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将军的卖身契 > 第十八章

将军的卖身契 第十八章

作者 : 朱轻
    【第十章】

    在接下来日子里,容娇娇脚不沾地的忙碌了起来。

    请了匠人来重新修葺院子,加高院墙,换上漂亮又崭新的大门,大门前还要立有一对石狮子,再挂上一对大红灯笼。院子里要隔出花圃,要设石椅石凳,还要留出一块儿空地出来,给他练武或是日后给孩儿们玩耍。

    以及每间屋子都要做新的家俱,糊好看的窗纸,净房后厨灶房这些的全部都要翻新。

    容娇娇事无巨细,皆亲力亲为,虽然累得很,可看着原本破败不堪的院子慢慢变得焕然一新,她还是挺开心的。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不知道葱头儿的归期了。

    话说周冲这一回上了战场,那是驰骋沙场,策马杀故,简直比以往的哪一次都要积极。原因无它,他就想着早点儿结束了这场战争,他好回家去。

    家里,娇娇还在等着他呢。

    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周冲是个校尉,手下统兵五百人。但因为他的骁勇善战,他手底下的儿郎们也个个都是敢拼杀的。这场仗打下来,他手下的五百兵士竟跟着他屡立奇功无数。甚至周冲还生擒了鞑靼人的一个什么王子。

    大将军大喜,便让周冲先押着这鞑靼王子先行一步回京。此事正中周冲下怀,于是,他率着手下的兵马,日夜兼程,紧赶慢赶地回了京。

    他归心似箭,原本想着把鞑靼王子送到兵部去,这就算是交了差了。不料,兵部尚书一见他,却拉着他入宫面圣去了。

    周冲被骇得不轻,他毕竟只是大将军手下的低阶军官,能有幸见到兵部尚书已属不易,怎么还能面圣了呢?

    所以,从他入宫觐见皇上,一直到出了宫,站在宫门白玉石的拱桥上时,周冲的腿是软的。可他的心,却快活像只想要飞出胸膛的鸟儿。

    方才在宫里的时候,皇上龙颜大悦,先是褒奖周冲立下奇功,擒获了鞑靼王子,然后又说起了商户容老爷见国难当头,竟然捐出了一万担的粮食,缓解了边疆将士无粮之急……

    直到这时,周冲才听说了容家损粮的事儿,不由得又惊又喜。惊的是,容家居然这么大手笔,喜的是,这事儿一看就是娇娇撺撮的。

    皇上笑问周冲想要什么奖励,又问容家要怎么赏?

    周冲一听,眼珠子一转,立刻行礼说道:“小的年岁已长,唯愿我朝详宁安康,永无战火,小的能调回京中当个守城小兵,过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至于未来的外家嘛,容老爷一向宅心仁厚,若能求得皇上墨宝,想必也是此生足矣。”

    周冲很聪明,他知道,在这次鞑靼人犯境的战事中,虽然他和容家都立有奇功,可谁都能说得,偏他们自己不能说。

    现在皇上明问他,想要什么奖赏,他只能往低了说。若是贪得无厌,势必引起皇上反感,仕途是小事,就怕掉脑袋啊!

    果然,皇上一听说,周冲就想求个守城小兵的差使,以及容老爷只想求自己的一幅字,不由得龙颜大悦,笑道:“朕知道了,那就退下吧!你也回去见见你的外家,婚事儿谈好了,就让徐将军给你递话进来,朕让皇后给你赐婚,如何?”

    周冲大喜,连连谢恩!

    他站在宫门处,待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自己不是踩在云端。

    回过神来,周冲急匆匆就往容府赶,可到了容府以后,容大嫂却告诉他,说娇娇去了他的那个院子。

    于是,周冲又急急地策马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院子。

    站在巷子口,他呆呆看着焕然一新的气派院子,满脸的不敢置信!这、这是娇娇为他做的?

    这……以后就是他和她的家了吧?

    其实在几天前,容娇娇就已经彻底把院子也收拾好了。她甚至连周冲的衣帽鞋袜也给按着四季所需,给各准备了好几身。

    忙完了以后,她一闲下来就老是胡思乱想。为了让自己找点儿事做,她又让自家庄的庄头儿赶了马车,从庄子里移植了好些花木过来。

    所以这几天,她把院子里的花圃也给弄好了,今儿还特意赶过来浇水。忙了一通之后,她觉得有些累了,且时辰尚早,她在院子里的躺椅上躺着,一面晒着秋日里的太阳,一面思念周冲。

    唉,要是葱头儿能在年前赶回来就好了,然后,他可以和她一起,在容家过个团团圆圆的年。到时候,她要亲自下厨为他做菜,像一名贤淑的妻子,无微不至照顾他。

    想着想着,容娇娇带着满满的幸福感觉睡着了。梦里,周冲穿着神气又好看的盔甲,骑着高头大马回来了,然后她扑到他的怀里,笑得可开心了……

    周冲一进院子,看到的便是这副静谧温暖的画面。

    他最爱的女子带着微笑安安稳稳地晒着太阳睡着觉,夕阳给她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橘色光晕。

