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 第一章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 第一章

作者 : 若小欢
    【第一章】

    何糖书已经十六岁了。

    长得亭亭玉立,媒人挤破门槛就是为了想与何家谈亲事,因为何糖书已经勾引人方圆数百里男人的心,偏偏她却是一脸意兴阑珊的模样。

    “女儿呀!”何庄主可是伤透脑筋。

    “亲爱的爹爹,有什么事吗?”

    何糖书噘起小嘴儿,装作清楚无辜的表情,知道爹要找她谈什么事,但她就是故意装糊涂。

    “你总该做个决定了吧,媒婆每天来家里吵,吵得我一个头两个大。”

    何糖书摆出两眼泪眼汪汪,楚楚可怜的神情。“爹,您就这么狠心把女儿这么早就送出门吗?女儿还想要多奉养你几年。”

    “多奉养我!?”何老爷连忙挥手,“不不不,不用了,你还是赶快嫁出去吧。”

    “爹,你这么狠心看着女儿出嫁,难道一点都不怀念女儿陪在你身边的日子?”

    何老爷露出一脸痛苦的表情。

    “我当然会想你,但是媒人婆每天在我耳边念念有词,说哪家的公子好、哪家的富商看上您女儿、哪位大侠对你一见钟情,身为人父的爹真的是头痛不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谁叫何家有女初长成,惹来一堆浪蝶狂蜂。

    “置之不理。”何糖书建议道。

    何老爷翻个白眼,“若能置之不理,我还用得着在这里与你大眼瞪小眼吗?就是每天与媒婆玩捉迷藏,我已经快累死了。”

    何老爷想到自己悲哀的惨状就不由得仰天长叹,女儿继承死去夫人的美貌,年纪轻轻就轰动全城,就连外地人也仰慕女儿的天姿丽质,何家大门每天人头钻巷。

    每次要出门就像经历一场大拔河,与人群的拔河!

    何老爷突然间觉得好累,明明他今年也只不过快四十几,为什么感觉像变成六十几!?

    他觉得不行再这样下去,每天这样吵,还不如赶快把女儿给嫁了。

    “爹,难道您不爱女儿了?”

    何糖书楚楚可怜望着父亲,何老爷叹口气。

    “我当然爱我的女儿,可是……”每天这样吵,他都快要疯了。不给何老爷开口解释的机会,何糖书眨眨清纯无辜的眼眸望着爹爹。

    “爹,你是最爱我的人,那么您一定不希望女儿的后半辈子过得凄惨无比吧?”

    “谁敢欺负我的女儿,我就让他死。”何老爷豪气万千,想当年他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

    “爹这么疼我,那么不会为了逼女儿嫁,就匆促定下女儿的婚姻大事吧?”何糖书眨眨明媚双眸,让何老爷陷入无言以对。

    “可是门外那群求婚者怎么办?”何老爷大伤脑筋,看着女儿突然蹦出一句话。“女儿呀,你该不会还在想秦渡飞那小子吧!?”

    提到秦渡飞三个字,何糖书的笑容僵在脸上。

    何老爷看了直摇头,语重心长道:“女儿,人家都已经有娘子了,难不成你想做人家小的吗?”

    “就算我想做小的,渡飞哥哥也不会答应。”何糖书悻悻然地说。

    “什么!?你真的这么没有志气,想做人家小妾?”何老爷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爹,难道你反对吗?”何糖书好奇问道。

    “当然反对,我的女儿怎么能当人家小妾。”何老爷气呼呼。

    “但您刚才不是急着想要把女儿嫁出去?”

    “此一时、彼一时。”何老爷看女儿嘟起小嘴,苦口婆心劝道:“女儿,你就死心吧,人家夫妻日子过得不错,你去当人家小的,对方也不一定会理你,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爹,您把女儿说的好像一文不值。”何糖书瞪向父亲,哪有人这样做爹,急着把女儿嫁出去还贬低。

    “女儿,我可是好心劝你。”

    “我知道了,爹别再说了。”何糖书一脸不耐道。

    何老爷看女儿一副听不下去的模样,只能叹息。

    为什么这么多青年才俊她看不上,偏偏还心系着秦渡飞那名臭小子呢?

