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二嫁大吉 > 第六章 祝福你生辰快乐

二嫁大吉 第六章 祝福你生辰快乐

作者 : 金萱
    隔日一早,伍青灵便和楼沧溟与王铁柱三人一同驾着驴车,载着要送到镇上馆子的凉菜岀发到坪林镇去。

    她先带着王铁柱往一家家的饭馆与酒楼去送货,同时向饭馆与酒楼的人介绍王铁柱并解释她爹为何不能来,得暂时换人来送货的原因。

    王铁柱因为工程队偶尔也会接镇上的工程工作,对坪林镇很熟,因而伍青灵带着他走上一遍就已经完全记下要送货的店家,一点问题

    都没有,让伍青灵不得不再次感叹不能请王大哥帮他们送货真是太可惜了。

    忙完了镇上的事情后,伍青灵和楼沧溟一同坐上了前往池柳县城的马车,王铁柱自行驾驴车回村上了。因为马车上有其他乘客在,两

    个人也没机会说话,便一路沉默到目的地。

    下车后,楼沧溟见她脸色苍白,有些担心的柔声问道:“还好吗?”

    伍青灵深吸了一口气后对他点了点头,道:“还好。”只要下了马车就好,因为里头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熏得她都快要吐了。

    “你的脸色很苍白,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即便听她亲口说了还好,楼沧溟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咱们还是先找人问问看牙行在哪里吧?办正事要紧,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咱们明日一早就能回家了。”伍青灵摇头道。

    “正事再要紧也没要紧过你的身子,况且也不差这点时间不是吗?”楼沧溟一脸严肃道。“这事听我的,前面有间茶楼,咱们到那里

    休息会儿,那里一样也能打听牙行在哪里。”

    伍青灵惊讶的看着他。

    “怎么了?”楼论溟问。

    伍青灵看了他一眼,不疾不徐的摇头道:“没有,就是没想过你会对我说教。”

    楼沧溟一呆,随即露出一抹苦笑。“我这不是说教而是担心你的身子,大叔将你的安全交给我,事后我得将你毫发无伤的交还给大叔

    啊。”

    “我知道,谢谢你。”伍青灵对他微微一笑,又客气道:“这回的事真的麻烦你了楼二哥,原本我还想让你和袁奶奶及芊芊好好聚聚

    的,没想到还是让你为了我们家的事扔下奶奶和芊芊陪我走这一趟,真的是很对不起。”

    “你这话太见外了,我听了很伤心。”楼沧溟看着她说。

    伍青灵张了张嘴,有些意外他的直接,又不好意思自己见外的态度被他直指了出来。她想了一下,觉得有必要向他解释下。

    “楼二哥,我不是针对你见外的。”她对他说:“虽说你是袁奶奶的孙子,是芊芊的二哥,但是我们两人毕竟才刚认识并不熟悉,等

    熟悉之后我就不会再这样了。”

    “好,那么咱们就趁这两天好好的熟悉吧。”楼沧溟点头接受了她的解释。

    伍青灵突然无言以对,心想着他难道不觉得自己这说法有些奇怪吗?熟悉是需要时间慢慢来的,怎么到他口中却像是要赶进度似的?

    “走吧,咱们先到前面茶楼坐会儿,我顺便打听城里哪家牙行或牙人的风评比较好,咱们才好办事。”

    “牙行不都一样吗?”伍青灵对这真不懂。

    “当然不一样。好的牙行在选人和训练上会比较严厉,从他们家出来的下人心性暂且不说,至少在规矩上是绝对不会有问题。”楼沧

    溟边走边说。

    “可是我们家也不过只是寻常百姓之家,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规矩,所以有没有规矩好像对我们没差。”伍青灵说。

    “你这想法不对。”楼沧溟正经道。“再怎么寻常百姓也有主次、主仆之分,难道你可以接受不经同意就随意进出你房间或大叔房间

    的下人?还是你能接受他们随意与人嚼舌根,将主家里的事轻而易举的就说与旁人听?”

