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五章

离爱出走 第五章

作者 : A.Z.
    05

    简直头痛欲裂。

    这是袁文莙清醒后的第一个想法,而且还闻的到自己身上浓浓的酒气。

    慢慢走到楼下共用餐厅时,就看见女人正好盛了一碗汤过来,“醒的正好,把汤喝了。”

    她低头看着汤里有豆芽菜跟各种蔬菜,拿着汤匙喝了一口,还尝的到一些牛骨的味道。

    “那是之前去韩国的时候,一个大妈教我的,是很有效的解酒汤。”她自己也盛了一碗来喝。

    “好好喝。”

    “尤其在大醉一场后,早上喝了这个,就会有一种人生又重新来过的感觉。”

    袁文莙忽然觉得,这个刚开始看起来很有距离,一起喝过酒后,就可以发现她讲的话都很有道理,有道理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的女人看起来很悲伤。

    也许,每个人会踏上旅行,都是为了某个人、某件事、某些想逃避的生活,所以不得不逼着自己踏上旅途,在那些陌生的国家四处徘徊的时候,好像就真的能找回了什么一样。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等等她又喊她阿姨会不会被翻桌啊。

    “听好了,你的这段旅程还会进行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不变的是,不需要去问任何人的名字,任何跟旅人有过相遇的过客,终究是要说再见的,为了不让再见那一刻变的感伤,名字是相当多余的。”女人说到这里,才发现袁文莙的双眼已经有点恍神,好像她再多说两句就会睡着一样。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女人这么想着。

    袁文莙一回神,就发现女人随手拿着脚边的行李要走了,“你……要走了?”

    “是啊,再见。”

    “再见……”看着她没入门后的身影,袁文莙忽然觉得好悲伤,如果她们可以一起走多好。

    回到房间后,她才发现昨天还住满的六人房,如今只剩下她一个,那四个菲律宾人似乎也在一早就离开了。

    “我要去哪里才好呢?”正当她烦恼的同时,她发现床边的柱子上贴着一张便利贴。

    “不知道去哪,就去看日本三景吧。”

    “日本三景?哪里啊?”她立刻跑到公共电脑区查询起来,“原来是松岛、严岛跟天桥立啊,决定了,那我就一口气把这三大景收集起来吧!”

    有了新目标,她忽然觉的斗志满满,终于不再是一场漫无目地的旅行了。

    她快速的印下一些要去这三个地方的交通资料,之后就匆匆的赶去车站,这一次她很认真的看好要搭的车,谨慎、小心翼翼,虽然这过程还是让她小摔了两次跤。

    她边吃痛的揉着膝盖,边气愤的碎念,“可恶的老妈,为什么你要把你运动白痴的天份传给我啦。”

    明明生性热爱各种刺激运动的她,偏偏没有运动神经,才让她不管是跟人家去马拉松、攀岩、打篮球甚至爬山都能爬到滚个几圈,堪称运动神经最不好,但是最热爱运动的笨蛋。

    以至于她从小大伤小伤不断,不过还好家里为了不让她一个女孩子身上都是疤,特地为她买了一种纯天然的芦荟,分成外伤跟瘀血的内伤两种,一年她一个人就可以用上五、六条,不管是怎样的外伤都能不留疤。

    她记得以前国小擦个黑板,也能不小心的刮到讲台上柜子的把手,膝盖一层皮就这么被硬生生的刮下来,那次的伤擦了这个药也没让她留疤。

    找到座位号码坐下后,她再次把耳机拿出来听,手机少了网路可以用,反而让电力相当的持久。

    从以前她就很喜欢看着窗外风景再配着音乐发呆,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人打扰的放空,是最棒的时刻。

    或许是刚刚她想起了运动神经很不好的事,那是西华大特有的、两年举办一次的西华杯,比赛内容跟新生杯很像,只不过被精简成三种:田径赛、排球赛、篮球赛,全校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三项分类的冠军可以各得一万五、亚军八千。

    她当然立刻发挥平常热爱交朋友的天性,想办法组了一个队伍要去参加排球女子组。

    想想,这个时间点刚好发生在,她跟陶秉书成为室友快三个月的时候的事。

    *

    “学长早安!”每天一早,她总是会早早的就起来坐在客厅等陶秉书出门,除非早上有课不能等,不然她一定会死皮赖脸的要跟他一起走路去学校。

    当然陶秉书已经很习惯把她当成空气,迳自的穿好鞋就出门了。

    她一点都不在意,这个战术是她偷听班上男生说的——要追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制造习惯性,以及像新生小鸟一样的第一眼性。

    只要她每天都是他早上第一个说话、第一个看见的人,久而久之,有一天她故意不这么做了,他就会惊觉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

    这方法真是太聪明也太方便了是也。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果然不假,她非常有自信可以用这招将学长追到手。

    “学长,你会参加西华杯吗?”

