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隐婚日常 > 第一章

我的隐婚日常 第一章

作者 : 七巧
    【第一章】

    下午四点,桃园机场。

    西装笔挺的男人出差回国,甫一入境,数名在入境大厅等候多时的媒体记者立即围上前采访—

    “齐总裁,欢迎回台!听说您这次前往日本是与Yakato合作成立的珍珠研究开发机构又即将有新品上市?”

    “在您主导下,成功的将珍珠饰品推展到奈米水解珍珠粉的养生美容领域,新产品的珍珠能量饮料及食品系列,相信也会大受欢迎。”

    “可以请您简单谈谈将在日本和台湾同步发售的新品吗?”

    几名记者纷纷提出专业问题,都想要取得第一手消息。

    星钻这个跨国企业集团是由现任总裁的祖父母成立,主要从事珍珠和珊瑚采集,钻石珠宝加工、出口及批发等业务。

    由于其祖母为美国华裔,星钻集团早年便跨足美国,在夏威夷成立的公司,成为掌控世界百分之七十以上钻石原料的B.D集团的特定经销商。而与日本最大养珠公司Yakato合作多年,其生产的高质量珍珠一直很受消费者喜爱。

    星钻集团现任总裁齐高睿年仅三十三岁,虽接任总裁一职才三年,但他读研究所时就开始接触齐家事业,研究所一毕业,自美国返台后,空降为集团副执行长高位,立即着手推动与日本Yakato的新合作计划,双方各出资一半成立一间联合子公司,为珍珠研究国际开发机构。

    几年下来,成功开发出一系列的奈米水溶性珍珠粉、珍珠霜等产品,在日本和台湾及亚洲数国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也顺利打入欧美市场。

    不仅如此,齐高睿又投资开发,扩大养生美容市场,历时两年终于研发出高质量珍珠食品,即将于近期公开上市,肯定会成为一大热门话题。

    除了美容保养及养生食品有好成绩外,星钻集团的珠宝产品也是不容小觑,在台湾以及美国也兴建国际珠宝中心,并与南非著名的钻石切割公司合作,因产品质量卓越,迅速扩大事业版图,在全球二十多国分别设立子公司。

    而齐高睿接任总裁后,也陆续与中国大陆洽谈多起合作投资,星钻集团在青出于蓝的他带领下,集团事业蒸蒸日上、闪闪发亮。

    “齐总裁,您这回前往日本与Yakato社长孙女会面相谈甚欢,请问两人是否有后续发展?”记者问完公事,不忘关注他的私人感情问题。

    面对一干七嘴八舌的记者,英挺尔雅的男人扬唇一笑,正打算简言回答重点,这时,机场另一侧传来一阵骚动。

    数名记者在那头守候,等着采访返国的人气女星—

    “于洁,欢迎回台!”

    “这次去大陆拍戏都顺利吗?”

    “新戏预计什么时候上档?”

    “听说妳跟剧中男主角交情匪浅,两人是不是假戏真做?”

    一头飘逸长发,戴墨镜,穿着天空蓝丝质衬衫搭配白色牛仔裤,现年二十八岁的于洁,上着淡妆的丽颜向媒体记者们展露一抹高雅柔和笑靥,但并未开口响应。

    “谢谢各位关心,于洁要返家休息,在这里不便多做回应,至于她跟严钧纯属朋友,请记者朋友们不要妄加揣测。”她的经纪人翁钰琴一边利落的制式回应,一边替她挡开围上来的记者,并用眼神向两名保镳示意赶快护送于洁离开机场。