    “应该不至于吧?”伍青灵有些不确定。

    “没规矩的下人向来随意不知轻重,任何事都有可能。”楼沧溟一脸严肃。

    伍青灵也换上一脸严肃的表情,因为她一点也不希望花钱买到一个嘴巴没门的人,尤其爹和她又都属于比较宽厚、不会管束他人的人,没规矩真的不行。

    “我完全不知道这些,幸好今日有你陪我来,否则日后我八成得后悔莫及。谢谢你,楼二哥。”她认真的向他道谢。

    “若是真心要谢谢我的话,以后就别对我这么客气,如何?”楼沧溟挑眉建议。

    伍青灵灿烂一笑,点头应道:“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楼沧溟双眼明亮的咧嘴一笑,俊逸的脸庞显得神采飞扬。

    两人一起走进茶楼,楼沧溟做主叫了一壶茶和三样茶点,待店里的小二哥为他们送来茶点时,便向他打听城里有几间牙行、风评如何等事。

    此时茶楼里的客人不多,小二哥又是个健谈的,当场就把他知道和听说过的事一股脑的说给他们听。伍青灵这才知道原来先前楼沧溟对她说的话真不是危言耸听。

    谢谢小二哥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楼沧溟给了他一把赏钱,乐得小二哥喜不自胜,一张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伍青灵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她今日算是长见识了,原来还能这么问路啊。要是她一个人来的话,她肯定从路边随便找个人来问,然后也不会想要到多方探听或是比较。为此,她又再一次庆幸幸好有楼沧溟陪她来了。

    解决掉桌上的三盘茶点,楼沧溟见伍青灵的脸色也好了很多,不再苍白后,便扬声叫来小二哥结账。

    伍青灵想付账,他却不许。

    “既然是我提议来这儿的,帐自然得由我来付,况且你忘了不久前才答应我的事吗?”

    伍青灵疑惑的看着他。她不久前答应过他什么事吗?

    “以后不会对我这么客气。”楼沧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伍青灵恍然大悟的失笑了一下,这才点头道:“那我就厚着脸皮让楼二哥请了。”

    “你的脸皮太薄了还不够厚,得练练。”楼沧溟一本正经的摇头道。

    语毕,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出来。

    离开茶楼后,两人商议了一下诀定先去离这儿最近,在小二哥口中风评排行前三的一间牙行看看。结果此行却是令人失望的,因为这间牙行里并没有符合条件的人选。

    于是他们趁着天色未暗又去了另外一间,一样是排名前三的牙行,结果这回符合条件的人是有了,但是那个人眼光闪烁,看起来就不像个老实人,让伍青灵见了不喜只能作罢。

    离开第二间牙行时,天色已黑,两人只能找间客栈休息一晚,明天再继续。

    他们直接在客栈里用了晚餐,然后各自回房休息。

    伍青灵有些失眠,除了认地方睡得不安心之外,最担心烦恼的还是如果明天像今天一样都找不到合适的该怎么办?

    这回她该不会无功而返,白跑一趟吧?

    她是不在意白跑这一趟,但问题是家里急需要有人帮忙送货,难不成她真要屈就选择在第二间牙行里的人吗?想到这里,她就更睡不着觉了。

    伍青灵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了大半宿,直到听见四更天的梆子鼓响了之后,这才在疲惫下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因为睡得迟,早上难免醒得晚,伍青灵在睁开眼睛发现天已大亮之后,整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从床上弹跳起来的。她用昨晚留下来的水快速洗漱了一下就匆匆的走出房间,去敲住在她隔壁的楼沧溟的房门。

    “楼二哥?楼二哥,你在吗?”她出声叫唤,房里却无人应声。

    “姑娘,你是要找住在这间客房里的公子吗?”碰巧路过的店小二停下来问道。

    “小二哥可知道他去哪儿?”伍青灵点头问道。

    “没去哪儿,那位公子人就在楼下等着姑娘呢,请姑娘随我来。”店小二咧嘴笑道。

    伍青灵轻愣了下,点头道:“谢谢小二哥,有劳了。”

    “姑娘不用客气。”