    不行!他一定要想想办法,让女儿爱上别人,这样才能替自己争口气也能解决麻烦。

    其实何糖书知道爹说的对,她不应该还想着秦渡飞哥哥,可是从小到大,她最喜欢的就是渡飞哥哥,直到凌烟波出现为止。

    想到凌烟波,何糖书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嫉妒。

    她的出现完全夺去秦渡飞的心,可是和凌烟波在一块,何糖书完全明白她为什么会掳掠渡飞哥哥的心。

    刚才爹问起她是否要当渡飞哥的小妾时,何糖书心里很明白,就算她肯,渡飞哥哥也不会答应。

    因为他的心全被凌烟烟给掳走,哪有留一点点的空缝给她的机会?

    何糖书心很酸,她知道自己该面对现实。

    但是爹要她在这群在没有感情基础下的男人当中选一个当自己的未婚夫,心中十分不认同。

    他们看上的只是她的外表还有她的家世,对于她一点都不了解,她也不了解那些男人。

    想到要与个陌生人过一辈子,何糖书心想她情愿当渡飞哥哥的小妾,可惜的是渡飞哥哥不会答应。

    瞧爹忧心忡忡的脸孔,就知道他想歪了,以为她想要当渡飞哥哥的小妾。

    何糖书懒得解释,反正这是不可能的事,尽避她再怎么想,渡飞哥哥他……她轻叹一声,知道自己该死心,但是她从小爱慕他,哪有可能说死心就死这么简单容易。

    何糖书一个人在花园内想得入神,没有注意到前方多了一堵墙挡住她的去路,等到她回过神时,小额头已经撞了上去。

    “好痛!”她揉着额头,迷惑仰起头。

    她看到一名男子挡住她的去路,仰起头,灿烂的太阳光照得她眼眸几乎快要睁不开,只看到一双洁白发亮的牙齿。

    “你是谁?”何糖书退了一步,表情充满困惑。

    为什么花园里会突然出现一名陌生人?

    眼前的这名男子长得像一只熊,落腮胡遮住一半的脸孔,体型壮硕,看起来格外吓人。

    “你就是何糖书?”他开口了,声音像沙子粗哑。

    “我是,你到底是谁?”何糖书点头,蹙起眉头,与眼前这名熊大爷大眼瞪小眼。

    如果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才不会那么大胆,但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这名熊大爷应该不敢造次。

    熊大爷又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齿,目光兴味盎然看着她,将她全身上上下下打量一番。

    何糖书觉得浑身不自在。

    总觉得自己好像是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而他则是待价而沽的商人,目光让她厌恶极了。

    “你这无礼的家伙!”她双颊气得微红。

    “无礼?”男人挑挑眉。“我哪儿无礼?”

    “将人全身打量一番,还莫名其妙挡住我的去路,你不是无礼吗?况且何府岂是你能随便乱闯的地方,你到底是谁?”何糖书越说越气愤,用一双防备眼神盯着眼前这名男子。

    虽然她不觉得在自己家中会遭遇到什么危险,可是眼前这名熊大爷用一双不怀好意目光看着自己时,何糖书觉得芒刺在背,恨不得马上拔腿就跑。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眼中充满疑虑,看着他被落腮胡充斥的脸孔,露出洁白的牙齿,一双满意的目光看着自己。

    “没想到你人娇小,胆子倒是挺不小。”

    “我为什么要怕你,这里才是我的地盘。”何糖书噘起小嘴,他是不是喧宾夺主了?

    “哈哈。”男人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他的笑声让何糖书很不满,好像自己说了什么好笑的事逗他开心,表情有些郁闷。

    她说的是正经事,哪点好笑了?

    “你真的不怕吗?”兴味盎然的眼眸凝视她,像是看到一件让男人相当满意的货物。

    他过于直接、赤luoluo欲望的目光看得何糖书浑毛直竖,抿着娇艳双唇娇斥。“讨厌鬼,你看什么看!?就算你长的像头熊,也没什么好怕的,外表只是看起来有些吓人而已。”

    “只是吓人吗?”他摸着他的落腮胡,嘴角微扬。

    看到他的笑容,不知为何何糖书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而自己的预感相当都是相当准。

    他向她靠近,吓得何糖书节节败退。

    “你不是不怕?”男人的声音陡然低沉。

    “我是不怕,但你有必要靠那么近吗?我再怎么说也是黄花大闺女,要是被人误会了怎么办?”

