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胁迫的欠债同居 > 第五章

胁迫的欠债同居 第五章

作者 : 桔子
    【第四章】

    田恬在家里等到了十一点。

    应母在吃晚餐的时候就兴致勃勃的跟家中管家说起了自己的安排,候在一边的田恬自然也知道了。

    七点钟吃晚餐,若是应崇宁对那个女孩子没有兴趣的话,这个时间点再怎么样也该到家了。

    可是,现在已经十一点了……

    换言之,应崇宁和那个女孩子,应该是……相谈甚欢吧?

    手机响起,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有些刺耳,田恬立刻接起手机,“喂?”

    “我到家了,给我开门。”应崇宁的声音还是硬邦邦的。

    这些年他已经养成习惯了,但凡是晚归的日子,他向来都是直接给田恬打电话让她开门,这样好似就有一种归属感,有种家中一直有个人在等他回家的温暖。

    所以哪怕他现在和田恬还在呕气,但是他也知道,田括肯定还等着他回家呢。

    挂了电话,田恬起身给应崇宁开门。

    应崇宁没想到田恬的动作会那么快,开门的时候他还有点愣神,不过随即他就反应过来了,也不和田恬说话,迳自越过她走进客厅。

    “你……相亲怎么样?”田恬没忍住,轻声问道。

    “还不错。”应崇宁粗声粗气的回答道。

    不错?不错才怪!

    整个吃饭时间应崇宁满脑子都是田恬会不会很难过,田恬会不会生气,田恬现在在做什么之类的想法,好不容易熬到晚餐结束打算送那个女孩回家去,结果刚出餐厅,那个女孩子不小心脚扭了。

    应崇宁心里一万个不耐烦,但是这是他妈安排的相亲总不可能把对方扔下不管,所以只好带那个女孩去一趟医院检查,还好只是轻微的扭伤,并无大碍。

    但是这么一耽搁,再加上对方的家和应家是反方向,来回花了不少时间,应崇宁到家的时间就是十一点过了。

    本来是一点都不想理田恬的,但是身体比脑袋先一步,在他还没来得及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动掏出手机给田恬打了电话,没等他反应过来,门就开了。

    应崇宁是很懊恼的,觉得自己实在是不争气。

    所以回答田恬的问题的时候,难免就有点暴躁。

    田恬看着应崇宁冷漠的背影,抿了抿唇,“我知道了,饿不饿,要不要吃一点宵夜?”

    应崇宁最烦田恬这样的态度,哪怕她质问他一句,表现出一点点的对他的在乎,他心里也会好受很多。

    可是田恬没有,她只是平静的问候了他一句,然后就打算相安无事,洗澡睡觉。

    气死人了!

    “不饿!”应崇宁怒气冲冲的说完,大踏步上了楼,进房间后,重重把自己摔在床上。

    “可恶的女人,怎么能这么可恶!”应崇宁气恼的低吼了一句,又忍不住揉了揉肚子。

    晚餐的时候没有胃口,满脑子都是田恬,他连自己吃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被田恬这么一提,好像……是有点饿了。

    但是他是有骨气的人,他还在生气呢,坚决不吃田恬做的!

    他这样气恼的着,也就没有发现,田恬在客厅里面坐了很久,直到身子冰凉,心也冰凉了,这才起身回了房间。

    她心想,应崇宁向来很挑剔的,他居然说和他相亲的那个女孩子不错,那肯定是真的不错了。

    至少,不是她有资格相提并论的吧。

    田恬和应崇宁的关系彷佛进入了冬季,连向来迟钝的应母都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证据就是应崇宁几乎不怎么要求田恬给他做吃的了。

    应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应崇宁向来对田恬做的食物情有独钟。这段时间应崇宁难得没有出差都待在国内,每天也都按时回家吃饭,然而以往在餐桌上总是会跟田恬说自己第二天想吃什么的应崇宁,一再的沉默。