    伍青灵随店小二下楼,果然在大厅看见坐在窗边,用一扇屏风隔岀来的座位上喝茶的楼沧溟,她快步上前开口道歉,“对不起,楼二哥,我睡迟了,让你等很久了吧?我这就去结帐,结完帐咱们就可以走了。”

    “不急,你先坐下来。”楼沧溟气定神闲的摇头道。

    伍青灵疑惑的看着他。

    “你先坐下来。”

    他又说了一回,伍青灵只好乖乖地坐下。

    “小二哥麻烦你了。”楼沧溟转头对店小二道。

    “没问题。”店小二欢快的应了一声,迅速转身而去。

    “楼大哥?”伍青灵满脸的问号。

    “别急。”

    伍青灵没急,她只是搞不清楚他想做什么而已,不过等到去而复返的小二哥为她端上一碗长寿面线加蛋上来时,她的疑问瞬间得到解答。

    “你怎么会知道?”她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自然是大叔告诉我的。”楼沧溟微笑的对她说。“还有这个,是大叔送你的生辰礼物。”他像变魔术般的从怀里拿出一支羊脂色茉莉小簪递给她,接着又变出同样材质的一对耳坠子、一条项链和一只手镯送到她面前,一边说着,“这是芊芊送你的生辰礼物,这是我送你的生辰礼物,这是奶奶送你的生辰礼物,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祝福你生辰快乐。”

    伍青灵要哭了,接连两世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专门为她庆生,即便这个人她两天前才认识,半天前还对他客气又见外的,她还是感动到不行。

    此时的她真的感触良多,因为两辈子里与她有关的亲人不少,不管是血亲还是姻亲,除了现在这个爹始终记得她的生辰并且年年为她庆生外,再无第二人为她庆生过,直到今日。

    “谢谢你楼二哥。”她哑声道,感动得有些不能自已,“能收到你和奶奶及芊芊的祝福就足够了,这些东西你收回去,太贵重了,我真的不能收。”她将除了爹送给她的簪子之外的其余东西推回到他面前,可是下一秒却又让他给推了回来。

    “收下来,这是我和奶奶与芊芊的心意,你不能不收。”楼沧溟一脸认真的坚持道、

    “可是——”

    “没有可是。”他打断她说。“你若觉得不好意思或是受之有愧,等我们三人过生辰时你一一回礼就是了。”

    伍青灵有些不知所措又为难道:“可是到时候你们不都已经回济阳了吗?”难道她还要千里迢迢的送贺礼过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等我们回家后,你和伍大叔就要断了与我们的连络吗?”楼沧溟挑眉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伍青灵立即摇头道。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楼沧溟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伍青灵张了张嘴,顿时无言以对。罢了,到时候再想办法托人送过去好了。

    “那么楼二哥要告诉我奶奶、芊芊和你的生辰之日是何时?”她说。

    “奶奶和芊芊一个在二月,一个在三月,奶奶是二月十八,芊芊是三月二十七,而我呢?巧了,就在下个月。”楼沧溟咧嘴道。

    “这是真的吗?”伍青灵惊讶的看着他。

    “自然是真的。”楼沧溟咧着嘴点头道。

    “下个月哪一天?”

    “二十号。”

    “这样的话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因为今天才十七号。“楼二哥,你打算何时要带奶奶和芊芊出发回济阳?可以等过完你的生辰之日再出发吗?”伍青灵若有所思的问道。

    “你要替我过生日吗?”楼沧溟笑咪咪的问她。

    “如果楼二哥你们可以留到那时候的话。”伍青灵认真的点头道。

    “当真?”楼沧溟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伍青灵用力的点头。除了替楼二哥庆生外,同时间也能替袁奶奶和芊芊她们饯行。

    “好,那我回去后就和奶奶商量看看,如果可以多待到那时候的话,你可别说话不算话。”

    “保证算话。”

    “好,你快点把东西收好,快点吃面,不然面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楼沧溟笑容满面的催促她。

    伍青灵点头,将楼家祖孙三人连同爹送她的生辰礼物小心翼翼地贴身收好之后,再次慎重的开口谢道:“谢谢楼二哥和奶奶及芊芊送我的生辰礼物,我真的很喜欢,谢谢你们。”

