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九十六章 天网恢恢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九十六章 天网恢恢

作者 : 月妖雪雪
    什么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是你说东来他说西,什么是气死人不偿命,蓝琳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她实在对这个名为箫子轩的男人举手投降。

    “你就是我的娘子,好娘子,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我是你的好夫君啊……”某人拿着那双清澈的眼睛深情的望过来,别误会,不是望着她,是望着她碗里的小蘑菇。

    蓝琳瞪他一眼,移向一旁,继续吃自个的,随他怎么说。

    这不怕死的还是凑过来,对着她的耳朵使劲哈气:“娘子……”

    打了个冷颤,蓝琳被他打败了,将自个碗里的小蘑菇扔到他的碗里,又往旁边移去。箫子轩大喜:“娘子,就是好。”苏苏麻麻的声音,直接浸入骨髓。

    时间就在这样的聊天打屁中渡过,转眼在这马车上就奔了三天的时日,这三天倒也算是天公作美,都是大大的晴天,没有下一丁点的雨,不过,这方便了蓝琳他们一行人,可是苦了地里面的农民,眼看着快一个月都没有下雨了,地里面新种的菜苗,在太阳的炙烤下,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

    蓝琳掀着车帘瞧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树木,一望无际的田野。

    “驾驾驾……”箫子轩赶车的声音,隔上一会便会响起来,似乎是在提醒他们,外面还有他这个人似的。

    哥哥许致远黑着脸,远芳像小鸟一样依偎在他的身边,那幸福的小样子,看着蓝琳羡慕不已,自个可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在不下雨,估计这田里的苗子都要枯死了。”许致远从蓝琳掀开的车窗帘看到田地里的情况,不禁感慨。

    蓝琳心有所感:“是啊。”现在可不比现代,可以用多种办法来防旱治旱,这天公不作美,倒霉的就是普通的老百姓,此时,这片土地上的大部分人都是以土地为生的。

    她望着马车外,想着在青叶镇看到的王县令,还有他的上司知府大人,以及那个朝廷派来的放粮官,这天下有多少向这样为了自个的一己私欲,便祸害无数人的人渣,再加上这天公不作美,也算是天灾人祸吧,不过,这古往今来,这样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少过。

    恍惚间,马车外突然传来箫子轩兴奋的声音:“你们快出来看看,有好东西”

    远芳当先动作,许致远瞪她一眼,远芳头低下,脸上绯红,乖乖的坐回许致远的旁边。蓝琳瞧着,这心里被笑意撑得满满的,她这个老哥,就是死要面子,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霸道,和很强烈的占有欲。

    看着模样,根本就不想远芳和他那个呆徒弟**有任何的接触。蓝琳站起来:“我去看看。”她钻出马车,此时马车正停在路边上,车夫的位置上哪里还有箫子轩的影子,他正在不远处几个官差打扮的人面前,似乎在问着什么东西,那脸上堆着的呆笑,真是欠拍。

    那几个官差似乎挺不耐烦的,将他推向一边,还作势将自个腰间不知锈了多少年的佩刀。

    这个呆子,没事去招惹什么官差,人家可是吃皇粮饭的,比不得他们这些连草都不如的草民。蓝琳一把将他拉过来,低声呵斥他:“你脑袋被门板夹了,没事去招惹什么衙役。”

    箫子轩又恢复他那个呆样:“我只是好奇,他们的压的囚车为啥是空的?”

    蓝琳这才注意到,那几个衙役的旁边,一棵大树下,果然放着个囚车,不过,这囚车上可没有人,是空的,难不成是囚犯逃跑了?不对呀,若是逃跑了,这几个衙役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坐在树底下抽旱烟。

    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情,见箫子轩仍旧伸长个脖子在那里看,蓝琳拉住他的领子,往回揪:“快点给我去赶车,要不然,我就喊我哥将你逐出师门。”

    不得不说,这句话的能量是巨大的,箫子轩立马三蹦两跳的上了马车,蓝琳跟在他后面,想着不如给哥哥和远芳造一些空间,便惹着那双咸猪手可能偷袭的风险,爬上马车的副驾驶上,也就是箫子轩的旁边坐着。

    你还别说,这箫子轩驾车的水准一流,清爽的风打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鼻尖上都是清新的空气,“嘚嘚嘚嘚……”有力的马蹄上在路上回响。

    就在经过那几个捕快的当口,蓝琳似乎看到个人的影子,看起来有点熟悉,身上穿着的囚犯的衣服,只是这马车跑的太快,一瞬就过去了,她也没看清楚,也不愿再去看,谁没事去看被压着的囚犯啊,惹得一身晦气不说,指不定被不便牛马的官家老爷捉去,吃顿牢狱饭那可就郁闷了。

