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假扮的男友 > 第一章

假扮的男友 第一章

作者 : 糖菓
    【第一章】

    远处天际边闷闷地响了几声雷,不多久之后路上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虽然到店里去的大部分路程都可以走在骑楼里面,但行经几个较大的街口之后,姚立仁牛仔裤膝盖以下的部分全被淋湿,湿答答地黏贴在他的腿上。

    “哥,快点过来一下。”

    一推开跑腿帮总部的玻璃门,便听见弟弟着急的呼唤声,姚立仁往柜台的方向望过去,发现那里站着一位客人。

    晚班的交接班时间其实还没有到,但柜台内正在站班的弟弟频频朝自己招手,眼神散发出强烈的求救讯息,于是姚立仁只好放弃马上处理下身那湿答答的裤脚,直接走进柜台里去。

    “这位是卢小姐,哥,我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卢小姐的这趟单你来替我接手好不好?”

    目前帮里没有其它可以接单的人,因为下午的生意太好,原本有几个候在帮里等着接单的人刚刚全都出勤去了。 姚立名一副像是急得不得了的样子,但姚立仁非常清楚这只是弟弟装出来的表情,每次遇到不想接的case ,弟弟就会这样子耍赖。

    通常,负责接手的人都是他。 因为弟弟也只敢在他的面前这样子耍赖,在其它帮众的面前则乖得像模范生一样。

    姚立仁认命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当人家大哥的宿命。

    虽然他只比弟弟早出生了十分钟,但基于被喊了二十一年哥哥的情分上,不罩着弟弟的话也说不太过去。

    和弟弟击了击掌代表交接班,姚立仁转身面对柜台前那位显然已经久候的客人,眼角余光瞥见弟弟抓起自个儿的包包,像是逃难般快速地奔离跑腿帮总部,姚立仁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

    看来眼前的这位客人,非常不合弟弟的胃口。

    “卢小姐,您好,请问您的委托是……”

    “我、我需要一个……”接受委托的人未经她的同意竟然就换成另外一个人,卢悦如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受到尊重,但是眼前这个大男孩要比方才那位顺眼得多,所以她便隐忍了下来。

    “嗯。”姚立仁点了点头,等待着客人的进一步说明。

    直到仔细观察过这位客人的外貌之后,姚立仁终于明白刚刚弟弟为什么会急着逃走了。

    并不是这位客人容貌长得很丑或是肢体上有什么缺陷,而是眼前这位客人的装扮一看就知道年纪要比他们大上一些。

    弟弟立名最不擅长的就是应付这种年纪比他们还要大的女性,所以才会逃得那么快。 而他呢,因为弟弟的这个习性而被训练成非常擅长应付较年长的女性,所以,这位客人还是由他来接待会比较好。

    整齐的灰色套装,手里还提着一看便知的名牌包包,眼前这位卢小姐一副上班族OL 的装扮,姚立仁在心里猜测着她的年纪,但因为她画了有点浓的烟熏妆,所以,姚立仁觉得有点难以下判断。

    “需要一个……”一句话说得拖三落四地,卢悦如难以控制地结巴了起来。 这句令她有点难以启齿的委托,刚刚才讲过一次,偏偏他们擅自换了个人来接待她,所以这种难堪的情况她必须要经历第二次。

    “嗯。”姚立仁微笑点头,耐心地等待客人将委托说得更加地完整。

    男孩那副非常专心聆听她讲话的模样,让卢悦如害羞了起来,但该讲的还是得讲,“需要一个……假扮的男友。”

    一口气将重点说出来之后,她窘红脸避开了视线。

    “假扮的男友?”看着眼前这位眼神不停左右飘忽,根本不敢与自己对上眼的女孩,姚立仁公式化地复诵着她提出来的要求,接着询问详细的状况:“嗯,好的。那么时间、地点呢?”

    一个必须花钱才能得到男人陪伴的女人,想必看起来一定很逊吧?

    再加上今天她顶了个大浓妆出门,工作一整天下来的辛劳感以及待会儿必须赶赴的一场自己非常不想去的约会,卢悦如觉得此刻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头颅也仿佛有千斤般重,想抬都抬不起来。

    “明天中午,陪我一同出席小学的同学会,还有,聚会之后可能会有其它的续摊邀约……”卢悦如有些紧张地敲了敲柜台桌面,“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前后的接送服务。”鼓起勇气,卢悦如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大男孩:“我可以……预约一整天的时间吗?”

