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二嫁大吉 > 第三章 收留落难祖孙俩

二嫁大吉 第三章 收留落难祖孙俩

作者 : 金萱
    人生总是充满了许多意想不到。

    伍青灵虽一心想拥有一个热闹又温暖的家,成员不拘男女、不限年纪,无血缘者亦可,但是她真的没想到这成员会来得这么突然,而且一次就来了一对祖孙。

    据伍丰所言,他是在回家的路上遇见这对祖孙的,当时老人家瘫坐在地上面无血色的直喘息,孙女焦急的抱着她奶奶哭泣,一副求助无门的可怜样。

    他见状上前关心才知道老人家心疾犯了,得找地方休养一段时间才行,但她们身上的盘缠所剩无几,根本没办法投住客栈休养,只能硬挺着继续上路,结果就是昨天才犯了一回病,今天又犯了第二回,而且情况一回比一回严重,孙女才会抱着奶奶不知所措的坐在路边哭泣。

    然后,她心软的爹就把这对祖孙给带回家来,决定收留她们一阵子了。

    这对祖孙外表虽然皆形容憔悴,身着粗布衣裳,身上除了几块小碎银子之外,从头到脚都找不出一件有价值的贵重物品,感觉就像她们所说的是出来寻亲,奈何寻亲不着,盘缠却快用尽的寻常老百姓,但教养这种东西却是骗不了人的。

    从祖孙俩举手投足间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优雅姿态已经泄露出她们的不凡,绝非她们所说的只是寻常人家。

    祖孙俩中的老奶奶姓袁,嫁给了楼姓人家,所以与她同行的亲孙女姓楼,名唤芊芊,芳龄十三岁。

    小泵娘在洗去脸上的脏污,梳整散乱半遮面的发丝,露出原来的真面目后,简直就是个标准的小美人,瓜子脸、柳叶眉、明眸皓齿、美丽动人。

    而这也再一次证明了这对祖孙绝非只是寻常人家,若真是寻常人家,怎么可能带着这么一个漂亮的小泵娘长途跋涉去寻亲却一路平安无事,至今没遇到半个歹徒或色胚对她们劫财或劫色的?

    很明显地,这对祖孙在撒谎。

    不过伍青灵也发现了,除了关系到她们身分的问题会让她们扯谎之外,祖孙俩倒是没别的心思,更无任何恶意,最重要的是对于他们家的简陋丝毫没有瞧不起或是嫌恶之色,这点让她接受起这对突如其来的祖孙俩容易多了。

    “灵儿,对不起,爹没事先与妳商量就把人给带回来了。”

    晚上,待那对祖孙去了客房歇下后,伍丰特地来到女儿房里向女儿致歉。

    “爹,您不需要为了这种事对女儿道歉,您是一家之主,您当然可以带任何人回家做客啊。”伍青灵有些哭笑不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家里多两个人就要多两张嘴吃饭,咱们家的钱都是灵儿辛苦赚来的—— ”

    “爹,钱是咱们父女俩一起赚的,只有女儿一个人可赚不了钱。”伍青灵打断父亲道。“这事爹做的没错,我看她们不是坏人,咱们家现在日子还过得去,也没穷得揭不开锅,自然能帮上一把是一把,您说是吧?”

    “没错,爹就是这么想的。”伍丰点头如捣蒜的说道,很高兴女儿能和他有同样的心思。“如果早上一个月,咱们家没多余的米粮,爹就不可能把人给带回来了。”

    “嗯,我了解。爹,咱们不说这个了。今日您是否已询问过那些店家可愿意再与咱们续约?”伍青灵转移话题。

    “问了。”提到这事,伍丰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愿意续约的仅有三成,其余都拒绝了。”

    “意料之中,一个月的时间已足够他们将咱们那三道凉菜的调味方子研究透彻,自己能做出来的凉菜又何须再花银子与咱们买呢?”伍青灵平静道。

    “灵儿早预料到有这一天?”伍丰微怔。

    “嗯。”

    “那妳当初怎么不将合约的时间定得久一些呢?”他不解的问。

    “因为野菜也有时节性,咱们现在卖这三种野菜最多再撑不了半个月便会过时,到时数量不仅会变少,口感也会变差,咱们可不能因此而砸了自个儿的招牌。”

    “灵儿不是说过每季都有每季的野菜,妳这才决定做这门生意吗?”

