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十四章

相思袖 第十四章

作者 : 煓梓
    【第七章】

    自申梦心下定决心习武之后又过了一个月,在这个月之中,司徒行云小心翼翼,一举一动尽可能表现得跟他恢复记忆前一模一样,申梦心也完全没有发现异状,照样开开心心过日子,努力学习武功。

    麒麟山庄于是不时看见他们快乐的身影,听见他们的欢笑声。申梦心灿烂的笑容,照亮了麒麟山庄的各个角落,也改变了山庄内所有人的想法。

    大家一致认为,这是申梦心最美的时刻。

    过去她虽然很美,甚至获得武林第一美人的封号,但并未发亮。现在的她全身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引出这道光芒的人是司徒行云,这让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对申梦心的全心付出博得所有人的认同,大家于是不再对他恶言相向,眼神也不再冷漠,而是转而默默祝福他们。

    “哼!”庄里的人几乎一面倒向司徒行云,只有申梦时一个人还在硬撑,怎样都不愿意接纳司徒行云。

    “好端端的干么从鼻孔喷气啊?无聊!”尹荷香在一旁绣手帕,一只好好的祥鹤硬是被她绣成残障小白兔,申梦时看了都快吐血。

    “你都学多久的绣花了,怎么还绣成这个样子?”连三岁的小孩都不如。

    “反正我就是没天分。”换她冷哼。“不过你瞧人家梦心练武也没天分,还不是照样每天勤练?所以我也要努力,总有一天会绣出一条象样的手帕。”我绣、我绣,我努力绣绣绣……

    “这就是我看不惯的地方。”说起这件事,申梦时就有气。“那小子明明知道梦心不适合习武,还硬拖着她练功是什么意思?”

    “你看不惯的地方太多了,十根手指都不够数。”尹荷香不客气地拆他的台。“而且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司徒行云的主意,应该是梦心缠着人家练功才对。”他弄错喽!

    “你是存心跟我吵架吗?”怎么老是跟他唱反调?

    “本来就是。”尹荷香冷哼。“嫉妒人家小两口感情好还死不承认……不过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发现,最近你叫司徒行云都说是那小子,不再叫他混帐,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哪、哪有这回事?”他完全没有感觉……

    “哈,我知道了!”被她逮到了。“其实你也开始对司徒行云产生好感,对不对?”

    “不要乱说!”申梦时很快否认。“我为什么要对那混帐有好感?他只会带坏梦心。”专教她一些不好的事,他没揍他已经算客气。

    “我可不认为教梦心武功是坏事。”口是心非。“其实梦心一直想习武,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胡说八道。”申梦时一贯固执。“梦心最怕刀枪,也怕见血,哪可能想学习武功?”净会胡猜。

    “那是过去的事。”尹荷香朝申梦时做鬼脸,总觉得他是石头脑袋,没救了。“你瞧现在的梦心有多努力、多开心,她并没有大伙儿想象中柔弱,她其实是很坚强的。”

    是啊!当一个女人为了保护心爱的男人,她可以变得很坚强,司徒行云虽然不需要梦心保护,她却依然选择战斗。

    “梦心变了。”就连他这个大哥,都不得不承认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位柔弱的大小姐,变得更像江湖儿女。

    “爱情使人改变。”尹荷香点头,难得赞成他的话。“就梦心来说,是往好的方向改变。”她很欣慰。

    “变好变坏还不知道,话别说得太快。”申梦时死性不改,还是喜欢撂狠话。“司徒行云那混帐最好别伤害梦心,否则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是哦!就怕司徒行云付出代价之前,他先遭到自己妹妹怨恨,到时谁先后悔还是未知数。

    “是!相公,你说得有理。”只不过呢?男人就像小孩,得偶尔让他逞威风,否则夫妻肯定又要吵架。

    “又到了休息时间。”

    申梦时和尹荷香那厢吵得愉快,司徒行云和申梦心这厢依然如胶似漆,连练功都那么甜蜜。

    “为了奖赏你努力练功,这回的休息时间给得多一些,嗯……就给你两个时辰好了。”司徒行云是个大方的师傅,一开口就给休一下午。

    “两个时辰?”申梦心闻言瞪大眼睛。“那就是说,下午不必练功了?”

