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笑相思 >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九十二章知否,知否

笑相思 第二卷 江南春色好风景 独笑语,情依依 第九十二章知否,知否

作者 : 月妖雪雪
    死了嘛?他怎么可能这么早的死去,他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去错,没有去经历,他皇宫也还没有去过,他不会死,肯定不会死。

    蓝琳呆呆的,她扶着紧闭的门,痛苦的闭上眼,外面哥哥的笑,刺耳而嘲弄,像是根根利刺刺入她的心。她的穿越都成为可能,或许,她的到来,会改变历史也说不定。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昨日辛辣的酒味中,夹杂着他的气息,迷人之极。就在这个门边,她抱上他的腰,将他靠在他坚实的脊背上,温暖和安心,原以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他们都可以在一起,现在……现在……

    她被哥哥锁在屋中,而他又在哪里?又在哪里?

    抚过他昨夜里摸过的门边,心口一抽一抽的疼,像是什么东西在里面揉着掐着,泪水滑落她的眼角,一滴滴地似晶莹的露珠掉在朱红色的门边上。

    “我……现在……”哥哥许致远喝的很多,风一吹,他的话都说不利索:“就……就告诉你……你和他之间永远都不……不可能……我告诉你,只要你哥哥我一天在,你就不可以在见他……呃……不可以……长兄为父,我告诉你,我身上至少有几十包毒药都是为他研制的……毒死他……爹娘才会开心……”

    “噗通……”是重物落在地上的声音,想来是哥哥许致远他撑不住了,倒在地上。

    蓝琳靠着门,仰望着屋顶,泪水滑到嘴角,带着淡淡的咸味,他没有事情,他应该已经离开了,是的,她应该庆幸,他是离开了,而不是被哥哥毒死。

    可这心为何像是空掉了一般,像是心里曾经住着个人,可这个人已经离开。至少,至少他也应该来跟她道个别。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希望那把尖刀握在你的手上。”话犹在耳边,人却已经再也不见。蓝琳带起苦涩的笑,她还真是可笑可爱又可悲,看了十几年的男人,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吗?希冀什么,又郁闷什么,傻,她真的好傻好傻。

    喉头一甜,“噗……”蓝琳吐出一口血,血流在她的衣襟上,染红了那里绣着的桃花,天旋地转间,脚一软,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在来这里的路途上,一个小巧的身影穿过抄手游廊,正是远芳,她秀气的眉紧紧蹙着,闻着空气里浓重的酒味,回到屋中的时候,看到满屋子的空酒罐,几乎堆满了整个书桌,起码不下十坛,许致远从来都不是好酒的人,况且,他早年因为试药的缘故,弄坏了肝脏和胃,喝这么多的酒,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可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擦过酒罐的边沿,桌子上还遗留着几滩酒渍,在看到原本放着各种草药的罐子,全部乱七八糟的倒在桌子上,她和许致远辛苦一个月磨制的药粉,全部混杂在一起,几乎无法使用。

    在杂七杂八的罐子旁边,一只丑陋的鞋子,鞋底上还沾着泥巴,横尸在旁边。这鞋子,她一点也不陌生,那是她给许致远做的鞋子,上面脏污不堪,失去以往常常干净的外表。

    远芳扶住墙壁,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种极为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特别的强烈,尤其是在看到这只沾满泥巴的鞋子。

    石头逃跑之后,她无时无刻都在惊恐当中,生怕主子找上门来,惩罚的她的不忠,她最担心的,还是许致远,他轻功虽好,却没有多少自保的手段,又拖着个妹妹,手无缚鸡之力,若是主子真的对他出手……

    不,他们一定要快点离开这里,去草原,或者出海,反正就是不要呆在这里。远芳想,不管如何,这次,她一定要劝他离开,在不行,就硬来。

    远芳走在去蓝琳暂住的屋子路上,在拐弯的时候,她看到草丛里,被摔碎的酒坛,摇摇头,秀气甜美的脸上愈发的难看,走的极快,也不远。

    才迈进院子,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在一看,许致远瘫在地上,不知怎么了。她的心“唰”的提起来,将许致远扶起来,靠在她的肩膀上,浓重的酒味不断刺激着她的鼻子,把把脉,在确认只是醉酒之后,她这才放下心来,生气的点点他的额头,又从怀中掏出解救丸,喂给他。

    这才弄好,就听到里面“咚”的一声,是有人摔倒了。

    “蓝琳姐,蓝琳姐,你怎么了?”远芳抬起头,这才发现门上拴着的铁链,铁链上挂着的奇怪锁具,这东西别人不认识,她这受过特别训练,干过特务的人来说,肯定是认识的,这奇怪的锁具,正是江湖上最喜欢使用的阴阳锁,八卦锁,很常用。