    “不会。”

    “跟你说喔,我已经报名了排球耶,那你会来看我比赛吗?”

    陶秉书一听,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到底有没有自知之明?你的运动神经根本没被开发过,你确定你有办法打完一场预赛?”

    “学长,你是不是认定了我连一场比赛都赢不了?”她的斗志,已经瞬间被点燃了,“那好,如果……如果我能打进决赛,你、你就……就要无条件的答应我一件事。”

    这根本就是一场稳赢的赌注,他嘴角一勾,“那如果你没打进决赛呢?当我一个月的奴隶。”

    “好啊,那有什么难的,反正我现在跟奴隶也没两样。”我瘪着嘴碎念着。

    “你说什么?”

    “我说太好了就这么决定了,再见!”为了以防他会后悔的,她拔腿就跑。

    愈跑还愈兴奋,立刻冲到教室把已经在提前预习的周馥琦给出来。

    周馥琦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膝盖有点擦破皮,“你连跑步都会跌倒,是要参加什么排球赛啊,你的队友绝对会后悔的。”

    “反正我比赛我是比定了,琦~你认识的人那么多,可不可以找个人帮我特训一下排球?”

    她就知道!

    周馥琦眯眼瞪着这个如果不答应她,绝对会死拖活拖赖着她一整天、摆着一张小媳妇的苦瓜脸、走到就跟到哪直到答应要求为止。她说袁文莙这招比背后灵还狠。

    “说说你非比赛不可的理由。”

    “只要我能进决赛,学长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袁文莙,强摘的果实不甜。”

    “你这人,会不会聊天啊,我又没有要叫学长干嘛,只是……想要约会一天而已。”她愈讲愈小声,脸有点微微得红了起来。

    周馥琦真的很想大笑,碍于必须保持闺秀模样只能忍着。她这损友,平常大辣辣又那么勇于追爱,也会有害羞的时候?

    脑海,忽然闪过了一个人选,想起那个人最近老绕在身边挺烦的,不如就让他做点事。

    “我有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选。”

    “谁?”

    打定主意的周馥琦又歪着头的说,“不过,篮球跟排球应该差不多吧?反正都是运动。”

    “咦——!完全不一样啊……”

    不等袁文莙抗议,她已经拉着她直接往体育系的方向走。

    微风轻轻的把周馥琦的长发吹的飘逸,微低着头的她,带着一抹优雅的浅笑,跟旁边的朋友聊得很开心。旁边举止毫无气质可言的袁文莙跟她形成了一种强烈对比,就像黑白色,明明不同,但画面看起来却一点也不违和。

    夏邵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周馥琦居然主动跑来这里找他,“果然,终于被我的魅力给折服了,是要来告白吗?”他搓着下巴的喃喃。

    “有点事要拜托你。”周馥琦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连客套都免了。即便她的语调冰冷,但还是保持着优雅浅笑。

    “什么事?”

    “这是我最好的姐妹袁文莙,今年西华杯的排球赛,她无论如何都想进决赛,如果你有办法训练她达成目标,我就……”

    “就……?”果然是要告白,他深深这么认为。

    “我还没想到,总之就是这样。”不等他答不答应,她已经丢下袁文莙翩翩飘走,她的来去总是那么的轻,轻得好像他永远抓不住一样。

    “咳咳……学长你好,从今天开始多多指教,希望能把你打篮球打得很厉害的基因传染一点给我,拜托拜托了!”袁文莙说着,还把他当日本神像一样,双手合十拍了两下祈求着。

    “你……你真的是她的好姐妹?”

    袁文莙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可以整的人一样,贼贼的笑了,“当然啊,我跟她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呢,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喔,包括她喜欢怎样的人……”

    夏邵轩认真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排球是吗?没问题,我包你这一队可以成为今年女子组冠军!”

    “前提是,先不要训练我整个队伍,你可能得先真对我个人训练一下,因为……我的运动神经有那么一点点点的不好。”

    “是吗?那我们赶快开始吧。”

    “耶~”

    学长,你等着吧,我一要跟你约会一整天!。她在心里大喊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