    甚至连脸色都冷得惊人。

    以应母对田恬的了解,田恬是个性子很好的女孩子,况且从小田恬就明白自己的身分,她是佣人的女儿,是不可能对主人家的少爷有什么不满的。这么看来,两个小孩子之间不愉快,那起因肯定是在自己儿子身上。

    吃过晚餐,应崇宁放下碗筷,也不看任何人,迳自越过候在一边的田恬就大步上楼了。田恬双手负在身前,垂着头,沉静的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应母也慢条斯理的放下碗筷,拿过餐巾擦嘴,对身边的应父说道:“我去看看我们家儿子。”

    “你管他做什么?”应父皱眉,“他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自己的儿子,再大,那也是小孩!”应母瞪了应父一眼,起身,紧跟着应崇宁的脚步也上了楼,在应崇宁进了书房正打算关门的同一时间连忙开口道:“儿子,我们谈谈!”

    应崇宁看了他妈一眼,有点无奈,“妈,我最近有点忙,真的没空去相亲!并且我对上次的那个女孩子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你就别……”

    “不是你相亲的事情。”应母摆摆手,“是你和田恬的事情。”

    应崇宁的动作顿住,脸上的情绪顿时淡了下去。

    “你是不是又欺负人家了?”应母问道。

    “妈,我怎么会欺负恬恬?”应崇宁可不背这个黑锅,这次明明是田恬惹他生气,“你不要觉得恬恬看起来很乖巧的样子,其实她一点都不乖。”

    都这么多天了就是不肯跟他说话,脾气可是很大的!

    “我从小看着恬恬长大,还不知道她的性子?每次被你欺负了都不肯说自己委屈。”

    应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不要觉得自己是少爷就看不起她,我们家虽然是有些小钱,但是也别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田姨确实是我们家佣人没错,但是恬恬不是,人家顶多算是寄住在我们家,也是有帮忙做事情抵住宿费的,你每天吃的东西,哪样不是她精心准备的?”

    “我没看不起她,”应崇宁觉得很冤枉,“是她自己不理我的!”

    “你整天摆个臭脸,谁愿意热脸贴你冷**!”应母语重心长的拍拍应崇宁的肩膀,“儿子,你之前也听说了吧,恬恬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之后就要搬出去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多年,总是有点情分在的,现在她都要搬走了你还不给她好脸色,真的不太好。”

    应崇宁心想她搬走了,他又不是见不到她,搬走最好,以后想在家里亲亲抱抱也不用掩人耳目了,他巴不得现在就给田恬找到合适的房子让田恬搬出去。

    “妈,你别操心了。”应崇宁很有骨气的道:“这次我跟她吵的事情不轻,我不想太轻易原谅她,再说她就是一个佣人的女儿,以为自己是什么身分还要我去道歉!”

    应崇宁发誓自己说这种话真的是气话,他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有点别扭强势,一直以来和田恬相处的时候也确实是田恬包容自己比较多。

    但是要是他早知道田恬会恰好在这个时间端着热茶出现在走廊,就是再给他一百个一千个胆,他也不敢说这种话!

    应母见应崇宁脸色有异,也跟着回头,见田恬端着茶站在自己背后不远处,张张嘴,也没了声音。

    这下好了!原本是想劝劝两个年轻人和好的,现在怕不是只能结下更大的仇了。

    “夫人,少爷,我泡了一点热茶,解腻的,趁热喝吧。”田恬抿了抿唇,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端着托盘走到应崇宁面前。

    应崇宁下意识伸手接过托盘。

    “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就先下楼去帮忙清理厨房了。”田恬很恭敬的对两人弯腰鞠躬,然后退下。

    走廊瑞安静了好一会,应母才回过神来,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应崇宁,指着他的鼻梁,“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就算恬恬只是我们家的佣人这种话也不能说好吗?我们付了钱,人家也是给我们提供了服务,我们是雇佣关系,人家又不是我们家的奴婢,更何况恬恬从小到大,可没领过我们家一份薪水!”

