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二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二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二章】

    “讨厌,那些人到底是谁?,”何糖书气呼呼的捶着棉被。

    “好像是西域来的商队,听说带回许多好东西,老爷想与他们做交易,所以特地将他们留下来。”清儿回答。

    “爹这名财奴。”何糖书瘪着小嘴。一想到沐东磊可恶的模样,她的心头就有一把火在狂烧。

    “小姐,那名大爷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何糖书脸颊一红,摇摇头,“没什么。”

    她怎么好意思说她被人轻薄了去?思及他有力的手臂揽着她的腰,属于男人的气息迎面而来,她的心跳蓦地变快,脸颊变得通红。

    “如果没什么,小姐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看着她羞怯的脸孔,清儿狐疑的问道。“我就是瞧他不顺眼。倒是清儿,他身后那名男子有没有对你做出什么事?”何糖书转移话题。想到她的小脸贴过沐东磊的胸膛,她就忍不住别扭。

    “他……”清儿脸儿羞答答的。

    “他做了什么?告诉我,我会替你出气。”何糖书表现得很认真,她才不会让自己的婢女被外来的人欺负。

    “他只是一直盯着我而已。”

    “只是这样?”何糖书愣住。

    “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然后对我露出笑容。”清儿想起那名男子当时是想表达出善意,却把她吓得六神无主。

    “只是露出笑容,就没有做什么了吗?”何糖书翻个白眼。这样她要去质问,理由好像不够。

    “小姐,就算他没做什么,我也会怕呀!他们全身毛绒绒的,个儿又高,体型又壮硕,看起来好吓人。”清儿一脸委屈。

    “好啦!别难过,下次看到他时,有多远就离多远。”何糖书只能这样建议,毕竟对方又没有做出过分的事,她也不好插手。“我尽量。”清儿点点头。

    “对了,那些人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单纯做生意吗?”

    “小姐,你在怀疑什么?”清儿看见何糖书的眼珠子转了转,露出让她有点心惊胆跳的笑容。

    “我怀疑这男人另有企图。”何糖书咬着手指,笑容诡异的道。

    “小姐,你想做什么?”

    不愧是陪伴自己多年的贴身侍女,自己在想些什么,清儿可是一清二楚。

    “我想去偷听。”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清儿尖叫,“什么?小姐,你……”

    “嘘!”何糖书立刻捂住她的小嘴,“别这么大声,要是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当何糖书把小手放下来后,清儿一脸为难道:“小姐,这么做不好吧?”

    “为什么不好?”何糖书歪着小脑袋询问。“要是被老爷发现!”

    “只要不被发现就好了。”何糖书打断她的话。

    见清儿还是一副担心的模样,何糖书笑着拍拍她的手,“你怕的话,我自己去就好了。”

    说完,何糖书便踩着轻快的步伐,准备去冒险。

    “等一下。”清儿马上拉住她的衣摆。

    “有什么事吗?”何糖书疑惑的回过头。

    “我……我也要去。”清儿期期艾艾的道。

    “你不是怕吗?”

    清儿一张小嘴张阖数次,接着抿着双唇,小手紧揪着她的衣角不放。

    何糖书撇撇小嘴,“好吧、好吧!一起去就一起去。不过可要小心点,别被捉个正着。”

    何糖书与清儿悄悄的来到书房,小心翼翼的蹲在窗户下,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小姐,会不会太靠近了?”清儿害怕的扯着何糖书的衣角。“嘘!小声点。里面的人在讲话,不会发现我们在这里。”

    “但老爷是练过武的人……”不是练过武的人耳朵都特别灵敏,方圆百里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何糖书一点都不以为然,“爹的功夫没那么厉害。”

    “但另一名男的……”

    “我才不信他的武功会高出爹多少。”何糖书冷冷的哼了一声,高傲的抬起下巴。

    书房内,沐东磊竖起耳朵似乎在倾听什么,嘴角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

    他动作优雅的喝了口茶水,与他粗犷的外表看起来格格不入。

    “贤侄,这次你带了什么好货来?”

    “何庄主,你客气了,叫我一声东磊!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熟起来,另外,送来的货物也可以送给你。”

    “啊?”

    不只何庄主愣住,何糖书也愣住了。

    这个男人在打什么主意?

    何糖书皱起眉头,小脑袋忍不住往窗口边探了进去,清儿马上把她拉回来。

    “小姐,太危险了,会被发现的。”清儿压低嗓音,着急的道。

    “不会有事的。”何糖书不顾清儿的反对,探出一颗黑色小脑袋,骨碌碌的眼珠子不断打量着坐在椅子上的沐东磊。

    突然间,他猛然回头,把何糖书吓得魂飞魄散。

    幸好小脑袋缩回得快,要不然被逮个正着,可就丢脸了。何糖书用小手拍着胸口。

    “小姐,真的没问题吗?”清儿眼神担忧的看着她。为什么她有一种很不安的预感?

