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相思袖 > 第十三章

相思袖 第十三章

作者 : 煓梓
    麒麟山庄的规模虽然不若剑隐山庄来得大,建筑也不如剑隐山庄来得雄伟,给人的感觉却更舒适,更像一个家。

    麒麟山庄多得是大树,他们在一棵大树下坐下,背靠在树干仰望蓝天。剑隐山庄虽然也有一样的风景,却没有申梦心,这也是司徒行云迟迟不愿意告诉申梦心他已经恢复记忆的主因,因为他明白,一旦让她知道他恢复记忆,他必将失去她,说什么都要隐瞒到底。

    微风徐徐,一如他们两人目前的关系,温暖而甜沁。司徒行云珍惜与她相处的每一刻,同时害怕自己会在无意中露出马脚,情绪因此绷得很紧,一刻都不敢放松。

    “行云,你最近很奇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直接喊他的名字,不再连名带姓。

    “有吗?”他不安地舔舔嘴巴,说什么都不愿再听见她连名带姓喊他,更怕与她分离。

    “有。”她斩钉截铁回道。“你最近老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我要求你教我武功,给你带来很大的压力?”

    他也说过她不是习武的料,事实证明她确实很笨拙,连马步都蹲不好。再加上她大哥的一双眼睛,无时无刻在背后盯着怕她受伤,让他想放松都很难,换做是她,也会感到压力沉重。

    “没有这回事,你多心了。”他的压力源自他内心的不安,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真的吗?”她怀疑地看着他,不怎么相信他的话。

    “真的。”他再三跟她保证,申梦心的目光在他脸上驻足半晌,最后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好吧,相信你。”她的语气中带有些许俏皮成分,让司徒行云的心情自然跟着好起来。

    他们相视而笑,司徒行云怀疑她脸上的笑容能持续多久?一旦让她知道他恢复记忆,怕是撑不过半刻钟。

    “梦心。”他知道她讨厌他,但到底有多讨厌?他想了解。

    她睁圆一对眼珠子,无声问他有什么事。

    “咳咳!”他干咳了两声,挣扎了半晌才问出口。“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说过,我以前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人?”

    他的问题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以他们现在的关系,以前他怎么样根本无所谓,都不会影响她现在对他的观感。

    “我是说过这些话。”她没忘记。“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你为什么突然对这些话感兴趣?”

    “没什么。”他努力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人都有好奇心,我只是想知道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此而已。”

    也对,换做她什么都不记得,也会好奇以前的事,他憋到现在才问她,已经很不容易了。

    话虽如此,要当着一个人的面说他有多差劲,真的很难开口。以申梦心善良的个性,尤其不容易,她思考了大半天,小心斟酌用词。

    “这么说好了,你以前不把心思花在练功上,对于玩乐的事比较感兴趣,所以风评普遍不佳,给人的印象也没那么好。”

    她客气了,武林中流传的说法是他不学无术,沉迷女色,每天吃喝玩乐不求上进,是个没有用的败家子。

    司徒行云非常了解外人怎么看他,他不怪那些人,因为就连他自己的哥哥也瞧不起他,他又如何责怪别人?

    “你对我的印象也不好吧!”他苦涩的说道,申梦心自然地回嘴。

    “那当然。”这是一定的事。“你还调戏过我呢!我对你的印象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申梦心紧急住嘴,不再往下说。

    司徒行云苦恼地笑了一下,记忆被拉到两年多以前,他和司徒行风最后一次造访麒麟山庄……

    那天,风和日丽,麒麟山庄的气氛一如以往和气,和剑隐山庄那压得令人透不过气的严肃,有着天壤之别。

    司徒行云跟随司徒行风造访申家也不是第一次了,当时他们兄弟也没想到这会是最后一次,只把它当作是另一次例行性拜访。

    就和每一次司徒行风造访麒麟山庄一样,申氏夫妇一定会摆出酒席宴请司徒行风。申氏夫妇早把司徒行风当作自己的女婿,对他嘘寒问暖,异常热络,这看在司徒行云的眼里颇不是滋味,连酒喝起来都没味儿。

