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索情魂 > 第十章

索情魂 第十章

作者 : 章庭
    【第七章】

    水玉馆在野夜龙主动出钱的情况下,很快开始展开重建工作。

    京城里的人都惊讶于琉琳馆这一回的大力鼎助,众说纷纭。

    ─会儿讨沦野夜龙这次怎么会这么“好心”?一会儿又有人猜臆说不定是双方达成了某些协议,再一会儿,又有人说其实水玉馆已经被琉琳馆趁这机会给并了……

    多嘴多话、人云亦云,到现在谣言已经流传成……

    “我们破产准备出走?”睁大双眼,他哭笑不得。

    “是。”朱良川也莫可奈何地跟着摇头。“姑爷,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平息这些流言?小的很怕夫人听见,会影响正在休养的身子。”

    原本便不算轻的风寒加上接踵而来的事故对心理上的力‘击,不知多少年来没有生过病的野日风至今仍拥“被”在床。身体上是好了很多,不过令人担心的是精神提振不起。

    “我……”才要开口,他忽然就白了白脸色。“你……良川,你先退下,我们待会再谈。”

    “姑爷?”

    “快去!”他深吸口气。“不许别人来吵我,我要一个人好好静静……”脸色此时白中已又泛出些许青绿。“退下!”

    他一直努力撑到听见门扉阖起后,才崩溃地倒面伏在案首,笔墨卷件随着他的动作而挥乱,有些甚至掉落在地上。

    如果有人现在看见,一定会被他好像在跟某种无形的力量挣扎和喃喃自语给骇着。

    “不能……我不要走……我还不行走……风儿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一抹阴魂要暂居活人身上的最大期限仅仅一百八十日,过此期限者……

    “我知道……”素来邪魅阴冷的眼,此刻非但一点都神气不起来,而且是脆弱和某种不知名的痛楚。

    他一直都知道……却又一直都不去想知道……煎熬的意识中,他隐约看见一名白衫年轻男人站在自己面前,那是丹白,是这具躯体的真正主人!

    “呵─-”他发出微微干笑。“你……已经要来取回自己的身体了吗?”迟早之事,但太快了!不……

    丹白已经摆脱以往的单纯稚气,露出从前绝不会有的感慨复杂笑容。

    我只是想,如果可以,不如就由野珀大哥继续陪伴夫人一生吧!你好喜欢她,她应该也是喜欢你的,我似乎……不该介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永远换位,让我去待在“珀魂玉”里头……

    “是啊厂喘过气,他嘲弄地驳了回去。“别忘了,你还得带‘珀魂玉’回丹天谷复了你大哥的命令,如果我真做了一辈子的‘丹白’,你就等着这块‘珀魂玉’被我亲手砸掉吧!”一阵阵痛楚就像有什么最细最密的东西在鞭打他所有的筋络脉动,一下又一下,顿时让他喘不过气。

    可走……可是你不是说一具躯体内不能承受两个魂魄影响,轻则日久体虚气弱、久病在床,重则还会影响到自己最亲密的枕边人吗?

    那抹属于丹白的白衣灵体一见他难过的模样,不禁急得团团转。

    “放心……身体终究会还……还你……”他努力保持最后一丝清醒。“抱歉?我力气透支了,想休息……接下来你来……”话都还没说完,这回连大声叫喊都没有,收在白衫衣襟下的。珀魂玉”颗颗珠圆玉润,闪出一抹诡谲色彩,只一眨眼,原本不停抽搐痉擘的颀长身躯便静止不动。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张略显苍白的俊美脸孔终于慢慢抬起。

    丹白坐正了身子,很突兀地将双手伸到自己眼前看着,好像怀念了很久末见,而那种惊喜交加的表情更家是个稚嫩的娃儿,丹白又伸伸双脚站了起来。

    “抱歉!泵爷,我非打扰你一下……姑爷?”去而复返的朱良川在不请自来又踏人书房后傻了眼。

    只见案桌上一片凌乱,而姑爷……他为什么要站着拼命侧头往身后下方看,还挪着手臂对自己的臀腿拍拍打打,看起来就像是在确定它们都还在?

    朱良川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呐呐不成语。

    “咦?”丹白也吓了一跳,迅速回过头来看见朱良川时,尴尬的晕色红了耳根。“你……呃!有什么事?”

    “你……”他是丹白吗?朱良川突然有种见到久未相逢的故人之感。明明姑爷跟自己朝夕相处,怎么……“是这样的,方才丫头小春告诉我,说夫人一直这样深居在睡房中不是办法,近来餐食也是愈吃愈少,到今日早膳竟完全就不动着了。” !

    糟糕!那该怎么办?

    丹白知道野日凤近来因为水玉馆的事型得心情、身体都不舒服,却没料到会至绝食的地步。

    “也许姑爷该去劝劝夫人了。”朱良川这句提议在这段日子里其实已经说了好几回。

    姑爷先前都认为该让夫人花一段时间好好沉淀心情,不过现在看来,事情是不能再拖了。

    忐忑不安,丹白瞪着睡房的门扉好一会儿,才在一阵轻轻的扣敲后,自行推门而人。

    “夫人?”他等小春放下重新装了满满一托盘膳食并退出房外后,才趋近床边,看着那螓首朝里边侧躺的身影。

    想了想,他大着胆子抚了一下那散于被枕上的秀发。

    “怎么了?我听说你不吃东西,肚子不会饿吗?”他问得很疑惑,也很简单,又像自言自语。

    那种单纯的口吻,让好一阵子不曾听闻的野日风脑筋顿时空白了一下,无法遏止冲动地坐起身,用一双莹莹水眸审视他。

    “你……你是丹白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那种求证的神态让丹白猛然想起……她可是唯“二”知道另一个“丹白”之事的人呢!