    “你喜欢就好。”楼沧溟很喜欢她的喜欢,也不枉费他昨晩连夜害得好几家银楼不得安歇才找到这套令他觉得稍微满意的首饰套组。“快吃面吧,这是我特别拜托这里的厨房师傅做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试试看。”

    “好。”伍青灵点头,举筷低头张嘴吃了一口。

    “怎么样?”楼沧溟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很好吃。”伍青灵对他咧嘴微笑道。

    “好吃就好。”楼沧溟笑逐颜开,心满意足。

    两人的距离因此而拉近了许多,昨日无形的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客气与见外,不知不觉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买单结账离开客栈之后,两人马不停蹄的照计划前往牙行相下人,终于在他们又走了两间牙行之后,寻到一个令伍青灵和楼沧溟双双看了都满意的人选。

    只不过人选是有了,却有了个新的问题,那便是这人上有老母,下有一个十岁的女儿,牙行的意思是要买就得一家三口都买下才行,这是卖身的唯一条件。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三个人分开来看个个都不错,至今却又个个仍“滞销”在牙行里的原因。

    伍青灵从来就不是个狠心人,自然不会想要分开他们一家三口,但是问题在于她身上带的银子不够啊,原本她就只想买个车夫而已,如今却一下子多了两个人的卖身钱要付,她付不出来啊。

    怎么办?难道要放弃这个人再到别间牙行去找别人吗,还是……她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楼沧溟。

    “怎么了?”注意到她的目光,楼沧溟出声问道。

    伍青灵露岀不好意思的表情,小声问道:“楼二哥,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可不可以借给我?我想凑凑看够不够银两可以同时买下他们一家三口。”

    楼沧溟忍不住笑了一下,对她说:“不用凑,我这里有张五十两的银票你先拿去用。”说着他便从怀里拿出银票递给她。

    “谢谢楼二哥。”伍青灵感激的伸手接过银票。

    “不需要对我这么客气。”

    “嗯。”伍青灵用力的点头,又对他微微一笑后,才兴冲冲的说道:“我去付钱领人,你等我一会儿。”

    “好。”

    伍青灵进屋找到牙行的负责人,说明自己愿意买下那三个人之后,双方很快就银货两讫的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之后她便领着那一家三口从牙行里走了出来。

    那一家三口姓张,张母李氏四十有三是个寡妇,儿子张铭二十八岁是个鳏夫,孙女张小小十岁,半年前才没了母亲。

    张家三口之所以卖身,也是为了要偿还当初为了医治孩子她娘的病所欠下的债务,由此可见这对母子都是有情有义之人,伍青灵为此觉得很满意。

    事情办完了,有些想家的伍青灵只想赶快回家,但楼沧溟却有别的想法。

    “难得到县城来,你不想四处逛逛吗?”他对她说。

    “没什么想买的。”伍青灵摇头道。

    “我的意思并不是要你去逛大街买东西。”楼沧溟认真地看着她。“你家的凉菜生意应该不会只满足于现状,而不想更上一层楼吧?昨日我陪你们送货在镇上绕了一圈之后,我觉得镇上的凉菜生意已经饱和了,如果你们想再更进一步,只能走出镇子,而县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没想到他会替自己考虑这么多,伍青灵轻怔了下才开口答道:“楼二哥说的事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现阶段我们伍家还没能力把凉菜卖到县城来,要克服的问题很多,我是打算先赚足可以在镇上开间作坊的资金后,再来想扩展销售的事。”

    “你需要多少资金,或许我可以先借你?”楼沧溟说。

    “不仅是资金的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总之这事不急,我心里有数。”伍青灵摇头道。

    “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就不多说了。”楼沧溟点头道,想起上辈子她即使没他帮忙,也把自家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你只要记住一件事,那便是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别跟我客气就是。”他对她说。

    伍青灵对他微微一笑,点头应道:“好。”

    雇了辆马车,一行五个人从池柳县城返回到坪林镇上时,伍青灵竟看到王铁柱驾着驴车在镇上驿站等他们,她惊喜的跑上前问道:“王大哥,你怎么来了?”

