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睡妻条件 > 第一章

睡妻条件 第一章

作者 : 石秀
    【第一章】

    林氏服饰公司股价大跌,股票市场哀鸿遍野,林父在办公室里接完一通货款的电话,一气之下心脏病发,秘书忙叫来林初静,一同将他送往医院。

    “爸爸,你要挺住,不要有事!”林初静看着吃了速效救心丸,脸色苍白忍着疼痛的爸爸,满心焦虑,急着眼泪都掉下来了。

    “爸爸没事……别担心……”林父很辛苦,但还是安慰着女儿。他很不甘心,林氏服饰公司是他一手创办,这么多年都稳稳当当的,他还想着等自己退休后把它好好地交给女儿,没想到……

    “初静,爸爸的公司,一定不能有事……”

    林初静握住爸爸的手,“爸爸你放心,我会守好它,不会让它有事的。”

    护理人员把林父推进手术室,门关上,灯亮起。

    林初静在手术室外踱来踱去,双手十指并拢,焦虑不安,手指关节泛白。现在爸爸的情况这样,公司又内忧外患,她真的很怕。

    电梯门打开,一个身影跌跌撞撞走了出来,林母看到女儿,差点站不稳,林初静忙扶住妈妈。

    “妈,不要慌,爸爸在动手术。”她安慰妈妈。

    “初静,妳爸爸……他会不会有事?”林母看着女儿,哽咽着声音问道。

    “没事,妈,妳来坐一下,等一下手术完看医生怎么说,我们还要照顾爸爸,千万不能倒下了。”林初静把妈妈扶到手术室外的长椅坐下,不停地安慰妈妈。她知道,妈妈一直人生平顺从来没有过大风浪,性格柔弱,遇事就怕,就乱,只是软弱地哭。这个时候,她知道自己是爸妈唯一的依靠,她不能倒下。

    “都是我不好,我应该劝他不要太操劳,公司现在很不好,之前我就说让妳回来帮忙,可是妳爸爸不同意,硬要撑着,如果不是医生再三嘱咐说他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他都不肯叫妳回来,都怪我说他几句,什么都听他的,不自己拿一次主意……”想到老公的身体,林母很自责,不停地埋怨自己。

    “妈,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爸爸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会打理好公司。”林初静用纸巾帮妈妈擦眼泪,安慰着。想起来那场饭局那些老板的态度,她真的很忧心,从来都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想到祈向城提的条件,她苦涩一笑。

    林母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握住女儿的手,“初静,妳一个女孩子家,我不放心!妳去找阿哲,妳和他都订婚了的,他总会帮我们……”

    林初静想起宋哲,她的未婚夫,其实她跟宋哲之间只是半年前按爸妈之命订婚了,两人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基础。不过宋哲一表人才,又是爸爸朋友的儿子,两家才撮合他们的婚姻。

    她没有恋爱经验,其实不懂爱情是怎样一种感觉,只是觉得那男人合眼缘,有份不错的工作,就点头答应了,毕竟爸妈高兴。

    她跟宋哲的婚礼,两家安排在年底,可是眼下家里频出状况,这婚礼恐怕要泡汤了。

    “好,等爸爸手术完,我去找他问问看。”林初静听妈妈的,很快应允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林父被推了出来。

    “医生,我爸爸情况怎样?”林初静上前,一脸紧张地问道。

    “病人度过了危险期,只是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住院观察,千万不能再受刺激了。”医生说完,擦一把额上的汗。

    “谢谢你,医生!”林初静看着脸色苍白的爸爸,稍稍放下心来,只是接下来,她不敢想象公司的情况。

    林父被推进了病房,林母看着他,林初静看爸爸麻醉未过在休息,她叮嘱妈妈照顾,匆匆离开病房。

    公司外面有人欠薪在闹,布料供货商又来催拖欠的货款,她的手机快要响爆炸了,是她调了静音,才没让妈妈知道。

    如今,她已经不再是那个爸爸宠着护着,做什么事都有爸爸替她撑腰的小鲍主了,上天像是给她出了一道大难题,不管她想走向哪个出口,都会被卡住,走不通。

    匆匆赶回公司,林初静先安抚讨薪的员工,承诺大家会尽快发薪,然后和布料供货商谈。

    因为拖欠布料供货商的不是小数目,而公司的货因为竞争对手恶意打的价格战,价钱压太低,已经亏损太多,资金不能回笼,所以成了最棘手的问题。

    从早上一直忙到下午两点钟,林初静还没吃午饭,饥肠辘辘,好不容易说服供货商给她宽限三天的时间筹钱,她饿得快要瘫倒。

    办公室门口传来敲门的声响,林初静条件反射般身体紧绷,精神紧张,幸好,进来的是她的助理。

    “总经理,我买来了午餐,妳快来吃点吧。”助理把买来的盒饭送到了林初静面前的茶几上,并帮她打开。

    “谢谢,妳真的是我的救星,我快饿死了!”林初静有气无力地从沙发上坐起,抓起筷子,这顿饭,她吃得很香。

    饭后,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宋哲还是没给她回电话,她又一直打不通他的,可是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安慰,哪怕是一点点鼓励,也让她心里好过些。

