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北雁王的宝妻 > 番外篇:别宫记

北雁王的宝妻 番外篇:别宫记

作者 : 阿香
    时光荏苒,半年后。

    夏末秋初,载着北雁王与云雀的马车来到别宫。

    “哇!好大的帐篷喔!”云雀甫下马车便蹦蹦跳跳的来到一座色彩绚丽的大帐篷前。

    大帐篷前的侍卫与宫女,一见到北雁王夫妻俩,立刻行礼问安。“叩见陛下,王后。”

    “免礼。”北雁王道。

    “快起来吧,你们带本宫好好参观一下。”云雀则是一脸亲切的笑意。

    “何须他人带路?本王领着你参观便可。”在宫女们尚未回应之前,北雁王已经先行挽起她的手,热门熟路的入内。

    “咦,你对这儿很熟耶!”

    “这座别宫当年可是本王亲手绘图建造的,你说本王熟不熟?”

    “原来如此,那就请陛下带路吧。”

    以这顶色彩绚丽的大帐篷为中心,周围连着其它较小的帐篷,分别作为灶房、摆放物品,洗涤衣物以及沐浴净身之用。

    而大帐篷本身是以皮毛覆围柳木硬圈为帐顶,地上铺着温暖的地毡,四下设置火盆,以便在寒冷的时候可以生火取暖。

    “这样就已经很暖啦,还会有必须生火取暖的时候吗?”一边参观一边东摸摸西碰碰,然后愉快的席地而坐,云雀好奇地摸着地毡。

    “当然会有,本王记得儿时有一年隆冬极为严寒,不少羊儿在冰天雪地中冻得像冰角儿似的。”北雁王将手伸向坐在地上的人儿。“来吧,本王带你去马房瞧瞧。”

    “嗯!”云雀开心地跟着他前去。

    与其说是马房,不如说是圈马场,顾名思义就是筑篱笆圈成圆形,将马圈养于其中,而且按照马匹的雌雄、品种以及老幼分别圈养。

    北雁王首先领着云雀参观幼马圈。

    “为什要这么做呢?”抚摸着幼马湿润的鼻头,云雀忍不住问道。

    “这样才便于管理马匹。”北雁王替她解说。“你想想,若将老马与成年的骏马圈在一起,老马便易被成年骏马所伤;公马与母马圈在一起,两者便不时闻息发情**,耗损体力,所以分别圈养是最好的做法。”

    “原来如此。”

    “你想不想骑马散散心?”

    “想!”

    北雁王遂要人牵来一匹纯黑的骏马,跃上马背后便振臂将云雀拦腰搂入怀中。

    “陛下!”当黑马扬蹄,云雀兴奋地尖叫,侍卫们却是担忧地惊呼。

    “你们不必跟来。不必担心,本王偕王后黄昏前便回来。”

    夏末秋初,荣枯交替,北雁国的秋景,带着萧瑟的诗意。

    原野上的草,又历经过一整年的翠绿枯黄,但其生命力之强,就算是燃起漫天的野火,也烧不尽它们顽强的生命力。

    突然间,观望此景的云雀热泪盈眶,她感动于自己有幸嫁给北雁王,嫁到北雁国来,才能目睹这片辽阔壮丽的天地。

    她在北雁王怀中半转过身,仰起脸,小嘴欲张,他适时俯下俊脸,一口攫住她的唇。

    原本凝结于眼底的泪水,因这一吻的刺激,潸然滑下双颊。

    心有灵犀一点通,他懂得她内心的千万个感动。

    他懂得的,以往纵马驰骋在这片黑山白水间,他心中便会涌起豪迈的激荡之情,恍惚间更恨不得化身为遨翔于苍穹的大雁,振翅高飞。

    只是,大雁需有伴,孤雁影独悲,他亦满心渴望大雁之神能早日赐予他相伴一生的人儿。

    现下,大雁之神已经实现了他的渴望——他的小雀子正在他怀中。她是一只精神饱满的小云雀,总是开心地扑打着翅膀,吱吱喳喳,即使是再落寞的心,也会因她而活泼起来。

    这样的她,要他如何不珍惜、不怜惜、不呵护呢?

    “小雀子……”北雁王暂且止住缠吻,抬头望向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不假思索便轻踢马腹,策马奔去。

    一抵达树下,他立刻抱着她纵身跃下马背。

    骏马短短地嘶鸣一声后,便踏蹄乖巧的走到一旁去。

    ……

    如此不断努力的结果,云雀不仅再次怀孕,又一举喜获双生男儿。

    从此之后,北雁国中兴起成亲后夫妻必到帐篷独处小住的风潮,甫成亲者若家中无帐篷,其亲朋友好友亦乐意出借,让他们睡一宿,以增加女方怀胎的机会,若其亲朋好友均无帐篷,便设法向他人商借或花钱租用。

    千百年后,天下仍维持这种刚成亲的夫妻在外小住的习惯,且名之为“度蜜月”,但不是住在帐篷里,而是住在屋内,所住的房间又名为“蜜月套房”。

    此为后话,暂表不再提。

    【全书完】    (快捷键 ←)589967.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北雁王的宝妻最新章节 | 北雁王的宝妻全文阅读 | 北雁王的宝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