    “这一模拟较特殊的委托,费用可能要另外计算喔。”

    “嗯,我了解。那……请问要多少钱才能委托这件工作呢?”

    卢悦如方才已经看过他们跑腿帮的传单了,标准的收费是一个小时一百五十块,但那是指普通性质的跑腿工作,比方说一般排队、代送货、送礼、代办的委托案,而她现在所要求的,是对方必须得说谎配合她一起演出她的男朋友,想必收费会比普通的委托要高一些。

    这家跑腿帮还在广告牌上注明了“只要我愿意,什么都可以”,意思应该是只要客人跟接单的人协调好的话,这件工作就算是确定了。

    也就是说,到底要花多少钱才能够委托到假扮的男友,就看眼前这位大男孩怎么开价了。

    姚立仁起身将帮众的名册取出来摊放在客人面前。

    “如果是明天中午的单,那么卢小姐您要不要再挑看看有没有更适合的人选?”卢悦如讶异地瞪着他。 刚刚他们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换了一个人过来接待,害她必须把羞于启齿的委托说两遍,已经让她感觉很不受尊重了,现在换过来的这个人又一副不想接下这份工作的样子,情况到底是怎样啦?

    “这份委托听起来很糟糕吗?”卢悦如气闷无比地瞪着眼前的大男孩。

    因为没办法像刚刚那个男生一样逃跑,所以他只好期望她挑选其它的人来接下这个委托?

    意识到她的怒气,正准备向她介绍比较成熟一点的跑腿帮成员的姚立仁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你一副『 我也不想接这个case 』 的表情。”

    就跟刚刚那个当着她的面逃跑的浑蛋家伙一样。

    “您希望我来承接这项委托吗?”

    虽然无法对她的年龄下判断,但不管以什么标准来看,这位卢小姐的年纪应该都要比他大一些才对。

    “嗯。”卢悦如理所当然地点头。

    “我以为……外表成熟一点的人可能会比较符合您的要求,况且,并不是非得紧急出动的委托,您其实可以慢慢挑选属意的人选……”

    他们帮里工作人员的档案做得非常地仔细,每个人的档案中都附有照片以及各人专长,可提供给委托者在挑选人员时参考。

    “不用了,你已经非常符合我的需求。”

    卢悦如并不想三度说出那个令她感到尴尬无比的要求,反正只要还是在学的学生,而且念的是附近这所T 大的人就行了。

    关于这一点,虽然她没有开口向他确认,但她已经从男孩身上穿着的社团制服上得到了答案。

    啧啧,网球校队呢,身高够,外型也颇顺眼,应该符合她曾经对友人撒下的那个谎言。

    “你到底接不接?”

    “接。”姚立仁点了点头。

    不想把自己搞得像出租牛郎那般廉价,所以,他必须要和客人沟通一下自己的底限,免得浪费了彼此的时间还惹来不敬业的坏评。

    “如何配合啊?我也不知道钦。”这个问题实在是难倒她了。 卢悦如尴尬地瞪着眼前的大男孩,因为她真的不太清楚一般情侣之间是怎么互动的,到时候现场会发生什么状况也是无法预期的。

    “总之,我会把你介绍给我的同学们,你就视情况做做样子就行了。”

    “所谓的『做做样子』是指什么呢?”

    姚立仁用铅笔头轻轻敲着笔记本,将自己比较在意的地方提出来发问:“我必须在您的同学们面前和您互有亲密的举动吗?”

    “这倒是不用。”飞快地出声否定,卢悦如觉得自己的脸颊好像慢慢烧红了起来。

    “你只要陪我一起去露个脸、吃顿饭就行。”

    亲密举动啊?

    关于这一点,卢悦如根本连想都没想过。

    男孩问得那么清楚,是不是表示各种程度的亲密行为收费不一呢?

    跑腿帮连这种类似伴游的委托都能接,还真是有够另类的。 卢悦如心想还好之前自己对这间新开的店铺有留下那么一咪咪的印象,不然临时要她到哪里去找人来假扮自己的男友?