    “是啊,但每种野菜都有不同的料理方法,但咱们总不能为那几两银子就一次又一次的让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店家偷师,断了咱们赚钱的路子吧?”伍青灵双眼灿烂,盈着调皮的笑意看着父亲说。

    伍丰呆呆的看着女儿,过了半晌才恍然大悟的脱口道:“灵儿是故意这么做的?”

    “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些人是表面如一,哪些人又是内里藏奸,咱们搞清楚才好放心与对方合作,爹说是不是?”伍青灵笑咪咪的说。

    “可是这么一来,咱们也只剩下三成的生意,这还是因为镇上的如意酒楼还愿意与咱们继续合作的关系。如果……”伍丰没有往下说,但愁容满面的表情已说明了一切。

    如果如意酒楼也改弦易辙决定不再与他们续约的话,他们的生意还做得下去吗?

    “爹,其实凉拌野菜只是女儿拿来投石问路的小菜,女儿真正要卖的不是野菜料理而是山珍料理。”伍青灵坦诚道。

    “山珍料理?”伍丰一脸茫然与不解。

    “就是长在林子里的那些野菇。”

    “那些野菇虽然味道鲜美,但数量不多。野菜咱们好歹还能卖上一、两个月,但野菇可能只卖个一、两天就得断货了。灵儿,这生意要怎能做?”伍丰眉头紧蹙。

    “爹,女儿是打算用山珍来调味做菜,并不是要拿山珍做为主菜,像卖野菜那种做法与卖法。”伍青灵失笑道,一顿后又道:“况且野生的山珍数量少不够卖,咱们可以想办法种多点来卖啊。”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种?”伍丰呆了一呆。“灵儿,那种野生的野菇还能种植不成?爹可从没听人说过。”

    “没听过不代表不可以。爹,咱们不妨试试,倘若真能成功种植出来,咱们家可就发了。”伍青灵呵呵笑道。

    “这事哪有这么容易,如果真那么容易早就有人将它种出来,靠此发大财了。”伍丰被女儿天真的想法逗得哭笑不得。

    “反正试种又不用花钱买苗买地啥的,爹,咱们试试看吧。”伍青灵怂恿道。

    看女儿一脸跃跃欲试的神情,伍丰不忍拒绝,只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应道:“成,那咱们就试试看吧。”

    伍家凉拌野菜的生意从第二个月开始突然缩减了七成,自然帮工也不需要这么多,于是父女俩便留下了刘朵儿等与伍家关系好,工作又认真踏实从不偷懒耍猾的五人。

    不过即便如此,被留下的五个人也是忐忑不安,担心是不是过几天之后她们也会和其他人一样,突然之间就失去了这份工作。

    为此,刘朵儿便被众人推派出来打听消息。

    “青灵妹子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会变成这样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过了一个月,那些饭馆大多可以靠自个儿调味做出那三道凉拌野菜了,自然不愿意再花银子与咱们买。”伍青灵露出一脸苦笑的表情。“不过还好不是所有店家都这么翻脸无情,虽然以后钱赚得少了,但营生还没问题。”

    “这是不是说妹子家的生意以后都不需要再请人帮忙了?”刘朵儿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当然不是。”伍青灵斩钉截铁的答道。“既然是做生意,谁不希望生意愈做愈大?所以现在这情况只是暂时的,我保证以后会愈来愈好,嫂子大可放心。”她安抚她。

    但刘朵儿却没办法靠她这两三句话就放下心来。

    “妹子刚才不是说那些饭馆都能靠自个儿调味做出咱们的凉菜了,这样以后咱们的菜还卖得出去吗?又要如何愈来愈好?”

    “当然是想办法再做出其他更好吃的凉拌野菜。”

    “妹子有办法?”

    “我会尽力。”

    至此刘朵儿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听天由命了。

    两人说这些话时并没有特意放低声音避着旁人,因此也被同在屋里的楼家祖孙俩听见了,待刘朵儿转身离开后,楼家奶奶袁氏忍不住出声关心。

    “青灵姑娘,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不知道我这个老婆子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帮得上忙的?”

