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离爱出走 > 第二章

离爱出走 第二章

作者 : A.Z.
    02

    晚上,她边坐在公共客厅啃着盐水鸡腿,边拿着电话跟好友周馥琦大吐苦水。

    “琦,那个人真的很可恶欸,我超衰的居然一天遇到两次。”

    “照你这么形容应该长得满帅的,我搞不好认识。”身为应外系花的周馥琦,一个月被人告白的次数多到数不清,学校的帅哥名单都在她口袋里。

    “不管啦,如果他也是追你的人之一,你一定要帮我整死他!”

    “包在我身上。对了,你不是说今天会有个新室友搬来隔壁吗?”

    “对吼,我不知道耶,到现在都还没……”说到一半,门口已经可以听见房东阿姨的声音。

    只是当阿姨带着新房客进来的时候,袁文莙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莙?”

    “琦,你说我妈是不是今年忘了帮我安太岁了?不然为什么我会倒霉成这个样子。”

    她都想哭了,因为她的新房客就是那个讨厌鬼。

    “啊,她是住你隔壁的,袁文莙。阿莙,他也是你们学校的喔,好像是什么……”

    陶秉书立刻绽放起爽朗的笑容,直接走到她面前伸出手,“珠宝系三年级,陶秉书。”

    原本该要生气该要大喊倒霉的她,在这一瞬间不小心恍了神,那个臭脸男也会笑?

    而且笑起来的样子,相当的……帅。

    她愣愣的伸出手后,他礼貌的保持着笑容接着就拉着行李到自己房间了。

    “袁文莙,你再不说话我就要挂罗。”

    “琦,我觉得,也许那个人不是恶魔是天使。”

    “你在说什么啊,新室友?”

    “新室友就是今天一直跟我巧遇的学长喔,他刚刚还对我笑了耶……”

    “你在发什么花痴。”

    她总算从那魅惑的笑容中回神,“琦我知道了,这肯定是命中注定。”

    “啥?!”

    “今天一整天的巧遇就是命中注定!”

    “你刚刚还对他恨之入骨不是吗?他到底叫什么名字?”

    “陶秉书,珠宝设计系的学长,陶秉书!”

    周馥琦在那头还想说什么,但已经来不及,袁文莙兴奋的挂掉电话,立刻凑到房东阿姨旁边要打听打听这个人的消息。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其实一点都不浪漫,明明前面还讨厌得要死,然后她就这样被一个恶魔的笑容给收买。

    也许别人会觉得这种展开像极了喜剧爱情的漫画情节,但她得说,她本来以为他们的相遇可以演一出《恶作剧之吻》,但真实人生的情况顶多只能演个《乌龙派出所》。

    看着窗外快速移动的风景,她还是因为想起了初遇,而微微的扬起嘴角。

    在难波站下车后,她拿出事先印下来的几个可以住宿的地方,包括青年旅馆的地址也有。

    由于不知道要从哪个出口出去才好,她就干脆随着感觉乱走,终于可以看见陆地上的阳光时,她发现旁边是一条商店街,相当热闹。

    她马上被吸引得走到里面乱逛,等到她想起来要找旅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她填饱肚子的时候。

    然后再等她迷路加问路找到第一间旅馆时,天都已经黑了。

    “没、没有房间了?!”这么破乱的旅馆还可以客满?那电梯复古的都可以拍个八零年代的鬼片了,电灯还一闪一闪的。那就算了,眼前这个躲在小小瘪台里的欧巴桑也是一脸阴森,只差个绿光打灯跑龙套角色就敲定了。

    “也不是没有,剩下一间……很窄很窄、在最后一排的最后一间的房间,客人你如果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这样那间多少钱呢?”

    “一晚两千元。”

    一个晚上才六百多块台币的房间,马上让她毫不犹豫的答应入住。慢步走在那地板彷佛是空心的走廊上,她吞了吞口水。

    说是客满了,可是她一点也没感觉到客满得热闹,这瑞安静得像是只有她一个人一样,走到最后一排,不知道是不是光源不足的关系,显得异常阴暗,一步步的走到最后一间,她深吸口气的打开,当然没有看见什么尸体还是阿飘,就只是一间真的很小,格局也很奇怪的房间。

    连冷气都是装在地板上,浴室也相当窄小,慢慢的坐到床铺上,除了有奇怪的声音之外,床铺还相当潮湿。

    “很好、很好,这样才有背包客的感觉嘛。”平常她最爱看的就是日本跟泰国的鬼片,如今深入到鬼片实境,虽然也会有点小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啊。