    来接机的还有大批的粉丝,青一色都是男性,他们拿着手机、相机狂拍,还有人举牌,也有人高声吶喊着“于洁女神,我爱妳”。

    于洁朝左右两边被隔开的粉丝们的挥了挥手,送给粉丝们更加甜美的笑容。

    这方—

    齐高睿微侧首,瞟一眼骚动的那方,俊眸微瞇了下,神色看似淡定,内心却掀起一阵波澜,他原本打算向记者们简单谈几句公司新品的讯息,此刻突然没了应付的心思。

    他薄唇轻掀,淡淡地道:“有关新产品的讯息,稍晚会召开记者会详细说明。不好意思,我赶着回公司开会。”说完,他迈开大步,匆匆穿过媒体群,直朝机场大厅出口步去。

    跟在他身后的随行秘书也朝骚动那方看了一眼,随即匆匆追上上司的步伐,同时向记者们表示歉意,请他们稍晚再到总公司出席记者会。

    齐高睿一搭上等候接机的凯迪拉克专车,立即命司机驱车离去;另一方,在保镳和经纪人的护送下,于洁也搭上保母车离开机场。

    “总裁,是否要直接回公司开会?”坐在副驾驶座、现年三十八岁的秘书杜艾琳询问独坐宽敞后座的上司。

    她跟在上司身边多年,心知总裁此刻已无心公司大事,但仍故意这么问。

    “不,回筑爱小窝。”齐高睿手肘撑在车窗边,望着车窗外飞逝的景色,他的心也激烈跳动着,他要赶在她之前回到那里。

    “总裁不是要进公司先向干部们回报,稍晚还要召开记者会,正式发布新品讯息?”杜艾琳又问。

    “妳跟营销经理先做回报,记者会改到明天上午……不,明天下午三点再召开。”齐高睿立刻变更既定行程。

    唯有她,能让以公司为重的他轻易做出改变。

    “绕去超市,我买点东西。”他交代的同时也在滑手机,看食谱笔记思忖起来。

    “是。”杜艾琳无奈一笑。这时候她劝谏无用,只能附和。

    约莫半小时后,车子抵达位于新北市一处华厦大楼小区。

    齐高睿口中的筑爱小窝,对一般人而言不仅不小,还是高级住宅公寓,不过与齐家占地广阔的豪宅别墅相比,自是小巫见大巫。

    这处才兴建八、九年的新小区,保全严谨,一间公寓少说五、六千万起跳,住户多是经济条件优渥、社会地位颇高之人,也有不少名人,亦有富商买来金屋藏娇。

    齐高睿在三年前买下其中一间六十余坪的公寓,但他只在特殊时间才来这里住上几日。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停在专属停车格,司机下车替齐高睿打开车门,接着开启后车厢,提出他的行李箱。

    杜艾琳也跟着下车,拎出后座上司前一刻在超市购买的两袋物品,问道:“需要替总裁提上楼吗?”

    这里是齐高睿的私人住所,即使身为他的贴身秘书,她也鲜少踏进这处公寓,不像在齐家宅邸,她反倒较能自由出入。

    “不用,你们先回公司,明天早上再来接我。”齐高睿一手拎过她手中的塑料袋,一手拖着大行李箱,简言交代后朝电梯那方步去。

    于洁先跟翁钰琴返回经纪公司一趟,简单交代一些事项后,才又搭上保母车回到住处。

    “早点休息,明天拍广告要穿露肩礼服,注意一下。”于洁下车前,翁钰琴提醒道。

    “嗯,我知道。”于洁脸蛋不由得一红,随即笑着朝她扬手。“翁姊,明天见。”

    她拖着大行李箱由地下停车场搭电梯上楼。

    步出电梯,她往左边那扇门走去,掏出钥匙开门,推开门板,踏进玄关,同时拿下墨镜,声音愉悦的道:“我回来了。”

    可屋内静悄悄的,只有进门时玄关上方因感应而亮起一盏晕黄灯光,她朝客厅那方看去,也是一片幽暗。

    “还没到吗?还是在另一边?”于洁狐疑的喃喃低语。

    离家一个月,一回到这里没能看到他的人,她心里不免有一丝失落感。

    她将大行李箱搁在玄关,朝客厅走去,打开灯,同一时间,她的腰被人一把搂住,吓得她惊呼一声,“啊!”她转头瞠了齐高睿一眼。“唉呀,你到了,干么躲着吓人?”话音方落,她的身子随即被高高的抱离地球表面。

