!”

    大家一脸崇拜跟认同的看着夏邵轩,不知道为何他说起来就是很有说服力。

    第二局紧接着开始,这一回所有人都带着自信满满的气势,有别于前一回的如临大敌,现在她们的气势看起来就旗鼓相当。

    比赛一开始,可以明显的发现,敌队无法再顺利拿分,虽然她们攻击不行,但很努力的守住每一球,在后方包括袁文莙,行成一个强力的防护铁三角,就只差一个可以反守为攻的好手。

    目前谁也没得一分,对方这回不轻敌后,她们也很难抓到空隙。

    就在这种紧张的时刻,一直在队伍中担任边边角色的胖欣接过一球之后,居然使出了吊小球技术拿下分数!

    前面紧绷的球局像是被冲破了一个洞一样,双方都开始猛攻得分,夏邵轩在一旁也看得有点紧张,而此刻双方居然都是二十三分,胖欣抢快的再攻一球之后,比赛结束的哨音响起。这一局,她们胜了!

    “好耶!”

    袁文莙边喘着气,边看着这比赛居然一比一了,只要下一局抢先拿到十五分,比赛就结束了。

    大家的脸都很紧张,这场短暂的休息大家都不说话,专心的平静呼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