    应崇宁的脸色也是一片灰败。

    他哪里知道田恬会突然出现,他本来就只是说的气话,根本就没过脑子的!

    现在道歉有用吗?可是他不想道歉,那要直接说对不起吗,还是买束花,买礼物?关键是田恬会接受吗,会原谅他吗?

    应崇宁不敢确定。

    “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道歉,说起来你和恬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这种缘分很难得,以后她搬出去了,估计和我们的来往也就少了,多少留点情面,别让大家都太难堪了。”

    应母拍拍应崇宁的肩,语重心长的道。

    “我知道了。”应崇宁有点头疼。

    “田恬,你怎么了?”管家刚去院子查看花园盆栽的修剪状况,一回到客厅,就看到田恬低着头像是在抹泪的样子。

    “啊?”田恬慌张的在脸上抹了几下,抬起头,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粉饰太平,“没怎么啊……”

    “是不是受欺负了?”管家在应家也是工作很多年了,对田恬这幅模样也不算太陌生,“是不是……少爷又欺负你了?”

    小时候应崇宁性子比现在霸道一些,倒是经常能看到田恬被应崇宁欺负得委屈巴巴的样子,不过这几年随着应崇宁更加成熟,和田恬之间相处得越来越好,几乎已经看不到田恬受委屈的样子了。

    那眼前是怎么回事?

    “没有。”田恬连忙摇头,“他没有欺负我。”

    是她自取其辱罢了。

    就像应崇宁所说,她不过是个佣人的女儿,算是什么人?高高在上的少爷,哪怕是欺负她,都算是跌了身价了。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怎么就老是奢望,觉得自己和应崇宁真的会有未来?

    “少爷虽然表面上性格不太好,但是内心是好的,只是有时候不太会表达。”管家慈爱的摸摸田恬的脑袋,“你和少爷相处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清楚?你脾气好,所以在和脾气不好的人相处的时候,难免就只能受些委屈,多包容一些。况且……我们做佣人的,遇到应家这样讲道理的主人还好些,若是遇到了那些蛮横不讲理的主人,受的委屈不知道有多少,哪一个不是只能往肚子里吞?”

    “我知道的,管家伯伯,其实我没觉得委屈,我就是有点难过。”田恬扁扁嘴。

    “赶紧把眼泪擦擦,别让你妈看见了,不然又得心疼自责了。”管家像是变魔术似的,从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递给田恬,“吃了巧克力,就别难过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田恬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接过管家手中的巧克力,“你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哄我。”

    “管家伯伯笨,只有这个法子了。”管家笑咪咪的看着田恬将眼泪擦干,没有告诉田恬,他之所以随身携带巧克力,其实只是因为小时候应崇宁的吩咐而已。

    小小的应崇宁还不会控制自己的脾气,总是不小心就把田恬欺负得眼泪汪汪,偏偏他还拉不下脸去哄人,所以每次就找了管家,把特意为田恬买的巧克力给管家,让管家去哄田恬。

    管家哄了田恬这么多年,每次两个小孩子吵架了,应崇宁总要来找他,后来他也就习惯随身携带巧克力了。

    果不其然,前脚才把田恬安抚好了,看着田恬回房间,后脚应崇宁就下楼来了。

    “少爷。”管家笑呵呵的道。

    “你看到恬恬没有?”应崇宁的语气硬邦邦的,有点别扭。

    “回房间了。”管家很善解人意,知道应崇宁到底想知道什么,“眼睛红红的,跟兔子似的,少爷您又欺负人家啦?”

    “什么叫又!”应崇宁皱眉,“我没欺负她,我就是……就是不小心……说错了一句话。”

    说完,不等管家开口,又急匆匆的,不知道到底是在说服管家还是说服自己说:“我那就是一句气话,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相信,她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吗?”

    管家觉得应崇宁是不是少说了几个字,比如是从小到大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少爷,恕我直言,是不是欺负这件事,是要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待的。就算你觉得你没有欺负恬恬,但是恬恬自觉得有,那就是欺负,刚刚恬恬跟我说,她很难过。”

    应崇宁不说话了,嘴唇死死抿成一条线,许久才又开口,“那你有没有哄她,有没有给她巧克力?”