    “对不起,请容小侄先行离席。”司徒行云放下酒杯,推开椅子随口跟申氏夫妇打了招呼就离开饭厅。

    “行风贤侄……”

    申兆侑根本没在听司徒行云说话,在他眼里,司徒行云只是一个不得不招待的客人,愿意自己滚蛋自然最好。

    司徒行云心里有数自己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客人,那又如何?反正他也不是特意来探望申氏夫妇的,他是为了见申梦心不得已才上麒麟山庄,既然她不在饭桌上,他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当然是跷头了。

    时光荏苒,司徒行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害羞的少年,而是变成了一个臭名远播的花花公子,良家妇女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无独有偶,司徒行风也不复往日爽朗,而是成了一个成天把责任挂在嘴边的男人,枯燥又无趣,兄弟两人可以说是完全倒反过来,甚为讽刺。

    这当然跟司徒行云的改变有关,因为他变得放荡、不负责任,身为长子的司徒行风必须担负双倍责任,久而久之造就他严肃的个性。

    对于司徒行风的改变,申氏夫妇其实也不适应,但他的长相、人品都没得挑,虽然性格比起年少时略有转变,基本上还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因此申氏夫妇仍然把他当成女婿一样,私底下希望他和申梦心能早日定下来,两家正式结亲。

    申梦心比谁都清楚申氏夫妇的想法,也乐于响应双亲的期望,只是她内心还有疑虑。

    司徒行风明显和以前不同了,她每见他一回,就可以感受到他的改变。过去他爽朗爱笑,现在的他却眉头深锁,难得说笑,就连她大哥都受他感染,也有日渐严肃的嫌疑。

    她明白这是转变为大人的证明,司徒行风已经是一庄之主,改变是必然,没什么好大惊小敝。问题在于,她能接受他的转变吗?

    她憧憬的是那个会对她笑、送她花的大哥哥,不是一个成天绷着脸的男人,她没有自信能够让他绽开笑颜。

    申梦心一个人独自在外头散步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对于申梦心来说,司徒行风离她似乎越来越遥远。

    最近几次见到他,他的外表虽然越来越有男人味,对她的关心却越来越少,问候亦越来越淡。今天她索性找借口不参加饭局,试探他的反应,结果令人泄气,他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彷佛她在不在场,对他并不重要,他看重的只是两家的情谊,勤于走动也只是为了维持两家的友好关系。

    唉!

    越是深入想,申梦心就越彷徨,不晓得该不该向司徒行风提出求亲书?

    她漫无目的地行走,最后来到大槐树下,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梦心!

    无聊四处乱晃的司徒行云,也走到了大槐树下,他正愁不知道上哪里找申梦心,没想到就碰上她了。

    他想告诉她,他就是当年救她的大哥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提不起勇气,总是觉得自己的改变还不够,迟迟不敢开口。

    然而,随着时光的推进,她不仅成长为一位绝世美女,跟他的距离也越来越遥远。再这么下去,他势必得不到她,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让她知道真相,让她明白她搞错了!

    她真正的救命恩人不是他哥哥,而是他,他才是真正救她的人!

    他再也不想躲在他哥哥的身后,他要走到她面前,让她看清楚,谁真正爱她,不要再对他哥哥执迷不悟!

    下定决心,司徒行云走到申梦心的面前,挡住她的去路,不让她再溜走。

    申梦心一直低头想心事,前方不期然出现一道阴影,她抬起头,赫然发现自己正与司徒行云面对面。

    是我,我就是当年救你的大哥哥!

    “是你!”

