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十五章

相思袖 第十五章

作者 : 煓梓
    别名卧牛城的顺德府属京师,自古以来就是一座历史名城,西周时期的邢国就在此建立。

    历史悠久的名城,有着名的美景,也有形形色色不同的面相。城内商店饭馆林立,当然也有赌庄和青楼,举凡每座大的城市都有阴暗面,卧牛城也不例外。这些赌庄和青楼经常高朋满座,各方人马来此找乐子兼交换消息,许多内行人都知道无论是找人或是寻物,到这些地方打听消息准没错,往往能有收获。

    当然这些场所也不是一般人去得起的,尤其是青楼,卧牛城有几楝建筑特别有名,其中一栋是“芙蓉院”,据说里头的妓女个个貌美如花,艳名远播,连京师的客人都不远千里慕名而来,就为了亲眼目睹妓女们的风采。

    今儿个申梦心也来到卧牛城,当然她不是来寻花问柳,而是来买香粉和香膏。她爱用玉棋堂的香粉,价格公道又好用,比名闻遐迩的玉华香粉更得她的喜爱。

    一般来说,她都是托大总管进城采购,但今儿个大总管另有要务,无法帮她,她干脆自己进城采买,也可以顺便散心。

    以前她不喜欢进城,是因为她每次出门,申梦时都会派一堆护卫保护她。一行人扫街而过,阵仗有如皇亲国戚,每每引人侧目,搞得她很不好意思,干脆避免出门。

    现在她的身边已经有司徒行云这位护花使者,他的武功高强足以保护她。虽然她一直疑惑他这身武功打哪里学来的,但他的表现似乎赢得庄里人的认可,她大哥也不再坚持派一堆人随行,所以现在她可以轻轻松松逛街,而不像过去被大批行人包围观看,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想买什么还得特地进城?”相较之下,司徒行云的表情就没她来得轻松,可能的话,他希望能够不要进城,一直待在麒麟山庄。

    “买香粉。”她没告诉司徒行云此行的目的,只说要买东西。

    “香粉?”司徒行云听见这两个字脸突然绷紧,只不过申梦心的注意力全被在风中飘的招幌吸引,没空瞧他的脸。

    “有家叫『玉棋堂』的铺子卖的香粉特别好用,我打算买一些回去。”她点头,目光仍定在各式各样的招牌上。

    玉棋堂,司徒行云光听见这三个字,就想停下脚步,一点儿也不想陪她去。倒不是他和玉棋堂有什么过节,相反地他和里头的掌柜太熟了,只要他一踏进铺子就会被认出来。

    失忆前两天他还上门买过不少蔷薇水送给芙蓉院的姑娘们,虽然说是为了追查“飞焰”的下落,不得已才送她们礼物,但他过去常去妓院酒楼打转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下子,他可真是自作自受了。他既不能让她发现他恢复记忆,就得避免跟熟人接触,唯一的办法就是开溜。

    司徒行云什么话都没说,一路默默跟随申梦心到玉棋堂门口,在铺子前停下脚步。

    “梦心,我对这些女人家用的东西没兴趣,就不进去了。”他装出一副无聊的样子,申梦心并不觉得奇怪,因为申梦时也和他同样反应,都对香粉、香膏兴致缺缺。

    “要不你四处逛逛,等我买完了香粉以后你再来接我。”他不进去也好,省得她挑东西的时候还要顾及他的感受,绑手绑脚。

    “一个时辰以后,我来接你吃饭。”他暗暗松口气,总算不必和店掌柜碰面。

    “好,我们到时候见。”她点点头,撩起裙摆跨过门坎走进玉棋堂,司徒行云远远看见掌柜上前迎客,赶紧闪到一旁,省得被店掌柜发现。

    “呼!”还真惊险,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快回麒麟山庄为妙。

    以往住在剑隐山庄时,他一天到晚往外跑,一点都不想待在家里,现在他却巴不得永远不要出门,着实讽刺。

    他不想踏进玉棋堂是因为害怕被掌柜认出来,申梦心不乐意他跟来是因为她想见玉棋堂的老板柴玉棋,传说柴玉棋长得极为白净俊美,英俊的程度跟她大哥有得拼。

    加上他跟荷香又是青梅竹马的好友,如果不是荷香先爱上大哥,她可能会嫁给他。

    种种巧合之下,都让申梦心对柴玉棋感到好奇,极想见到本人。可惜今儿个柴玉棋不在铺子里,掌柜说他到扬州谈生意去了,柴玉棋打算到扬州开设分号,得事先探路。

    见不着柴玉棋,申梦心虽然有小小失落,但仍影响不了她买东西的心情,掌柜的把货架上陈列的货品,全搬到申梦心面前任她挑选,其中还有司徒行云买来送给妓女们的蔷薇水,各式各样的妆粉脂膏大大小小加起来至少几十罐,够她忙了。

    另一方面,司徒行云在街上闲晃,无聊到快打哈欠,过去他挺喜欢这样悠闲度日,现在他宁愿回麒麟山庄教申梦心武功,都好过无意义的乱逛。

    司徒行云很明白他改变了,这不是他第一次为申梦心而改变,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晃来晃去又晃回玉棋堂附近,正想去玉棋堂对面的茶馆坐下来喝茶,不期然听见背后有人叫他。

    “这不是司徒公子吗?”