    有些慌张起来,丹白忘了要劝她进食的重责大任,只想赶快转身溜走。

    岂料野日凤动作更快,一把扯住他一边衣袖,像只逮到小白兔的猛虎命令道:“你敢!不许动!”

    呜啊……丹白只敢在心中如此哀嚎,哭丧着表情乖乖地不敢动。

    “嗯……”像是在检视一块水玉是否有所瑕疵,野日风踮起脚尖逼迫到丹白眼前“视察”他,好半晌后,才用极确定的口吻下判断,“你是丹白,不是陆离。他人呢?”或者该问:“鬼”呢?

    “他说要休息。”好乖!问一句,丹自便答一句。

    “你们在搞什么鬼?”野日凤一听这句回答,有种受到欺骗的打击。“他休息,所以你便出来轮班吗?你们是讲好了轮流来耍着我玩吗……”

    说着说着,莹莹水眸竟泪光隐现,又见丹白什么话都应不出来的模样,便不怒反笑。“很好,很好,还亏我一直不敢找和尚道士什么的来赶他走,就是怕会对你也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是你们两个居然是合伙的?很好,索性我就一次砍了你们,一了百了厂

    好像要出一股压抑许久的郁气,野日凤当真开始在房内找起可以当凶器的东西,最后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竟将自己的两只鞋儿一脱,往他头上打去。

    “哇……好臭!”丹白立即捏起鼻子叫道。

    原来野日凤闭居在房里的这几日内,别说愈来愈少进食,就连梳洗也没心思去理会,久而久之……所以那鞋儿。你还敢嫌臭?”野日风秀颊一红,素来端谨严肃的教养都抛到天边去。“我……我就让你们臭到底厂她凶悍地将丹白逼到角落的椅子上坐下,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爬到他身上,作势要把那只鞋儿给塞到那张嘴里去。

    “呵!不要!哇哇哇--”丹白发出那种小媳妇儿正在受虐的凄惨叫声,又不敢大力推开野日风害她受伤,情急之下,一股男性本色被激发出来,一手格开她的攻击,一手搂抱住她的腰肢,并自然而然吻住她的唇瓣。

    “唔!唔唔唔唔……”野日风立即想别开螓首不让他得逞,但丹白却一丝都不肯放松。

    唉!可怜如丹白,他这个夫婿其实做得挺龟的!别说洞房的不是他,甚至连野日凤的双唇也未真正亲吻过呢!

    他很惊奇地品味着她两办菱唇的滋味,比最香的花还要香,比最软的丝还娈软,比最甜的糖还要甜……

    呵!原来亲吻就是这种笔墨都形容不出来的滋味呵!他领受了!

    过了好一阵子,丹白轻掬她的双肩稍微推开后,才把憋住的老大一口气给吐出来。“原来亲吻是这么‘费气’的事情啊!休息够了再来吧厂他颇为认真地建议。

    嗄?野日凤一愣,旋即噗哧地笑出声。“呵呵呵─-”螓首跟着不住摇动。

    他呀!丙真不愧是丹白啊!如果是那个邪魅的陆离,此刻她恐怕早就被扑倒占有了吧!还拖什么拖?

    “夫人,你笑了耶!”丹白的表情、声音无不大大惊奇,而且他好喜欢这个惊奇哩!“夫人笑起来就很漂亮了。”

    “你意思是说我长得很丑罗?”野日风立即心存逗弄,当下板了端容。

    “不不不!夫人很漂亮啊!怎么会丑?”丹白这下可急了,拼命解释,“只是夫人别一直板着脸,那就真的很丑了……不不不!夫人很漂亮啦!我的意思是……是……”

    “我懂。”唉!算她不忍心再欺负这个老实头了,再玩下去就太过份了。冤有头、债有主,她该找人算帐的是那一个,而不是这一个!“算了。”

    算了?“你……呃!想不想吃点东西?”丹白总觉得那么满满一托盘的东西不吃很浪费。

    “我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虽然离桌几不过两步路,俱这可是他平生的、第一次的、主动的去挽一名女子的小手呢!懊放鞭炮喔!

    又是轻愣,野日凤发现今儿个自己做了多少“不规矩”的事!她不仅打破了闺女该立裙莫摇、不苟言笑的妇德,更不礼貌地对自己的夫婿大叫大吼,还拿了自己的鞋儿要塞他的嘴巴呢!

    “你又笑了呢广丹白自是不知她在想些什么,只是开始有点“花痴”地看着她笑得益发灿烂的笑容,然后发现之前自己想的根本就是错的!什么她长得不漂亮,野日风现在就漂亮得让他快喘不过气,好想学着小狈。哈哈”两声吐舌头呢!

    “我……呃……嗯……哦……哎……”欲言又止,欲言又止,连续三回后,他还是没把话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太明显了!野日风怎么可能没发现o“说呀!”略略提高音量,无形间展露当家气势。

    “我只是……只是……”忸怩了好大一下,丹白才很害羞地低头低声回答,“我只是觉得,现在就算有全天下最漂亮的女人站在我面前,我还是会觉得你比较漂亮耶!”

    一股沸腾的暖气由心房迅速扩散弥漫到全身上下,野日凤不知遇过多少回合的商场险恶了,全没现在这么不自在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索情魂最新章节 | 索情魂全文阅读 | 索情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