    周冲眼眶微湿,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拼死杀敌,求的不就是有个干净整洁的家,一个可爱又善良的妻子,将来再多几个活泼健康的孩子……

    他扔下包袱,半跑在她身边,然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头轻轻地俯在她的身边,然后捉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日夜不停奔波了半个多月,疲倦排山倒海袭来,他很快沉沉入睡。

    容娇娇突然觉得有些异样。

    她一睁开眼,就看到有人趴在她身边睡着,而且鼻息声音还很浓重,再一看,他身上还穿着披甲,浑身臭汗,头发也是凌乱的。

    周冲?他、他回来了!容娇娇激动到想尖叫,但是,她忍住了,她侧躺着看着他,用眼神描摹他的样子。

    她心心念念的男子终于回来了。也不知怎么的,她觉得胸中酸酸的、闷闷的、胀胀的,就像刚吞了颗青涩的杏儿。

    他瘦了、黑了,头发也是乱乱的,风尘仆仆,满面霜色。

    打仗,原来是这样的。她仰慕的英雄的背后原来是这样的。

    所有的军功都来之不易,都是拿命去拼去换的。看他的手,粗糙得像碎石,手背上还有未愈合的伤口,斑驳交杂,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容娇娇更加心疼和舍不得,发誓要好好爱他宠他。

    她亲了亲他的伤口,眼泪不小心落下,滚烫。

    周冲一惊,醒了过来。

    “啊,对不起,吵醒你了。”容娇娇有些手足无措,她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周冲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孟窕勾υ诨煦绲拿沃小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容娇娇转身要走。

    周冲心头一急,用力将她一拽,容娇娇惊呼着落入了他的怀里。

    容娇娇心跳如雷,快要跳出胸腔,她趴在周冲的胸口,喘息。周冲看着她,眼神逐渐深沉、灼热,像着火的干柴,带着让人窒息的热度。

    “你、你还好吗?”容娇娇被他的眼神吓到,心虚地问道。

    周冲伸手抚摸她的头发和后背,“娇娇,我回来了。”

    “回、回来就好。”容娇娇想要起身,周冲不许,昂起脖子亲了上去。

    她害怕,于是挣扎。周冲闷哼一声,停下了动作,眉头皱着,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容娇娇吓到了,不敢动,担心地问他怎么了。

    周冲苦着脸,“伤口痛。”

    “哪儿呢,快让我看看。”

    周冲指着胸口,“这儿,很痛。”

    “怎么会痛的,是受伤了吗?我去叫大夫来。”容娇娇说着便要起身。

    周冲连忙阻止她,“大夫没用。”

    “那要怎么办?”容娇娇想看看他的胸口,却又不敢动,生怕不小心碰到他的伤,心里头着急得很。

    周冲靠近她的耳朵,低笑道,“要亲亲才能好。”

    容娇娇耳朵顿时红透,“你、你怎么这样啊,正经点好不好。”

    周冲躺回躺椅,叹气,“我很正经啊,这是军医透露给我的秘方,说最喜欢的女人的亲亲,有麻醉的效果,比麻沸散的效果还要好。”

    是这样吗?容娇娇半信半疑。

    “好痛,嘶……”周冲捂着胸口,一脸痛苦,“都没有人帮我试试药效,唉……”

    容娇娇想,罢了罢了,暂且死马当活马医吧,看他那么累,眼皮都快撑不开了,试试看,或许真的有奇效呢。

    “那,你闭上眼睛。”容娇娇到底是姑娘家,尽避喜欢他得紧,但是还是很害羞。

    周冲暗笑,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如果太勉强就算了,痛一下也不打紧,反正习惯……”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她给封住了唇。

    容娇娇生涩地亲吻他的双唇,他的唇带着边关的寒凉气息,有种独特的触感。

    容娇娇**模桓芯跬贩⒃位肷矸⑷取⒎⑷恚芯踝约合窀瞻竞玫穆笱刻牵褚桓鎏俺蕴堑男『ⅲ鼻卸昧Φ叵胍缘簟


    被他吃掉,这个念头既危险又刺激,她既想逃跑又想臣服。矛盾又刺激的感觉让她无所适从,只得紧紧抱着他,希望他可以帮她。

    “娇娇,我想要你。”他喃喃低语道。

    容娇娇脑海里仿佛炸了一记闷雷,她浑身发烫,害羞又期待,闭着眼睛不敢看他。

    见她乖乖的任君处置的模样,周冲真想马上要了她,可是,他们还未成亲。罢了、罢了,再忍忍。

    周冲闭眼叹息,安安静静地抱着她,两颗乱跳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容娇娇感受到他的变化,她不明白他为何忽然没了动作,不过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毕竟事情来得太突然,她还没做好准备。

    “家里不一样了,是你布置的?”周冲刚进来就发现不一样了,空荡荡的家里填充了很多东西,将雪洞似的房子变得温暖了,更有家的样子。

    “嗯,没经过你的允许,你会不会不喜欢?”