    搜搜许致远的全身,没有发现对应的解锁之物,她只好亲自动手。

    看看许致远,将满身酒气的他靠在墙边,无奈轻语:“你这又是何苦。”摇摇头,她拿出一只戴在身上的特殊工具,开始解锁起来,这边旋转,那边绕,弄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发现这锁居然是被改良过的,若在平时,她绝不会在管,可里间的蓝琳怎么唤都没有回应。

    停下来,看看许致远,发现他只是头偏到一边,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她继续开锁,摆弄,甚至将她一直藏在裤腿里的匕首拿出来,外加插在头上看起来像是簪子,实际上使用的小堡具也拿下来使用。

    她这边热火朝天,竟然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她的身侧,原本醉酒昏迷的许致远睁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眸子很深很深,比漆黑的夜还要深,仿若能够吞噬一切。

    “叮铃……”

    在清脆悦耳的声音当中,门被推开,远芳一步迈进去,就看到蓝琳侧躺在地上,嘴角还挂着血渍,衣襟上粉色的桃花也被染成大红的颜色。

    远芳忙抱起蓝琳,检查一番,发现不过是郁积在胸之故,不是毒发,这才放下心来。这想将她弄回美人榻上,这耳朵边上就听到门口响起脚步声。

    “致远,你怎么醒了?”远芳很惊异,就算醒酒丸疗效在好,也不可能这么快,想到刚才自个所为,忍不住又加上一句:“你什么时候醒的?”这才加上一句,就觉得自个这话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许致远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小心思:“刚醒过来。”他将目光放在蓝琳的身上,看到她嘴角上的血时,明显的双眸收缩一下,大步跑过来,将她抱回自个的怀里。

    远芳知道他心急,在旁边道:“我已经检查过了,不过是郁积在胸,好好调理一下便没有事了。”她看许致远抱得吃力,脚步不稳,看来身上依旧在被酒骚扰着,便靠过去,扶住他的胳膊,嗔道:“明明自个走路都不稳,还要抱人,仔细被摔着了。”

    许致远猛地停住脚步,远芳不明所以,也停住脚步,望着他,他低下头,眸间看不清楚情绪:“去准备包袱。”说不上的冷淡,胳膊轻轻一扯,从远芳的手里挣脱。

    远芳怔然,她望着许致远消瘦的背影,心紧紧地,想起连日来的担心,又想起许致远意外的清醒,心凉凉的,好似被浇了冷水,想要说什么,又觉得居然无从开口,也不敢开口,许致远那样的眼神,实在将她吓住了,也冻住了。

    离开房子前,她瞧一眼许致远,他正坐在榻前,捧着蓝琳的手,不知在说着什么。

    她不明白许致远的态度为何会发出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现在的她也想不明白,她不知在许致远心里,她那样的身份他到底知道多少?

    原来的谎言又能支持多久,她只觉的耳朵边上似乎有无数的蚊虫,在“嗡嗡嗡”的直叫,烦躁不安,她是否应该向他坦白她的身份,他又是否真的能够原谅自己。

    走在街道上,街道两旁随着洪灾的减退,她们的及时治疗,百姓们渐渐开始正式的生产和劳动,街上人不多,但是也有了点活气。

    远芳这些日子,救了不少百姓,这里的人都认识她,不免这招呼声就多了起来。

    “远芳姑娘,早啊。”

    “远芳姑娘,什么时候和神医大喜,可要通知我们一声。”

    “远芳姑娘,你可要多多休息,你看你这脸色,白的像纸喽。”

    ……

    这些声音响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很吵,吵的她想捂住耳朵,狂奔逃走,她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猛地推开面前唠叨八卦的大妈,向他们租住的院子跑去。

    身后的大妈跟别人指着她的背影:“这丫头,都要嫁人了,还不改这么风风火火的性子,配我们的神医还是差点。”她这边唠叨,那边就如魔咒一般传入远芳的耳朵,将她的心一下捣成碎片。

    一路狂奔,脚才刚刚迈入租住的院子,猛不丁的从旁边闪出一人来,将她拉向一边。

    “三号,你太令为师我失望了。”调侃的声音,带着点冷酷,传入远芳的耳朵。她猛地一个激灵,想要反抗,可才刚动心思,身上大穴尽数被控制。

    来人慵懒的伸伸腰,勾起她的下巴,稍厚的嘴唇勾起弧度,暧昧的凑到远芳的耳边:“看来,还真是不听话的小家伙,为师我啊,仁慈的很,可不希望你步上十号的后尘。”他勾起她的头发,在指头上绕着:“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主子这才让我取蚌男人的性命,叫什么来着,嗯……让我想想?”

    他看似可爱的表情下,分明带着浸入骨髓的冷意。“噗通……”远芳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师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笑相思最新章节 | 笑相思全文阅读 | 笑相思全集阅读