    她站起来拎起包,对助理道:“妳留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马上通知我,我要出去一趟。”

    助理表示知道了。

    离开公司,林初静驱车开往宋哲的公司,她很想知道宋哲为什么一直没有接她电话。虽然这半年的时间,他们分隔两地,但经常有视讯聊天,她觉得宋哲还是很喜欢她的,所以就算在国外有不少追求者,都被她婉拒了,她觉得对另一半忠诚是非常重要的。

    车子停好,她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走进宋氏集团大厅,正想直接上楼去找宋哲,却被一把熟悉的声音喊住。

    “初静,妳来有事吗?”

    林初静回过头,眼中溢出惊喜的神采,“晶晶,好巧!”

    黎晶晶脸上没有和她一样的惊喜,只是不失礼貌地走到她面前,“初静,妳……妳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初静看着眼前的闺蜜,看到她状态很好,似乎已经从半年前的失恋里走出来了,很为她高兴。

    “我回来了,不欢迎吗?对了,在阿哲这里工作还习惯?我没介绍错吧?”林初静笑得眼睛瞇成一条缝。

    半年前,林初静回来订婚,可是黎晶晶那时候却失恋又失业,整个人很不好,林初静很担心这个闺蜜,经常陪她谈心,开导她,又在未婚夫的公司给她谋了一个好职位,让她一点点走出来。

    黎晶晶看一下四周来来往往的人,拉着林初静到了楼梯间。

    “晶晶,妳带我来这干嘛?我有点事,要找阿哲。”林初静对黎晶晶的举动有些疑惑。

    “初静,我求妳,不要找宋哲好不好?你们解除婚约,把他让给我好不好?”黎晶晶哀求道。

    林初静脑子里轰地一下,一脸错愕地看着黎晶晶,她的好闺蜜,惊讶了半晌,她才喃喃开口,“晶晶,妳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爱上他了,一开始,他总说帮妳照顾我,很关照我,可是慢慢地,我发现我喜欢上他了,我们甚至……初静,妳人漂亮,心地好,追求妳的人很多,可是我不同,那次我们喝醉酒发生关系后,阿哲跟我说,他会跟妳解除婚约……”黎晶晶很为难的样子。

    林初静感觉全身血液沸腾,一股恶心的感觉袭来,她转身就要走,可是黎晶晶拉住了她。

    “拉着我做什么?我要找他问清楚!”林初静很愤怒,她无法忍受背叛,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可以!

    “他很忙,而且那件事之后,他一直对妳有愧疚,不知道该怎么把解除婚约的事情和妳说,所以求妳了初静,妳成全我们好不好?”黎晶晶低声哀求着,却不忘把最现实的问题拿出来说。

    “解除婚约?”林初静看着黎晶晶那副丝毫不愧疚的样子,冷冷一笑,原来多年的闺蜜,她掏心掏肺用真心对待的闺蜜,就是这样回报她的。

    甩开黎晶晶拉着她的手正要走,可是黎晶晶却换了一副嘴脸,“妳别找他,我可能怀上他的孩子了!”

    林初静听到黎晶晶的话,脸色霎时白了,多年的好闺蜜,果然拿捏很准她的命门,她最无法忍受的,偏偏他们都做了!

    也不怪宋哲迟迟不接她的电话,原来她成了彻头彻尾的傻瓜,把自己的闺蜜往自己的未婚夫怀里送!

    失魂落魄地离开宋氏集团,她开着自己的车在马路上乱转,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些跟家人说,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

    也不知道转了多久,夜幕降临,万家灯火,她一向平顺的人生,此时此刻糟透了。

    灯光昏暗的酒吧里,林初静坐在吧台前高高的椅子上,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酒,心里堵得难受。诸事不顺,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爸妈说。

    从她懂事起,她就知道爸爸是一个很实在的生意人,经常做慈善,耳濡目染,她也是一个很乐于助人的人,对朋友也很讲义气,可是她的闺蜜却可以在她不在的时候跟她的未婚夫做出那样的事情。

    被最信任的两个人一同背叛的滋味,让她鼻子一阵酸涩,流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仰起脸,不顾脸上泪痕斑驳,她又喝下一杯酒,辛辣的滋味让她更难受。

    不远处爆发尖叫,那些人玩得很开心,没心没肺的样子,她很羡慕。无忧无虑的生活,以前她也有过,可是以后,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拥有。

    灯光、人群,在她眼里越来越模糊,她擦一下眼泪,知道现在哭鼻子没有用,爸爸不能替她撑腰了,公司还有一大堆烂摊子等她收拾,她答应别人的事还没切切实实地去行动,她得先去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

    想到这里,她扶着吧台准备走人,回去公司处理事情,但一阵眩晕让她险没跌倒,一只手一下子把她扶住。

    “美女,心情不好吗,要不要我陪你?”