    “你担心就先回去。”何糖书挥挥小手,催促她离开。清儿鳜起小嘴,摇摇头。

    何糖书又好气又好笑,“那你乖乖在一旁,不要打扰我。”

    说完,她又开始贼头贼脑的在窗口边眺望。

    “贤——”

    “是东磊。”沐东磊坚持道。

    “好吧!东磊,我不懂你这句话的意思,你真的打算把所有的货品都送给我?”何庄主挑挑眉。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他竟然会平白无故的把所有东西都送给他?

    何庄主不愚蠢,心想,这男人一定有什么要求。

    “没错!”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何庄主开门见山道。

    “何庄主相当聪明,知道沐某有所要求。”沐东磊露出笑容。见到父亲得意洋洋的模样,何糖书在心中轻吟着:爹根本被这男人拐得团团转。“说吧!你想要求什么?”何庄主摆出大方的模样,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何庄主笑不出来。

    “我要娶令千金。”

    噗的一声,何庄主嘴里的茶喷了出来,窗外的何糖书也差点身子一滑,趴在地上。

    什么?那个熊大爷想娶她?

    处在震惊中的何糖书脑海一片空白,直到身旁的清儿推推她的身子,担忧的看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何糖书挥挥小手,脸上还带着震惊与难以置信。

    “小姐是被里面那个男人的要求给吓傻了吗?”清儿问道。

    “我才没有。”何糖书压低嗓音咆哮,脸红了起来。好吧!罢开始得知那男人的企图时,她确实吓一大跳,不过她有自信!“反正爹才不会答应他的要求。”她的话才刚说完,书房里便传来父亲犹豫的声音。

    “这……这有点不好办。”

    “为什么?”沐东磊也不恼,心平气和的问道。

    何庄主叹口气,像是江水找到宣泄的出口,一古脑的把抱怨全吐了出来,“我女儿对一个男人死心塌地,要她嫁,恐怕比登天还难。外面有一堆男人挤破头想娶她,可是她不点头就是不点头。”

    何糖书猛点头。对对对,没错,那男人想娶她为妻?没门!

    “如果我让她点头答应呢?”

    让她点头答应?怎么可能?她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珠子。

    想也知道她不可能点头答应,他要怎样让她答应呢?

    这其中一定有诈!

    “好,没问题,只要你让我的女儿点头答应,我就把她嫁给你。”

    这个笨爹爹,他怎么这么好说话!何糖书忍不住气急败坏。

    “那好,我们签下契约。”沐东磊从怀中掏出纸。

    “为什么还要签契约?”何庄主听出诡异之处。

    “我怕何庄主反悔。”沐东磊淡淡道。

    “我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说话出尔反尔?”何庄主吹胡子瞪眼。

    何糖书在暗地猛点头,要是爹爹签下去的话,岂不是把她给卖了?虽然她搞不懂那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绝对不会有好事。

    “我当然不是怀疑何庄主的为人,而是我是商人,什么都不相信,相信的只有一张契约书。”沐东磊露出洁白的牙齿,看起来一副牲畜无害的模样,只差没在脸上写着“我不是坏人”五个字。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何庄主一眼,“我想何庄主你应该能够谅解,毕竟你也在江湖上打滚过,懂得我的心情,当然,如果何庄主不想签,我也不勉强。”

    “谁说我不签?”何庄主禁不起这一激,点点头。

    何糖书想喊“爹,千万别上当”,但还没开口,就被清儿捂住小嘴。

    “小姐,你想让老爷知道我们躲在这里偷听吗?”清儿抹着汗。好险她阻止得快,要不然她们铁定会闭门思过。

    “但不阻止的话,爹会愚蠢的签下契约。”何糖书挣扎着。

    清儿摇摇头,“小姐,就算你出去阻止也没用,说不定还会被老爷痛骂一顿。”

    何糖书冷静了下来,一双灵活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

    清儿说得没有错,要是她冲出去,讨到的只有怒斥与罚责,还不如静观其变。现在那男人还没露出他的爪牙,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沐东磊的眼眸似有若无的瞄向窗边,嘴角微勾起来。

    “我先瞧瞧你定下什么规矩。”何庄主开口。

    “规矩很简单,只要何庄主答应让我能与何姑娘有接近的机会。”

    “这个没问题,不过……”何庄主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何庄主有什么话尽避说。”

    沐东磊一点都不以为意的模样,何庄主清清喉咙继续说下去,“你总得要订出个时间,要不然你打算纠缠我女儿一辈子吗?”没错,谁要被他纠缠一辈子。

    何糖书只差没鼓掌叫好,大叫“爹英明,没傻傻的把女儿给卖了”

    “何庄主,您想太多了。”沐东磊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看到沐东磊的笑容,何糖书的心里就有道强烈的警讯。

    他一定在打什么歪主意,却让人捉不出把柄,真是气人!

