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转行当首辅妻 > 第一章

转行当首辅妻 第一章

作者 : 艾思
    【第一章】

    信义商圈的私人企业大厦前,一排黑头车在气派的大门前停下,一群西装笔挺的黑衣人鱼贯上前,自动分成两列迎接正从黑头车上下来的大人物。

    黑头车的后座车门陆续打开,下来的清一色是男性,有老有少,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人之中,全以最高大英挺的年轻男子为首。

    “总经理辛苦了。”一名男特助上前迎接走在最前方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身高修长,一身名牌西装衬托下,更显年轻俊美,特别是他身上有股天生的领袖气质,就算不说话,光站在那儿也是众人焦点。

    这就是樊仲宇,樊氏大家族最受宠的第三代,更是一手帮着樊家的黑道事业成功漂白,转型成为跨国企业的最大功臣。

    说起来樊家能有今天,得追溯到樊仲宇爷爷那一代,樊家一直游走在黑白两道,什么生意都做,什么人都结交,好的坏的都有,自然也是好事坏事都干尽。

    到了樊仲宇父亲那一辈,樊家内部开始有分家的杂音,樊仲宇有四个叔伯,个个都争着当老大,不过樊爷爷临死前说了,樊家打死都不能分家,更将名下所有财产成立信托,有十多个律师联名看管。

    想分家的人没辙了,就算心里不愿意,但也只能遵照老人家的遗训,继续以大家族的方式生活在一起。

    不过,樊爷爷的遗训可不只这一桩,他老人家临终前,在律师的见证下,亲口点名将樊家主要事业的领导人位子,转交到樊仲宇手上,当时樊仲宇人还在美国拿哈佛学位,一时赶不回来,只能透过越洋电话听老人家留下遗言。

    “仲宇,我这么多儿孙之中,就你一个不胡涂,也最成才,只有把樊家交给你,我才能真正放心。樊家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扛,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樊爷爷只扔了这么一句给樊仲宇,没多久就因肺癌末期,抵不过病魔的折磨而病逝。

    原本最不愿沾惹樊家事业,对人生规划另有打算的樊仲宇,因为爷爷的遗言,完成学业后,被迫只能回到家族里掌管樊爷爷辛苦打拚的事业,开始了樊家的漂白计划。

    “漂白?我们樊家在道上有头有脸,政商人物也要让我们三分,有什么好漂的?鬼扯!”

    樊仲宇在进行改革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受到了那些叔伯的大力阻挠与反对声浪。

    幸好冲着樊老头子的遗言,以及樊仲宇不屈不挠的铁腕作风,还有为了庞大的利益,那些叔伯最后也不得不让步。

    如今樊家已经是跨国性的房地产开发大型企业,在东南亚以及星马等地都有投资事业,除了买卖房地产之外,更懂得适时投资商圈建设,迅速累积资产。

    樊家的成功转型,成功堵住了那些叔伯的嘴,也让那些父叔辈的帮派分子,不敢再小看樊仲宇这个年轻人。

    “总经理,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要请董事们过去吗?”男特助请示着樊仲宇。

    樊仲宇扬了扬浓眉,看向后方那些叔伯,今天是开董事会议的日子,才能见到这些平日不和的亲戚们聚首。

    “让他们先进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樊仲宇一边接过特助王志维呈上来的急件公文,一边朝公司大厅移动脚步。

    身为这样备受瞩目的黑三代,樊仲宇肩上的担子很重,几乎没有喘息的余地,昨天晚上人还在新加坡勘查新开发的商圈,今天凌晨就搭飞机回台湾,准备赶回来开董事会议。

    “总经理,您父亲刚才来过电话,说他今天不会出席董事会议。”王特助亦步亦趋跟在后头,很不安的通报着。

    “这个贼老头,又打算神隐了。”樊仲宇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

    樊仲宇的父亲是好好先生,从小被兄弟欺压到大,从来没想过要争什么,偏偏生了樊仲宇这样一个光芒四射的儿子,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成为樊家的领导人。

    “帮我拨一通电话过去,告诉我父亲,今天的董事会议也是家族会议,请他务必要出席。”

    “好的,我立刻拨电话。”王特助当下抽出手机准备拨打。

    蓦地,走在前方的樊仲宇忽然停下脚步,王特助一个收势不及,差点迎头撞上。

    发现樊仲宇瞇着眼,望着正从电梯中走出来的水电维修人员,王特助纳闷之余,不由得紧张起来。

    “总经理有什么问题吗?”

