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十九章

相思袖 第十九章

作者 : 煓梓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抬头看向一脸慌张的司徒行云,这才是他最原始的面貌一一害羞、腼腆,教她不得不爱的少年。

    “告诉你什么?”他的脑子一片空白,除了再见她的喜悦以外装不下别的,他甚至连一点怨她的想法都没有,就像她骂他的那样,是个十足的傻瓜。

    “你就是当年救我的大哥哥。”她的心情无比激动,她终于找到她的大哥哥了!

    “我、梦心,我——”

    “你不必再找借口推托,我全都知道了。”她大声说。“前儿个奶娘把事情的真相全跟我说,那个时候你偷偷跟在我后头保护我,对不对?”

    没错,事情就是如此。当年的影像历历在目,他彷佛还是那个青涩的少年,她是身穿碎花短袍的小女孩,他们在那座命定的山谷相遇。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知道真相。”他收起悬在半空中的双手,紧紧圈住她的柔背,感谢老天让他失而复得。

    “如果不是奶娘恰巧来访,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真相。”然后误会他一辈子。

    “你真的很残忍。”她轻轻推开他,眼眶泛红。“你明明知道我多想找到那位大哥哥,当面跟他致谢。”

    “对不起,我只是说不出口。”他苦笑。“年少的时候我太害羞,不敢大声说出自己才是你的救命恩人,长大以后又太放荡,没脸告诉你,其实我就是当年救你的大哥哥,并不是故意想瞒你。”

    “你甚至故意让我以为,你哥哥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太可恶了!”虽然他已经解释又道歉,申梦心仍不原谅他,因为他近乎白痴的举动,让她也像个傻瓜浪费了十几年的光阴。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以外,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其实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不该胡乱指责你欺骗我。”她彻底反省饼了,当时如果她肯静下心听他解释,不要自以为是,他们之间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

    “不,一切都是我的错。”他摇头。“我在恢复记忆的第一时间,就该让你知道,你一定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我是像个傻瓜,因为我竟然误会你。”她不否认。“但你比我更像傻瓜,藏着我的袖子却不敢说,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早拿着袖子来找我,早就是申家的女婿,我们两家后来也不会反目成仇。”

    “什么意思?”他听得一头雾水。

    “我爹当时就说了,要把我许配给我的救命恩人。”这就是她说他傻的原因,只会藏着那片袖子犯相思,不会拿出来充分利用。

    “可是、可是伯父说——”

    不对,当时他回到麒麟山庄,只听见他们后半段的对话,前面说什么完全无所悉。

    “我爹说什么?”

    他说他的个性太内向害羞,怕他日后在江湖上行走会吃亏,这话听在他年少的耳里,比较像是对他不满意。

    为了博得申兆侑的好感,他拼命改变自己,孰知他根本不需要改变,只要出面承认他是她的救命恩人,就能得到申梦心。

    “我爹到底说了什么?”见他只发呆不回话,申梦心急了,一直摇他的手要他给个交代。

    “……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司徒行云笑着摇头。“反正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你尽避骂我傻好了。”

    “傻瓜!”既然他讨骂,她就骂个彻底,把她多年来累积的思念和怨念一次清光。

    “我是傻瓜——”

    “同时也谢谢你。”她哽咽道谢。“谢谢你当年救我,谢谢你一直爱着我。”

    看那片断袖还保存得那么完好,还被他紧紧握在手中,申梦心恍然明白,他是爱她的,只是那份爱没能说出口,被他刻意隐藏起来而已,从来就没有消失。

    “梦心……”他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将她对他的感谢连同心意,一起揉进他的身体里面,此时无声胜有声,说什么都是多余。

    他们互相凝视,然后一起伸手关上房门,将彼此禁锢在彼此的世界里面。

    经过多年漫无目的的追逐,申梦心终于将司徒行云的身影,锁在她的眼眸之中。

    那一直背着光的少年,脱离了阴影走到阳光底下,她才看清,原来他的模样是那么好看。

    大哥哥!

    她在心底呼唤今生对她最重要的人,当年不知道他的名字,今天她终于知道原来他就叫司徒行云,她认识很多年同时也忽略很多年的名字。

    爱情有时原地踏步,有时却得走很久的路才会相遇,他们早就相遇,却同样绕了远路。

    “我找到你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原来她最思念的人离她最近,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司徒行云闻言漾开一个笑容,很高兴她察觉他的存在。失去记忆之后,他才发现过去那个少年是一个多珍贵的存在,因为珍贵,他把他保留在脑海里,等待适当时机寻回少年,同时找到他的爱情。

    “谢谢你找到我。”他是那么怯弱,即使披上绚丽的外表,也只是一只华而不实的孔雀,骨子里还是那个畏缩的少年,如果她不来找他,他们或许真的会错过一辈子。

    双方对彼此的感谢,对彼此的爱恋,都浓缩在接下来的吻之中。

    张开芳唇,迎接他冰凉的唇瓣,申梦心迎来的不只是肉体上的抚慰,更是爱情。

    司徒行云的吻轻柔而缓慢,彷佛要将这二十多年的相思,分一年一年传递给她。

    第一年,她出生。

    脑中浮现出他惊喜看着小女婴的影像,司徒行云浅浅地吸吮她的樱唇,恭贺她来到人世。

    第二年,她已经会站了。

    她移动胖嘟嘟的小腿,朝他走来,摇啊晃的,看得他好担心。

    他闭上眼睛,加深他的吻,好想念那个小可爱。

    第三年,她三岁,开始穿着可爱的小裙子,梳着可爱的包头,当时他就觉得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