    何糖书嘟起小嘴,悻悻然的瞪着沐东磊。

    他似乎有所察觉,头转向窗边,把她吓得缩回小脑袋。

    好可怕,这男人直觉好强!

    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被看到,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好奇,悄悄的探出小脑袋张望。

    “那你可以订出个时间吗?”何庄主眼中闪过一抹机智光辉。

    “有何不可?”沐东磊语气轻快道。

    这让何庄主与在窗外的何糖书迷惑了。这么快就答应了,这男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多久?”

    “三个月。”沐东磊缓缓的说出时间。

    “三个月有点久……”何庄主故装为难的表情。

    “会吗?”沐东磊不动声色的问道。

    “我了解我女儿的个性,要是她讨厌一个人,就算一个时辰她也无法忍受,更何况是三个月。”

    爹真是了解她。何糖书在窗外露出笑容。

    清儿轻声道:“小姐,你瞧老爷这么了解你,不怕老爷会将你给卖了。”

    “我才没怕。”何糖书嘀咕着。

    没怕才怪。清儿聪明的没说出来,但眼中隐隐露出笑意。

    何糖书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视若无睹。

    “我带来的货品价值足够当聘金,只要三个月后,她没有点头答应,聘金就由您收下,我们沙河谷的人不会要回来。”沐东磊此话一出,让何糖书倒抽口气,心中充满恼怒。他言下之意是看轻她,还是对自己相当有把握?

    “年轻人,你这是很大的赌注喔!”

    “赌注本来就有输赢,况且我也不一定会输。”沐东磊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说真的,这场交易我是稳赚不赔,倒是你,赢的是什么?”何庄主很好奇,哪有人这么笨的送上门?更何况他看得出来女儿对这男人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三个月的时间也不能力挽狂澜。

    “我说了,这是个赌注,赢了,有名美娇娘,输了,当然什么也没有。何庄主,有兴趣赌吗?”

    “有何不可?”何庄主耸耸肩膀。反正不管输赢,他都是大赢家。

    “签契约吧!”沐东磊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递给他毛笔。

    何庄主看了下合同,然后点点头,拿起笔签下大名。

    何糖书觉得自己好像被卖了,小嘴瘪了起来。

    “小姐,你不开心吗?”清儿注意到她的脸色。

    “我被卖了,你说我开心得起来吗?”

    “老爷又没答应这门亲事,只要你不点头,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可是我的三个月就这样被爹给卖了。”何糖书小小声的埋怨着。

    “好了。”何庄主提起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大名。

    沐东磊等到墨汁干后,便把合同收了起来,接着随口说了一句,“明日我们要到云南。”

    “云南?”何庄主愣住。

    窗外的何糖书也傻了。

    他要到云南?他不是想待在她身边三个月吗?怎么说明天就走?

    照理来说,她应该很开心,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一种闷闷的感觉。

    “你……”何庄主突然想到什么,瞪大眼睛,手指着他,张口结舌了老半天。

    “何庄主,您想说什么?”沐东磊依然笑容满面。

    “你这名狡猾之徒。”何庄主目光狠狠的瞪向他。

    “我做了什么?”沐东磊表情无辜,毛绒绒的脸上却露出雪白的牙齿,让

    人看了好想扁他一顿。

    “你做了什么还需要我说吗?”何庄主没好气道。

    何糖书与清儿面面相觎,一头雾水。

    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何庄主,这是我们的约定。”

    “但你要我的女儿跟你们这些大男人一起相处三个月。”何庄主低吼着,“这三个月的时间就能把糖书的闺誉破坏殆尽,这样一来,谁敢娶她为妻!”

    何糖书倒抽口气,突然站了起来,清儿根本来不及拉住她。

    “你的意思是要我跟你们一起到云南去?”

    “小姐……”清儿欲哭无泪。

    “女儿……”何庄主表情很心虚,因为他刚才把女儿给卖了。

    何糖书没有理会这两人,只凝视着那名掌握她未来三个月生活的男子。沐东磊露出笑容,洁白的牙齿在发亮,“没错!”当他吐出这两字时,何糖书的脸色变得雪白,但她仍高傲的扬起小脑袋。“如果我拒绝呢?”

    “你刚才在窗外,所有的经过你都看到了吧?”沐东磊眯起眼眸,似乎对她的拒绝有些不满。

    “看到又如何?”

    “当何庄主签下合同时,你没有跳出来反对,代表你也赞成,所以……”

    他看向她,并没有把话说完,但她却很清楚他的意思。

    她的脸色青白交错,拳头握得好紧。

    沐东磊一直盯着她,像是在等她开口。

    过了一阵子之后,何糖书气呼呼的挤出三个字,“你休想!”

    说完,她甩头就走,身后却传来沐东磊抑不可止的笑声,不停的回荡在她的耳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