    应崇宁当初可是研究了很久才知道田恬最喜欢巧克力的。

    “我给了,这些年巧克力我一直随身携带。但是少爷,恬恬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给一块巧克力就能哄得她眉开眼笑的小女孩了。而且我觉得,每次你惹了人家,都要我来哄……少爷你难道不觉得,对于恬恬,可能你的一句对不起,比我的无数巧克力都能更令她高兴?”

    管家真心的说。

    “那……我也送巧克力?”应崇宁试探道。

    管家无心,他的少爷不是被称为高智商的天才,为什么此时会表现得像个低智商的男人呢?

    “这个就要你自己想一想了。”管家说完,鞠躬,转身离开。

    应崇宁皱着眉头,看了田恬紧闭的房间门很久很久,才转身上楼去书房。

    然后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想了无数个道歉的点子,最后就网上发帖怎么跟女朋友道歉求和好。

    想了一晚,可惜依旧对于道歉这件事,没有头绪。

    “你怎么黑眼圈这么重,昨晚失眠了?”大清早的,应母还在睡懒觉,餐桌上就只有应父一人在喝咖啡看报纸。见自家向来精神奕奕的儿子难得出现这种疲倦的模样,那走失多年的父爱终于勉强被找回来了一点点。

    “有点。”应崇宁端起面前的咖啡,刚喝了一口,就顿住了。

    这杯咖啡不是田恬泡的,口感不一样。

    他的视线不由得抬起来不着痕迹的四处张望了一圏。

    没有发现田恬的身影。

    “恬恬呢?”应崇宁没忍住,开口问道。

    候在一边的管家笑着开口道:“恬恬说她学校今天有事,所以很早就出门了,没有时间准备早餐。”

    “哦,论文啊……”最近忙着和田恬呕气,都不知道田恬最近情况,应崇宁叹了口气,隐隐有点失落。

    应父看报纸的间隙抬头瞥了自家儿子一眼,眼底闪过了然的光芒,却还是一声没吭。

    一小时后,去了公司,应崇宁刚一坐下来打开电脑,秘书就拿着行程对应崇宁道:“执行长,这是接下来几天的行程表。七月三日,和盛席的老总约好了打高尔夫,七月四日有

    个慈善酒会,七月七日是跟上和的并购案谈判……”

    “等等!”应崇宁打断了秘书的话,皱着眉头抬头,“我记得我很早之前就跟你说过,七月七日那天不要任何行程安排,我有私事。”

    七月七是田恬的生日,应崇宁不管多忙,也一定会空出一天时间特意陪田恬的。

    哪怕他俩现在还在冷战,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的,不可能冷战一辈子。再说了,生日是多么好的求和机会,必须要好好把握!

    闻言,秘书一脸紧张,知道自己疏忽了。

    “推了,改期。”应崇宁摆手,不悦的道。

    “很抱歉,执行长,是我的疏失在安排行程时忘了要空出这一天,但是日期是对方提出的,没办法推迟。而且你最近的行程已经排到三个月后了,这个并购案一直都谈得很不顺利,没有办法拖这么长的时间……”秘书看着应崇宁越来越沉的表情,声音也越来越小,几乎要哭出来了。

    应崇宁抿着唇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将所有的资料都准备好,要是七日那天并购再出任何意外,你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

    他原本因为最近和田恬在冷战的事情就情绪不佳,此刻脸沉下来更是无比吓人。饶是秘书跟在应崇宁身边这么久已经习惯了他的脾气,也仍旧有点受不住。

    “我知道了,执行长,您请放心……”秘书的声音很低,“那么暂时没有别的安排我先出去了。”

    “嗯。”应崇宁揉揉眉头,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胁迫的欠债同居最新章节 | 胁迫的欠债同居全文阅读 | 胁迫的欠债同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