    回忆在他的脑海里浸泡成一坛美酒,越是往里浸就越有味道。

    第四年,第五年,第六年……

    往后每年他至少都会去探望她一次,看她成长是一种乐趣,是一种思念,也是一种痛。

    太多的情绪伴随着回忆翻搅,司徒行云的唇无法抑制地往她的芳腔探去,直到与她的柔舌交缠,他的情绪才得以发泄。

    他将对她的思念,寄托在狂热的吮吻之中,借着交缠的气息,注入她的体内。

    他们由原本的轻吻,到最后四片唇几乎分不开,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芳腔交会探索,随着交缠的唇舌,他们的呼吸逐渐变得紊乱,胸口起伏不定,四周的空气开始变得混浊。

    “呼呼!”一股热气跟着从脚底冒上来,慢慢扩到全身,申梦心无助地看着司徒行云,他的呼吸也同样沉重,气息比她还混乱。

    他深深地凝视她,在她还没能反应之前,再度低头覆上她的唇,给她更热烈的吻,大手同时覆上她的领口,轻巧地将她身上的斗篷解下来。

    申梦心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脱掉她的斗篷,他的舌一直勾引她与之交缠,时而舔她的樱唇,她光应付就忙不过来,哪还有空管他如何处理她的衣物?

    既然她不打理,就由他接手,司徒行云毫不客气地把她的斗篷丢到一旁,接着对付她的外袍,一直到他开始动手解她的腰带,她才有所警惕。

    只是,太晚了。

    若说改变后的司徒行云有什么值得嘉奖的地方,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在房事上胆大心细,软硬兼施,由不得女人说不。

    司徒行云知道申梦心未经人事,并不过分逼她,以免吓到她。他放弃解腰带,而是先轻抚她的香肩安抚她焦躁的情绪,咬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情话绵绵,说一些令她脸红的话。

    她一边捶打他的胸膛骂他不正经,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确实收到效果,她好像不再那么紧张。但是她的心依然跳得很快,心情依然很浮躁,总觉得她的身体好像起了什么变化,她感觉陌生而且强烈不安。

    司徒行云明白她心中的不安,将成为阻挡他前进的绊脚石,于是用温柔的吻将它移开。

    他的吻让她安心许多,因为过去一个月以来他们时常接吻,但接吻以外的事就没做过,让她有点心慌。

    为了安抚申梦心,司徒行云加深他的吻,挑起她潜藏的热情。过去他怕吓着她,不敢太深入吻她,互相表白后他开始肆无忌惮倾注毕生的热情。毕竟他爱了她一辈子,也等了她一辈子,再也无法等下去。

    他的吻越趋强烈并且充满侵略性,申梦心虽然吓了一跳,却不讨厌他如此强烈的亲吻方式,渐渐学会适应。

    司徒行云很满意她的反应,她本来就是一个很认真的学生,他相信经过他的教导,她必能充分体会男女欢爱的乐趣,在他的怀里发光发热。

    经由热烈激吻,申梦心体内的热气逐渐被热浪取代,最后终至引发她的颤抖。

    司徒行云的左手扶住她的腰,顺手解开她的腰带,这次她没有反抗,瞬间瞧见她的腰带被丢向客房的角落,落得和斗篷同样命运。

    一旦突破第一关,再进攻第二关就容易多了。

    司徒行云接着低头吮吻她的玉颈,长指顺势拨开她的衣领,将最外层的长袍脱掉,而后又解开她里头的罩衫,最后只剩下中衣和肚兜。

    申梦心这一生除了沐浴之外,从来没有穿这么少过。她试着拿走他手上的罩衫穿回身上,不料他却把罩衫丢得远远的,几乎丢到门口,气坏了申梦心。

    “你——”

    “嘘。”他伸出手指压住她的小嘴,不许她在这么亲密的时刻教训他,由于她没见过他如此邪魅的表情,一时间怔住,当真住了嘴。

    “梦心,你知道吗?你真的好美。”他偏头欣赏她的桥态,最后做出绪论。

    申梦心的脸顿时红起来,他真知道如何挑逗女人,就算是她也呕不了气。

    他痞痞地笑,感觉有点下流却非常有魅力,这是司徒行云的另一个面相,他改变后的结果。申梦心不禁好奇,他还有什么面相是她没见过的?才发觉,原来探索也是一种乐趣。

    申梦心直觉想用手遮住自己,双手却反遭他反剪在身后,成了最香艳的俘虏。

    “放开我!”她懊恼的命令他,却发现昔日那个唯她是从的小男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邪恶的花花公子,露出轻佻的表情,做出下流的举动。

    “申大小姐,你已经离开麒麟山庄,进入我的地盘,别想再命令我。”恢复记忆以后他真的很可恶,不但拿她的手当人质,还出言恫吓她,申梦心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来?一点都不划算!

    “好吧,我认输。”看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司徒行云也不忍心折磨她,于是放开她。

    啊,这么快就投降了?她还没真的哭呢!

    申梦心怀疑地看着司徒行云,他对她微微一笑,突然间一把抄起她,大声笑道。

    “要我认输?休想!我会教会你,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说着说着便往床的方向走去。

    “啊——”身体不期然腾空,申梦心第一个反应是尖叫,伸手圈住司徒行云的脖子。

    “放开我!”她才不会轻易认输。

    “不要。”

    “快放开我!”

    “闭嘴。”

    接下来是春光无限,司徒行云和申梦心沉浸在两人世界,他们在床上的凶猛热情,丝毫不输给外面的暴风雨。

    轰隆!

    激烈得很呢!    (快捷键 ←)589050.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52.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