    何糖书睇给他娇嗔的美目,好像责怪他不懂礼节。

    “没关系。”男子又笑了。

    “什么叫没关系。”何糖书抗议道:“你简直是从番邦来的人。”

    他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让她感觉到一股浓重不安,从这名男子身上散发威猛且野兽的气息。

    何糖书呼吸一窒,差点手脚僵硬。

    他突然间掳掠她的小手臂,吓了她一跳。

    “你在做什么?快放手!”何糖书想也不想使出武功,没想到他竟然轻而易举就夺下她的手掌,将她的小手扭到她身后,整个身子贴着男人宽阔的胸口,她又急又气。

    “我不想放。”男人露出赖皮的笑容,看着她气极败坏的神情,眼中露出浓浓调侃的意味。

    “你这登徒子。”

    她脚一踢,结果整个人站不稳,差一点与地面相撞,所幸他的手臂一伸,揽着她的柳腰。

    “真是好险,要不然把你的如花似玉的小脸弄伤了,我可是会心疼。”

    何糖书听他的话,羞得满脸通红。

    “谁要你心疼,还不快放开我!”何糖书扭着腰喝令。

    “我喜欢你。”他突然道。

    “啊!?”她愣了住,瞪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看着眼前的他露出笑意,却让自己毛骨悚然。

    “怎么!?傻了吗?”大手掌磨蹭她的脸。

    “谁要你喜欢了!?”她挥开他的手,但不知为何满脸通红起来。

    好奇怪,为什么心跳那么快?

    “我叫沐东磊,记得我的名字。”他低语。

    何糖书推开他宽阔胸口,心慌意乱,双眸用力瞪向沐东磊。

    “我为什么要记住你的名字?”她平静乱七八糟的心情,板着一张俏脸,昂起高傲下巴。

    沐东磊一副得意洋洋道:“因为我将会是你的丈夫。”

    那名浑球!

    何糖书回到厢房里,还是满肚子的怒气,想到男人大言不惭的模样,好像他说了就算,得意的样子让人好不舒服。

    想做她的夫婿!?

    何糖书想到那张毛绒绒的脸孔,打从心底厌恶起来,她才不要一只熊老爷做她的丈夫。

    爹才不可能把她许配给这种人,但是为什么只要光想到那名男子的目光像是鹰隼盯上猎物的眼神,让她感到十分不安。

    那男人到底是谁?

    何糖书坐立不安,决定去问爹爹,他最清楚。

    她才刚从椅子上站起来,贴身小婢女清儿走进来。

    “小姐,外面来了好几个男人,长得熊腰虎背,看起来好吓人。”清儿清白脸蛋像被吓得不轻。“我刚才还在路上遇到一名男子,他一直盯着我,快把我给吓死了。”

    何糖书听清儿这么一说,不禁恼羞成怒起来。

    “那名浑蛋,骚扰我不够,还骚扰你!”她的心里像燃烧一团火,美丽小脸气急败坏。

    “小姐,你要上哪去!?”清儿看着小姐怒气冲冲冲出去。

    “我要找那名浑蛋算帐去。”

    何糖书回到花园,没有看到那名男子,倒是清儿气喘嘘嘘跑了过来。

    “小姐,你要上哪去找人?”清儿不明白小姐为什么到花园,何糖书露出沉思,接着脚跟一转,走向大厅。

    “小姐……”清儿提着裙摆追了上去。“你又要上哪去?”

    “去大厅。爹让那些野蛮人进来,一定知道那些人是谁。”她肯定道,内心疑惑的是爹为什么要让他们进到家中?

    “小姐,要是那些人在大厅怎么办?”清儿胆怯道。

    “不要紧,有我和我爹在,他们才不敢动你一根汗毛。”何糖书只要想到那名可恶的男人不仅调戏自己,还调戏自己的婢女。

    这种行为触恼她,心中浮起一丝丝的酸意。

    “爹……”何糖书走进大厅时,看到在花园调戏她的男人也在座,顿时间脑袋一热,冲到他面前指控道:“你这名登徒子,戏弄我不够,还调戏我家的婢女,你这人真是可恶!”

    她的一句话让现场人变得尴尬,何老爷把女儿拉了回来,对着沐东磊不好意思笑了笑。

    “贤侄,抱歉!小女鲁莽。”

    “爹,什么鲁莽,我说的是实话。”何糖书蹙起眉头,嘟起小嘴,向爹爹抗议。

    “糖书,你别胡说,沐公子岂是那种人。”

    何老爷板着脸教训她一顿,何糖书气得直跳脚。“爹,您这么说是女儿在说谎吗?”

    “你没说谎,我刚才是在调戏你没错,但我不记得我有去调戏你的婢女。”沐东磊懒洋洋道,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蛋,脸上笑容满溢,而身旁几名大汉脸色却沉了下来。

    “你说谎!”何糖书生气地噘起小嘴儿。“难不成是我的婢女欺骗我吗?”