    “谢谢老夫人,没事。”伍青灵微笑的摇头谢道。

    “青灵姊姊,如果真有什么困难妳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有道是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楼芊芊也开口说,表情认真。

    她注意到这两天原本在院子里做事的人少了许多,还听见之前那些人私下在说这份差事做不了多久的话,再加上刚才所听见的,她也不免对这家好心收留她和奶奶的父女俩担心了起来。

    “芊芊姑娘,我明白妳的意思,不过真的没事,谢谢妳们的关心。”伍青灵再次微笑谢绝她们的好意,毕竟是萍水相逢认识不深的人,她不可能交浅言深。

    楼芊芊还想说什么,却见奶奶用眼神制止她。

    “好,没事就好。”袁氏点头道:“如果真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青灵姑娘也别客气,虽然我们不见得能帮得上忙,但奶奶年纪大经历的事多,给点意见还是能行的。”

    “好,谢谢老夫人。”伍青灵笑着点头应道。

    待伍青灵转身去忙,屋里只留下祖孙俩时,楼芊芊不解的问道:“奶奶,他们家明明就遇到了什么困难,您为什么不让我问,咱们现在住在人家家里,不该关心一下吗?”

    “这是人家家里的事,咱们是外人不能关心太过。”袁氏轻轻地摇头。

    “可是咱们或许能帮他们渡过难关啊,他们收留了咱们,咱们不该帮他们吗?”楼芊芊不懂。

    “该,但时机不对。与人交往最忌讳交浅言深,咱们与他们的交情还不到那个程度,过分热心只会让人怀疑咱们别有居心,懂吗?”袁氏解释并趁机教导孙女。

    “噢,那要到什么程度的交情咱们才能帮他们呢?”楼芊芊问。

    “妳这丫头有什么本事帮人渡过难关?”袁氏不答反问。

    “奶奶,我没本事,但二哥有啊。”楼芊芊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妳二哥人又不在这儿。”

    “二哥说了,最迟十天他会再过来。”

    袁氏愣了一下,疑惑的问:“妳二哥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奶奶怎么不知道?”

    楼芊芊微呆了一下,这才老实的说:“奶奶,其实二哥昨晚来过。”

    “什么!”袁氏瞬间瞠圆了双眼。“妳二哥昨晚来过?奶奶怎么不知道?”

    “因为奶奶睡着了。”

    “那你们怎么不叫醒我呢?”

    “奶奶连续好几夜都睡不好,昨晚难得睡得沉,我们不想吵醒您。”楼芊芊嘟着嘴小声答道。

    “胡闹,真是太胡闹了!若是平时也就算了,现今是什么情况妳不知道吗?奶奶有许多话要跟妳二哥说,还有许多事要交代他,你们真的是……”袁氏真是有气无处发。

    楼家是开国功臣之家,经历两代帝王的荣宠后,在当今皇上继位之后辞官,急流勇退的举族返回祖地定居。不过皇上当初只收回了楼家所拥有的食邑户数与官职,济安侯的爵位倒是保留了下来。

    楼家回到祖地济阳之后一直低调行事,安居乐业了十几年,却不知为何在一个月前突然大祸临头的被指控参与了当年离王逼宫之乱,然后楼家一夕间被官兵层层包围,所有人全数被拘禁在侯府之内。

    当时侯爷夫人袁氏正带着楼沧溟和楼芊芊兄妹俩出外访友,这才逃过被拘禁一劫。他们三人当然不可能乖乖地回侯府去当阶下囚,因为他们得去查明这事的起因及想办法救人才行。

    说是这么说,但侯爷夫人毕年纪大了,楼芊芊又还是个未及笄的小泵娘,最终能顶事的也只有楼芊芊口中的二哥楼沧溟一人。所以楼沧溟为了能安心行事,无后顾之忧,便想办法安排奶奶和妹妹躲进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奶奶,您身子不好,不要操这么多心。”楼芊芊抱着奶奶的胳膊柔声安抚并劝道。“二哥都说万事有他了,您还信不过二哥吗?二哥从不撒谎的,他说这次的祸事咱们家肯定能平安渡过就一定能平安渡过,所以奶奶只需要和我好好地在这儿等二哥来接咱们就行了。”

    “奶奶不是不信任妳二哥,但他毕竟还年轻,很多事情他不知道也不一定能想得到。”

    “奶奶,二哥很聪明,不管什么事他都有办法解决的。”

    “可是这次的事不比以往,也不知道咱们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为何要这样陷害楼家。”袁氏忧心忡忡的说道,随即又问孙女,“昨晚妳二哥还跟妳说了些什么?”

    “二哥说伍大叔和青灵姊姊都是很好的人,咱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当成家人,还说这个地方很安全,在事情解决之前咱们可能都要待在这里了。”

    “妳二哥说他们是很好的人?他怎会知道?”