    “就是这个意思。”司徒行云点头。

    “真好!”她欢呼。“这多出来的时间,足够我好好休息了。”

    “你不是很喜欢练功吗?”见申梦心一脸兴奋的模样,司徒行云忍不住开口消遣申梦心。

    “我是很喜欢,但总是会累嘛!”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丰富,也越可爱。

    司徒行云闻言摸她的头,申梦心笑着避开,她虽然很喜欢被龛爱的感觉,但同时奇怪他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习惯?一个月前他似乎不会这么摸她的头,对她非常尊重……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

    一个她始终不愿去想的可能性,霎时浮现在她的脑海,夺去申梦心的呼吸。

    仔细想想,这一个月来他似乎有些不同,眼神不再像刚开始时那般清澈,有时候甚至有些飘忽,让她回想起失忆前的司徒行云。

    “行云……”有可能吗?他有可能已经恢复而没跟她说,一直欺骗她?

    “嗯?”他不解地看着申梦心,她似乎有话要说。

    “你——”她该问他吗?万一他压根儿就没有恢复记忆,她岂不是会很糗,他也会责怪她不信任他。

    “……不,没什么。”是她多心了,自他失忆以来,已经在麒麟山庄生活两个月,逐渐习惯麒麟山庄的一切,眼神不再充满好奇,失去原有的清澈也是很自然的事,没有必要追究。

    “难得空出一下午的时间,你打算做什么?”她随口编话题,司徒行云不疑有他,很自然地回道。

    “回房间休息。”好好睡上一觉。

    “是吗?”这回答她听着泄气,总觉得好没活力。“可是我想去大槐树上看风景。”

    “你想爬上大槐树?”他听了愣住。

    “嗯。”她点头。“自从上回以后,我一直想再上去一次,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怕你又被大哥责骂。”

    “这倒不是问题。”申梦时的拳头并不可怕,可能下手时也没尽全力,所以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痛。

    “那是什么问题?”她可以感觉到他在犹疑,好像并不是很愿意去那里。

    司徒行云的确犹豫,因为那是他先前调戏申梦心的地方,那里存在着不好的回忆。

    “……没有问题,我们走吧!”他必须小心,不能让她发现异状,不然就完了。

    虽然司徒行云始终表现得相当自然,但申梦心总觉得怪怪的,他好像正承受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到底是什么呢?

    麒麟山庄的大槐树,在天地间耸立已经超过三百年,堪称是麒麟山庄的地标,只要看见它,就知道离麒麟山庄不远了,在当地颇负盛名。不过,它近几年多了一项任务,那就是担任申家子女的媒人。

    申梦时和申梦意都借着大槐树和妻子增进感情,申梦心自然不能例外。事实上,自从她和司徒行云第一次爬上大槐树以后,两个人的感情便逐渐加温,也才有日后的发展,所以申家子女都应该谢谢大槐树,它不但庇护了麒麟山庄,也庇护了他们的爱情。

    “我带你上去好了。”仰望高耸入云的树梢,司徒行云这次决定仿效申梦意,直接抱着申梦心用轻功跳上树顶,免得申梦心发生危险。

    “不要,我想自己试着爬爬看。”申梦心一口拒绝司徒行云的提议,坚持自己来。

    “梦心!”他惊讶地看着申梦心,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俏皮说道。

    “好歹我也练了一个月的武功,总是得验收一下成果。”她猜她大概还没法子出拳打人,但爬树总可以,她相信自己不会漏气。

    “好吧!”司徒行云拗不过申梦心,只好答应。“但是要小心,千万不要逞强。”爬树可不比打人轻松,尤其这棵大槐树好些地方已经中空,踩错了可是会掉下去,比干架更危险。

    “我会小心。”说是这么说,她已经迫不及待跳上最下方的树干,司徒行云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他嘟囔两声抱怨,小心翼翼跟在她后头盯着她,打算她万一踩空,也好及时接住她。

    虽说申梦心没有习武的天分,但“勤能补拙”这句话永远管用,经过一个月努力不懈勤加练功,申梦心现在的身手虽然尚称不上矫捷,但比起两个月前已经灵敏很多,也不枉司徒行云费心教她。

    正当他觉得自己这个师傅当得还行的时候,申梦心的脚不小心打滑,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司徒行云见状三步并作两步,脚用力蹬了一下树干上前及时接住她,直接将她带往树顶。

    他抱着她在树干与树枝间腾跳,阳光透过树影照在她的脸上,给她一种正往西天飞去的错觉,体内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

    司徒行云的轻功或许不若尹荷香来得好,却也十分了得,三两下就到达树顶的凹洞,这会儿他们已经居高临下,悠闲地欣赏风景了。

    和上回一样,这次司徒行云依旧当垫背,申梦心则是舒舒服服地趴在他身上,分享他的心跳与体温。

    怦怦!怦怦!