    “嗯,了解。”姚立仁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那么,再请问一下,您要求的假扮男友,设定的职业和年纪为何?”

    “嘿,你一定要用『您』这种尊称来跟我说话吗?”她又不是一把年纪的老奶奶,有必要用到这么高级的尊称吗?

    卢悦如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觉得很奇怪,这个人讲话会不会太有礼貌了一点?

    “因为您是客人……”姚立仁迟疑着。 在接待客人的时候,他一向都是用这种充满礼貌的口气来与委托者对话的。

    “好、好,我知道你很有礼貌,但是,这样听起来很怪嘛!”卢悦如整个身子凑近到柜台前,歪着头用可爱的声音要求道:“我们应该才差几岁而已,用平辈的『你』来对话就行了。”

    万一他明天陪她出席同学会的时候,一时之间改不了口,被她那群同学给听见的话,她铁定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取笑到民国两百年。

    “呃!”姚立仁被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近距离看到她那张画了大浓妆的脸,他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他们真的只差几岁而已吗? 但直言询问女人的年龄是非常不智的举动,他虽然非常好奇对方今年贵庚,却迟迟无法开口发问。

    “啊,对了,你可能会被逼问一些问题……”卢悦如陡地皱起了眉头,那群对她关心过头的老同学,一定不会只见到人就甘愿的。

    “你只要回答你还是学生就行,其它不该讲的话就不用多讲了。”

    “学生?”姚立仁讶异地挑眉。

    “您……”意识到她瞪视的目光,他随即改口:“你需要的假扮男友,身份设定是学生啊?”

    他还是在学的学生,在身份设定上不用假装,出勤时候的装扮应该就照他平常的样子就行,顿时感觉轻松不少。

    但是,她竟然对小学同学撒谎自己交了个大学生男友叩难不成是希望这样子的姊弟恋能让别人感到羡慕?

    “怎样?不行喔?”

    卢悦如觉得对方的反应好像是有点瞧不起她的样子。 上了一整天的班,她疲倦地只想赶快回去休息,偏偏待会儿还得去赴一个她不怎么想去、却怎么样都推不掉的约会,心里实在是闷极了;没想到趁着空档来这里预约委托案件又接连受气,一下子换人、一下子似乎又被瞧不起……卢悦如觉得自己的坏脾气差点就要控制不住了。

    “当然可以。”姚立仁谨慎地点了点头。

    既然这是委托者开出来的条件,他照着做就是了。

    “还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先统一口径的吗?比方说我的名字、年纪,还有我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交往多久了……”这些事情应该要先让他知晓吧?

    既然接下了这趟单,就得全力以赴。 一向抱持完美主义的姚立仁,事前的准备工作都会做得非常地仔细。

    “你扮演平常的自己就行了,只是你的身份是我的男朋友,其它的全部都不用作假。”

    为了想让自己走出前一段感情而鬼迷心窍地向同学们撒了这个谎,关于这个虚构出来的小男友,心虚的她话说得遮遮掩掩地,似乎有提过他目前还在念书,个子挺高的,还有人很温柔……其它详细的情报都没有胆再继续瞎折下去。 不过幸好就是这样,她才能够随随便便去找一个人来假扮。 一见到他,卢悦如就知道自己找到救命仙丹了。

    他的样子完全符合她曾经对同学们所撒过的谎。

    “如果可以的话,你尽量什么都别讲,不管他们问你什么问题,都由我来回答就行了。”

    “好的,我了解了。”姚立仁在记事本上写下学生两个字,接着又写下不需多话的注意事项。

    “那么,接下来……请问明天几点去接你?到哪里去接你?是不是需要我开车过去?”

    “明天上午十一点,到这个地址来接我,开我的车就行。”

    如果车子也算进去的话,这件案子的委托费不知会飘涨到什么样可怕的程度,为了自己的荷包着想,卢悦如觉得自己那台老爷车将就着用应该无所谓。

    收下写了地址和简单地图的纸条,姚立仁用回形针将它别进记事本内。

    “因为要顺路去接一位同学,所以,请你务必遵守时间前来喔!”

    “好的,没问题。”

    “那这样委托费到底怎么算?”