    马车行的很快,找箫子轩的回答,他是怕自个真的被逐出师门,那他哭都没地去哭。

    可蓝琳一点也不觉得他对于神医徒弟这个身份有多么的珍惜,若是真的珍惜,他也不会将他那双能迷死人的眼睛,竟盯在他的准师娘远芳的身上。

    进了镇子,人说不上特别的多,倒也是一派祥和的气氛,卖什么东西的都有,街上的店铺都开着门,大家都在挑选着自个需要的东西,倒也其乐融融。

    蓝琳他们几个人找了间酒店,凑合的吃上一顿,只有许致远嫌这菜太过难吃,只吃了一点点,若不是蓝琳她拦着,估计她这位挑嘴的老哥,就要带上他的家伙,系上围裙,亲自上阵。

    “哎,你们太说了没?清远那边的知府犯了事,皇上命人押往长安,听说,今天就经过我们镇上。”一个尖嘴,下巴上挂着一丛山羊胡子的男子说道。

    “真的吗?那我们可得好好准备准备……对了,这消息准确不?哎,唐三,你家三叔在县衙里做事,有没有什么消息?”

    旁边稍微胖点的男子,听众人喊起他的名字,他才放下筷子,慢条斯理,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道:“消息时真的,我可是听了我三叔唠叨了一晚上。”

    “走,买鸡蛋去。”有人提议。

    有人比较呆:“买鸡蛋干嘛?”

    “啪”脑袋被拍上一下:“砸人,你没听说嘛?这个清远的知府,可是被傲霜揪出来的,只要是傲霜大侠拉出来的人……”

    旁边的人义愤填膺:“该砸,傲霜大侠出马,定然是个大大的贪官,走,买鸡蛋去。”

    一帮人呼呼喝喝的跑出去,留下脸色非常不好的许致远,“不吃了。”他站起身,断成两截的筷子,咕噜咕噜滚到蓝琳的面前。

    这顿饭吃的真难受,只有箫子轩那个没心没肺的呆子,坐在那里吃个不停,哥哥许致远踏出门去,蓝琳欲言又止,远芳明白蓝琳的心思,她朝她点点头,让她放心,便跟着出去。

    蓝琳知道,刚才那些人的话,勾起哥哥的回忆,自己站在他的面前,更让他对往事无法忘怀,就让远芳去,希望远芳的真心能够融化哥哥那段不堪的往事。

    坐回椅子上,要了一瓶烧刀子,小二放下酒壶时,好心的提醒:“姑娘,这烧刀子可冲的很,姑娘可不能多喝。”便退下去。

    仰头,酒入喉,辛辣火热,直至心田,那个夜晚,他也是这样坐在栏杆上,拿着酒壶,肆意的将酒倒入喉中,不知,那时的他是否也感觉辛辣。

    “想你男人了?”箫子轩按住她放在酒壶上的手。

    蓝琳媚笑妍妍:“对呀,想你了。”

    箫子轩抓着他的鸡翅膀:“想我干什么,我就在你面前。”蓝琳站起来,走到箫子轩的面前,弯下腰,对着他的耳朵,送上暖暖的气息,媚眼如丝如水,看起来情深切切,说出来的句子可就不那么客气了。

    她冷笑:“说吧,你主子派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箫子轩继续吃他的鸡翅膀:“什么主子?哦,你是说师傅啊,他派我来,是让我娶你的,你放心……”他拿着油乎乎的手,拍拍自个的胸脯:“明年,我一定让师傅抱上大胖小子。”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蓝琳冷笑:“要生和我哥生去。”

    这顿饭吃的实在是不够爽快,尤其是旁边还坐着个挺没有吃相的家伙。她勉强动了两筷子,就放下,耳边听着的全部都是傲霜,不是她出现了严重的幻听,也不是她故意去听,实在是这酒馆不大,人却不少,整个三姑六婆,大老爷们,全部都在说傲霜大侠如何如何神奇,又是如何如何的慈悲心肠,那传奇的,比西方的佐罗可是牛多了。

    好家伙,这位居然连穿墙术都搬出来了,这哪里还是在说人,分明就是说在黑夜里游荡的鬼嘛。

    蓝琳无语的撑着下巴,听着这些个说书人口里的悬奇故事,更悲剧的是,她居然真的听进去了,对着剧情里傲霜大侠刀光剑影,游走于房檐树下,虎口拔牙,为整治贪官,冒险搜集证据。

    “看此时,数十把明晃晃的剑,阻住傲霜后路,傲霜一个鲤鱼打挺,在墙上一翻,顺势滑下去,恰在这时,三枚胳膊长的羽箭,泛着青蓝色的毒光,向正往下滑的傲霜胸膛飞去……”

    蓝琳的心也跟着提起来。

    “嘿,走去仍鸡蛋去”冷不丁的胳膊被拉住,后面的情节什么都没听到,蓝琳气得仰起头对着来人的胳膊就是一掌:“我扔你一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