    “当然喜欢,只要是你亲手布置的,我都喜欢。”只要有她,哪里都是家。

    “我带你去看看?”

    “好。”

    待天色已晚,周冲亲自送了她回去,并告诉她,他明天就带媒人去求亲。

    容娇娇羞涩地嗯了一声,依依不舍道别。等了这么久,她好想跟他一直在一起啊,可是她知道,

    这不可以,他这样尊重她、爱惜她,她也要尊重自己爱惜自己,乖乖等着他。

    隔日周冲如约上门提亲,在与和容老爷深谈之后,他与容娇娇的亲事便定了下来,来年五月初九,他将迎娶容娇娇过门。

    接着,周冲立刻将婚期告知了徐大将军,徐大将军又将此事报与皇上。

    没过几天,先是周冲的任命状下来了,兵部将他调入京城,任京西大营六品千户长。容老爷捐粮有功,被吏部授了个九品主簿的闲职。

    这下子,容家可是欢喜得炸了。

    自古以来,就有士农工商的说法,商人虽然家境富裕,奈何身分低下,商人的孩子是不可以考科举的。但现在容老爷被授了个官儿,也别管这九品官是不是虚职,但只要容老爷当了官,以后容家的子孙就有了考科举的资格,这怎么不教人欣喜若狂呢。

    又过了几天,皇上赐了一幅墨宝,上曰“宅心仁厚”给容家,皇后娘娘亦下了一道懿旨到容家,将容娇娇指婚给了周冲。

    容家一派喜气洋洋。

    接下来,容老爷的铺子因为有了皇上的墨宝与夸赞,更加地生意兴隆了起来,而宋氏则带着儿媳开始为女儿娇娇准备起了嫁妆。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来年五月。

    到了周冲与容娇娇成亲这日,周冲骑了高头大马,在战友们的护送下,前来容府迎亲。跟着,容大哥把穿着六品诰命夫人服饰当成嫁衣的容娇娇给背到了大门外。

    待容娇娇上了喜轿,被周冲接走,容府送出去的十里嫁妆简直震惊了整个京城。

    而容娇娇全程都浑浑噩噩的。

    自从她和周冲定了亲以后,便不能再见。她是扳着手指的天天数,好不容易才据到了这一天。不料,真到了这一天的时候,她突然又有些伤感起来,昨儿夜里就抱着她娘睡了一夜。到了今天,便有些精神欠佳。

    她被喜娘扶着,与周冲拜了堂,然后被送进了洞房。跟着周冲将她安顿好之后,就出去应酬宾客去了。容娇娇趁机椅着床柱子眯了一觉,直到周冲进来,她才回过神来。

    今晚的他,看起来很不一样,薄醉的他带着一丝羞涩和紧张,像毛头小子,笨拙、手足无措。容娇娇忍不住扑哧一笑,洞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泼起来。

    周冲舒了口气,看着她笑问,“头上重不重?”

    容娇娇撅起嘴点头,“好重,感觉脖子要断了,快帮我拿下来。”

    他一笑,上前细心地替她拿掉凤冠,除去了外头的外衣,又帮她揉了揉脖颈,揉着揉着,他忽然停了下来。

    容娇娇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怎么了?”

    “我、我先去洗个澳。”他起身,想要平复急躁的内心欲望,不要吓着她。

    然而,一双纤细的胳膊抱住了他的腰,“葱头儿,我心悦你。”

    周冲心中震撼,他转过身,与她面对面。她的眼神纯澈而黑亮,像最美的宝石,熠熠生辉。

    容娇娇踮起脚尖,主动亲吻他,“葱头儿,我好想你啊。”想得快要发疯了。

    周冲心中的火被点燃,他一把将她抱起,轻轻放在床上,大手胡乱一通乱扯,除去了她的衣裳……

    ……

    容娇娇现在累到连头发丝都动不了,她彻底化作了一滩水,很快沉沉入睡。

    周冲睡不着,他将她抱在怀里,不时亲亲她的脸,她的头发,她的耳朵,她的指尖,她就像最美的宝贝,每一处都让他着迷。

    何其有幸,他能活着回来,何其有幸,她爱上他。

    “谢谢你,娇娇。”周冲不由得喃喃自语。

    容娇娇转了个身,将脸贴在他的身上,蹭了蹭,安心地叹了口气,继续睡。

    芙蓉帐外,龙凤红烛默默地继续燃烧着。

    【全书完】    (快捷键 ←)589813.html

    上一章   ./

    本书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将军的卖身契最新章节 | 将军的卖身契全文阅读 | 将军的卖身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