    他就怕遇见熟人,偏偏他越怕的事越会发生,简直是故意跟他作对。

    司徒行云考虑假装不认识对方,但又怕对方会缠住他不放,到时拉拉扯扯,处理起来更麻烦。

    “紫荆。”不得已,他只好转身面对芙蓉院的姑娘,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

    “果真是司徒公子,我还真怕认错人,因为您瞧都没瞧我一眼,紫荆好伤心呢!”紫荆连声抱怨,司徒行云这才发现原来方才和他错身而过的人正是紫荆,他一点也没感觉。

    “抱歉,我没看见你。”他现在只看得见申梦心,其它女人一律视而不见,无论举止有多风骚都引不起他注意。

    “您这话太伤紫荆的心了,难道紫荆长得还不够美吗?”紫荆早就想和司徒行云春风一度,可他始终对她没兴趣,但也没有拒绝她的服侍就是。

    司徒行云笑笑,懒得同她解释在他眼里,天下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和申梦心比美,她才是真正完美的女人,她连申梦心的一根小指头都构不上,他不可能看上她。

    “算了,紫荆不同您计较。”多得是引他上钩的方法,不怕。“只不过您前些日子交代紫荆,若是瞧见王二爷跟您说一声,我才叫住您。”没想到他这么冷漠,早知道就不理他了。

    “什么,你瞧见王二?”王二就是那个骗走“飞焰”的老千,他非抓住他取回家传宝剑不可。

    “这两天才瞧见他在城里闲晃。”紫荆点头。“我本来是想立刻告诉司徒公子的,但您经常投宿的客栈掌柜说您打从两个多月前就不见人影,以为您离开卧牛城了,我找不着您,只好作罢。”

    原来王二现身卧牛城了,这该死的老千!

    “王二现在人在哪儿?带我去找他!”他要扒他的皮,竟敢用下三滥的手段骗走他的宝剑。

    “这我怎么会知道?”紫荆摇头。“我也是偶然瞧见他,就跟今儿个偶然碰见您一样,根本不知道他人在哪里。”

    “该死!”他还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找回宝剑,结果只是空欢喜一场。

    “司徒公子您也别灰心,王二爷跟院里的宝钗是老相好,说不定过几天会来找宝钗,到时候紫荆再通知司徒公子。”

    她不知道他和王二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她很清楚,她若是想上司徒行云的床,施点小惠是必要的,她亦不吝啬借花献佛,好好利用王二。

    “就拜托紫荆姑娘费心了。”说什么他都得把“飞焰”找回来,那是剑隐山庄的宝物,绝不能让它落入恶人的手里。

    “说拜托多见外,咱们又不是外人。”紫荆对他猛抛媚眼,然而无论她怎么勾引司徒行云,他就是无动于衷,一颗心全放在申梦心的身上。

    “万一王二爷若是真的来芙蓉院,紫荆要怎么通知您?还是上原来的客栈找您?”紫荆旁敲侧击打探他现在的住处,让他十分为难。

    “不,现在我不住在客栈。”他回道。

    “那么是住在……”

    司徒行云原本还在考虑该怎么回答,眼角不期然瞥见申梦心走出玉棋堂,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他。

    “紫荆,现在我有急事,改天我再与你连络,先告辞!”他怕申梦心瞧见他和紫荆说话,匆匆别过紫荆,上前迎接申梦心。

    “司徒公子——”紫荆远远打量他和申梦心有说有笑,恍然明白他又看上另一个女人,难怪不理她。

    她摇摇头,心想天下的男人果然都爱尝鲜,没一个有良心!不过……

    看着申梦心柔美的侧脸,紫荆越看申梦心越觉得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对,就是她!麒麟山庄的大小姐,申梦心!她先前曾进城几回,每回都是大阵仗,带了一堆随从,加上她又长得无比清艳,比芙蓉院的花魁还要美丽,教人不想注意她也难。

    他们在一起,那也就是说,司徒行云现在住在麒麟山庄喽?但她记得,剑隐山庄和麒麟山庄是死对头,不小心路上碰着都要打上一架,他要怎么住进麒麟山庄,不会被赶出去吗?

    想不通。

    紫荆百思不解,只是将今日所见所闻悄悄记入脑海,以便日后有用。    (快捷键 ←)589046.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48.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