    “不如叫她来问问。”沐东磊一副胸有成足,嘴角露出诡谲的笑容。

    何糖书看了就有气,回头叫躲在一旁的清儿向前。

    “清儿你说,调戏你的坏蛋是不是这家伙!?”

    清儿欲言又止,何糖书在一旁支持鼓励。

    “清儿别怕,有我替你做主,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一点委曲。”

    “小姐……不是他,是他身后的那名男子……”清儿低着头,轻声细语,何糖书浑身一僵。

    她听到沐东磊含笑声,似乎很乐。

    “何姑娘,这可以证明我的清白了吧。”沐东磊瞧她回过神,转动圆滚滚的大眼睛。

    “哼!”她噘起小嘴,“你和你的属下都一样的个性,看到女人就想调戏。”

    沐东磊笑着摇摇头。

    “我们沙河谷的人看到喜欢的女人都是很直率,要不然你去问问我身后的部下,对你家的婢女是不是有兴趣?”

    “老大,不用问了,我想娶这小泵娘为妻。”

    那名男子目光紧盯着何糖书的婢女。

    清儿脸颊羞红,恨不得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你们……”何糖书气得说不出话来,看到沐东磊赤luoluo写着欲望目光,浑身不自在。

    “怎么?不习惯我们说话太直接?”沐东磊笑了笑,看着她酡红小脸。

    “想要我把婢女嫁给你手下,想都别想。”何糖书甩头,拉着清儿的小手准备走人,身后却传来男人邪恶的声音。

    “我想要的人是你,不是你的婢女。”

    “你!”何糖书火大回过头,与男人大眼瞪小眼。

    气氛变得诡谲,沐东磊身后的男人们没有一个人敢哼声,这时何老爷站出来轻咳一声。

    “女儿,他是爹的客人,别失礼了。”

    “失礼的是对方,又不是我。”何糖书悻悻然道,看到对方一副乐不可开支的模样,心头窜起一把火。

    娇嗔美目递了过去,好像警告对方。

    没想到她的举动反让他开心笑起来,浑圆雄厚的嗓音在她心中来回激荡,何糖书气得脸红脖子粗。

    “你在笑什么?”

    “你很可爱。”一句赞美的话,让何糖书一口气哽在胸口,脸颊情不自禁变得通红。

    “你少巧言令色。”

    “糖书,他是爹的客人,怎么能这么不懂礼节?”何老爷轻斥道。

    “爹,是他……”何糖书急着想替自己辩解,但不等她回话,沐东磊从中插了进去。

    “何老爷,我对令千金相当有兴趣,所以唐突了,在下在这里向她致歉。”

    这男人怎么突然变有礼起来!?何糖书愣愣地不知该怎么回应时,身旁传来爹的叫唤声。

    “女儿,人家都已经道歉了,你怎么不讲话?”

    何糖书看到沐东磊得意的笑颜,猛然间领悟过来,他是故意的。

    “糖书……爹是怎么教你的?”何老爷看女儿抿着双唇,顽固如斯,与男人的眼眸瞪着彼此像是互不相让。

    “我讨厌他!”何糖书忍不住冲动,脱口而出。

    “糖书。”何老爷板起脸,清儿在一旁拉扯。

    “小姐,别倔了,快向老爷说对不起。”

    “没关系,何老爷,我很喜欢千金的朝气与精神。”

    何糖书看着他的笑容,突然间脸上也露出微笑。

    “爹,的确是女儿失礼了,这位公子请别介意,您大人有大量,不会与我这名小女子计较吧。”她话中有话。

    聪明的何糖书猛然领悟这男人故意要惹自己生气,然后又在爹面前装好人,反观自己落得下风。

    哼!她才不会上当。装作甜美可人的模样,话里夹带着尖锐,笑容越甜蜜越是藏着刀。

    有意思。

    她这名小辣椒也不是好惹。

    沐东磊笑了,看向她的目光充满欣赏。

    她竟然知道他打的主意,看来是名机灵的小丫头,不过道高一尺、魔鬼一丈。

    “我当然不介意,以后就让我们好好相处。”

    “什么好好相处?”何糖书脸上布满惊慌,还有什么以后?

    何老爷开口向女儿解释道:“这批客人要在庄里住上几天,要好好招待知道吗?”

    何糖书脸色惨白,看向那名熊老爷露出雪白的牙齿,对着她一笑,她却有种想扁人的冲动。

    她能不能说不要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最新章节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文阅读 | 恶客掌里的小核桃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