    “不知道,可能二哥找人调查过伍大叔他们吧。”楼芊芊猜测道,接着又继续说:“二哥说为了能有正当理由继续留在这里,要我假装写封信回家请人来接咱们,这么一来咱们就可以继续留在这里,直到有人来接咱们回家为止。”

    “这样好吗?咱们与人家无亲无故的却一直赖在这里不走。”袁氏有些犹豫。

    “我也跟二哥这么说,二哥却说—— ”楼芊芊忽然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怪异的神情对奶奶说:“二哥说待久之后就有亲有故了。”

    袁氏呆了一下,怔怔的问孙女,“这是什么话?”

    “我也不知道。”楼芊芊茫然的摇头。

    祖孙俩面面相觑,总觉得这句“有亲有故”似乎有什么特别含意,但又却想不出会是什么含意。

    算了,等孙子下回来再问吧。袁氏心想着,一边开口对孙女说:“既然咱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就不能再把自己置身事外当客人,得帮忙做点事。”

    “好。”楼芊芊乖巧的点头应道。

    虽说楼芊芊身为侯府千金,但济安侯府一门早已远离京城权贵圈十几年,一家大小都已习惯安于平凡的过着一般老百姓的生活,也因此楼芊芊并不是那种娇生惯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

    于是等到中午要做饭时,楼芊芊便自动自发进厨房准备帮忙烧火。

    有预感这对祖孙身分可能不简单的伍青灵怎么好意思让对方进厨房做事,赶紧出声阻止,“芊芊姑娘,不用、不用,这事我来就行了。”

    “青灵姊姊妳让我帮忙做点事嘛,不然我和奶奶都不好意思继续在这打扰青灵姊姊和伍大叔了。”楼芊芊一脸不好意思。

    “妳们不用客气,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就借个地方让妳们住几天而已。”伍青灵摇头道。

    “不仅住,还有吃,还有关心。”楼芊芊认真的纠正道。“奶奶和我真的很感激伍大叔和青灵姊姊,若不是你们,我和奶奶现今都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了。所以青灵姊姊,让我帮点忙做点事好不好?”

    “妳照顾老夫人就很忙了。”伍青灵摇头道。

    “奶奶的身子好很多了,不需要我整天守在身边,而且这也是奶奶的意思。”楼芊芊赶紧说。

    “老夫人太客气了,妳们是客人,我怎能让客人动手呢?”

    “青灵姊姊才客气。我们哪是什么客人啊,明明就是承蒙伍大叔收留的落难祖孙,又怎么能不动手做点事情呢?”说着楼芊芊停顿了一下,随即露出一抹苦笑道:“况且我和奶奶都还不知道要在这里打扰多久。”

    她最后一句话让伍青灵明显地愣了一下,不禁问:“怎么了?芊芊姑娘刚刚不是说老夫人的身子好了很多吗?怎么……”

    “嗯,经过这几天的休养,奶奶的身体状况的确好了许多,但是我这回真被吓到了,再也不敢独自一人带奶奶上路。所以我想写封信回家,让我二哥来接我们,在这之前只能厚着脸皮继续打扰伍大叔和青灵姊姊了。”楼芊芊露出极度不好意思的表情。

    “这样啊,没事,只要妳们不嫌弃,要住多久都行。”伍青灵大方道。“反正这个家就只有我和爹两个人,现在多了芊芊姑娘和老夫人还能热闹些。”

    “那我能帮青灵姊姊烧火了吗?”楼芊芊满脸期待的问。

    见她这样,伍青灵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她的好意,只能点头。

    “太好了,以后青灵姊姊要做什么事都可以找我,不管是收拾柴禾、煮饭、打扫院落我都会。若有我不会的,青灵姊姊也可以教我,我学东西很快的。”楼芊芊开心道。“还有,青灵姊姊以后可以直接叫我芊芊。”

    如此一来,两口之家就变成了四口之家,伍氏父女俩对这对祖孙的称呼也从老夫人、芊芊姑娘变成了婶子、奶奶和芊芊。

    当然,他们父女俩也不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人都如此轻易的相信并接受对方,而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确定了她们不是什么坏人,性子温和也好相处,最重要的是没有丝毫瞧不起他们这些生活在山沟里的贫穷老百姓之后,这才接受她们的。

    总之,家里多了两个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消耗也跟着倍增,父女俩不得不加紧赚钱的步伐,再度进入山林之内。

    这回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长在山里的野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二嫁大吉最新章节 | 二嫁大吉全文阅读 | 二嫁大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