    男人不期而至,嬉皮笑脸地看着她,眼神很猥琐。

    “不用!”林初静本来心里有就气,所以神情冷冷地一把甩开对方就要走。

    “美女年纪轻轻的,脾气倒是不小!”那男的尾随她不放。

    酒吧门口,林初静停下脚步,冲那个跟着她的人说道:“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那人一脸无赖相,“我就是看上你了,怎么了?”

    “你离我远点!”林初静真的生气了,冲那男人吼道。

    “美女,想我离你远点,先陪我睡一晚……”那男人凑过来,说的话非常下流。

    “你再纠缠我,我报警!”林初静因为喝了酒,脑袋本来就有点晕,她拿出手机想拨报警电话,眼神看那数码有点晃。

    “美女你还是跟我走吧。”那男人看到林初静这状态,感觉是吃定她了。

    两人正拉拉扯扯,门外一行人走了进来,目不侧视,经过林初静身边的时候,为首的那个停下了脚步。

    林初静手指还在戳号码,喝了酒,有些醉,老是按错,眼看按对了正要拨通,一只大手一把将她机夺了去。

    “你干嘛抢我手机?”她伸手要去夺回来,映入她眼帘的却是祈向城那张脸,恍惚间,她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喝得醉醺醺的,怎么回事?”祈向城语气有点不好,在他的印象中,林初静是绝对不会来酒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的。何况,她身边站着一个男人。

    林初静看着祈向城近在咫尺的脸,想起他之前开的条件,本就对他反感,她伸出手来,生气道:“手机还我!”

    祈向城不理会她,径直用她手机输入一串数字,拨通,他感觉到他的手机震动,便挂断,把手机还她。

    林初静拿着手机,杏目圆睁,“你做什么?”

    “要你的手机号,方便以后联纟。”祈向城很坦白。

    “谁要眼你联系?”林初静气愤地转身就要走,心里嘀咕着,这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宋哲,祈向城,还有身边那只甩不掉的苍蝇,全部都一样!她不要和他们任何一个纠缠不清。

    “美女,你别急着走!”那男人紧随她不放。

    祈向城向他手下的人,命令道:“去,跟着她,让那男的离她元点。”

    祈向城拿出手机,看一眼上面显示的号码,唇角勾起,七年不见,她还是那狗脾气,一点都不给他面子。但人生没几个七年,这一次,他是不会轻易让她跑掉了。

    三天限期一下子过去,虽然欠薪的问题早在两天前她就用自己的积蓄解决了,但供应商的欠款数额太大,她一直没办法,加之公司资金短缺,运营艰难,此时此刻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她环抱自己,眉头紧锁着。

    “总经理不好了,那班人又来了,他们还带了人来想要闹事!”公司保全走得跌跌撞撞,神色慌张地来给林初静汇报情况。

    林初静其实有点怕,但如果她不出面,那些人恐怕会给公司造成损失,而且,她承诺过让别人宽限她三天的时间,可是这笔钱她筹不到,以前跟爸爸交情很好的叔叔伯伯都很为难,帮不了她忙。

    外面越吵越烈,她知道那些人就要闹到她办公室来了,她咬咬牙,快步走了出去。

    “林小姐,三天的期限到了,不知道你的钱筹备得怎么样了?”为首的李老板看着林初静,等她的回答。

    “对不起……我还没筹到,你们能不能再……”

    “不能!”李老板丝毫不留面子地打断了她,“你现在要是不能欠款给结了,我的人就把这里值钱的东西给搬走!”

    林初静手紧紧地抓住衣服下摆,银牙在下唇留下一道痕,她努力上自己冷静下来,恳求道:“李老板,看在我爸跟你多年的合作上,就多给我一天,可以吗?”

    老板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初静,冷哼一声,说道“一天为限,如果我帐户上还没收到欠款,下次来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好,我会马上想办法。”林初静应允道。

    李老板带着他的人马大摇大摆地走了,林初静背靠着墙,差点没瘫软在地。从小到大,她都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她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

    她拿岀手机,妈妈在医院陪着爸爸,宋哲一直没联系她,没给她个解释,当她无意看到手机上那个陌生号码,她想起祈向城。

    她颤抖着手,犹豫再三,拨通了他的号码。

    “怎么,想通了?”祈向城磁性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之前说的,还算数吗?”林初静咬咬牙,很绝望地问道。

    “当然。”祈向城回答得爽快。

    “今晚八点,地点你安排。”林初静说完,切断了电话。

    她靠着墙,抬头看着天花板,走到这一步,是她不得已的决定,毕竟已经没有人能帮她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妻条件最新章节 | 睡妻条件全文阅读 | 睡妻条件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