    稍做梳洗后,她头靠在泛黄的墙壁上,打开手机搜寻着wifi,想当然这么破烂的地方当然没有。

    内心出了一种近似搔痒感的空虚,有一双无形的爪子正在她的胸口慢慢的抓出几条血痕,提醒着她,现在孤单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披了件外套,少了压着肩膀的背包,她只带着钱包就走出去乱晃。旁边的商店街在这晚上十点多的时间,已经有不少店打烊,唯独超商还亮着。

    进去买了一袋啤酒后,瞥了眼旁边站在烟灰缸前抽烟的上班族。

    她拿出一瓶递给他,“大叔,请你喝。”

    “咦?!”对方愣了愣,还是点点头的收下,“你来自哪里呢?”他听出了袁文莙那完全不像本地的口音。

    “台湾!”她莫名骄傲的说着,然后打开了啤酒,“但是太无聊了,今天是星期五……大叔不介意的话陪我聊聊天吧。”

    上班族摇摇头,“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又是外国人,在这时间搭讪我这种大叔可是很危险的。”

    “才不会,这个世界没有人生来就是坏人的。”

    西园把烟熄了,跟着她一起坐在超商外,“在日本只有爆走族会这样坐在这里喝酒呢。”

    “真新鲜,所以我现在是爆走族了!”

    “你住在这附近的旅馆吗?”

    “是啊,我住在前面那间,而且还是最后一排的最后一间唷。”

    “小妹妹,我说真的,下次再有人这样问你,不要回答的这么清楚,很危险……等等,你刚刚说的是最后一排的最后一间?”

    “那间不好吗?”

    西园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灌了好几口酒才说,“不管怎样,你明天还是住别间吧,让旅馆帮你换一间。”

    嗅到了有趣事情的气味,袁文莙的脸贼贼的笑了,“大叔,你还想喝几瓶我都请你,跟我说说嘛,那房间怎么了?”

    “你不会想知道的。”

    “拜托嘛,我的胆子很大,什么可怕的事情我都能接受喔。”

    他默默的低下头拿出手机,直接查了一篇新闻给她看。

    那是去年的新闻,报导内容是在那个旅馆的那间房间里,被人发现陈尸了一家四口的灭门惨案,他们一家来自北海道,男主人突然无故缺席,等再出现的时候,就是出现在大阪的旅馆里。

    而且警方判定不是自杀,两个大人跟两个十岁以下的小孩,都被乱刀砍死后,再套上塑胶袋。

    “这案子到现在都还没破,那旅馆也真无良,居然还把房间继续让客人住……”他以为袁文莙吓到说不出话,抬头就看见她双眼闪闪发亮着。

    “大叔,你人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就不无聊啦,那我要赶快回去了,这两瓶送你。”

    “蛤?喂……你……”西园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那兴奋的背影远去。

    袁文莙欢乐的回到房间中,开开心心的拿着啤酒坐在床沿,“好了,我一定好好体验一番鬼片,回去跟琦炫耀。”

    只是,这晚直到她一路睡死到天亮,都没有发生她期待的灵异事件。

    早上起来,手机忽然自动连上了网路,一堆LINE的声音响个不停,她才刚滑开手机,画面就自动跳出大叔给她看过的新闻页面。

    正当她觉得奇怪时,才注意到,那被灭门的一家四口的男主人的脸居然没有打马赛克,而且就是昨晚她搭话的那个大叔。

    “咦……大叔耶,人真好耶他,他一定是觉得我太孤单无聊了才跳出来跟我聊天的。”

    想起了他要她今天不要再住,莫非是她打扰到他们一家四口了?她歪着头想了想,立刻模仿起日本人参拜的方式,双手合十拍了两下,“我等等就会走的,谢谢你昨天陪我聊天喔。”

    只是,当她想要再看看LINE就发现网路又断了,或者说从头到尾她根本就没连上网路。

    想着回去可以跟好友分享这件事,她就有点兴奋。

    然后瞬间,彷佛陶秉书就在这里似的,她的脑海窜出了他可能会说的话,“你何必那么辛苦的找寻阿飘?你照镜子就看的到啦。”

    好吧,她真的有点想念了,想念那种每天都被他言语霸凌的日子。

    ——学长,第一个理由,我最喜欢听你毒舌的样子,一个人可以想出这么多骂人不带脏字的话,也是很了不起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离爱出走最新章节 | 离爱出走全文阅读 | 离爱出走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