    “好想妳!”他一双膀臂将她紧紧拥住,随即给她一记深情热吻。

    于洁双手环抱着他,嗅闻着他熟悉的味道,感受着他熟悉的温度,同时被他吻得醺醺然。

    “饿了吗?”他哑声问,热切缠吮完她甜蜜的嘴,他涌起更多渴望,炽热的唇舌往她雪白颈项吮吻着。

    “还不饿……在飞机上吃过了,但我想念你的料理……嗯……等等。”他狂热的吻令她不禁娇喘出声,而他进一步的撩拨,让她嘤咛低语着欲喊停。

    “我等了妳一个月,不想再等了。”齐高睿的大掌捧高她,长腿一迈,朝卧房步去。

    他持续热吻着她,手也没闲着,利落的解开她的衣扣。

    他很快的将她放倒在床上,高大身躯欺向她。

    “明天……要拍广告……要穿露肩礼服……”轻易被他撩拨起情|欲,她眼神迷离的望着他热切的眸光,娇声提醒。

    若他在她身上落下明显吻痕,隔天要化妆遮掩很是麻烦,再加上不能被别人发现,往往是翁姊在化妆师到之前先替她做遮瑕处理。方才她下车前翁姊才提醒过,她可不想明天被翁姊念叨。

    齐高睿一手撑起上身,一双深眸凝视着她的娇颜。

    这种时候她还顾虑工作状况令他有些不悦,但他不希望造成她的困扰,只能避开她雪白颈项、性感锁骨和白皙胸口。

    他再度俯下身,火热唇舌与双手在她娇躯点燃簇簇火苗,惹得她颤声娇吟,他很快便占领她全部感官。

    她身心颤栗着,指尖掐进他的肩胛,紧紧攀着他,承受他的强力冲击。

    他在她的深处释放自己,感受彼此因对方颤抖亢奋的狂喜,愉悦满足。

    他爱怜的亲吻她的眉心、她的秀鼻、她的樱唇,他在她唇瓣低语,“我爱妳……”

    “我也是……”她娇喘着回应,抬手轻抚着他英俊脸庞,娇颜被他的爱润泽,泛出幸福光彩,过了好一会儿她羞赧的道:“你可以……出去了吗?我想冲个澡……”

    虽然才傍晚,但因为刚搭机回来有些倦累,明天还有工作要忙,她想要早点休息。

    他用双手手肘撑起身子。

    于洁有些意外他这么快就放过她,连忙坐起身,侧过身便要跨下床,只是脚还没碰到地板,她的身子又被他从身后环抱住,她向后坐倒,跌进他赤|luo结实的胸膛。

    “妳这次又让我独守空闺一个月,不多给我一点补偿吗?”他挑高一边的眉,扬起一抹邪佞的笑。

    “对不起,这次回来没有休假,不能陪你玩通宵,明天还要工作。”她转头看着他,再次强调。以往她外出拍戏回来,他总会彻彻底底爱她一回又一回,让她隔天几乎下不了床。

    他对她的爱很热情、很贪婪,她也喜欢被他热爱、疼宠,但眼下还是要以明天的工作为重。

    “我会节制,让妳明天还能下床。”他笑笑的申明。

    她无力抗拒,只能虚弱的道:“你……客气点吃,不要吃太饱,给我留个全尸……”

    齐高睿倏地哈哈大笑,他热切的爱她一回又一回,以不同方式掠夺她、占有她。

    她浑身软绵绵,虚弱的求饶,“你吃完帮我洗干净,我好困,想睡……”

    她趴在他布着汗水的性感结实胸膛,她身上也是香汗淋漓,因过度运动而娇喘不已。

    她确实困极了。

    他唇角一扬,轻柔的亲吻她的眼帘,将她抱下床铺。

    她微掀开眼皮,一双藕臂环住他的颈项,将全身重量挂在他身上,随即放心的又闭上眼。

    他抱她进浴室,在浴白放热水,先拿卸妆棉替她卸妆,接着拿起莲蓬头替她洗头。

    若非顾虑她隔天要工作,他肯定会再热爱她两、三回才能真正餍足。

    他没在浴室内对她继续上下其手,动作温柔的替她洗脸、洗头、洗澡,再抱着她一起泡进热水中,而浴白里滴入她喜欢的熏衣草精油。

    “好舒服……”她依偎着他,半梦半醒间,像猫儿般蹭着他,舒服的喟叹。

    他低头亲吻她微湿的发,俊容露出幸福喜色。

    过了一会儿,他将她抱离浴白,替她裹上浴巾才抱着她步出浴室,又替她将头发擦干吹干,换上睡袍,终于让她安稳的躺到床上。

    他很快也打理好自己,在她身侧躺下,却了无睡意,一手撑在额际,一双黑眸眷恋的望着她娇酣睡颜。    (快捷键 ←)./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588063.html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隐婚日常最新章节 | 我的隐婚日常全文阅读 | 我的隐婚日常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