    “伍大叔说你们可能今日会回来,让我过来接你们。”王铁柱老实的回答道。

    “但我和爹说过不确定是今日或明日哪天回来耶。”伍青灵睁大双眼。

    “伍大叔说反正不过就两天的时间,今日没等到你们,明日再跑一趟就是了。”王铁柱说着向随后走上来的楼沧溟点了下头,又看向跟在他身后那两的三个人,疑惑的道:“楼兄弟,这三位是?”

    “王大哥,我跟你介绍一下。”伍青灵开口道:“这位是张婶,这是张婶的儿子张铭大哥,还有这是张大哥的女儿小小,以后他们三个人会住在我家帮忙我和我爹做事,所以他们以后就是我们伍家的人了。”

    王铁柱双眼圆瞠,表情惊愕。

    没多久,伍家一口气买了三个下人的事轰动了虎谷村,不仅伍家所在的西村,连过去简家所在的东村也为这件事议论纷纷,简直难以置信。

    当初简家休妻时,他们东村没人站出来为伍家说公道话,大家都觉得简家和简正浩是他们虎谷东村的骄傲,是要飞黄腾达的大人物,自然配得上更好的女人,像伍家这样一个绝户和伍青灵这样一个由鳏夫养大的村姑,他们根本就配不上简家和简正浩这举人、官大人,被休离是理所当然的事。况且伍青灵嫁到简家两年多也一无所出,不说别的,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她下堂了。

    简家有大好的前程,伍家却是人人看衰。

    可是谁可以告诉他们,这人人都看衰的伍家父女怎么会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又开作坊又请工人又买下人的?

    整个虎谷村东村和西村加在一起,有本事请长工的也不过就两三户人家,可是伍家不是请长工而是买下人啊,还一次就买三个下人,这得花多少银子啊?伍家真的靠卖凉菜赚了那么多钱吗?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简家人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休妻弃媳的决定,如果当初没休弃伍家女的话,如今伍家所拥有的一切,包括所赚的银子和所买的人都将属于简家的,因为伍家可是绝户,只有伍青灵那么一个出嫁女啊!

    想到这里,心思动得快的人不免有些蠢蠢欲动起来,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伍青灵去池柳县城原本是要买一个车夫的,结果却带回一家三口,这手笔把做爹的伍丰都给惊呆了。

    不过向来疼女儿也宠女儿的他什么都没说,反倒心想着这样家里有个人帮忙做家事也挺好的,不然等楼家祖孙们离开之后,女儿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顾家里,肯定会忙不过来。忙不过来不打紧,就怕女儿会逞强把身子给累坏了,现在家里多了个会做家务的帮手,他也就不用担心了。

    所以伍丰在愣了一会儿之后,就欣然接受家里一下子多出三个下人的事,尤其在隔天见到张婶做家事时那麻利的模样,他就更满意了。

    张铭驾车的技术不错,但刚接手送货这事自然需要有人领着他做几天,伍青灵责无旁贷。

    其实连续几天在外奔波,劳心又劳力的伍青灵感觉很疲惫,但伍丰受伤出不了门,伍家就他们父女俩,她虽然累也没办法偷懒,还是得打起精神和张铭一块到镇上去送货,同时也将他正式绍给镇上与他们合作的各家老板与掌柜们。

    张铭和王铁柱不同,初来乍到,要他和王铁柱一样走一回便将路线和所有订货店家全数记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伍青灵已经做好了要连续带他几天的准备。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楼沧溟竟自告奋勇的为她揽了这件事,重点是他真的把她家凉菜的送货路线和店家们全都记住了,就凭那回她带王铁柱大哥送货认路那一次,他与他们随行便就记住了,简直不可思议!

    伍青灵原本不信,结果第一天带张铭去送货时,她便全程交由跟来向她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的楼沧溟来带路,结果事实证明他真的没骗人,然后她就厚着脸皮把带领张铭熟悉一切的任务交给他了。

    也因此,她对这位楼二哥已经没有任何隔阂,有的只剩满心的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嫁大吉最新章节 | 二嫁大吉全文阅读 | 二嫁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