    “因为还不确定是不是会有午餐之后的邀约……”姚立仁用铅笔头再度敲了敲记事本,思量着该怎么计价才好。

    “不管有没有之后的邀约,反正你就算一整天的价钱就行。”她也无法预期情况到底会怎样,所以,直接买下对方一天的时间比较方便。

    卢悦如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因为待会儿还有个不情愿去的约会要赶赴,不能在这里拖拉太久的时间。

    “那怎么行?”姚立仁将自己的班表摊开来。

    “如果只是吃完午饭就结束的话,算算不过才两、三个小时而已,跟一整天的价钱差很多的。”

    没有为对方做那么多的事,绝对不会收那么多的钱,这是他的原则。

    “你真的很啰唆耶!我说算一天就一天,我刚刚不是跟你预约一整天的时间了吗?到时候就算没有之后的续摊活动,你就算赚到了,这样不好吗?”

    姚立仁因她突然的责备而吓了好大一跳。

    这位小姐脾气好像有点大啊!

    而且,说发飙就发飙,完全没有预兆的。

    “好、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姚立仁用充满安抚的语调来和客人继续沟通。 不要跟客人吵架,这也是他的原则之一。

    到时候若出勤的时间真的过少的话,他再想办法把钱退还给客人就是了。

    “所以,到底是多少?”卢悦如看了看时间,已经逼近必须赶赴那个约会的时限了。

    “快点说清楚,我得走了,赶时间!”

    “呃- ”虽然这个委托比较特殊,但仔细想想他好像也不用特地去做什么奇怪的配合,只要假装是她的男朋友就行。

    既然扮演自己就可以,这算是一份非常轻松的单,姚立仁干脆给对方喊了一口价。

    “那么就两千块吧!”供她差使一天,这个价格他觉得应该差不多。

    “我给你五千,你今晚也陪我吧!”没想到会这么便宜,卢悦如在来这里之前还在赌自己铁定会被海削一顿咧!

    “喂,好不好?”

    姚立仁没料到对方回价竟然会这么爽快,但今晚也陪她是怎么一回事? 该不会是想跟他培养默契什么的吧?

    虽然她是在征询他的意见,但姚立仁觉得这位小姐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他给带走了。

    “今晚也要吗?”目前他正在值班,但其实可以临时请其它有空的帮众过来代班站柜台。 尤其是创立这个跑腿帮的帮主杨均聿,成天闲荡无事、鬼混度日,唯一热中的事情就是跟在盈玉学姊的身后当跟屁虫,如果真的需要找人手来顾店的话,直接打去均聿学长的手机就不会错。

    “嗯,今晚就开始当我的假扮男友吧!”卢悦如取出钱包,抽出五张千元钞递到男孩面前。

    原本她并没有打算这么做的,但既然已经找到看来挺优的对象了,今晚那个她超不想去的约会就有借口可以爽约了。

    “我待会儿要去跟老总的侄子相亲,你跟我一起去,然后在餐厅外面等我,如果我打手机传暗号给你的话,你就进来把我给救走。”

    “你的老板强迫你去跟自己的侄儿相亲?”姚立仁有些担忧地望着她:“如果你不想去的话,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嘿嘿,那是我的顶头上司耶,就算心里头再怎么不愿意,还是得虚应一下。”这是社会人的处世哲学,卢悦如当然不期待还是学生的他会懂得。

    “如果做好回家吃自己的心理准备的话,当然可以潇洒地不要就说不要,但我是一个可怜的上班族,为了职场的人际关系着想,还是乖乖地去赴约比较好。”去露个面就算是给了老总一个面子,之后她再婉言拒绝那位相亲对象,这种作法会比她当着老总的面直接拒绝他的好意来得佳。

    “既然你没有男朋友,去相亲看看也不错呀!或许那个人会是你的真命天子也说不定……”若今晚的相亲一拍即合的话,那么明天她根本就用不着带他出场去说谎演戏了。

    “别傻了,绝对不可能是他。”卢悦如嗤之以鼻地闷哼着。

    她的真命天子只有一个。

    那人,已经在她的世界里消失。

    所以,不管之后她还有机会遇见谁,都无法将之看进眼里、摆进心底。

    她,似乎注定将要单身一辈子了。    (快捷键 ←)589222.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224.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扮的男友最新章节 | 假扮的男友全文阅读 | 假扮的男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