    他的心跳依然有力,比起上次来却稳健许多,一如他们目前的关系,朝安定迈进。

    微风徐徐,吹过树梢。

    夏季的风带着一股闷热,吹得人昏昏欲睡,申梦心悄悄闭上眼睛,在他怀里休息酣睡,几乎忘掉她还在世间……

    “不要睡得太沉,小心掉下去。”相较之下,司徒行云就没有她那么好命,得时时刻刻注意她的安全。

    “对不起,但是我好爱困。”她睁开眼睛跟他说抱歉,司徒行云对她笑了笑,右手自然搂紧她的腰。

    这看似一气呵成的动作,却带给申梦心无数困惑。

    她注意到他最近几乎都是使用右手,然而之前他都是用左手做事,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的习惯改了?

    由于申梦心是地道的右撇子,只会使用右手做事,不清楚左撇子和右撇子之间有什么区别,但她听说过有人是左右开弓,无论是用左手或是右手做事都一样好,或许他就是那样的人。

    其实司徒行云原本是左撇子,是因为练武以后硬被他父亲要求使用右手,多年严格训练下来他也渐渐习惯使用右手,左手反倒没有那么常用。使用左手可说是他小时候的习惯,下意识的表现,每当他感受到压力,就会习惯用左手做事。

    失忆以后,因为回到少年时期的人格,他的用手习惯也跟着变成左手,如今恢复记忆,自然改回右手,只是司徒行云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反而是申梦心很在意,纳闷他为何一直变来变去。

    申梦心所不知道的是,司徒行云改变的何止是用手习惯?为了她,他甚至愿意放弃自己原有的性格,只为了取悦她。

    他依稀记得,在悬崖边救她那一天,在坠入黑暗的当头,他祈求老天让他回到少年时期,至少那个时候她还没有那么讨厌他,见到他还会亲热地喊他一声:“行云哥哥。”

    他想再次看她的笑脸,即使那意味着他必须变成另外一个人。而老天也真的回应他的请求,让他失忆以后恢复成少年时期的性格,并因此掳获申梦心的芳心。

    只是,这就够了吗?

    司徒行云问自己。

    你希望梦心一辈子活在谎言之中,这就是你爱她的方式?

    司徒行云找不到答案,因为爱人的心是如此脆弱,稍有一丝裂痕都承受不起。

    “行云。”

    偏偏敲打他的人,又是他最爱的申梦心,爱情怎么会如此痛苦?

    “什么事?”他勉强拉回思绪,假装若无其事,其实心很痛很痛。

    “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曾经救过我的大哥哥吗?”

    “记得。”他勉强回应,这回连肺都在痛了。

    “我希望你就是他,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我真的好希望你就是那位大哥哥。”

    我是啊!梦心,我就是你常常挂在嘴边的大哥哥,你等待一辈子的人!

    司徒行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这么告诉申梦心,但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目前丧失记忆,或者应该说,她以为他丧失记忆。

    “……我也希望我是。”他拥紧她,为欺骗她而抱歉,为无法告诉她真相而心痛。

    “就算你不是,我也一样爱你。”申梦心很自然地说出这句话,说出口以后两个人同时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梦心……”对司徒行云来说,这是他连作梦都听不到的话,没想到竟然能听见她亲口说出来。

    “行云……”对申梦心而言,她同样惊讶。她从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抢在司徒行云之前表白,这似乎不是一个淑女该做的事,她却一点都不在乎。

    因为,她已经摆脱淑女的形象,晋升为江湖儿女了。既然身为江湖儿女,就不能扭扭捏捏,有什么话痛快说出来就是。

    “我爱你!”

    “我爱你!”

    这回两人同时表白,并以热烈的吻将他们的爱封存于天地之间,寄宿在这古老的树魂中,直到时间凝结成永恒。

    只是,在他们四片唇交会的片刻,他们的内心亦同时存在着不安,随着两人的心跳越升越高,越烧越烈,几乎到达顶点。    (快捷键 ←)589045.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47.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