    “那两个维修人员是怎么回事?”樊仲宇嘴角一勾,露出饶富兴味的笑。

    “呃,好像是总务部门的电灯坏了,所以就找来维修人员顺便巡视其他部门的电灯。”

    王特助的话刚说完,樊仲宇已经走上前,堵住了其中一名维修人员。

    那名维修人员身穿灰衣黑裤工作服,身材纤细,不算高,但也不矮,头上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肩上背着工具包。

    他一路压低帽檐往前走,目光落在地面,非常低调。

    不过,就在他准备往门口走的时候,一双光可鉴人的皮鞋忽然跳进眼底,紧接着头一抬,差点撞上一堵精瘦的胸膛。

    他当场僵住,揽紧了肩上的工具包,依然压低帽檐没抬头。

    “景气不好,想不到连地检署都开始裁员了?”樊仲宇对着被他挡住去路的水电维修人员打趣地说道。

    王特助在旁边看着,一脸状况外的尴尬。现在是什么情形?

    维修人员还是闷不吭声。

    樊仲宇实在太高大了,为了看清维修人员的脸,他还得弯下腰,亲自动手掀开对方的帽檐。

    吓!猛然对上那张笑得很嚣张的俊脸,袁心怡登时吓了一跳,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你干什么?!”她怒骂。

    王特助傻眼,搞了半天,原来这个维修人员是女的!这是怎么回事?!

    樊仲宇一脸幸灾乐祸地睨着袁心怡。“堂堂一个检察事务官,几时转行改当水电维修工?”

    真实身分被当面拆穿,袁心怡当场气得跳脚,头顶直冒烟。

    “樊仲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最好管好自己就好!”

    “妳这么千方百计想混进我的公司查案,我怎么能不管呢?”樊仲宇戏谑的挑起一道眉梢,故作邪气的模样,让袁心怡又恨得牙痒痒的。

    “袁小姐,妳怎么会……”王特助也认出她的身分,错愕的指着她。

    大约半年前吧,樊仲宇的某个堂弟卷入了某桩暴力杀人案件,这案子另外还牵涉了一桩土地开发案,樊家因此被某个检察官盯上。

    而袁心怡正是该检察官的助手,是个年轻不怕恶势力的检察事务官。

    虽然只是事务官,但是除了处理公务之外,袁心怡经常自告奋勇,帮着检察官四处搜证查案,非常热血上进。

    也就是在查樊家案子的时候,在一次搜证中,袁心怡认识了樊仲宇,而且还结了不少老鼠冤。

    “依我看,有人是假装成水电维修工混进来,想来个非法搜证。”樊仲宇故意闹着袁心怡。

    果不其然,他话一说完,袁心怡立刻心虚的涨红脸儿。

    “太可惜了,只差那么一点,妳就可以成功溜走。”樊仲宇笑糗她。

    这个可恶的樊仲宇,走到哪都碰到他,真是冤家!袁心怡露出想把他碎尸万段的憋屈表情。

    “看来那个工具包里,可能有一些不属于妳的东西,恐怕我不能这么简单就放妳走。”樊仲宇故意伸手去扯她的工具包。

    袁心怡立马用双手护住堡具包,斥喝道:“不准碰,里面是私人物品,你别乱来!”

    “乱来的人可不是我。”樊仲宇伸出另一手摘去她头上的棒球帽,将帽子扔给王特助。“带袁小姐去我的办公室,我要好好问一下袁小姐来这里的用意。”

    “是。”王特助憋着笑看向一脸吃瘪的袁心怡。“袁小姐这边请。”

    袁心怡红着脸,恶狠狠地瞪了樊仲宇一眼,不情不愿的跟着王特助进了电梯。

    至于另一名水电维修人员,也就是袁心怡的同事,早就吓坏了,趁着袁心怡被拦下的同时,一溜烟从侧门逃了。

    “樊总,需要去把另一个水电工请回来吗?”樊仲宇的贴身保镖上前询问。

    “不必了,我不在乎,我要的是眼前这一个。”看着臭脸走进电梯里的袁心怡,樊仲宇别有深意的笑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8975.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转行当首辅妻最新章节 | 转行当首辅妻全文阅读 | 转行当首辅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