    司徒行云尚未能开口,就看见申梦心的脸上露出一股嫌恶,目光也不太友善,彷佛对他反感至极。

    司徒行云好不容易才凝聚的勇气,在她厌恶的表情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我又怎么样,吓着你了吗?”他不想表现得轻佻,但她的态度刺激了他,让他忍不住摆出她最厌恶的姿态反击。

    “我没时间同你说废话,让开!”申梦心一向就讨厌司徒行云,不只因为他的名声很差,更因为他轻佻的态度。

    她不明白,同为兄弟,他和司徒行风怎么相差这么多?诡异的是,她记得他以前是一个很害羞的男孩,和现在的轻佻狂妄根本是两回事,两者完全连不起来。

    “可惜我多得是时间,就偏不让开。”不只申梦心不谅解,就连司徒行云自己也无法理解,他明明只想把她抱在怀中爱她,为何真正面对她时完全变了样?变得轻浮惹人厌,偏偏他自己又无法控制。

    “我绕路总行了吧!”她不想跟司徒行云再纠缠下去,转身往后走打算绕过大槐树,未料双手会被他攫住。

    “我话还没说完。”不对,他不想这么粗鲁对待她,可该死的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这是怎么回事?他就不能表现得正常一些,非得如此荒腔走板不可?

    “我跟你无话可说。”申梦心冷冷回嘴,用力想甩开他的手但怎么都甩不开,因而对他怒目相视。

    “没有用,你甩不开我的。”他早已决定今生都跟着她,无论用哪一种方式,无论她有多讨厌他,他都跟定她了。

    “放开!”

    申梦心的死命挣扎让司徒行云很火大,难道她就不能安静下来听他说话,非得一再曲解他不可?

    难以抑制的愤怒如海潮般涌上司徒行云的胸口,那是被曲解的恨,无法说出口的怨,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淹没他的理智。

    他不仅不放开申梦心,反而将她拉近低头试着吻她。

    啪!

    申梦心用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用力赏他一巴掌,把他的脸打偏。

    司徒行云的脑子顿时变成一片空白,既不能思考,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直到他的脸颊开始作痛,他才意识到,自己又搞砸了这难得的表白机会。

    “你真令人作呕。”申梦心对他的印象原本就不好,加上今日遭他调戏,已经到达厌恶的地步。

    司徒行云苦笑,但他真正想做的其实是掉泪,他的决心造就了最差的结局,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保持距离,远远看着她来得好。

    他慢慢回过头看申梦心,想跟她说对不起,他只是太愤怒、太伤心,不是故意伤害她,请原谅他的笨拙。

    可他真正做出的举动却是抓住她的手,撂下绝非出自他真心的狠话。

    “申梦心,你送的这份大礼,有一天我一定会要回来!”

    两年多以前的影像历历在目,那些他以为一辈子埋葬了的往事,又在他的脑中活跃,教他羞愧,也教他痛苦不堪。

    “……总之,那已经是以前的事,我不在意,你也不要再想了。”申梦心在他忙着回忆的时候说了一大串话,司徒行云根本一句也没听进去。

    “啊?”什么不要再想?

    “真是的,你到底在想什么?都没听我说话!”见他发呆,申梦心免不了抱怨,抗议他忽略她。

    “……对不起,我只是想,要不要辞了师傅。”对,他不要再想,不能再想,就这么过日子吧!不然他会发疯。

    “为什么要辞了师傅?”她不解的看着他,一脸狐疑。

    “因为学生太笨了,我怕教不来,干脆先辞去教职。”他跟她开玩笑,果然引来申梦心愤怒的拳头。

    “你好过分,竟然说我笨!”她拼命捶他胸膛,他只管大笑,不痛不痒。

    “哈哈哈……”

    他将申梦心紧紧拥入怀中,开怀大笑的同时内心极度不安,害怕眼前的幸福会被老天爷无情剥夺,届时他将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    (快捷键 ←)589044.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9046.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相思袖最新章节 | 相思袖全文阅读 | 相思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